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一點點肉渣,就不鎖了YO




炙熱的陽光照在身上,周遭的沙粒也散發著令人受不了的灼熱溫度,褐色的長靴都被燙的變得溫熱,身上亞麻色的披風也熱的讓人難耐,但褚冥漾一點也不想嘗試看看不披著它走在沙漠裡,這陽光根本就不是塗塗防曬就能了事,他一點也不想回去後因為曬傷痛個好幾天,比起被曬成人乾,他寧願被蒸熟。
  
「唉,要是能用傳送陣就好了。」看著眼前因為熱氣而開始變得有些扭曲的前方,褚冥漾趴在渾身毛茸茸,像馬卻又圓滾滾的像人類飼養的肉豬一樣高大的生物背上,這是這附近才有的動物,專門用來橫渡這個沙漠用,雖然牠的肉質十分美味,但是因為牠們是重要的交通工具,不到必要時候這裡的居民不會砍了牠們來食用。
  
「才這點溫度就哀哀叫,那以後去獄界怎麼辦?」拿著地圖的休狄聞言抬起頭,涼涼的瞥了在那裡要死不活的褚冥漾一眼。
  
「那也是等我考上紫袍以後的事了。」嘆了口氣,褚冥漾認命的坐挺。
  
「一直這麼鬆懈的話到你退休都還是個白袍。」看褚冥漾鬆懈成這樣,休狄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沙影宮是守護這個區域的神廟,聖地是不能用傳送陣隨便進出,你想卡在牆上的話我沒攔著你。」
  
「我知道……不過休狄,你不覺得來這種地方度蜜月也太不舒──噗喔!」話還沒說完,褚冥漾就被休狄一拳從騎獸背上揍了下來,直接與燙熱的砂地來了個親密接觸。
  
「呸!呸!呸!」吃了滿嘴沙的褚冥漾用力的想將其吐個乾淨,見休狄一點也沒慢下速度等他的意思,急忙跌跌撞撞踩著鬆軟的沙子追上去,邊跑邊哀嚎,「啊啊!以前剛認識時候你都不會這樣打我,為什麼熟了以後反而對我這麼不客氣?」
  
不遠處的休狄拉了拉身上的披風,對於褚冥漾的話,他只回以一聲冷哼。
  
褚冥漾這個人,有時候對於他人的心緒敏感的令人害怕,有時候又遲鈍的讓人火大,偏偏這兩項「專長」他都很幸運的體會過,可他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以前他討厭褚冥漾完全不顧自己的意思硬是翻過自己築起來的高牆,也很火大於那自認很了解自己的樣子,雖然他的理解一點錯誤也沒有,但承認那種事令他開心的難以形容實在令他面子掛不住,所以他只能繼續「討厭」褚冥漾,現在也一直都是這樣。
  
但褚冥漾這笨蛋一點也沒有感覺到被自己「討厭」卻還能好端端站在那裡囉嗦的人,這世界上除了他以外沒有其他人這點有多珍貴。
  
嘖、他一點也不期待讓笨蛋在沙漠裡曬曬之後會變得聰明一點。
  
「休狄等等我啊!」趕著騎獸追上來的褚冥漾大聲喊,這樣一動讓他僅剩的一點點精力消耗殆盡,追上休狄後又回歸一條蟲的樣子,趴在騎獸身上。
  
這時候就需要一點糖分。
  
褚冥漾從腰後的小包包內拿出糖果,因為天氣的關係,糖果有些融化而黏在包裝紙上,看起來不怎麼美觀,但含進嘴裡後甜甜的好滋味治癒了褚冥漾被陽光折磨的快乾掉的小心靈。
  
像個小鬼一樣。
  
休狄沒好氣的看他一眼,轉頭繼續凝神盯著手裡的地圖看,上面有許多標記般的光點,要前往影沙宮有一條固定的道路,如果有所偏離,那他們這個早上就等於做白工了,所以他一直很注意行進的方向,才沒像旁邊那隻跟蟲一樣的白袍一般閒閒沒事做。
  
不知道自己被休狄腹誹的一文不值的褚冥漾看膩了周遭一成不變的風景,只好盯著眼前唯一的「美景」發呆。
  
也不知道是從哪時候起,他只是覺得休狄的個性好像沒有想像中的糟糕,嗜好也特別的可愛,之後開始發覺在那冷銳堅硬的外殼下,笨拙而不善表達自己的休狄,很彆扭卻讓人怎麼也討厭不起來,要解開他那糾結得像麻花辮似的心結,簡直就像在玩踩地雷。
  
觸及這麼危險的領域,他還沒被休狄爆破掉簡直是奇蹟,但受點小傷還是無可避免的,褚冥漾覺得這沒什麼關係,他知道的,看似複雜難懂又難以接近的人是值得被愛,並將他放在心上的。
  
就像開始時一樣不知不覺,從何時起他也捨不得放手?光看著他就會沒原則的覺得只要他開心,什麼都好。
  
如果以前暗戀別班女孩子時候的感覺是「喜歡」的話,那對於休狄,這應該就是所謂的「愛」了吧?
  
又恢復一開始趕路時的默默無語,各自想著各自的事情,注意力被轉移後,灼熱的陽光好像就沒有剛才般的難以忍耐。


  

褚冥漾抬起手腕看了看手錶,「再過兩小時太陽就要下山了,入夜後沙漠會很危險吧?」
  
抬頭看向漸漸向西邊的天空沉沒的太陽,休狄呼了口氣,看來今天是走不到沙影宮了,就像褚冥漾說的,入夜後的沙漠很危險,有些東西也熱愛在夜晚時候出沒,尤其現下還是守護著這片沙漠的神廟出了問題,那麼不可測的危險就更多了。
  
翻開地圖查看,休狄道:「……西南方的綠洲,從這裡走過去大概需要半小時。」
  
「喔喔!」雖然危險了點,但從來沒來過沙漠的褚冥漾更別說有在綠洲過夜的經驗了,這種情況通常出現在小說或電影中,遊戲裡也經常有這類的場景,身為對電玩也小有研究的宅男,他莫名有些期待。
  
不過他一點也不希望真的像遊戲一樣碰到隱藏BOSS,雖說這是黑袍任務,褚冥漾卻抱著僥倖的心態希望這是黑袍任務中難得輕鬆愉快的任務,就算比起還沒考上袍級時候的他進步了不少,但是他的應變能力還沒強到跟黑袍同個水平,要是真有什麼問題,他不給休狄扯後腿就不錯了……唉,越想越哀傷。
  
嘖,不行!他現在是個白袍,哪還像以前那樣需要別人隨手攜帶,不然就會丟掉?
  
「你就這樣胡思亂想了一整天,不無聊嗎?」休狄看著臉上表情迅速變化的褚冥漾,有些好笑的問。
  
「我也不是每次都在想些沒營養的事。」不只學長,連休狄都對自己有這種誤會,褚冥漾受到了不小的打擊。
  
休狄不以為然的挑了挑眉,意思很顯然是「說來聽聽」,褚冥漾很認真的回想了一樣剛才路上想過的事,最後他沉默了。
  
「……我說的話你一定又會打我,所以我還是別說比較好。」
  
「……」休狄白了他一眼,露出一種覺得「對這種人抱有期待的自己真傻」的無奈表情便不再搭理褚冥漾。
  
為了轉移話題,褚冥漾堆出了有點僵硬的討好式笑容,「那個……晚餐吃什麼?」
  
「除了乾糧你還期待吃到什麼?」休狄回給他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
  
「欸……」
  
當然是休狄的私房料理!
  
褚冥漾瞪大眼睛看他,這該不會是說完全沒這回事的意思?唔喔!這可是他這次出任務最期待的部分!自從去年護送學長的那趟旅程結束後就再沒有機會吃過的說。
  
就算只是烤餅也好啊!
  
褚冥漾的表情可憐到不行,休狄回過頭直視前方,一向下拉的嘴角不可抑制的上揚,只可惜位在斜後方又陷入一片哀愁的褚冥漾沒看到也看不到這抹笑容。
  
真是個笨蛋。
  
休狄心想。

  
  

最後褚冥漾的期盼還是有了回報,休狄自己也是生活優渥慣的主,雖不致於像動漫裡的貴族出外旅行還帶著自家廚師般的誇張,卻也帶上看似體積微小,裡面可以無限的塞下任何東西的神奇束口袋,專門放一些基本用具跟食材、調味料。
  
這真是令人驚奇!……至少褚冥漾就被驚奇到了。
  
鬆軟又香噴噴的烤麵包夾著用香料浸泡後烤熟的肉片,咬下去的剎那褚冥漾終於理解小當家中那誇張到不行的詮釋方法並不是毫無根據,不過他一點也不想起來學仙女跳舞,你知道的,先不說他的心理有道檻過不去,即使跳了也會被休狄以降妖伏魔、替天行道的名義大義滅親。
  
他對上演人鬼情未了沒興趣,真的。
  
「休狄……」
  
「把東西吃完再說話。」用綠洲的湖水洗過澡後清爽許多的休狄穿著奇歐妖精皇室平時的便裝,他一邊撥著散亂的髮絲一邊將褚冥漾的話打斷,受過良好禮儀教育的他實在沒辦法對著食物塞得臉頰都鼓起來,簡直就像松鼠一樣的褚冥漾說話。
  
賣力的把食物咬碎後嚥下,褚冥漾用衛生紙擦了擦手跟嘴,「我剛在想,你怎麼會突然找我搭檔出任務?」
  
「為什麼這麼問?」正拿起自己的那份晚餐的休狄動作一頓,對褚冥漾挑起一邊的眉。
  
「呃……我的經驗不足,總覺得帶著我會很麻煩。」休狄是討厭麻煩的,這點從他耐性不好的方面可以看的出來,雖然挑這個時間點真有些破壞氣氛,但褚冥漾還是想知道這從接到通知簡訊以來一直煩惱他的問題的答案。
  
不知在思考什麼的休狄盯著褚冥漾看,為了壓抑開始增生的緊張,褚冥漾端起了桌上的水喝。
  
「下午時你就說過了。」休狄撐著臉頰說。
  
「嗯?」還含著水沒吞的褚冥漾臉上浮現疑惑的表情。
  
休狄露出了淺淺的微笑,「度蜜月不是嗎?」
  
「噗!!────咳咳咳咳……」吞到一半的水硬是被休狄的話給嗆噴出來,還好休狄坐的位子並不涵蓋在褚冥漾那口水的噴灑範圍內。
  
看著褚冥漾心有餘悸的拍拍胸口,一邊拍一邊驚恐的看向自己,休狄嘴角的弧度加深不少,但不知想到什麼,他立刻收斂了難得的笑容,陰沉著臉瞪向褚冥漾,「嫌煩的話一開始就不會跟你這種平民扯上關係。」
  
「咳……不覺得正是因為我是平民才可以放心交往嗎?」說是民男,感覺就像RPG遊戲裡只會驚慌失措地尖叫逃跑的村民似的路人,他比路人好一點的的放是他至少還有「妖師」的稱號掛在頭上,有時候還能拿出來嚇人。
  
休狄閉上眼睛,往褚冥漾的身上靠去,青年的胸膛還有些單薄,比起自己的體溫卻溫暖了許多。
  
說是放心交往,也只有在遠離那些雜事繁多的地方才敢這般接近他,別說是擁抱,就連指尖稍微碰觸都像觸犯禁忌一般,因為他是一族的王子,而他是眾多種族懼怕的妖師力量繼承人之一。
  
這種事情光是想就沉重的讓人喘不過氣,在大太陽下走了一天路的疲憊似乎因此湧了上來,休狄枕在褚冥漾的肩上,低聲道:「借我靠一下就好。」
  
褚冥漾猶豫了一下,還是將手搭在休狄的腰上,凝望那張透露著疲憊的臉,褚冥漾忽然覺得自己依然沒多少長進,好像不管他怎麼努力進步,還是會看見珍惜的人露出這種令他深感無力的表情。
  
緊了緊摟著休狄的手,褚冥漾道:「想靠一輩子也沒問題。」
  
休狄忍不住在心裡默默微笑,為了褚冥漾言語裡的天真。
  
他是個笨蛋,而且還是笨的無可救藥的那種,他從來就不知道他的溫柔是比任何力量都還強大的武器,總是在不經意下滲透進他人的內心。
  
一輩子這種事……
  
如果妖師的力量夠靈驗的話,他希望這句話在未來不會有失靈的時候。
  
……
  
「褚冥漾,你在摸哪裡?」休狄睜開眼,壓住那隻從腰摸到臀部的鹹豬手。
  
褚冥漾露出稀少的壞笑,湊近休狄抬起的頭,沒想到他會來的這麼突然的休狄就被他吻個正著,脣貼著脣,屬於對方特有的味道盈滿鼻間。
  
「難得有機會跟喜歡的人獨處,夜生人靜的,青少年的生理衝動就自己冒出來了。」褚冥樣說的一臉認真。
  
「那種東西最好會自己冒出來!」休狄爆怒的衝著那張欠揍的臉直接呼上一拳!



  
攜帶型帳棚內雖然比一般那種露營時候要自己搭的帳篷中的空間寬敞的多,但因為裡頭的設施多,不管是空間還是設施本身都會受到一點壓迫,所以一張小小的單人床,一下子擠了兩個人,如果不是因為兩人緊貼在一起的關係,恐怕一不小心就會有個人被擠下床。
  
「嗯……不要、呃……亂舔……」休狄的手抵在褚冥漾的胸口,雖然做出了想抵抗的樣子卻始終沒有使力把埋首在胸前的人推開。
  
「第一次做完後被你嫌的要死,後來我很認真的查了資料。」指節間夾住了雪白的胸膛上艷紅小巧的果實,褚冥漾瞇起眼,呼吸因耳邊壓抑的低吟加重。
  
空閒的另一隻手探入散亂的衣服內撫觸裡頭細滑的肌膚,到這時,褚冥漾會深深的覺得自己其實也是個霸道的人,喜歡的人不只是想要他的心,就像不滿足的獸,他還渴望得到對方的身體。
  
紅色的舌舔拭過休狄的耳後根,引得他渾身一震,發覺到這個地方使他很有感覺,褚冥漾含住他的耳垂輕咬幾下,延著他狐度優美的脖子上凸起的紋路向下,一路上留下淡紅色的吻痕。
  
「要進來就進來……唔……」因褚冥漾的碰觸而產生的陌生觸感給騷擾的有些無措,休狄催促道,話還沒說完,褚冥漾的手突然抓住自己最敏感的部位令他硬是把剩下的話吞回肚子裡,上次因為兩人都最這種事情皆陌生,又喝了點酒,很多步驟都被省略掉。
  
痛歸痛,但比起這種磨磨蹭蹭,令他想挖的地洞把自己埋起來的過程,他寧願像上次一樣直接一點。
  
休狄彆扭的側過身子,深入骨子裡的驕傲及自尊讓他直覺性的想把此刻羞人的自己藏起來,變得奇怪的自己只要一不注意就不知道會露出怎樣丟人的姿態。
  
從後抱住快把自己縮成一團蝦米的休狄,褚冥漾親吻著他的肩頭,「這種事情應該是兩個人都會覺得舒服才對……」同為男性,大致能知道對方會感到舒服的地方在哪裡,褚冥漾不甚靈巧的撫觸那漸漸硬挺的部位,「弄傷你的話你又不會乖乖擦藥吧?」
  
「那種丟人的事情我才……哈嗯……笨蛋!不要伸進去……」伸手去制止拉開腰帶後探入褲中的手,卻沒料到反而被拉著手,撫弄自己硬熱的部位。

休狄咬住下脣,雖然是因為他後來的默許才會變成這樣,心裡仍就十分不甘心的想,憑什麼自己要被這樣擺布,說起來褚冥漾也只是個小鬼罷了。

但是他自己明白,答案什麼的根本就不需要花任何腦細胞去想,僅僅是因為──他喜歡他。

只因為喜歡,對於某些事情就這樣沒了原則。這點不光是他,褚冥漾也是,看似很好欺負的他,實際上也有強硬的時候。

就算擁有鋒利的劍,褚冥漾的堅持就是只為了不再失去任何重要的人事物而動用他,他可以拿百句歌的力量交換別人的靈魂,也可以為了一切和平的維持放下陰影,一切一切的動機都只是單純的為了珍惜的某些人。

就在休狄稍微恍神的時候褚冥漾加快了手上的速度,硬是將休狄的注意力拉了回來,好不容易抽出來的手無力的抓著褚冥漾的手臂,酥痲的感覺直衝大腦,忽然他渾身一僵,憋了許久的呻吟衝出口,原本還塞了些亂七八糟的事情的腦海一瞬間空白。

「啊!──」

濁白的黏稠液體沾滿了褚冥漾的手掌心,休狄呼吸急促的癱軟在褚冥漾的懷裡,這種事情無論幾次都難以習慣……

「混蛋……」

氣息稍為平緩一些後,休狄按住了那隻開始往更隱密的部位摸去的手,用力的在褚冥漾的手背上一擰。

「唔……」快被擰下一層皮的褚冥漾哀嚎一聲,卻沒有如休狄的願乖乖罷手,而是一邊探尋隱沒在雙臀間的皺褶,一邊安撫道:「乖喔,這次不會弄痛你啦……」

休狄很認真的思考要不要再送褚冥漾一拳,讓他成為動物園的明日之星。
  
  


後言:
我可以在這邊說其實這篇是坑嗎?((淦
就是之前在熬畢業本時候的半殘稿子←
因為沒什麼打下去的意思又覺得放著生灰塵很可惜((被打爛
而且也有5374字呢O3O!!!!((是想強調什麼
然後我自覺有點崩角,最近好難抓摔摔的手感((痛哭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