8/21寄出海外通販
8/15寄出通販及海外通販通知
8/5更新本子價格
通販及場領通知信寄出
7/25預定結束
7/19海外通販開啟
這次新增了海外通販,是以支付寶匯款((
6/13更換試閱




封面
刊名:你好煩
CP:黃灰
性質:小說本、愉悅輕鬆向、R18有
大小:A5
作者:絳夜(個人網站: http://ics00987.pixnet.net/blog)
繪者:黑空(PLURK: http://www.plurk.com/leat10250930)
字數:3萬2
價格:NTD:120(加購特典加10元) / RMB:25
首販日:CWT34(2013/8/10.11)
攤位:兩日都在3F-E37




[試閱]



  「跟你這種人我無話可說。」對於嘗試和自己相處的那個「新人」,灰崎很不客氣地往他身上插死旗。
  討厭這個人,實際上問灰崎到底厭惡黃瀨涼太哪個地方卻又回答不出來,憑藉自己的直覺,在黃瀨接近之前,灰崎已經築起高聳的牆壁將他擋在那道界線之外,幾乎用上全身的細胞排斥這個陌生人。
  無論是毫不客氣的鋒利言語還是故意為之的挑釁,全被對方當成無傷大雅的玩笑。不管怎麼作都會用狡猾的方式黏上來,讓灰崎煩不勝煩,不得已地讓黃瀨進入自己的半徑兩公尺內,最後又不得已地接受對方過於親暱的肢體接觸,打蛇隨上棍說的就是這種纏人又得寸進尺的傢伙吧?
  為什麼……到底是為什麼啊!?到底要多厚臉皮的傢伙才能完全無視他的不耐煩還擠在他旁邊親親熱熱的搶便當吃!
  「我說、你姊不是幫你準備好愛心便、靠!老子的小章魚──」當灰崎撲過去阻止的時候已經為時已晚,黃瀨一口吞了他飯盒裡僅剩的小章魚,臉上意猶未盡的神情說明他對這個飯盒有多滿意。
  「但是你的看起來比較好吃。」黃瀨回答的理直氣壯,幾乎要令灰崎吐血,趁著對方陷入憤恨的情緒裡,他的手順勢摸向金黃的蓬鬆蛋捲。
  灰崎一秒把便當端到離他最遠的地方去,滿含恨意地磨牙道:「黃瀨涼太!」
  落空後認真地露出失望表情的黃瀨撐著下巴想了想道:「嗯……我姊做的涼拌菜是極品喔!」
  「就算你說了我也不會去夾!」忍不住又對著這個莫名其妙的傢伙吼,灰崎不得已,只能十分幼稚地拎著自己的東西向旁邊挪動,嘴裡咕噥著「以前只有本大爺搶別人的菜」、「這混蛋」等等碎碎念。
  已經十分適應灰崎炸毛的樣子,黃瀨見好就收地留在原地,只是臉上過於愉快的笑容令灰崎產生芒刺在背的不安,不忍正視又不想背對,灰崎只能低著頭用力扒飯。
  「你到底想幹嘛……」不經大腦的一句話就這麼冒出來,連灰崎自己都嚇一跳,停頓一下後,索性盯著自己的便當死不抬頭地繼續說:「纏著我也不會給你什麼好處,比起這個,去討好其他人更簡單、更愉快吧?」
  「跟你相處也很愉快喔?」不知道是裝不懂還是真這麼覺得的黃瀨帶著閃瞎人的微笑反問,一副禽畜無害的樣子把灰崎被狠狠雷焦。
  這貨要真是這麼天然的動物早就被校內的不良少年抓去教訓一頓好嗎?這麼久以來都是這副好端端的模樣就說明這傢伙是個吃人不吐骨頭的人物。灰崎瞇著眼,沒有回答黃瀨的話,只是盯著他約莫三秒的時間便低頭繼續扒飯。
  就算這傢伙想黏他也與他無關,只要察覺自己沒有討好的「價值」就會離開了吧?在這之前所忍受的煩躁或許不是一點意義也沒有……啊啊、被這傢伙纏著,就連翹課都做不到,更別提和女孩子交往的生活簡直就是地獄,地獄!
  幾乎已經成為慣例的奪食戲碼結束後終於還給灰崎一個清靜的用餐空間,只要黃瀨不再騷擾他,他倒是不介意黃瀨待在他的旁邊和他親親熱熱地湊在一起這種事。
  只要黃瀨不講話,灰崎發現自己意外地不怎麼討厭他。
  即將進入初夏的時節,天氣已經顯得有些灼熱,吹撫而過的微風還帶著一點春天的味道,這種不冷不熱的舒適氣溫實在是睡覺的大好時機,或許是昨天熬夜打GAME玩得太晚的關係,灰崎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居然會這樣毫無防備地靠在黃瀨肩上睡過去。
  到底是已經習慣這個人待在自己的領域內,只是灰崎一點自覺也沒有。
  黃瀨倒是一點也不介意這樣的殺必死,微愣了一下便伸手搭在對方腰上,讓灰崎更加貼近自己。收斂起所有攻擊性的灰崎顯得意外綿軟,比黃瀨還要白的皮膚讓人忍不住手癢,所以黃瀨就這麼幹了,戳了幾下又捏了幾把,這些外在的騷擾令灰崎皺起眉頭,為了躲避卻只是更往黃瀨的懷裡鑽。
  實在是……相當可愛呢,這傢伙……
  第一次遇到像灰崎這種還沒相處便對自己產生敵意與排斥感的人,基於自己那麼一點的好奇心,黃瀨自然熟地貼上對方。灰崎祥吾這個人乍看之下是個與不良少年相差無幾的人,天生的凶惡眼神及懶散的性格,這樣一個人卻讓帝光男籃部那群個性難搞的一軍成員認定為「夥伴」,連隊長虹村也是,就算毫不留情地對灰崎施予正義之拳,實際上還是十分照顧這個後輩。
  做了那麼多大費周章的事情,黃瀨不過是想看看灰崎這個人的特質,那些絕對不會給他看的東西反而讓他更想挖出來,實情就是這麼幼稚的原因而已。
  一開始的確不是帶著善良的意圖接近這個人,但是不能否認的,和灰崎待在一起很舒服,已經憑藉本能了解自己性格的他,黃瀨根本不需要做多餘的掩飾,拜此所賜,「黃瀨涼太是個差勁的傢伙」這樣的觀念只是更加地根深蒂固。
  ──繼續這樣下去也不錯。
  這麼認為的黃瀨早就已經忘記自己接近灰崎的初衷。






  學什麼都很快是黃瀨十分令人忌妒的才能之一,這樣一個人人搶奪的人才最終進入帝光最為強盛的籃球部並沒有什麼好意外,直到實際踏進這個地方後黃瀨才弄清楚僅有先天條件的自己如果不努力一點是沒辦法彌補自己與一軍間的實力差距。
  即使如此,有天份的人還是很吃香,沒過多久黃瀨就已經成為二軍的一員,他的快速進步引起教練的注意,升上一軍或許只是時間的問題,因著這層的關係黃瀨和一軍的成員已經有一定程度的認識,最想黏的人當然就是令他選擇進入籃球部的青峰大輝,正好青峰也是只要對方喜歡打籃球就什麼都好的藍球笨蛋,勾搭起來一點挑戰性也沒有。
  雖然和青峰的1 ON 1從來沒贏過,卻對黃瀨的進步有很大的影響,沒過多久便被提拔至一軍,實在是一點驚喜感也沒有的展開。


  「灰崎君最近都沒翹練習呢。」
  「嗚哇!」正在做伸展操的灰崎被黑子狠狠嚇了一大跳,凶巴巴地瞇著眼睛,灰崎以手刀輕敲黑子的腦袋瓜,「哲也!跟你說了不要突然冒出來,好歹對自己的透明度有點自覺好嗎我說!」
  「原來灰崎君還沒有習慣嗎?」手持籃球的黑子一臉平淡地讓灰崎敲頭。
  「這種事情怎麼習慣啦!你的語氣也太理所當然了吧?」黑子這副雷打不動的樣子實在讓灰崎提不起幹勁吐嘈他,只能聳聳肩回答他一開始的問題:「沒什麼事的話只能來練習了吧?不然虹村那傢伙會很囉唆啊。」
  「你不隨便翹練習的話我才不會這麼囉嗦!」不知何時站在灰崎背後的虹村一拳敲在灰崎的腦門上,「真是讓人不省心的傢伙,來了就快點加入練習,繼續打混摸魚的話小心我揍你啊!」
  「你已經揍了!」灰崎用力地撥開虹村的手,「還有不要老是敲本大爺的頭,變笨你要負責嗎!?」
  「反正裡面本來就沒裝東西吧?我都聽見回音了。」很鎮定地面對炸毛的灰崎,虹村徹底忽視自己被揪起的衣領對兩人道:「快去練習吧,在這裡繼續打混的話小心被加重訓練份量。」
  就被加過不少次的灰崎一秒消音,虹村滿意地拍拍他的頭走掉,只能被惡勢力壓榨的小中二互看一眼,灰溜溜(只有灰崎)地加入一軍的訓練行列。
  「灰崎君和隊長感情很好。」這是淺而易見的事情,雖然灰崎的確是他們所有人中最常闖禍的那個,但是虹村對他的多加照顧並不僅是因為這樣而已,他們的互動透露著熟稔,顯然不只認識黑子等人所知的這段時間。
  「喔、他跟我哥是小學同學。」灰崎沒什麼大不了地回答道,「真不曉得我哥那種很優秀的人怎麼會認識這種暴力狂。」
  「雖然這麼說,但是灰崎君很喜歡隊長吧?」黑子一邊將球拋給綠間一邊問。
  「哲也你……」灰崎沒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死,無言地翻個白眼還是回答道:「雖然我也不是什麼聰明的人,誰對我好這種事我還分的清楚。」
  反倒是黑子被他的直白驚訝到,帶著淺淺的微笑,他說:「意外地坦率呢。」
  「反正你不會說出去吧?告訴你實話又沒關係。」藉著身高優勢搔亂黑子的頭髮,灰崎隨性地劫過本應傳給紫原的球,直接插入一軍的練習中。
  「灰仔──!」
  「不爽就來……嗚哇!黃瀨你這傢伙為什麼也在這裡!?」在一軍練習的場地看到本應不該在這裡的人出現,灰崎差點直接拿球往他臉上砸過去,被這麼一搞之下也忘了要躲避來自身後的攻擊,遭到紫原以身高優勢飛撲,沒差點被壓成肉餅。
  「這要怪你自己遲到,教練剛才宣布,黃瀨現在也是一軍的成員了。」推著眼鏡走到旁邊的綠間隨手把灰崎從紫原的魔爪裡將人拖出來,「真是,一來就給人添麻煩。」
  「為什麼只怪我啊?挑事的是他吧!」灰崎不甘心的抱怨完全被綠間屏蔽,無視掉中途發生的小混亂,一軍們再度進行被打斷的練習。
  因著順序的問題,灰崎很不幸地只能和黃瀨湊成一組,對這個「小白」多少抱持著散慢的心態,但是他的餘裕沒保持太久,輕慢的心態很快就不得已地被迫收斂。
  面對負責阻攔的黃瀨,灰崎很不可思議地從他身上感覺到一絲危險的味道,盯著對方過於專注而顯得面無表情的臉,他也不得不提起精神面對。快速地衝向黃瀨,用假動作繞開他,以灰崎的速度,通常這樣就輕鬆地帶球上籃,只是他沒料想到的是黃瀨的反應速度竟然跟的上自己,要不是經驗上的差距,黃瀨或許就能拍掉他手上的球也不一定。
  灰崎看了看自己的手掌,抬頭便帶著濃重敵意地瞪視黃瀨,這種瞪法讓黃瀨不得不從對競爭的專注中抽回神智,滿臉疑惑地看著灰崎道:「……我的臉上有東西嗎?」
  「你──」
  「呀──!黃瀨好帥!」灰崎的話才剛吐出一個字便被突如其來的尖叫打斷,完全沒想到居然會看見一群後援會站在看台上的灰崎眼神一秒死光,再看黃瀨這個當事人,只是略嫌麻煩地微皺眉頭便恢復正常,將球塞進灰崎手裡,「沒什麼,別太介意。」
  怎麼可能不介意啊那種陣仗──!?
  灰崎很認真的懷疑黃瀨不是把他當瞎子就是把他當白痴哄,這麼想著,連帶眼神也充滿鄙視。
  往那一大群的粉絲瞥了幾眼,灰崎聳聳肩,「雖然是花癡,質量還蠻不錯的嘛,姑且原諒你引來這麼大的麻煩。」
  「你喜歡這種類型?」正準備回到籃框下的黃瀨聞言回過頭,挑著眉問。
  「只要是女孩子都喜歡。」灰崎露出騙倒許多女孩子的壞笑,俗話說男人不壞女人不愛,他和白馬王子類型的黃瀨各有各的市場,無所謂忌妒不忌妒的。
  黃瀨露出不置可否的微妙表情,閃瞬即逝,當灰崎的視線從女孩子堆拉回來,黃瀨已經掛上平時的微笑,神經和纖細搭不上邊的灰崎自然什麼都沒察覺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