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會不會過的太悠閒?」跟在吵吵鬧鬧的一群人身後,櫻井擔心的小聲道,諏佐及若松的交談聲……不、光是若松的大嗓門就壓過了大多數人的聲音,就算提出異議,櫻井也做好不會有人聽取的心理準備。

雖然冬季杯在第一場就輸給誠凜,訓練份量也因此少了一點,但櫻井卻認為,在這種時候反而不能消沉怠惰,應該要更努力的加強練習,可籃球部的一大群人卻在這種時候還揪團去看新上映的電影,櫻井很自動的將這解讀為輸掉比賽後的自暴自棄,若松颯爽的大笑也被他理解為苦中作樂……事實上若松是真的很開心,對於看電影這件事情。

「隊長和桃井呢?電影都快開始了說。」買好爆米花,若松站在門口張望一會,電影院門口人來人往,卻沒看見任何熟悉的身影混雜其中。

「若松,你現在才是桐皇籃球部的隊長。」諏佐無奈的糾正,從剛才到現在,他已經提醒了好幾次,若松卻還是不見改口。

「啊……那個、明年才正式上任,又沒關係。」若松搔搔頭,不大自在的說。

「還是先打電話問問看學長他們在哪裡吧……」櫻井從書包中掏出手機。

「欸、那個。」若松拍了拍正在撥號碼的櫻井,指著不遠處。

與桐皇籃球部等人相隔幾公尺的地方掀起了一陣不大不小的混亂,女孩子的尖叫聲就像新幹線一樣的朝他們這個方向奔馳過來,再不閃開的話,他們這群人就要與火車頭直直撞上!

「咦?」諏佐疑惑的瞇起眼,有些懷疑自己看見的畫面其真實性有多少。

「桃、桃井!?」看清楚飛奔而來的亂源,櫻井害怕的後退一步,任誰看到此刻已經走火入魔的桃井都會被他那股遇神殺神遇佛沙佛的氣勢驚嚇到,也多虧那股強烈的氣場,才讓她在路上狂奔卻沒撞到半個人。

桃井重複喊著「有青蛙」的從眾人面前跑過,完全忽略了站在電影院門口,等著她及今吉來會合的三名隊員,那個速度之快令人不由得感嘆,「不愧是那個青峰大輝的青梅竹馬啊……」

若是今吉就在旁邊的話,絕對會忍不住吐嘈這三個人「現在不是說這種話的時候吧?」,只可惜他現在不在這裡。

最先回過神的人是諏佐。

「總之先把桃井抓住吧!」諏佐落下這句話便埋入人潮中,追逐桃井而去,熱血如若松,把爆米花往櫻井手裡一塞,也氣勢洶湧的追上去。

櫻井無奈,只能抱著飲料及爆米花,隨著兩位前輩一起栽進人海裡。

「諏佐學長、若松學長,等等我!」

追在後頭的櫻井更加篤定出來看電影是個錯誤的決定。

快讓我回家──




「……青峰,你做得太過分了。」收斂臉上驚詫的神情,今吉推推眼鏡,無言又帶點責備的看著手持青蛙造型玩具的桐皇王牌,居然對女孩子無禮到這種程度,今吉今天真是長見識了。

拿青蛙嚇人,你是小學生嗎?

這種程度的惡作劇就跟拉辮子是差不多的等級,幼稚的令人……難以置信。

青峰你是高中生沒錯吧?

「沒關係,五月很堅強。」青峰一臉沒什麼大不了的收起凶器,看了看廣場的時鐘,朝今吉伸出手,「看電影果然還是兩個人比較好。」

當青峰把他的犯案動機說出來後,今吉不由得對桃井升起一股歉意,雖然他不是犯人,某方面來說卻是跟犯人站在同一陣線的共犯,回去後得好好對桃井道歉了呢……

將書包放進青峰伸過來的手裡,假裝沒看見對方不滿表情的今吉道:「你不是不喜歡看電影嗎?」

認命的把今吉的書包背在另一邊的肩膀上,比起自己裝空氣的書包,今吉的明顯沉重許多。

跟著今吉向前走,青峰說:「討厭看電影不代表我討厭跟你一起看電影。」

今吉「噗哧」一聲笑了出來,憋了一下卻怎麼也忍不住的大笑起來,青峰被笑的一陣不知所措,他根本不曉得自己說了什麼奇怪的話引得今吉大笑不止,只能僵硬的扶住笑到無力的今吉。

「青峰你真的是……很可愛呢……」斷斷續續的說完這句話,今吉又是一陣悶笑,把青峰都笑的一臉鬱悶了還不見停止,背部還被今吉不知輕重的拍了好幾下,現在鐵定一片通紅了吧?

就算要形容,也應該說「很帥氣」吧?可愛什麼的……

拿下眼鏡,今吉抹掉眼角的淚水,「不管怎樣,我們先去找桃井吧,得好好跟她道歉才行。」

「欸……」

看見青峰的欲言又止,今吉彈了下他的額頭,「再怎麼說我也是桐皇籃球隊的前任隊長,萬一球隊經裡生氣,少了桃井的籃球隊可是會很麻煩的。」

「我就不重要嗎……」青峰忍不住嘟囔,最近被今吉彈額頭的次數是不是稍微多了點?

「冬季盃之前,為了讓你能出場比賽,我們可是熬夜幫你寫作業喔?青峰君。」聽見青峰這句不知好歹的碎碎念,今吉微笑著以併攏的指尖戳向青峰的腰,痛的青峰好半天說不出話來。

「你……」

「啊!發現隊長──喂、青峰你這傢伙為什麼也在?」

「要你管、噗──」

「阿大!你這個笨蛋!超級大笨蛋!我再也不管你了,我要告訴哲君你欺負我!」

「對不起!對不起!」

「櫻井你在跟誰道歉啊?」

「青峰,拿青蛙嚇女孩子真的蠻沒品。」

今吉站在一旁搖頭失笑,正被桃井的粉拳攻擊的青峰根本無暇回應其他人的數落,看見眼前混亂的場面,今吉想到了一句俗諺。

『虎落平陽被犬欺』指的大概就是這種狀況了吧?

自從與誠凜的比賽輸了以後,青峰似乎有所改變,卻也像從沒改變,可以確定的是環繞在他身上的菱角似乎因此消融不少,比起從前,能夠更輕易的融入團體。在高中的最後一場比賽輸掉,說不難過是不可能的,可看著與其他人打鬧的青峰,今吉卻覺得這場輸掉的比賽比起勝利更加的有價值。

──青峰是最強的。

今後的他一定能成為更加可怕的「怪物」,今吉是如此篤定。

「發什麼呆?」腰側被戳了一下,今吉痛的摀住遭到攻擊的部位,本想罵人的他,抬頭卻看見臉上帶著平淡笑意的青峰,幾乎要衝出口的話瞬間嚥回肚子裡銷毀。

青峰拉住他的手,大步走向電影院。

「電影已經開始了。」

好戲正要上場。




後言:
昨天我的憂鬱症像幻覺一樣,今天又變得很歡樂((撐臉
不忍說我剛幹了一件蠢事,就是那個戳腰的動作,為了感同身受,我自戳了一下((蠢
淦.....好痛((倒地
而且我還沒用上多少力,我完全感覺到火神的糾結了((欸
然後我家的青峰君一直霸氣(?)不起來,到現在一直只是個笨蛋,讓我有點擔心((?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