夾在比賽與考試中的冬天時在令人疲憊的想找個地方躲起來,無論成績還是在籃球上的造詣都不如周遭特色過於強烈的親朋好友,可以稱得上除了膽小這點之外並沒有太大特色的降旗,唯一不為人知的、可以小小炫耀一下的就只有經營兩年多的部落格了,可以暢所欲言、無比自在的天地。

降旗發出一篇小說的閱讀心得後盯著電腦螢幕發呆,雖然知道明天有小考不準備不行,但疲勞值累積過多的大腦偏偏不聽使喚,連帶四肢也像殘廢一樣,動一下都做不到。說起來……最近有什麼有趣的事情嗎?降旗仰頭看向天花板,癱在椅子上回想一些足以令自己鼓起幹勁做點事的回憶。

「叮。」

「嗚哇──」被語音軟體的音效嚇了一大跳,耳機差點脫落的降旗急忙怪叫著接住,結果踢到抽屜的邊角,怪叫一秒變成了哀嚎。降旗揉著自己的膝蓋湊近螢幕,彈出的對話視窗上是一杯冒著熱煙的牛奶,配上圖樣可愛的馬克杯及鵝黃色的光線,照片中的溫暖氣息似乎透過畫面,讓他發涼的手掌漸漸升溫。

原來有在用嗎?

僅僅因為自己送出的禮物有被對方妥善的使用,撐著臉的降旗不自覺對著畫面露出傻笑。

本來沉重的手指輕巧的在鍵盤上敲打出文字,降旗說:「這是宵夜嗎?真好,我們家的存糧只剩下乾巴巴的養生餅乾。」

ID叫做征的這個人是降旗在開始寫部落格一年後認識的網友,由於喜歡的書籍類型意外的相似,兩人在部落格互相留言開始便一直很有話聊,久而久之已經對彼此十分熟悉,偶爾會發發簡訊,逢年過節打通電話向對方道賀也都是十分尋常的事情。

明明連對方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卻像是交往了一輩子的好友一樣。

「最近買了單眼,只是想試試看。」

「我還以為你最喜歡棋類遊戲,沒想到你對攝影也有興趣,照片看起來很漂亮喔!」

「只是手邊正好有教學……不只將棋,籃球我也很喜歡。」

「說到籃球,最近監督給的訓練份量簡直就像地獄裡的酷刑,手臂到現在還有點痠痛。」

降旗的食指敲了敲鍵盤,忽然彎起手臂,捏了捏上頭在這一年裡變得結實許多的肌肉,雖然嘴裡抱怨著訓練份量會弄死人什麼的,在看見成果後又覺得所有的努力都值得了。當降旗從少有的自戀中回過神來,只見對話窗又有了新訊息。

「泡熱水澡或多吃點蔬菜,該休息的時候不要勉強。」征這麼說,雖然語氣就像大人對小孩交代事情一樣,卻從來不會令人感覺不快,至少降旗十分喜歡被對方關心及叮嚀的這種感覺,暖暖的,就像照片裡的那杯牛奶一樣。

降旗突然覺得自己餓了。

「總覺得征對這方面很熟練,是因為經常在照顧別人的關係嗎?」

「身邊有不少不看著他們就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的傢伙。」

「喔!那種感覺我知道,我們部裡的傢伙也是,盡作些脫離常識的舉動,雖然說這樣很有趣沒錯。」頓了頓,降旗又發了一條訊息,「那個、征你方便給我地址嗎?」

「……你想做什麼?」

「說起來聖誕節快到了呢。」

「所以?」

「所以我想寄禮物給你,可以嗎?」

「……你知道洛山高中的地址嗎?」

「嗯嗯,那姓名呢?」

「……」

「征?」

「赤司征十郎。」

「欸?」

看著螢幕上很眼熟,眼熟到降旗嚴重懷疑自己是不是產生幻覺的五個字,降旗徹底傻住了。




降旗敢用自己目前的所有積蓄打賭,這是他這輩子度過最驚悚的一次聖誕節了。

回想起來,降旗根本不記得昨天的自己到底是怎麼下線並把電腦關機、躺上床睡覺,就連今天早餐吃了什麼、怎麼抵達教室的記憶都模糊的可怕。

並不是覺得征就是赤司征十郎這個人有什麼不好,只是消息來的太突然又威力強大,用譬喻的話,降旗深深覺得自己就像是毫無防備的站在飛彈落點正中央的渺小人類……能好好的自己來學校而沒有恍神走丟,說不定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

理智上認知的事情有時候在情感上就是有那麼點接受困難,畢竟降旗作夢也沒想過,和自己有一年多友宜的征會是那個強大到恐怖的赤司征十郎,對方剽悍的形象還歷歷在目,那把幾乎成為他陰影的剪刀以及對方冷淡的言語,唔唔、實在是……好可怕!那真的是他所認識的征嗎?

然而心裡某部分是真切的高興著,了解赤司另一面的人不多,而自己或許正是那不多的人其中之一?發覺到自己的特殊性,降旗掩住自己不由得上揚的嘴角,很高興、很驚訝、很害怕,亂七八糟的情緒糾結在一起,混亂的讓他根本聽不下老師所說的任何重點。

「……降旗!」福田的聲音像從另外一個世界傳來般遙遠,但並不影響他把神遊一整天的降旗從自己的小世界拉回現實。

「嗯?」

「『嗯』什麼啊?已經中午了,你不吃飯嗎?」福田挑著眉看他,一副覺得他很奇怪的樣子……呃、這還真沒辦法反駁。

「當然要……」降旗摸向自己的便當帶的手一頓,整個人像電腦當機一般的卡了數秒後才發出驚人的哀嚎,「啊啊啊啊──!!」

「怎、怎麼了嗎?」福田被他的反應驚的退後一步,教室裡也有不少的人停止交談看向這裡,只見降旗石化在座位上,好半晌才哀傷的向福田道:「……我忘記帶便當。」

「嗚哇……」現在這個時候的福利社,還有任何能夠填飽肚子的食物嗎?……真是個值得深思的問題。

降旗顯然也想到了這個問題,無奈的搔搔臉,這樣的話……果然只能靠高熱量的液體補充能量了嗎?

昨天自己似乎才答應過赤司要多吃蔬菜什麼的。

當征成為赤司後,降旗深深覺得征所說的任何話及自己所答應的任何事,要是沒有做到的話似乎會被剪刀給活活分屍,這樣的預感強烈的不可思議。

「嗯……」福田雙手抱胸,表情凝重的思考,「這種時候過然只能仰仗火神了嗎?」

「欸……」看著對方無比認真的表情,降旗實在無法把心裡的吐槽說出口。

就算火神的便當大的嚇人,降旗一點也不覺得自己有機會能夠分一杯羹,這不科學!




「說起來這還是一年級組第一次的午餐聚餐呢。」河原好心的分了點配菜給降旗後發出感嘆,「啊、火神那個蛋捲好漂亮,這也是你自己做的嗎?」

「嗯,想吃的話就夾吧,我的包包裡儲備了不少麵包。」火神指了指桌面上足足有三層的便當,那個分量即使是男性也足夠撐三餐了,由於每次都要吐槽火神的食量這點實在太麻煩,降旗等人也已經習慣無視掉這人黑洞級的胃袋所造成的各種事件。

「那我也要,章魚熱狗什麼的,感覺像是女孩子做的便當才會出現。」福田也對火神過於華麗的便當伸出魔爪,今天因著自己的漫不經心而差點沒飯吃的降旗當然也不客氣的加入瓜分的行列。

擁有這種手藝的女孩子不管是嫁到哪戶人家都行啊……即使是男孩子,想必也能靠靠一枚便當征服所有女性,如果火神以後不打籃球,改做餐飲的話,前途也是無可限量的呢!

四人在一旁吃的火熱,坐在邊上黑子叼著牛奶的吸管,手指飛快的在手機按鍵上移動,從表情上根本看不出來在傳簡訊給什麼人,說的又是哪些事。

「喂、黑子,別光顧著玩手機,你的便當根本吃不到四分之一吧?」火神用筷子指著他,黑子直到按下發送件才抬起頭看他,「我的胃告訴我他想喝牛奶就好。」

「那根本就是脹氣吧!」火神滿臉黑線的吐嘈到,「話說回來你打了一整天的手機,到底都在打什麼?啪啦啪啦的。」座位就在黑子前方的火神無疑是黑子製造的噪音中最大的受災戶,一整個早上都是聽著這個令人煩躁的「配樂」度過枯燥乏味的課堂。

「是桃井同學傳的簡訊,過幾天就是赤司君的生日了,我們準備幫他慶生。」

「欸?」正跟河原搶奪蛋捲的降旗猛然回過頭,他驚詫的樣子引來了其他人的側目。

黑子少有的顯露疑惑的表情,「怎麼了嗎?降旗君。」

「啊……呃……嗯、沒事,我沒事。」

降旗深深覺得自己該去找面牆自行了斷。

他怎麼就只記得聖誕節,卻忘了赤司的生日就在這幾天呢?

明顯不相信他的說詞的黑子直直地盯著他,再度陷入慌亂的降旗並沒有察覺黑子衡量著什麼的視線,一時間靜下來的五人間只聽得見黑子「咕嚕咕嚕」的吸著牛奶的聲音。




後言:
赤司ㄉㄉ生日快樂喔喔喔喔喔喔!!!!!!!!!
另外也祝我自己20歲生日快樂ˊWˋ,終於踏入20歲大關的我,如果不寫點賀文紀念一下的話感覺好空虛((掩面
雖然很想打青今,看來只能延到之後,看看我有沒有多餘的時間打聖誕賀文了((噴

最近作業多到一種ㄎㄅ的境界,離期末只剩下一個月了,感覺我會做作業做到哭出來((RY
希望我能活過這學期Orzzzzzzzzzzzz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白晟軒
  • 因為降赤缺乏中 上網偶然晃到了這裡
    寫的很不錯呢=)
    請繼續加油 期待下篇喔<我應該沒看錯只有上偏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