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畢業時分,一定會席捲校園的就是很老套的搶鈕釦戰爭,『制服上的第二顆鈕釦』本身並沒有附帶任何特殊效果,直到他人賦予了他另一層的意思後才成為特殊的存在。它位在最靠近心臟的位子,擁有代表主人「心意」的重要分量,象徵著愛情,第二顆鈕釦就是這樣夢幻的存在。

以上的解釋聽起來非常之美好,但就今吉親眼所見,那叫做慘不忍睹。

並不是一對男女一對一的告白,在男方接受女孩子的心意後把鈕扣給他,才不這樣。今吉看著號稱是他們這屆畢業生最帥的那位同學,以及前五帥的可憐男生,被一群用走火入魔形容都不為過的女孩子(也有男孩子?)終日追趕,很明顯的,就算第二顆鈕釦被搶走了,制服上的其他鈕釦也不可能性存下來,第一顆鈕釦象徵死黨,第三顆、第四顆則是代表朋友,即使不是情人,死黨與朋友的位子也很棒。在畢業的前三天,你追我跑的活動進入白熱化,連今吉都被學妹約出去,婉轉的詢問他可否送出第二顆鈕釦,次數約有三次,清秀的女孩子、文靜的女孩子、活潑的女孩子,每個都很可愛,但今吉卻沒答應任何一個。

如果第二顆鈕釦是那樣重要的東西,隨便送出的話只顯得隨便,今吉是這樣認為,即使他知道這不過是種象徵。

今吉撐著臉望向窗外,隨著畢業進入最終倒數,三年級的同學紛紛因為簽名、合照等等事務而忙碌不堪,像今吉一樣窩在教室裡靜靜看書的人少之又少,缺乏了老師呆版的講課聲,也少了填滿座位的同學,清靜教室顯得清冷。

外頭的棒球場中是正在上課的一、二年級學生,在老師的協商下,同時上課的兩班決定來場玩票性質的交流賽。

當所有人戴著手套就定位,第一個踏上位子的打擊手是──青峰。

桐皇籃球隊的王牌打棒球?

本只是漫不經心的盯著外頭恍神的今吉不知不覺已經認真的注視著那裡,承繼了籃球上驚人的運動細胞,青峰的第一棒就擊出漂亮的全壘打,在眾人恨恨的目光注視及女孩子的歡呼下,慢吞吞的一個人跑完一圈壘包,回到本壘得分。

他那種「沒什麼大不了」的態度就是最欠揍、最囂張的樣子,不經意的挑起對方的抗爭意識,向那人追逐奔跑,最後卻發現對方站在更高更遠,遠到自己一輩子也不可能到達的境界之上,今吉從看到青峰的第一眼就知道,他是只能被仰望的存在。

即使有人能攀上他的世界與他並肩而立,那個人也不會是自己,所以今吉很安於這種仰望者的位子,但那個站在上頭的人似乎孤單寂寞覺得冷了,反而留意起那些他從不曾在意過,只能仰望他的人們。

突如其來的吻,帶著冬日氣溫的冰涼及青峰體內蘊含的炙熱氣息。

『這樣就有其他理由了吧?』青峰認真的盯著他,彷彿要杜絕他所有拒絕的言詞。

今吉想不明白也想不通,青峰為何突然「越線」,彷彿自己將他「丟棄」的舉動有多麼不人道,在那個吻之前,他們只是學長跟學弟,而這個學弟並不待見他,在那個吻之後,今吉不明白青峰是站在怎樣的立場上理所當然的向自己索討「應得」的關注,但他知道自己到底並不討厭這樣的相處模式,就算說青峰的放縱是自己所縱容的也不為過,那是事實。

只是這種事,大概也只到畢業為止了吧?

從沒為此做過深入探討,今吉也沒有綁著對方的打算,那宛如一時興起的舉動到底包含了多少真心,今吉無法計算,青峰不提,他也不問,或許他們在多年後的籃球部聚會上碰見時,依然是態度生疏的學長學弟,彷彿那個吻從沒發生過。




畢業那天,許多人哭得唏哩嘩啦,有些男孩子也紅了眼眶,爽快哭出來的人則少之又少,籃球部也是,縱然不捨,也沒有任何人流下眼淚,倒是若松用他的大嗓門向畢業的前輩們保證,明年的全國冠軍一定是桐皇的,那是今吉第一次感覺到桐皇的籃球隊是個「隊伍」,在若松的帶領下,桐皇的籃球隊會走上和此時很不一樣的道路吧?畢竟他是個熱心過頭的傢伙。

「跟我來一下。」從頭到尾沒說幾句話的青峰在眾人從今吉的身上轉移注意力後抓著他的手腕,不由分說的把人拉出體育館。

習慣了青峰這種不打一聲招呼的舉止,今吉只是靜靜的跟著他走。

繞到一個偏僻的角落,青峰才停下他略顯急促的腳步,回過頭,向今吉伸出手。

「吶、釦子。」

今吉挑眉,以調笑的語氣道:「沒想到青峰你也信那一套。」

青峰沒有因為今吉像在嘲笑他的發言而有不滿,他只是聳聳肩,一臉平淡的說:「無論我信不信,總之那顆釦子我不想讓給別人……嘛、就是這樣。」

「……這可不是能隨便給出去的東西喔?青峰。」第二顆鈕釦象徵著心意,當自己的心不再受自己掌控,那種事情今吉難以想像,他習慣游刃有餘、為自己留有餘地,而青峰則想要走他的全部,理直氣壯的。

「我知道。」正因為知道那東西的『重量』及乘載的意義,青峰才會提出這種「無聊的要求」,他不清楚今吉怎麼想的,但他知道自己想要這個人。

這個人奸詐、狡猾、廚藝比不上櫻井、球技也不及自己,總是把他耍得團團轉令人火大,可當他不在了,他卻沒由來的不習慣,即使從帝光畢業,和那幾個共同奮戰的「好友」分開以來也不曾有過這種古怪的感覺,像是缺了一塊,找不到重心,就連保持平衡也顯得困難。

──他的生活在少了今吉後開始失衡。

青峰不擅長思考過於複雜的東西,他只是依循著本能渴望。

他想要那麼一個人──『奸詐、狡猾、廚藝比不上櫻井、球技也不及自己,總是把他耍得團團轉令人火大。』

要他用什麼東西換都可以。

青峰將手伸進口袋裡掏了掏,拉過今吉的手,把一樣帶著他的體溫的物體放在今吉的手掌心。

「我用這個換,這樣行了吧?」青峰雙手插進口袋裡,沒有露看今吉臉上一閃而過的詫異。

那是把鑰匙,掛著一顆籃球造型的鑰匙圈,不起眼的東西,卻代表著通往青峰私人領域的認可,他推出的籌碼,多的超乎今吉的想像。

今吉把那樣東西握在手裡,經常都是自己算計別人,被算計到這種程度還是第一次,青峰勢在必得,而心志不堅的他只有潰敗的分。

「這樣已經不只是談戀愛了吧?」青峰不是會隨便將鑰匙交給外人保管的天然人種,今吉亦同。

「把釦子給我。」他要的東西從來就不是戀愛,他不要這種一不注意就會消失的泡沫,他不要,「反正你自己留著也沒什麼用處吧?」

「你又知道我留著沒有用處了?」今吉失笑,沒有阻止青峰把他襯衫上的扣子拔掉的動作,只是看著他將那顆釦子塞進口袋裡,淡淡的說:「用不著的時候,還給我吧?」

青峰聞言抬頭瞪他,不滿卻又無可奈何,瞪了半天,他只能不甘心的將今吉拉進懷裡狠狠抱住,似要讓他喘不過氣一般的用力,「你可以在更討厭一點……」

「我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要求。」今吉故作驚訝的道。

「你這傢伙……」

最後,青峰依然沒有說出誓言之類的好聽話也沒有反駁今吉令他不高興的提問,或許在他的眼中,那些浮華的好聽話並不具有意義,而他也深知現在的自己就算對今吉承諾任何事也沒有將之兌現的能力,如果今吉不相信,他就努力做到讓他相信,所以縱然不滿,他也沒有反駁。

如果今吉是用好聽話就能敷衍過去的人,自己也不會將鑰匙放在他的手心裡。

以後的以後,他不敢想像,可以肯定的是,這裡不會是他們之間的終點。

他還想和他一起走。

更長、更遠。




後言:
趁阿神出去聚餐,我就窩在阿神家更新((掩面
這兩天的cwt真的好累,活動結束的隔天早上,我整個人感覺都要噴掉了w
最近貌似釣到了不少青今同好,真的很開心w
我依然還在抓手感中,感謝各位的不嫌棄ˊˇˋ
希望可以挑戰更邪氣(?)一點的劇情,我家整個太溫馨向了貌似www
這次cwt的遺憾就是我壓根沒想到要印青今的推廣小報ˊ口ˋ"
這點讓我so sad的說((蹲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