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肚子好餓……」

空蕩的頂樓迴盪著宛如幽靈哀怨低喃的話語,有氣無力的平板聲調,嚇退不少本想上來頂樓一邊享受陽光及微風吹撫,一邊與其他人共享中餐的同學。

這樣的現象出現在桐皇高校已經是第五天,屋頂上的幽靈此一傳聞迅速的在學生間傳開,至此,還是沒有勇者敢爬上頂樓一探究竟,於是這一陣子喜歡去頂樓佔位子男男女女都乖乖的窩在教室或另尋他處作代替,總之就是再也不去頂樓,於是頂樓的幽靈之謎變成無解的怪談,隨著時間增長,每個人聽到的怪談版本竟一個比一個可怕,儼然成為了桐皇的七大不可思議現象之一。

「七大不可思議現像?別開玩笑了,這種事情怎麼可能?」聽見教室裡的同學一邊用飯一邊談論這則現正火紅的八卦話題,今吉在心中鄙視這些人的無知。

連求證都沒有就把它斷定為靈異現象,真是令人哭笑不得。

本來只是很普通的鬧鬼,之後衍生出遭到欺負壓榨的學生跳樓自殺的老梗傳言,接著每天午餐聽到的內容都會定時刷新,版本少說也有十幾種,實在令人不得不好好稱讚現代人的想像力真豐富。

多虧那隻幽靈,教室鬧哄哄的令今吉食不下嚥,想找個安靜的地方吃飯的他決定去鬧鬼的頂樓瞧瞧,總歸不會比教室還糟糕,突破靈異現象的真相則只是附加任務,身為成績優秀的高材生,鬧鬼這種荒謬的無稽之談怎麼可能輕易相信?一定有什麼原因……

「好餓……」

「……」剛打開門頂樓大門的今吉罕見的全身僵硬,他才剛堅定的否認了靈異現象的存在,沒想到一開門就聽見傳說中很幽怨、很無力的低喃,想也沒想,他一秒將打開的門甩回去。

剛才那幽靈說什麼來著?「好餓」?敢請還是個餓死鬼嗎?

等等、這一點也不科學,學校裡面除了福利社以外也設了一些自動販賣機,除非那人懶到連移動都不願意,不然怎麼可能在這裡餓死?

扶正眼鏡,今吉決定再度推開那扇真理之門,目前可以肯定那個幽靈絕對不是什麼跳樓自殺的學生,就算真的出現了,也不會是滿身是血的驚悚模樣,今吉對自己的腿力還是有那麼點自信,如果很可怕,只需要逃跑就沒問題了,反正也不會有人知道他逃跑,對他的外在形像一點影響也沒有。

所以……

這次打開門並沒有聽見剛才的低語,今吉提著便當站上令桐皇高校學生聞之色變的頂樓,環顧四週,除了他以外一個人也沒有。

難道是剛才開門的方式不對?

「肚子好餓……」有氣無力的低喃從上頭緩緩飄落,今吉這回冷靜許多,尋聲看去,源頭就在門口的上方,通往上頭的梯子就在一旁,感覺到自己越來越接近真相的今吉沒有猶豫的攀上鐵梯。

然後他看到了。

「……」

嗯……該怎麼說?

如果他的眼睛沒問題,眼鏡度數也沒出錯,他好像看到一個缺席社團練習次數多到爆表的「可愛學弟」。

趴在上頭要死不活的「幽靈」本體,很明顯的正是那個姓青峰名大輝的混蛋,真相真是令人感傷。

「五月便……啊?今吉學長?」歪頭看向來人的青峰本以為終於有飯吃而面露期待,在看清楚爬上樓梯跟自己大眼瞪小眼的人不是桃井後,神色立刻轉變為明顯的嫌棄。

誰都好,為什麼是這個煩人的腹黑眼鏡?

青峰的話沒有說完,從他不經意說出的三個字,今吉卻大概猜到發生什麼事,不外乎是青峰對桃井說了什麼,惹得對方一怒之下把他斷糧、棄之不顧,只能說青峰自己自做自受。

「餓的話怎麼不去福利社?」今吉挑著眉問,或許青峰不知道,但他的無心之舉已經讓學校內不少人小心靈受創,明明只要移動去福利社買個麵包就能解決的事情,最後竟然變成桐皇的校園傳說……各種意義上的令人佩服。

「麵包吃膩了。」對今吉並沒有太多好感的青峰背過身,這個眼鏡仔讓他打從心底感到棘手,這種感覺從第一次稱不上愉快的會面就一直存在於心裡,下意識的不想靠他太近。

比起這種頭腦派的人,像若松這種個性衝動的人相對來說單純好懂許多,青峰得承認自己也不是喜歡動腦的類型,應付腦袋中裝著許多彎彎繞繞,根本不存在直線的人,他只覺得麻煩。

「是嗎……」今吉不可置否的聳聳肩,不再搭裡裝死的青峰,逕自找塊空曠的地方坐下將手上的便當打開。

熬了一整個早上,現下終於能好好休息,頂樓光就安靜這點便值得今吉特別耗費不必要的力氣爬上來,在加上風景也十分不錯,徐徐吹來的微風很舒服,緊繃的神經不自覺的放鬆下來,偶爾到頂樓吃飯的確是件十分享受的事情。

兩層的便當盒裡沒有很特別的菜色,都是一般的家常菜,比起櫻井的便當,的確不是多吸引人,但此刻飯菜散發的香氣仍令飢腸轆轆的某人坐立不安,肚子裡的悶雷打得更加響亮。

青峰滿臉黑線,忍不住腹誹這個腹黑眼鏡吃便當的速度怎麼這麼慢?快點吃完走人……

不知過了多久,當青峰迷迷糊糊的轉醒又過了一段不短的時間,下午的課也已經開始,那個令他渾身不對勁的眼鏡仔早離開他的小天地,青峰無奈的翻身,卻意外撞上擺在他身旁不遠的東西。

牛奶和飯糰。

「不會吧……」青峰搔搔頭,這種搭配一看就知道不是桃井買的食物,前陣子才被念過他沒人管就不好好吃正餐的陋習,可要他接受這是「學長的關愛」,尤其還是來自那個人的,實在是……很有難度。

該不會又有什麼陰謀吧?

懷疑半天,青峰最終不敵飢餓摧殘,默默向邪惡的牛奶飯糰組妥協。

以那天為契機,屋頂的幽靈消失了,青峰每天被餓醒的悲慘生活也告了一個段落,當他醒來時,身邊總是擺著今日的中餐。桃井依然生著他的悶氣,而他一如以往的不知該如何應對,這種時候就會特別想念國中的生活,哲總有辦法安撫鬧脾氣的桃井,他不是不想做,而是就算想做也不知從何下手才好,最後就變成這樣。

說起來那傢伙還真狠,到目前為止將近快十天不理他。




在飄著細雨的日子,圖書館成為青峰屋頂以外的第二補眠重地,只要找對位置,基本上不會有人來煩他。

繞過書架,青峰卻發現已經有人佔走了他的絕佳位置,而且睡得不省人事,就算他想趕人也沒辦法,更讓青峰僵硬的是,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最近莫名成為他的午餐精靈的今吉學長。

這種精靈也太可怕……

雖然今吉趴在桌上看不到臉,青峰憑著擺在桌上的眼鏡還是一眼便認出他來,他抓了抓頭,陷入回教室還是找其他角落打混的糾結中,難不成要跑去體育館?不對,現在有人在上課……

「嗯……」當青峰用力苦思還有哪裡好混而不會被囉嗦,今吉畏寒的縮了一下,在圖書館的強勁冷氣襲擊下,他不自覺的皺起眉。

發現對方沒有醒來跡象的青峰鬆了口氣,平時只看到討人厭的部分,沒想到即使是今吉這種人睡著時也是這種毫無防備的鬆懈樣子,無論如何都比平時還要可愛不只一點,青峰是這麼認為。

想到這幾天午餐的救濟,自己貌似也該對這個「腹黑四眼田雞」有一點改觀。

感謝的話對著他是說不出口的,雖然很麻煩,不過……

僅僅猶豫了一下,青峰脫下身上的針織毛衣,小心翼翼、彷彿做壞事般戰戰兢兢的蓋在今吉身上。當毛衣順利降落在目標物上,青峰立刻左右張望確認沒有人看到剛才他作了什麼,警戒解除後他更是立刻離開圖書館,一刻也不想多待。




綿綿的細雨依然沒有停止的跡象,而令櫻井感到詫異的是平時總跑的不見人影的青峰,今天居然一整天都安分的待在教室裡,雖然還是在睡覺,但已經創下自開學以來該日翹課數為零的全新記錄,櫻井為此怪異現象做的注解是──青峰生病了。

可能嗎?那個青峰。

「生病?這種天氣還把毛衣亂丟,那傢伙當然會生病。」接到櫻井的簡訊,桃井忍不住在心裡狠罵青峰一頓笨蛋,看向桌上折疊整齊的毛衣,她只想嘆氣。

某個笨蛋居然退化到連衣服都會亂丟的程度。

衣服穿的不夠暖,飯又不好好吃,除了睡覺就是在看寫真集,桃井真不敢想像繼續把青峰放著會變成怎麼樣。

今天就跟阿大和好吧……

桃井忽然覺得自己一點也不像青峰的青梅竹馬、兒時玩伴,比起這些,她更近似於他的監護人,盯著他,免得哪天人丟了還不知道丟去哪。




後言:
有點抓不到感覺呢((搔臉
第一篇黑子的文,請看官見諒了w
還需要花更多時間去揣摩一下角色的性格((滾動
感覺今吉學長是被觸及另一面不想給人知道的地方時會反射性縮回去的人((?
被突破保護色之後就會沒有安全感吧?所以精於計算
一方面特傳打久了我的文似乎劇情進展會莫名可愛((捂臉
太快了啊!還不到那種程度啊((抱頭
雖然很困擾,不過目前似乎只能這樣了((倒地

總之我會繼續加油((抹臉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an
  • 今吉仙貝萌萌的SO可愛!!(暴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