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覺有崩角(?),大學生X總裁設定(?),沒頭沒尾的,沒問題就GO吧↓




「嗚哇……」看著鍋子裡黑呼呼的東西,褚冥漾除了狀聲詞以外已經不曉得該說什麼才能表達他目前的感受。

不光是視覺衝擊,嗅覺上的衝擊也十分強烈,一股莫名的酸味光是聞到都會產生一種自己要被腐蝕掉的錯覺,另外還有可怕的紫黑色氣體,這已經完全超出了料理的境界,某方面來說,能做到這種程度也真是令人佩服……

關掉瓦斯爐後,只有他一人在家的屋子內靜悄悄的什麼聲音也沒有,水龍頭漏下的水滴「啪搭」一聲落在待洗的碗盤中,微小的聲音無限放大,彷彿能擊碎陶瓷製的器皿似。褚冥漾凝視黑漆漆的鍋子,吞了吞口水,最終還是沒能提起勇氣把勺子放進鍋子裡並淡定的舀出裡頭的物體,更別提吃進嘴裡這種拿性命做賭注的事情。

抱持著一種無奈的心情,褚冥漾捲起袖子替留下這堆爛攤子的某人收拾善後。

某方面來說那個自我中心又態度強硬、霸道的完全不許他人忤逆自己的傢伙實在是……相當可愛呢。

不管是現在這堆疑似食物的物質還是自己手機裡那封只寫了「晚餐在瓦斯爐上」的簡訊,這種不靈巧以至於顯得笨拙的好意,即使黑呼呼的東西異常難清洗也令褚冥漾的心情差勁不起來。

『想綁住一個人,先綁住對方的胃是常識啊!』

衝著西瑞胡言亂語的這句話,從來不曾關心過家事的大爺莫名的有所觸動,這幾天以來似有若無的打探到今天出現「成品」,褚冥漾在確定不過的知道對方一直將那句無意的話記在腦海裡。

還真是讓人受寵若驚……

不過這個不知道是什麼的料理在外人看來還真是惡意滿滿的雜燴,比起討自己歡心,更像是對自己有所不滿而想把人活活噁心死。

「……」

褚冥漾忽然有些不那麼確定了。




翻閱著堆在桌上一份又一份的文件,耶呂不是個耐性差的人,今天卻特別的靜不下心,半小時過去了,手裡昂貴的鋼筆還是沒能在文件上落下批准的簽名。落地窗外頭是都市絢麗的夜景,然而公司卻與外頭成反比的異常安靜,只剩下微弱的古典樂充斥寬敞的空間中,簡直就像整間偌大的公司裡只剩下他一個人在加班似。

沒有會議也沒有飯局之類麻煩的應酬,明明可以好好待在家裡,自己卻近乎逃跑似的回到公司「加班」,耶呂為此感到十分困擾,雖然他一開始就是這麼決定好的。

豪爽的發了簡訊,但自己糟糕的手藝似乎超出了他原本的預估,本只是想試試看發出「晚餐在爐子上」這種貼心的訊息,後來卻成為他落跑的最好理由,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滿臉困擾的褚冥漾。

這種狼狽的樣子,最不想讓他見到的人就是褚冥漾……偏偏自己落魄的樣子早在最一開始就被對方撞見過。

扔開手中的筆,耶呂讓自己徹底陷入柔軟的辦公椅中,舒適的靠著椅背閉目養神。

他不懂為什麼自己要耗費那麼多心力去完成一件愚蠢的事情,以一般人來看,他就是那些站在人類金字塔最上層的資本家,彎下腰撿錢都是種浪費,碰見褚冥漾之前他根本就沒動過下廚的念頭,料理之於他不過是秘書向飯店打通電話的事情。最高級的食材、最頂級的料理手法,這些東西從小到大一直都是他習以為常的一部份,從沒特別在意過。

所以耶呂不明白,在傳統市場購買的普通食材經過褚冥漾的料理後為什麼會令他特別想念某種「味道」,這樣奇怪的執著被他歸類到「怪癖」,就像有些女人緣好到令人火大的傢伙厭倦女性後會轉戰同性,他並沒有歧視某些人生活方式的意思,只是認為自己身上所發生的變化跟這種東西有點類似,即使它們間有本質性的巨大差異。

……好想回家。

為什麼這種時候自己得獨自一人待在公司,煩惱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不可?那個稱作「家」的地方可是他名下的資產!

耶呂氣惱的搔亂自己梳得一絲不苟的頭髮,這種鬧脾氣的樣子,簡直就跟小鬼沒有兩樣──

「嗡──嗡──」被主人隨手塞在抽屜中的手機發出略嫌吵雜的聲響,畫面上是某人因為沒錢而戴著舊式眼鏡的呆樣,耶呂幾乎想也沒想的接通來電。

「工作結束了嗎?」褚冥漾的聲音通過手機傳進耳裡。

想起家裡的「案發現場」,耶呂的心裡有些躊躇與好強的彆扭,不大情願地說:「嘛……算是吧……」

可以想見對方此刻的樣子,電話另一頭的褚冥漾偷偷地悶笑,好一會才能用四平八穩的語調道:「晚餐還是一起吃吧?我在樓下等你。」

「──公司樓下?」被褚冥漾的話噎了一下,反應過來的耶呂急急忙忙的起身走到身後的落地窗前。

高聳的大樓擁有著俯瞰整座城市的絕佳位置,地面上的人龍與車潮看起來渺小的不得了,幸虧耶呂的視力不錯,加上此刻已經是下班過後的時間,路上人車稀少,他才能第一眼就看見站在大廈門口的青年。

「嗯、忙完就下來吧?待太久的話那個保全大哥好像要把我當怪人了……」一副想趕他走的樣子是怎麼回事?他只是一個騎著腳踏車的普通大學生,待在國際企業大樓的門口是有這麼突兀嗎?褚冥漾無奈的看了眼自己身上菜市場的百元襯衫,搓搓鼻子將之屏蔽。

「待在原地不准動。」耶呂交代完這句話便掛掉電話,稱得上手忙腳亂地穿上西裝與大衣,急匆匆地上鎖下樓。

不過是幾分鐘的事情,當他趕下樓的時候褚冥漾依然好好地待在原地,這種騎著淑女車還一副拙樣、路邊隨便撈都一大把的大學男生還不至於惹來宵小的覬覦。

「耶呂。」看見他的時候,褚冥漾露出了傻氣的笑容。

……好喜歡。

明明蠢的可以,卻還是很喜歡對方純粹的樣子。差異如此巨大的他們,真的是戀人的關係嗎?

耶呂有些害怕未來的自己會對這股溫柔感到厭倦,就連父母都不曾對他付出真心,一個涉世未深的青年卻給了他足以填滿那份空缺的情感,他不想失去也不想錯過,更不想將對方拱手讓人。

眼前的男人不曉得在想些什麼,眉頭緊鎖、似乎正在思考什麼重大決策,褚冥漾忍不住伸手撫平對方眉宇間的皺摺,彷彿想透過這個動作趕走耶呂的不開心。

耶呂不說,褚冥漾就不問,就這樣彼此沉默了半晌,耶呂才坐上腳踏車的後座,如此詭異的發展令保全大哥露出了十分詫異的驚悚表情,幸好褚冥漾在耶呂坐定後便踩動踏板,離開對方的視線範圍,還讓保全大哥有機會自欺欺人的說服自己「看錯」。

哪個總裁不是出入都由名車與專用司機接送的呢?更別提那台還是有點破爛的淑女車……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幸徹
  • 褚公這是自作自受啊,
    之前鬼王戰把人家身體都弄壞了現在被老婆大人的愛心晚餐荼毒??
  • 也不能說是弄壞?那是老安去韓國學來的整容技術((RY
    怎麼說都算人造的東西,只有骨頭是真的((欸

    絳夜 於 2013/04/21 17:16 回覆

  • A
  • 怎麼什麼CP寫起來都這麼萌OTL
  • 窩也不知道ORZ,有人吃我很高興ˊWˋ

    絳夜 於 2013/04/21 17:1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