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在他人的掌心中勃起、發洩,那個人卻是自己討厭的不得了的黃瀨,更慘的是就算灰崎有諸多不滿也只能憋在心裡,這麼丟臉的事情根本無法跟其他人提起,而且就算說出口,那也只是讓他受創的自尊更加的──

啊啊!光是想到黃瀨那張宛若狐狸似的笑臉及眼中怎麼都無法掩蓋的滿足,灰崎便憤怒的難以抑制。嘴唇上留下的觸感及壓在身上的重量莫名深刻地印在腦海裡,即使灰崎百般的不情願,黃瀨的舉動的確讓灰崎更加意識到他的存在,只是這種重視與反應過度幾乎畫上等號,畢竟灰崎的閃避是發自本能,就算灰崎與黃瀨都對這點感到不爽也是沒辦法的事情,連灰崎都阻止不了自己,那黃瀨就更沒轍了。

這種你追我跑似的胡鬧就在意外過後的隔天開始,見他們的關係不增反減,赤司爽快地放棄調解兩人的矛盾,於是黃瀨逮人的絕佳機會就這麼沒了,連續一個星期都被灰崎逃跑的挫敗感讓黃瀨生出一定要抓住灰崎的執念,原本到底是為了什麼連他自己都拋到腦後了,若是有人知道原委,或許會指著這樣的黃瀨毫不留情地大聲嘲笑。

灰崎對他的影響超乎尋常的大,黃瀨也不曉得怎麼回事,總覺得自己不該就這麼算了,卻又無法找到巴著灰崎的理由。對方的餘溫還殘留在手心裡,黃瀨想都沒有想過當灰崎的臉上卸下充滿痞氣的神情,染上艷麗的紅暈後會那麼的……讓自己失控,差一點點就作出了「多餘」的舉動,這樣的感覺很危險,遠離才是最佳的解決方案,但、是──對、就是那個該死的「but」,他老大天殺的就是想叛逆一回,警戒線什麼的,徹底被黃瀨自己無視地踐踏過去。

當黃瀨認真起來,爆發力還是很可觀的。憑藉自己長相上的優勢及健談、陽光的王子形象,黃瀨在女孩子間一向很吃的開,灰崎的那些「紅粉知己」很快就被他的柔情攻勢給攻陷,不只灰崎翹課常出沒的地方,幾乎要把他所有的身家資料都一並塞給黃瀨,為的只是多跟他說一會話,若是灰崎就在現場的話,估計帝光又要多一則學生鬥毆事件。

在學校的捉迷藏以黃瀨完敗宣告終結,邁入週休後多少令灰崎鬆了口氣,一連繃了好幾天的神經也終於等到休息的時候。灰崎這時候就不得不感謝黃瀨那群煩死人的粉絲了,自己能有那麼多的機會落跑有很大部分的原因都來自黃瀨身邊逐日增厚的人牆,那傢伙就像一顆閃亮亮的電燈泡,身邊環繞著好幾打的飛蛾。

灰崎的家境算小康,雖然家計全靠老媽一個人但生活上從不曾缺過什麼,對他來說單親家庭唯一的壞處就是得經常一個人待在家裡,尤其上國中,部活的事情讓生活繁忙起來以後,兩個人的家就更像他是一人獨居,這點說不上好也並不是什麼令人困擾的壞事,灰崎來去自如,倒也十分適應這種自立的生活。

晚間回到家,灰崎自動自發的解決自己的民生問題,當鍋子內的水燒開,麵條、青菜、肉片、雞蛋等食材依照順序陸續下鍋,隨著湯麵逐漸成形,灰崎隨手加了點調味掉,感覺差不多便熄火,反正只是自己的晚餐,便直接省略了裝盤的動作,端著鍋子到客廳去,邊看影集邊吃晚餐,悠閒愜意的假期生活讓他一秒拋開被黃瀨這變態纏上的鬱悶,以至於警戒心大降的他在聽見門鈴後,第一個想到的是附近的三姑六婆,毫無疑慮地打開自家大門。

然後,灰崎傻了。

那個金毛,那個穿著帝光校服、衝著自己笑得像個白癡的金毛──

灰崎吃鱉的樣子讓鬱悶了一整個星期的黃瀨心情大幅好轉,不用錢似的對灰崎露出燦爛的笑容,幾乎要把對方給閃瞎,身邊開出的小花彈在灰崎身上,讓他情不自禁的一秒把門給甩上。

只是已經來到這裡的黃瀨怎麼樣也不可能讓他得逞,飛快地將手長卡進門縫裡,灰崎看到後只能在心裡暗罵黃瀨無恥,壓著門板卻不敢太大力,要是這廝有什麼三長兩短,自己不知道又得被赤司以怎樣的手段整治,這場競爭中自己注定得輸,即便如此,灰崎也不是那種三兩下就放棄的人,兩人便以這種幼稚的形勢僵持了好一會。

「你到底想幹嘛?」警戒地看著私闖民宅的黃瀨,灰崎刻意忽略掉對方手掌被門夾出的紅痕,狀似不屑地撇開臉。從黃瀨的視角來看,目前的他就像隻炸毛的小動物,雖然明白灰崎的情緒不佳,但是自己這邊憋了好幾天的鬱悶也不是一兩句話就能帶過的。

「是我問你『你想幹嘛』才對吧?」黃瀨一把拉住灰崎的手腕,防止對方落跑,完全沒想過這裡可是對方家,灰崎就算再討厭黃瀨也不可能扔著自己家跑出去,他還不想都國中的年紀了,還得被自家的老太婆吊起來打屁股!

「不管社團還是在學校裡都躲著我,跟我有點什麼就這麼不情願嗎?」隨便踢開鞋子,黃瀨漸漸縮短兩人間的距離,緊盯對方充滿戒備的雙眼,聲音低沉地說。

「對啦!我覺得很噁心,這樣你滿意了嗎?話說回來我們的交情根本沒好到讓你需要這麼介意的誠度吧?這種『小小的意外』你有需要這麼看重嗎?」說得好像他在鬧彆扭似,雖然不能否認他的心情上的確感到十分彆扭,但並沒有為黃瀨涼太這個人特地多想什麼,完全是他自尊心上過不去的問題,現在黃瀨一副被他『拋棄』的樣子實在讓他費解,不明白對方的目的,當然也不明白黃瀨想要的東西是什麼。

「我不覺得那是『小小的意外』。」黃瀨不知到自己哪裡不對勁,他只是想……更靠近這個人一點,即便他身邊環繞著好幾圈的尖刺。看著灰崎帶著煩躁的雙眸,黃瀨在那裡找到自己的倒影,恍惚地說:「所以,不要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也不要避著他或是對他視若無睹,這是黃瀨沒說出口的話。

灰崎雙眼微瞇地瞅著他,沉默半晌才涼涼地說:「黃瀨,你這是喜歡我的意思?」

他並不是一個過度自戀的人,但若是這個原因的話,黃瀨奇怪的舉動全都有了解答。在對方疑惑的眼中看到驚訝與有所頓悟的神情從中閃過,灰崎的心情頗為複雜,即使這樣,他並沒有拒絕黃瀨的靠近,直到兩人的脣碰觸在一起也沒有推開他的舉動。

他的心裡並不是全然的不樂意,這點無論如何灰崎都無法欺騙自己。

只是因為、和這傢伙接吻還蠻舒服的,只是這樣而已!灰崎糾結的在心中反駁那個輕易沉淪的自己。

像是得到一樣心愛的物件,黃瀨怕他跑掉似地抱著他,有些沉重的鼻息令灰崎脖子癢癢的,渾身不自在的連怎麼開口趕人都忘了。

「祥吾我喜歡你。」

聽見黃瀨低喃的話語,灰崎用力的閉上眼。

──但是、本大爺不喜歡你。




後言:
許久沒有刷UL的任務了,今年的白色情人節任務真是人性很多
想當年的第一齣白色情人節任務,我刷到都快吐了((欸
搞得我自己對UL充滿陰影((掩面
總之刷到薩爾的整套衣服了好開心,但是衣櫃也爆了←
說起來下下星期居然就是期中了,我整個不能接受((倒地
這學期沒幹勁的可怕,我好想放假回家裡耍廢((滾動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