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蛤?那傢伙扭到腳?」正在解制服襯衫扣子的青峰聞言,皺著一張臉地看向櫻井及若松,兩人從剛才就在「交換情報」,嘰嘰喳喳的吵死人了,尤其若松在少了三年級前輩的鎮壓,放眼望去也只有青峰能讓若松適時的閉嘴,但隨之而來的震怒,其他籃球部的成員一點也不想承擔第二次。

認真的說,他們超級想念今吉還擔任隊長的時候!

能把若松和青峰管好,又可以阻止櫻井突如其來的猛烈道歉,這樣的人只有今吉翔一,再不然就是不常在練習時出現的監督。

「什麼『那傢伙』?好好的稱呼『前輩』啊你這傢伙!」若松絲毫不倦怠的指責青峰隨意的稱呼,完全沒意識到自己也是「這傢伙」、「那傢伙」的喊人。

或許是講也講過了、揍也揍過了,若松依然這麼勤奮,青峰最近已經很習慣自動忽略掉對方令人莫名火大的衝動怒吼。

「對不起!都怪我不好,我就像渣仔一樣什麼都不是,對不起!」聽見青峰凶惡的語氣,櫻井本能的開始道歉,只是話還沒說幾句,他便被青峰十分熟練的抓住後領提起來,嬰井更加驚恐的渾身僵直。

「把詳細交待來就赦免你。」青峰瞇著眼睛道。

「『赦免』你的大頭啦!」若說若松之所以一直都堅持著吐嘈青峰有個原因的話,那絕對是因為青峰本身的吐嘈點太多,而且還會成長與更新,如此這般,實在讓若松難以淡然處之。

「聽、聽說是為了救、救差點被車撞到的小學生。」櫻井結結巴巴的把自己聽到的消息吐出來,即使他說的是真話,那不自信的語調還是令人不禁質疑起話中的真實性,尤其那啥……今吉像是會做這麼熱血的事情嗎?

青峰撐著鐵櫃,以單手插腰的姿勢陷入糾結中,這種狀況類似電腦中樞系統出現無法辨識的亂碼,雖然知道櫻井不是會說謊的人,更何況這種事也沒什麼好說謊,不過可信度就是有哪麼點……偏低。

追根究柢其實是自己對今吉有些微妙的刻板印象吧?或是說陰影。

「……我先走了。」通常當機的標準處理作業就是重新開機,青峰爽快的把那些有的沒的掃出腦海,動作俐落的扣上制服扣子,將塞進櫃子裡的包包拎出來背上,在若松反應過來之前已經開起更衣間的大門飛奔出去。

「啊!青峰你這傢伙──」跟不上青峰速度的若松衝到門口恰好只看見對方消失在走廊的的背影,他不由得憤怒的低吼。

在他當上隊長時曾發誓會督促青峰好好參加練習,雖說誓約這種東西就是要拿來打破的,可「打破」跟「粉碎」完全是兩回事啊!




也顧及不上什麼粉碎不粉碎的,青峰小跑步的奔離體育館,正想著該去哪裡找人才好,便在教學大樓的門口與今吉碰個正著。

「青峰?」扶著牆壁的今吉睜大眼睛,即使已經卸任,他還是知道的,今天放學後照理來說應該是籃球部的訓練才對,青峰這傢伙翹練習就算了還光明正大的晃到他眼前,這是覺得他已經拿他沒轍了嗎?

「啊。」隨便的應了一聲,青峰經過剛才的打量確定了櫻井消息的正確信,他走到今吉身邊,拉過他的手臂搭在自己肩上,自然而然的彷彿他們的關係本該如此親暱。

「腳還好嗎?」十分輕鬆的承擔今吉的重量,青峰沒注意到今吉臉上一閃而過的疑惑。

搭起來不甚順手的感覺令今吉忽然強烈的意識到兩人間十二公分的身高差,不由得低聲嘟囔。

「……你長太高了。」

只有在走出籃球部今吉才會有自己的身高是令人羨慕的一八零的實際感。

「是你長太矮。」青峰凶巴巴的頂回去,為了不讓今吉摔著,他伸手攬住對方的腰。

一定是因為自己長得比較壯的關係,青峰這麼想,不然他怎麼會有今吉蠻纖細的錯覺?

打著攙扶的名義,青峰又多捏了兩把,彷彿在確定什麼似的,行動不便的今吉也只能隨他去了,他並不是怕癢的類型,被捏幾把他還是受的住,況且他的確需要根「拐杖」。

「嘛、青峰你怎麼會跑來?就算討好我也不會幫你擺平桃井跟若松的喔?」怎麼說都是已經退位的前輩,雖然知道青峰是個讓人很難放下心的後輩,但今吉並不打算插手多管閒事,畢竟若松跟他的想法及思考模式是截然不同的,讓他自由發揮也好,如果事情變得危險,監督也不可能放著不管,嘛、總歸不干他的事就是了。

「嘖……你可不可以少說兩句免得我把你摔出去?」青峰翻了個大大的白眼,當他們不再需要特意維持「和睦」的關係後,今吉對他還真是愈加的不客氣。

他才不會沒用到找這腹黑眼鏡幫他擺平五月和若松那傢伙!

「那再讓我說兩句話吧?」看青峰那心不甘情不願的表情,今吉感到十分有趣,在他說完這句話後,表情迅速垮下的青峰幾乎讓他想捧腹大笑,可考慮到這人小心眼的程度,即使很難受,今吉還是決定忍著。

「喔。」青峰連翻白眼的力氣都沒有了。

自己到底是哪根神經不對勁才跑來撞在槍口上?

「俗話說好人做到底,把我送回宿舍後順便替我買個參考書吧?你今天翹訓練的事情就當沒發生,晚上請你吃好料的,如何呢青峰君?」今吉勾起微笑,明明是正在算計人的樣子卻令人拒絕不了。

「我有拒絕的權力嗎……」青峰忍不住低聲抱怨。

自己也好,部裡的其他人也是,都被這個眼鏡仔死死的掌握著,相處了一段時間,即使是自己也已經在不知不覺時對他生出了依戀的情緒,這樣很糟糕,青峰想,明知道這樣不太妙卻又覺得似乎也沒有哪裡不好,當耳邊少了今吉偶爾的嘮叨,心裡那股不對勁的感覺很難解釋,就像焗烤麵少了起士粉、炒飯少了醬油提味那般微妙。

「你不行的話其實還有諏佐。」今吉比著食指道。

「……我真的會把你摔出去喔?」青峰瞇眼。

這種缺乏火藥味的「拌嘴」還真是第一次,自初遇以來他們的每次對話似乎都是針鋒相對居多,不然就是今吉的嘮嘮叨叨,要他去練習什麼的,總歸不會是這種輕鬆的氛圍。現在想想,青峰自認自己並不怎麼討厭今吉,只是不擅應付這種類型,所以自然而然的拉開距離,就只是是這樣而已。

仰賴著這種人沒問題嗎?而事實上是他「辜負」對方的期待,那種感覺又更難以形容了。

「你自己會進去吧?」不知不覺已經走到宿舍前,將人攙扶上樓,青峰盯著塞購物清單給自己的某人問。

今吉很難得無語,他推了推眼鏡,「青峰你會自己下樓吧?」

對不起他錯了,他錯了可以嗎!不要用那種像幼稚園老師哄小孩的語調跟他說話!

像吞了難吃到極點的藥粉,青峰頂著一張便秘三天的臉轉身下樓,這一轉身他便錯過今吉臉上頗為溫柔的笑顏。




「嘛、大概就是那時候有點喜歡你的吧?」今吉一邊看著雜誌一邊努力推開一直往自己這裡湊過來青峰,今天不止打掃屋子還與報告奮鬥了一下午,今吉已經感到有些疲累,哪知道參加完同學會的青峰一回來又開始發瘋,扒著他問些有的沒的無腦問題。

「什麼啊?所以說在這之前你對我沒好感?」明顯有點喝醉的青峰趴在今吉的肩上,抱著對方確實比以前瘦了一些的腰身,不滿的嚷嚷到,「那你幹嘛總是幫我說話?」

「因為你是王牌……這麼久以前的事情現在才來追究,你不覺得很無聊嗎青峰同學?」不得不放開雜誌,今吉提起所剩不多的專注力來應付這隻醉鬼。

「……」被打槍的青峰悶悶的把臉埋在今吉的肩膀,沒錯,他就是無聊才會莫名奇妙的在今吉這裡找存在感。

「而且說『有點』已經很給你面子了喔?」今吉向後靠在青峰的懷裡,對方身上暖暖的溫度很舒服,就像一座自然環保的人體暖爐,他蹭了個好位子後以一種萬峰感嘆的語氣道:「那之後你在路上遇到黑子,跑去跟人家打球就徹底忘了跑腿的事情,我本來可是很相信你的呢青峰。」

「為什麼連這種事情都記的這麼清楚啊?」青峰忍不住哀嚎,他從來沒想過只是偶爾想求關注卻變成翻舊帳的尷尬狀態,只能說「因為這個人是今吉」這樣嗎?這種答案未免也太讓人無力!

「這是我為數不多的優點之一。」抬手搔了搔青峰的短髮,今吉十方大方的說。

看著青峰不滿的嘮嘮叨叨,他在心中無聲發笑,這句話沒說完的是,正因為記憶力好,就連之後青峰有意無意的示好舉動,他也記得一清二楚。

那是今吉印象中青峰最為聽話的一段時間,體貼的簡直像換了個人似的。

這麼說並不是有所不滿,只是那樣的反差到了現今,偶爾拿出來想想,感覺蠻有趣的。

不知不覺變成「珍貴的回憶」了呢……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