憑藉自己優秀的運動天賦,一直是校園話題人物的黃瀨涼太很快地擠進帝光中學男籃部一軍的狹窄門縫,本來不怎麼在意這些事的灰崎才算第一次正眼看過黃瀨這個人。女人眼中的美形男在男性眼裡就是個長得秀氣、皮膚嫩得像個娘們的傢伙,自認為爺們的灰崎打從第一眼就對黃瀨沒好感。由於模特兒的工作使然,拜黃瀨所賜,每次練習時的吵鬧程度沒有停跌的直線暴漲,使得灰崎對他反感程度迅速飆升。

真要他說實話的話,灰崎得承認自己對黃瀨的反感中還參雜著一定的忌妒,不管是籃球上還是一副理所當然插入一軍隊員的相處,綜觀黃瀨涼太這個人,灰崎深深的覺得自己實在找不到不討厭他的理由,這種人生贏家不管擺在哪裡都像是靶心似的存在。尖酸刻薄的話與惡劣的玩笑就這麼不經大腦的脫口而出,即使對於自己不討人喜歡的性格有所認知的他也嚇到了,即使有一點點後悔,道歉的話怎麼也說不出口,雖然是沒必要的倔強,但已經是內心根深蒂固的一部份,就算真有心想做點什麼也無從下手,只能放著兩人間的代溝越變越大。

赤司這樣聰明過頭的人當然察覺到兩人間的異樣,偏偏兩人的小辮子多到隨便撈都一大把的程度,想找個名義懲治他們實在不是件困難的事情。所以黃瀨與灰崎這兩個水火不容的傢伙在赤司的脅迫下只得摸摸鼻子,加入二軍與三軍的打掃行列,更慘的是僅僅兩人就得包下一塊場地的清潔,不能求救更不能偷懶,不然就得接受「特別」的訓練計劃。

啊啊……真是麻煩……

灰崎抹掉額頭上的汗,最近心裡若有似無的煩躁感多少影響了日常生活與部活,和平時沒有太大差別的訓練卻讓他莫名疲累,直想著回家洗澡睡覺。討厭黃瀨歸討厭黃瀨,連續單獨相處了好幾天,即使是灰崎也從一開始得渾身不自在變為今日的無視與習慣──反正他們也沒什麼共通話題。

安靜的籃球場切割成兩塊各自獨立的領域,比起灰崎慢吞吞的懶散樣子,精力充沛的黃瀨相對快速的完成自己份內的工作,不知不覺得連灰崎一部分的工作也一併完成,當工作結束時,時間已經不早,肚子從剛才便叫個沒完沒了。

收拾好掃具,黃瀨才猛然想起自己「似乎」還有個搭檔,就算兩人並沒有過多的交談,相處了這麼多天,彼此的稜角早就磨平不少,就像關心同學一樣,黃瀨很自然的想起灰崎。

空蕩蕩的球場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只剩下他一個人,工作還沒完成,就算是灰崎也不可能無視赤司的意思偷偷落跑,黃瀨只得很無語的到處找人,即使灰崎一點也不像會被綁架的人。

抱持著這裡是最後一個地方,再找不到人自己就要回家去的念頭,黃瀨搔著頭走進黑漆漆的社辦。外頭微弱的路燈提供了足夠的照明,從場地上離奇消失的灰崎祥吾同學十分悠閒地倚靠著牆壁沉沉睡去,讓黃瀨一瞬間無語的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灰崎這副安安靜靜的樣子還是第一次看到,沒有那副惹人厭的囂張與銳氣,黃瀨才猛然發現對方也有副不差的長相,天生曬不黑的白皮膚是女孩子最為羨慕的。黃瀨不知道自己被什麼髒東西附身,等他回過神,手已經貼在灰崎的臉頰上,觸感不錯的皮膚令他認真的多摸幾下,甚至忘了自己應該把手快點拿開。

睡的真死耶……

心裡被忽略的惡意突然萌發,黃瀨笑得一臉小人得志的奸詐樣子,對著灰崎的臉頰又捏又掐。這種隨自己擺布的灰崎太難得了,對於之前那些莫名其妙的惡意黃瀨通通都能拋到腦後,只要讓他再多捏幾下就好──

「唔!」瞪大雙眼,黃瀨不能理解在自己眨眼間發生什麼事。陌生的溫度與觸感,第一次這麼深刻的聞到灰崎的味道,黃瀨好不容易才理解兩人現在正以極近的距離相貼在一起,有什麼濕漉漉的東西已經鑽進他的嘴裡。

@*?&%#──

舌頭?那是舌頭吧!?為什麼是舌頭啊──

從沒遇過這種事情、對象還是男性,黃瀨腦海一片混亂,就在他閃神的時候,睡迷糊的灰崎已經完全掛在他身上,抱著他用力亂啃,技術意外的……熟練?

黃瀨忽然瞇起眼,很奇怪,但他確確實實的感覺到不只一點的不悅。他再度忽略推開灰崎的正確處理辦法,按著對方的後腦,用更具侵略性的強勢舉動回吻。快要喘不過氣的灰崎滿臉通紅,就算睡的再死,到這個階段還能不被吵醒的人,這個世界上恐怕只有大雄吧?

「嗯?」眼前晃眼的金色讓灰崎不解,剛睡醒的樣子有些迷糊,才稍微意識到自己似乎做的有點過頭的黃瀨連猶豫也沒有,趁著對方清醒之前將他按在牆壁上,再度堵上對方因方才的吻而顯得格外紅潤的唇。

被黃瀨強先一步的灰崎等到他反應過來現在是什麼詭異的狀況時,已經大勢已去,任何的踢打都起不了作用,灰崎的眉頭緊皺,最終還是忍受不住的用力推開對方。顧不上往後跌的黃瀨,灰崎對著一旁的空地就是一陣猛咳與噁心的乾嘔。

──嘴巴裡面全都是黃瀨的味道。

清晰明瞭到這件事後,灰崎打從心裡不能接受,並不是沒有接吻的經驗,但是這種深入交流的舌吻卻從來沒有過!初體驗的對象居然是他討厭透頂的黃瀨,除了噁心之外還是噁心!

他媽的……

「我說,你的反應也太誇張了吧?」黃瀨揉著被撞痛的後背,被打斷的不悅令他的語調稍顯陰鬱,灰崎一副跟髒東西親到的誇張反應更令他惱火。怎麼說他都是個人氣王,擅長運動、身材和長相也都不錯,從以前開始一直過著被人追求的日常,難得他主動與人接吻,結果對方卻是這副樣子,各方面都不能接受!

好不容易止住胃裡翻滾的噁心感,灰崎抹著嘴角道:「你這變態!」

「是你這傢伙先親上來!」誰要吃灰崎的豆腐啊?誰要啊!他可是黃瀨涼太耶!

「後來就是你這傢伙強吻了吧?這麼欲求不滿的話就去找個女人解決啊!」灰崎十分火大的抬腿向黃瀨踹過去,卻被對方握住腳踝而動彈不得。才剛被強吻(?),灰崎對於黃瀨卡入自己雙腿間的這個舉動感到十分無措,腦內的警鈴大作,就和碰見變態的女孩子是一模一樣的反應。

「誰像你這麼隨便!上禮拜和這禮拜黏著的女人又不一樣了吧?這種汰換率,你的下面根本不懂得什麼叫『節操』吧?」什麼叫作「找個女人解決」?無論是灰崎話中對女性的隨便態度還是貶低自己的話都成功的激怒了黃瀨,手勁不自覺的加重,即使灰崎痛的呲牙裂嘴卻強撐著面子,眼神不善地瞪著黃瀨。

「本大爺的事情跟你無關,靠太近了快滾開!」又是黃瀨身上那股「熟悉」的氣味,腦海裡自動播送方才丟臉透頂的畫面,如果可以的話,灰崎後悔的簡直想在空地上像個神經病的大吼大叫來宣洩內心的複雜情緒。

那個本應不該發生的吻──

黃瀨露出面對粉絲時的應付式微笑,閃亮的光芒刺的灰崎眼睛發疼,剛才一副流氓樣的黃瀨轉眼又變成女孩子心目中的王子殿下,灰崎下意識的感到不妙,奈何現在根本沒辦法脫離。

「吶、你是不是覺得我超~噁心?祥吾醬。」

『祥吾醬』是誰啊──!?

「……」被噁心得渾身起雞皮疙瘩的灰崎宛如石化般的定格,並沒有察覺兩人靠得太過接近地此一事實,等到他想反抗時,兩人的脣已經再度相貼,黃瀨肆無忌憚的在他嘴裡攻城掠地,就算灰崎試著抵抗,最後只是變成更令黃瀨來勁的回應罷了,於是灰崎作了更加錯誤的決定,自暴自棄的任由黃瀨擺弄,當某個自己也有的部位硬挺挺的戳在自己大腿內側上時,灰崎連想跳樓的意思都有了。

「你他媽的──」如果是開玩笑,這也太超過了吧?

「不要說髒話。」黃瀨皺著眉掐了灰崎的腰一把。

「啊──」

「……」

「……」

「……耶?」剛才那聲軟綿綿的聲音是?……

為了確定什麼似,黃瀨又掐了掐手裡結實的肉,不只被黃瀨噁心到還被自己噁心到的灰崎這次早有準備,那種丟臉的聲音怎麼可能再讓對方聽一次!?

兩人很突然地陷入一陣尷尬,不上不下的感覺與進退不得的場合。

「那個、要不要試試看?」苦思半天,黃瀨只得乾巴巴的說。

「你哪裡有病?老子是男的!男的!」灰崎用力的推著黃瀨的臉,實在無法理解這傢伙的思想要多跳躍才能說出這種屁話。

「唔……總不能這樣子出去吧?你這裡也硬了喔?」很認真想解決目前困境的黃瀨一手抓住灰崎的下身,半硬的東西經不起挑逗,只不過被摸了幾下就在黃瀨詫異的眼神與灰崎狠戾的注視下緩緩挺立,寬鬆的體育褲搭起了小帳棚。

看著黃瀨一臉無辜的樣子,灰崎的臉色猙獰得像要吃人。




後言:
我又摔了一個很神奇的坑啊救命((躺
ㄏㄑ的雷鬼頭其實我也可以((X
總之這篇先斷在這裡((欸
說起來灰崎這苦命的小孩,雖然有出現在205Q的敘述裡,但是根本沒露臉啊W
說好地前奇蹟世代呢WWWWW
出來被黃瀨欺負過之後就再也沒有出場機會WWWWW
赤司的特寫太多了藤卷WWWWW
多想讓大家知道赤司ㄉㄉ帶了角膜變色片啦WWWWW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海鮮
  • 嗚喔喔喔是暴嬌(?)ㄏㄑ!打打我愛你啊!(狂喜亂舞
    黃瀨你個麻吉人生贏家我好忌妒你啊啊啊啊!大概是忌妒兩個黑子大大跟降旗ㄉㄉ的程度吧!(誰懂
  • 雖然如此,黃瀨ㄉㄉ還是一直在黑籃裡被打臉啊O3O
    親媽都不愛他了W所以姑且讓他活的爽一點吧((欸

    絳夜 於 2013/03/21 23:2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