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沉的夜晚就像被黑暗徹底包覆般,厚重的雲層遮蔽月光,稀疏的星光之於這片漆黑的大地一點用處也沒有。醒目的亮光宛若流星地劃過大地,並持續以高速前進,為寂靜的黑夜帶來引擎的吵雜噪音。

平靜的狀況並沒有維持太久,對向車道在指針走向整點時出現五台大卡車組成的龐大車陣。就在此刻,原本空無一人的荒野忽然冒出三台馬力十足的改裝車,夾帶轟隆隆的聲響從兩旁及後方打亂五台卡車整齊的陣容,肩負保衛卡車之責並裝載機槍砲的越野車雖然發射了破壞力強大的子彈,卻敵不過車手靈活的操控,無力的翻車於荒野並打滾了好幾圈才停下。

改裝車以高超的技巧穿梭在卡車間,隨著前方其他車輛的加入,筆直的車道上一片混亂,比起方才三輛車默契十足的配合,後到的另外三輛車帶著惡意引誘的迴轉及碰撞顯示兩方並非同陣營的伙伴。

即使狩獵目標的同時又要應付搗蛋的傢伙,敵對的雙方仍在較勁中弄翻了兩輛大卡車,並順利讓目標的第三車落單。

槍響淹沒在輪胎麼擦地面所發出的刺耳聲音中,從車頂探出頭的男子不悅的嘖了聲,瞇眼看了自己手中的槍枝,普通的槍只能讓他幹掉車頂的狙擊手卻破壞不了厚重的艙門,他彎身縮回車內翻開後座的大箱子,「褚冥漾你給我穩住,敢被擠掉你就帶著你那包窮酸的行李滾出去睡大街!」

「我盡量。」在男子心情不佳時成為靶心的青年哭笑不得,但眼前混亂的車陣實在讓他分不出多於的心神搭理正準備強行登車的男子,高速下任何一點失誤都是致命的,車毀就算了,悲慘的是通常車毀了,人也差不多該去見祖宗了。

頓了一下,從後照鏡瞥見男子竟然翻出了疑似火箭炮之類的東西,褚冥漾握著方向盤的手不由得抖了一下,車身立刻以危險的S型劇烈打滑,差點就被旁邊虎視眈眈的傢伙給擠出位子。

「褚冥漾!」脾氣本就不怎麼好的男子不輕不重的踹了駕駛坐的椅背一腳,警告意味濃厚。

「等等!休狄,那是RPG吧!?」所謂的RPG即是一次性發射的火箭助推反裝甲高爆彈,特點是造價低廉、輕便、操作簡單而火力強大,又稱「步兵大砲」,運輸車、坦克、裝甲車、運兵車及直升機都在它的狩獵範圍,這種時候拿出這麼具有殺傷性的武器沒問題嗎!?

「那層特殊鋼板就算用機槍也打不穿,開你的車!」又踹了椅背一腳,計畫被忽然追加的不明勢力打亂,休狄顯得有些煩躁,雖說他本來就怎麼支持這種不靠譜的任務,但既然是已經決定好的事情當然要做到最好。

這時擺脫隊友糾纏而湊過來將他們包夾的不明勢力開始進一步的干擾,想將他們逼出車道的意圖十分明顯,他們降下車窗,手槍對準引擎與駕駛坐就是一通亂射,褚冥漾為了閃避這些致命的攻擊,不得已只好分神抽出坐位下的槍。

即使車身的穩定度下降,那對休狄來說也差別不大,藍色的眼睛因為難以宣洩的憤怒而閃爍詭異的光彩,根本就不需要任何器具的輔助,休狄以肉眼鎖定並扣下發射火砲的扳機。

自被休狄盯上那瞬間就註定晚節不保的三車轟的一聲被RPG炸開一個大洞,損及後輪使得車身不穩定的大幅度擺動,夾擊他們的車輛為了躲避卡車,車陣有那麼瞬間露出破綻。

雖然槍法並不是褚冥漾在行的範圍,五十口徑的手槍在對準差不多的位置後就算要射偏也難,擋在左邊的車輛減速後退,和自己才剛從一番激烈襲擊中存活下來的隊有撞成一團,別說是縫隙了,那個破站就像休狄用RPG轟出來的破洞一樣,褚冥漾踩下油門衝上正漸漸減速的卡車,就在幾乎要撞上時急踩煞車,休狄逮住甩尾的瞬間借力使力的跳上卡車,破碎的金屬畫破身上的衣服。

「褚!你怎麼不阻止休狄擅自行動!?」對講機傳來隊友不悅的低吼,褚冥漾華麗的轉過一圈後加速追上三車,忍著切斷無線電的衝動無奈的回答道:「他是隊長啊……」

就說休狄做決定的事情沒有其他人能夠阻止啊!

「嘿!那傢伙也不是三歲小孩了吧?比起這個,你旁邊的傢伙掏槍嘍?」另一道聲音強勢的阻斷他人繼續為難褚冥漾,嘻嘻哈哈的輕鬆語調卻帶著若有似無的威脅意味。

嗅到火藥味的褚冥漾聳聳肩,對於這位替他護航的友人有多拉仇恨這點他還是明白的,不得不說的是,他其實不怎麼擔心對方會因為得罪公會袍級而怎麼樣,看他一邊聊天一邊弄翻卡車就知道這人有多難纏。

『少爺現在不是閒聊的時候。』就在兩人似乎要進一步對槓的時候,褚冥漾裝置在車上的微型電腦傳來優美的女性聲音,她語調平靜的插入隊友與褚冥漾的對話,『前方有五輛被扣查的贓車高速接近,兩分鐘後將會與我方接觸。』

「謝謝你米納斯,但是容我辯駁一下,我並沒有在閒聊……」對於這個由學長贈送的智能電腦程式最近逐漸變得嚴厲這件事情,褚冥漾打從心底感到哀痛,剛剛在吵架的明明是別人!

通知完訊息後,米納斯很直接的沉默了,假裝沒聽見自家主人哀怨的反駁。

「隊長大人聽見了嘛!剩兩分鐘!」對講機上有人高喊道。

「閉嘴。」休狄言簡意賅的扔了兩個字,若是平日裡經常受到他震撼教育的隊員,大概立刻就把自己的嘴巴閉的比蚌殼還死,連哼個聲都不敢,只可惜現在的隊伍並不是那些一般隊員,休狄說完後,對講機裡立刻傳來一聲不爽的「嘖」。

趁這個時候,有人自動自發的去前頭打殘司機,這輛破的差不多的卡車總算徹底停下來,前方兩台還算完好的大卡車頭也不回的加速離開,這樣的反應既在情理之中又有些不尋常,褚冥漾微微皺眉。

三輛佈滿彈孔,玻璃也破了幾塊的改裝車圍著卡車停下,不到一分鐘的時間,隨著一個穿著迷彩服的壯漢被踹下卡車,休狄拎著一口箱子的身影出現在洞口。

褚冥漾注視迎著車燈走向他的休狄,雖然手上確實多了一項物品,但他的臉色卻不見輕鬆,褚冥漾無意識的用指腹摩擦方向盤。

隨手把箱子扔進後座,休狄關上車門坐定後便不發一語。

「西瑞。」隊長沒指示,褚冥漾只好自行做決定,他對著對講機喊了聲。

「收到。」叫做西瑞的青年歡快的應聲,在兩輛車子轉向折返後由他殿後。

褚冥漾不知道好友到底用了怎樣的手段,當他行駛了一段距離後不經意的瞥見後照鏡,除了坐在後座撐臉沉思的休狄,就只剩下一片火光……

到底要怎麼做才可以弄出這種媲美好萊塢特效電影的爆破呢?雖然知道不要過問可以讓他的身心健康許多,可這疑問已經不只一次困擾於他。

西瑞你根本後車箱塞滿了成打的炸藥吧!?

除了一點超乎預期的干擾,行動整體來說十分成功,但休狄異常的沉默似乎並不為此感到高興,否則他也不會有一下沒一下的敲打車門扶手,那是休狄在思考事情時的小習慣,從敲打的節奏甚至能讀出他的煩躁程度。

褚冥漾默默的打開音樂,緩慢的曲調讓一切都顯得平靜,十分具有放鬆的效果,富有磁性的女音低低地唱著纏綿的情歌,使得此刻的氛圍更像是載著情人去兜風般,而不是去幹劫車這種見不得人的破事。

「冥漾。」閉著眼睛的休狄安靜的彷彿已陷入沉睡,在曲子結束後的片刻寂靜他忽然直接喚了青年的名字,不帶姓氏的那種。

「嗯?」

休狄頓了頓,褚冥漾不知他為何猶豫,可也無法過問,只能靜靜的等待休狄做出決斷。

「……回去吧。」




太順利了。

休狄仰頭靠在浴缸裡,仔細回想起今天的所有流程,目標物的不堪一擊是淺而易見,以一個貴重的「新產品」來說,那樣的守備有跟沒有並無區別,過於隨意的態度令人不禁懷疑是否被耍了。

加上半路殺出來的程咬金,即使不構成威脅也說明他們獲取的這條情報並不是多機密的事情,或者也能理解為不明的第三勢力。

那會是誰呢……由地下世界的統治者妖師一族正式發出聲明支援的追查並且徹底封殺的東西,還想混下去的傢伙怎麼也不可能出手干預。

難道只是誤打誤撞的笨蛋?……

休狄才不相信世界上有這種巧合。

……或許他更應該懷疑給自己這條線索的人?

執行上層下達的任務與質疑這個任務的正確性又是另外一回事。

休狄閉上眼睛,將臉埋入水中。

這方面休狄在浴室裡進行腦內情報統整,待在豪宅的地下工作室裡,正盯著電腦在跑藥物分析的褚冥漾則無聊的打瞌睡,過於悠閒的樣子十足招人怨恨。

『少爺!』

「唔哇──」受到驚嚇的褚冥漾從椅子上跌下來,他揉著後腦勺,即使不想醒,這麼一跌還是把瞌睡蟲嚇走大半,「米納斯……」

『由冰炎先生傳來的消息,是否接收?』完全屏蔽掉褚冥漾的怨念,米納斯依然淡定的進行告知的義務。

「學長?」最後的半點瞌睡蟲也被徹底嚇走了,若說這世界褚冥漾最怕的人是姊姊褚冥玥,那麼第二害怕的人就是就讀高中時的直屬學長,代號冰炎的公會黑袍,休狄雖然也很可怕,但與前兩者相比也只能被擺放在第三名的位子上。

既然是學長發來的訊息,褚冥漾哪有膽拒收!?

在椅子上端正的坐好,褚冥漾道:「接進來吧。」

『監視系統屏蔽完成。』

室內的燈光一瞬間關閉,一名銀髮、左頰邊夾帶一簇顯眼紅絲,身穿古色古香的長袍,長相與學長本人有七八分相似的男子以立體投影的方式出現在黑暗中。

『褚少爺。』

「好久不見,烽云凋戈。」眼前的男子不是別人,正是屬於學長的智能電腦。

行完禮,烽云凋戈的影像如同發呆般的停頓幾秒,再度看向褚冥漾時已經換上一種銳利而堅定的神情。

『褚。』

「學長。」褚冥漾的語氣帶上一絲無奈。

『你最近是怎麼回事?』許久沒見,冰炎沒有多餘的寒暄,第一句話便直切主題,『族長要你協助「搜查」而不是幫忙「打雜」吧?擁有米納斯的情報網居然還傻傻的跑去攔截敵人的煙霧彈,你是太久沒被我揍了皮在癢是吧?』

「對不起我錯了!」褚冥漾沒出息的一秒認輸,「可是公會高層對我不怎麼信任的說。」

『這跟你「打雜」有什麼關系嗎?』冰炎鄙視道。

當然有很大關系……

褚冥漾默默在心裡吶喊,公會的不信任意味著自由受限,而且言行舉止都會遭到監視。休狄讓他住他家是友好的意思?錯、根本是就近監視。

就算不是公會高層的意思,大多數人也確實對妖師一族抱有敵意,長久以來一直掩藏在歷史黑暗之處的妖師一族即使從未有過攪亂局勢的劣跡,以它黑暗之主的地位依然遭到世人的懼怕,這樣的龐然大物哪天開竅了,想要顛覆世界也不過是動動手指頭的事情。

是的,他就是由妖師本家指派協助公會進行搜查的「使者」。

褚冥漾很想說的是,其實妖師本家算起來還不超過三十人的說,在外拋頭露面的大多都是分家,而分家雖然不乏經營軍火生意者,可他們手裡並沒有核武,也一點都沒有統治世界的想法好嗎!?

總之因為家世的關係他跟生為貴族後裔並世代於警界奉獻的休狄整個犯衝,能像現在「和平」相處根本是耶穌顯靈、佛祖保佑、祖靈作……咳!

「也不是全然沒有收穫啦……」褚冥漾在冰炎過於犀利的視線下吞吞吐吐的說:「至少知道有第三勢力也對這件事感興趣。」

『褚,不要逼我揍你。』冰炎的聲音更冷了。

「對不起我又錯了。」其實有N多股勢力都想尬一腳,是他太天真了!

『……目前提爾的分析還沒驗出確切的成分,可以確定的是,我們看見的東西還不是完成品。』雙手抱胸,冰炎神情嚴肅的道:『我會繼續追查Ghost的行蹤,不管怎麼樣,褚你要徹底封殺並消滅現有的藥物,再繼續裝死我就把你種進土裡。』

「好……」也不可能說不好吧!?

冰炎微微點頭,立體影像瞬間消失,燈光再度照亮室內,褚冥漾這才放鬆的靠向椅背,每次被學長約談都會讓他精神耗弱……

坐在柔軟的椅子上頗為無聊的轉動一圈,褚冥漾無力的趴在桌上。

「米納斯,下一次黑市是什麼時候?」比起正道,果然還是那種見不得光的地方能獲得的資訊更為廣泛,褚冥漾其實不常去那種地方,這次為了不被種進土裡他只好破例而為。

『少爺,就在下星期。』

也太快了吧……

搔搔後腦杓,褚冥漾一點也不擔心米納斯要怎麼幫他搞到黑市入場的邀請函,令他擔憂無比的是與休狄「同居」中的自己到底該怎麼擺脫他呢……也不是不能帶他一起去,但休狄是那種難以容忍髒污的「貴族」,沒看見就算了,若是看見大量的骯髒交易攤在面前,褚冥漾很認真覺得休狄會理智斷線,一個弄不好,極有可能演變成他帶人去砸自家人場子的悲劇。

啊啊、做為家族第一次指派的任務,這難度也太高了吧對他來說……

褚冥漾糾結的用額頭撞擊桌面。

……說起來,知道自己是妖師一族本家人也不過是三年前的事而已。

「滴滴……」電腦畫面跳出分析完成的字幕,褚冥漾隨手按下休狄交代的按鍵,於是電腦立馬進入下一階段的工作,將分析出來的資料開始與資料庫中的情報進行比對,以便過濾出更精確的資訊。

隨著進度條慢慢變長,越來越多片斷的畫面閃過褚冥漾的腦海。

即使過了三年他依然覺得自己是個與常人差異不大的普通人,妖師一族的血緣雖然特殊,卻因為沒能有機會見識到其特殊的地方,心態也就一直是那個樣子,直到有個服用這種不知名藥物的傢伙以極為詭異、完全超乎常理的方式死在他的面前,他才或多或少的意識到管裡世界黑暗是怎樣的一種重責大任。

很重要,所以必須做,即使他還不完全理解。

在身為族長的表哥詢問他是否願意協助公會進行調查時,他答應了,因為他認為那樣的東西是不該存在的。

Ghost到底為什麼研發這種藥物與他無關,他所要做的只是讓它徹底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褚……」走下樓梯的休狄在瞥見某人趴睡在桌前的樣子時發出近似嘆息的低喃,螢幕上的所有工作都已完成,滴滴聲卻沒能把沉睡的人吵醒。若不是自己忽然抬頭看了眼時鐘,褚冥漾大概得在這間略嫌冰冷的地下室待到大半夜。

關於Ghost的消息少的令人頭疼,即使擁有傲人資訊量的公會情報系統也是,以黑袍的身分能調閱的資料居然稀少成這種樣子是休狄始料未及。

有可能是資料本來就少,而有另外一種可能是相關資訊只有高層或擁有特別授權的人才看的見,這種像是叫他別「多管閒事」的感覺簡直糟糕透頂,Ghost那樣的組織如果能一網打盡不管對誰都有好處才是,由他們所研發的藥物沒有哪次不引起軒然大波,這次也是。

休狄得承認他對褚冥漾的感覺很複雜,妖師一族之於他就是黑暗的代表,雖然他明白那也同時意味著黑暗的秩序,只是對執行正義的自己來說依然是惡的意思,一般情形下他早就想盡辦法把人扔進監牢,絕無可能將他留在自己身邊監視並當作弱點般的保護,一切都只是不得已的例外。

然而,自己本應敵視的對象此刻卻成為他唯一的突破口,休狄的心情可以用五味雜陳來形容,信任這傢伙嗎?沒想到他堂堂辛德森家長子居然會落魄到這種地步,真是……豈有此理!

莫名的感到火大,休狄瞪著褚冥樣的後腦勺,很認真的思考自己是否該用拳頭把他呼醒。




後言:
那個,我,又來挖坑了((被揍爛
這篇大概會拿特傳本來的東西來做新設定這樣,也不大算架空就是((蹲
就當我最近看電影看瘋的產物吧((躺
希望可以寫多點,好久沒飆這麼多字數了((扭動
私設在這裡

最近課業上都在不斷的構思人物跟故事,貌似蠻自由的不過也不能太超展開
這種感覺還真有那麼點痛扣((躺
尤其設計人物那裡,整個歐美風無能啊((掩面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