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近大考,圖書館裡擠滿許多自習的學生,雖然在教室也能達到自習的效果,但圖書館這個地方,肅殺的氣息卻能使人更有競爭意識……至少今吉是這麼認為的。或許這跟聚集於此的人大多是校排榜上前幾名的關係?但今吉卻不把這種事放在心上,考試這種事嘛,考的好,成就自己;考的差,成就他人,如此而已。

以今吉這種精於算計的個性,當然是盡量減少自己成為他人踏板的機會,而且把人踩在腳下的感覺,其實蠻不錯的,尤其是在考試的時候。

當今吉拿著自己的家當打開圖書館的大門,瀰漫在裡面的濃重殺氣立刻溢到走廊上。走到平時的老地方,諏佐已經在那裡佔位子,正在做模擬試題的他看見今吉在對面的位子坐下後,慣常的抬起頭打招呼。

「早啊……今吉你這是?」看見今吉身上明顯不合身的羊毛外套,諏佐愣了一下,本來要說的話瞬間被消音,改為關注友人身上那件特別突兀的衣服。

穿著這種過大衣服的今吉居然給人一種軟趴趴好欺負的鬆懈感,諏佐當然不覺得今吉這是想轉換類型,可套著不合身的衣服就出來溜達這點也很不合今吉的個性,過長的袖子就算拉到手臂上,過寬的袖口還是會順勢滑下來,不得不說,這件毛衣穿在今吉身上讓她看起來就像偷穿大人衣服的小孩,可天知道今吉已經是一百八十公分的高個子了,比他大件的衣服實在不是很多件。

「發生了一點意外。」今吉無奈的推推眼鏡,順手又拉了下袖子,從他出門開始已經拉了不下十次的袖子,即使很煩,不拉卻實在令他很難做事。

見今吉沒有說出來的意思,諏佐不再多問,兩人紛紛埋入各自的修羅場中,與習題及知識展開一場漫長的戰爭。

今吉沒說的事,不代表就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他身上之所以穿著不合身的衣服,理由異常簡單,卻令今吉經歷了一個兵荒馬亂的早晨。

──有松鼠。

就是那種很可愛、會爬樹,還會把果實囤積起來、長了一雙無辜大眼睛的松鼠沒錯。

也不知道從哪裡闖進來,在今吉醒來之前,那隻小東西就在今吉的房間裡面搗亂,當今吉終於被細碎的雜音吵醒時,那隻誤闖的松鼠正好把他書桌上最後一項立著的東西撞倒,筆筒翻倒後,原子筆趴啦趴啦的從桌上摔落地面,連續不斷的聲響也讓今吉徹底醒了,有那麼瞬間,他跟那隻松鼠大眼瞪小眼了幾秒,隨後被嚇到的松鼠就開始在房間裡上竄下跳,今吉掛在門邊牆上的制服成了這場戰爭的犧牲品。

今吉很少發脾氣,面對人,他從來都將自己的情緒藏的很好,但今吉絕對不是愛心人士,碰到動物,還是在自己房間裡碰上這種活跳跳的「野味」,今吉就是個徹頭徹尾的暴民和壞人,恰巧這個時節又是大考前的衝刺階段,大部分的高三生都擁有嚴重的內分泌失調,總而言之,今吉他……爆走了。

理由很簡單,過程很慘烈,所以今吉才一點也不想向諏訪透露半個字。

他無比鬱悶,這隻松鼠哪個房間不去,偏偏往自己的房裡鑽,難道是他的房間很有大自然的氣息嗎?

怎麼可能。

費了一番功夫,今吉終於揪住了那隻上竄下跳的鼠輩,也不顧得自己一頭亂髮還衣衫凌亂的,今吉打開門,對著外頭把那隻弄亂房間的凶手狠狠的扔出去,全然不顧那隻松鼠墜樓後是否會死翹翹。

「吱──」松鼠呈現完美的拋物線飛出去。

當今吉如同綠間投完球後悠閒回防的樣子,神清氣爽的轉身時,一聲驚呼從樓下傳來,接連一串松鼠的唧吱亂叫,今吉心想著「不會吧?」的回身,站在走廊向下看去,然後,嗯、他看到了青峰。

……被松鼠在臉上抓了好幾下的青峰。

有時候命運真是巧的令人發笑,但那隻松鼠是自己扔出去的,今吉無論如何也不能笑出來。

於是今吉便為持著嘴角有些抽搐的詭異表情,把遭受波及的青峰叫進房裡擦藥。

想到青峰,今吉忽然覺得那隻松鼠在他房裡搗亂的事情有多壞了,嘛、如果這就是談戀愛的副作用,他認真的覺得這樣也不壞。




「阿大,宿舍裡不能養寵物吧?」替老師送完作業的桃井路過櫻井與青峰所在的班級,和走出來的人碰個正著,本來要說出口的問候在看見青峰起碼被抓了三、四下的臉後,話到嘴邊卻變成了這句話。

「我看起來是會養寵物的人嗎?」一大早就開始帶衰的青峰則是不爽的戳了下桃井的額頭,「是意外!」

「說得也是。」桃井認真的點點頭,青峰抓點小昆蟲還行,不過養寵物的話就真的是齣悲劇,這種就連自己好像都會弄丟的人要怎麼照顧其他人,乃至動物呢?很難想像對吧?

「……妳認同的這麼快反而令人有點不爽。」嘖了聲,青峰撇開臉小聲嘟囔。

「所以發生了什麼事呢?為什麼會被抓傷?」強硬的扳過青峰的臉,桃井仔細端詳起他臉上的傷口,確認都妥善的擦過藥後才稍微鬆口氣,雖然青峰這個樣子很有笑點,但也得等確認好後再來嘲笑他,桃井是這麼想的。

「……」

「阿大?」見青峰又把臉給撇開,桃井揚著親切的笑臉湊了過去。

「……」

「說嘛~」

「……我今天不去練習了。」

落下這句話,不只打定主意缺席練習,連接下來的幾堂課也鬧起失蹤。

由於臉上的抓痕一直引來其他人的關注,青峰違背和今吉的約定,當逃兵似的跑去社辦內裝死。桐皇近年來一直大力培養籃球部的成長,籃球部的設備好到一個叫人眼紅的地步,就連社辦也十分寬敞,還有大螢幕的電漿電視及DVD放映機,巧妙而舒適的空間規劃,時在是打混摸魚的好地方,雖然這些設備本來的用意是讓他門拿來研究戰術或練習後能好好休息,而不是當做逃兵的臨時駐紮地。

找個位子坐定,從外套裡摸出寫真集,青峰一頭栽入充斥巨乳的美好世界,一去不復返。




今吉很頭痛,應該說從早上開始他的頭一直都在隱隱作痛,現在看到跑來跟他告狀的學弟及學妹,今吉的頭又更痛了。

「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沒盯著青峰,對不起!」一慌亂起來便瘋狂道歉的櫻井一副做錯事的垂著頭。

「我不應該笑他被抓的,是我的錯才對。」一旁的桃井倒是跟櫻井瓜分起把青峰弄丟的責任。

唉……今吉真是從來沒有哪次如此強烈的希望今天快點過去,禍不單行大概就是指現在這種狀況吧?好不容易挨過一個早上的自習,才想悠閒的吃個午飯再睡個午覺,沒想到卻立刻受到學弟妹的攔截,光看那個陣仗,今吉立刻了解出事的那個主又是青峰。

掛著笑容好生安撫坐立不安的兩人,好不容易把他們哄去吃午飯,今吉立刻轉身找人。

現在比起青峰一開始難搞的樣子,難易度實在下降了不只一乘,這是在社辦找到人時,今吉內心裡的想法。

從早上就開始陪他一起遭殃的青峰,此刻臉上蓋著寫真集的仰躺在社辦的長板凳上,安靜的社辦中只有他輕微的打呼聲,今吉無奈的在邊邊坐下,把那本封面為巨乳女星的寫真集放在安全的地方,青峰那張被松鼠撓花的臉這下子便沒了遮蔽物,新鮮的紅紅細痕暴露在空氣中。

伸手捏住青峰的鼻子,今吉默默的倒數,才剛數到六,青峰已經驚嚇的彈坐起來。

「今吉!」被窒息感嚇醒的青峰面色不善的低吼。

「睡在這種地方會感冒喔?」今吉拉了下袖子,對於青峰的怒意他一直都是這副波瀾不驚的樣子,經常搞的青峰很鬱悶。

「嘖……」青峰搔了搔頭,當今吉準備開口,他眼明手快的將人扯入自己懷裡抱住,已經鬱悶一個早上的他現在實在不想聽今吉說出更令他火大的話,但對方身上暖暖的溫度及自己已經無比熟悉的洗髮精氣味仍令他十分安心。

真是矛盾啊……

用下巴蹭了蹭今吉的頭頂,青峰從椅子上起身,順便把他一並拉起來,「下午還要自習吧?去吃飯。」

任由青峰拉著自己往前走,今吉只是望著他的背影勾起淺淺的笑容。

扯高毛衣的袖子,今吉問:「你不怕被笑了?」

「少囉嗦……」

青峰頭也不回的如此回答。




後言:
今天想了一下,忽然發現我很喜歡的青驅及罪惡王冠的OST都是同個作者O3O!
澤野弘之先生ˊ///口///ˋ
他做的音樂我都好喜歡,不管是戰鬥、輕鬆或糾結時候的音樂都很棒
我現在正在聽青驅的OST中((掩面
終於聽OST聽出心得了有點開心O///O~((到底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檸檬
  • 澤也弘之也是做進擊的巨人配樂的作者阿阿<3
    整個超級扣人心弦w
  • 路人甲
  • 穿著過大的衣服的今吉前輩好軟好想欺負他(花癡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