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有大小姐性轉/目前是全年齡,之後會有微雙艾和少爺x布列w/沒有水土不服的ㄉㄉ就GO吧↓




「夏天啊,果然還是要來點遺跡探險這種團康活動才夠味。」

「少爺我們不是來出任務的嗎?」艾依查庫一秒吐槽,但他的提醒似乎沒喚醒少年飛奔向遺跡探險的高昂興致。

「待會可別嚇的哀哀叫喔,小博美。」難得參加團體活動的羅索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表情本就不怎麼討喜的情況下又配上那句挑釁意味十足的暱稱,艾依查庫一秒就張牙舞爪的撲過來。

弗雷特里西一秒抓住了被挑釁成功的艾依查庫,哭笑不得地瞥了眼事不關己的艾伯李斯特與伯恩哈德,「喂喂、冷靜點。」

這小子平時跟阿貝爾等人打鬧就算了,這回還打算跟羅索槓上真是不要命了,打架事小,萬一被在不知道的狀況下被拿去做什麼實驗那才真的悲劇了!

「你們不覺得這裡特別涼嗎?」今天穿著細肩帶連身裙,只罩了件薄外套的雪莉抱著羅布,看著那群還有心情起鬨的笨男人,忍不住皺眉道。

「這裡的味道的確……」發現並不是只有自己這麼覺得的史普拉多悄悄湊近雪莉,一方面是為了防止自己被逐漸擴大的混亂給拖進去。

「嘖、那種不科學的東西怎麼可能出現?……你們這群野蠻人打算在這裡吵到什麼時候!」對史普拉多表達了有些難以理解的安慰後,被旁邊的噪音吵得炸毛的薩爾卡多忍不住轉頭對那群莫名扭打起來的傢伙低吼。

「哎、薩爾別這麼嚴肅嘛~」阿奇波爾多叼著菸拍拍薩爾卡多的肩膀,一秒被對方毫不客氣地拍掉。

「臭死了大叔。」雪莉在薩爾卡多開口前捏住鼻子嫌棄道,一句「臭死了大叔」立刻讓阿奇波爾多的生命值被砍去大半,鬱悶的出現黑暗氣體。

「好了!~大家別鬧了,比賽要開始了喲!」艾茵拍拍手,面帶微笑的朗聲道,但他的聲音被某群正在打鬧的幼稚大人給蓋過去了,艾茵也不生氣,只是又拍了兩下手,一連串「咚」、「啪」、「碰」的大小撞擊聲後,這塊小小的空地終於恢復平靜,被十三隻貓給壓倒在原地的人動也不能動,更別說是吵鬧打架了。

「大家都安靜了,很好。」無視那群在貓群下呻吟的亂源,艾茵微笑著道:「雖然大家都對自己的實力很有自信,不過接下來要踏進的地方與平時稍微有點不同,所以在這之前先還宣布幾點注意事項。」

「本次任務採兩人一組,每一組都會領到由少爺提供的神奇燈油,它會讓一些平時看不見的東西現形,所以大家不用緊張,加上由我特製的護身符,被附身的機率就會大大降低,這次的勝負呢,只要有人能到遺跡最中心的月之神殿取回祭祀的法器或大祭司的頭蓋骨就能順利過關,獎品是由少爺提供的特製幸運飾品和加薪兩個星期喲!有任何問題嗎?」

「可以告訴我們裡面會出現什麼東西嗎?」傑多難得規矩地舉起手,一臉凝重的發問。

「我也想知道。」伯恩哈德臉色也比剛才黑了些,並不是害怕,而是原本很普通的試膽大會經過艾茵的解說後,麻煩程度突然激增不少,在家上那群經常闖禍的危險分子,這趟試膽大會總覺得很令人不安啊。

「嗯……大多是冤魂或是地縛靈這種很常見的。」收回鎮壓暴動的貓咪們,艾茵望著被嚇得不輕的眾人道,言下之意就是還有可能碰見不常見的神祕物體了!

「冤魂跟地縛靈原來很常見嗎?」艾依查庫滿臉疑惑的看向艾伯李斯特。

「不知道。」用衣服擦過鏡片的艾伯李斯特一邊將眼鏡戴上一邊道。

「不過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這座神殿的確死過不少人,靈體已經開始蠢蠢欲動,深淵告訴我的。」庫勒尼西抱著書本,微笑著上前搭話。

「無知真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利恩重新將頭髮束成馬尾的動作一頓,忍不住望天感嘆。

「你們,有什麼好怕?」聽了半晌其他人的交談,布列依斯緩緩開口打斷眾人的討論,「我們也是『死者』不是嗎?」兩邊都是幽靈的話到底有什麼好怕?

聽見布列依斯的話,眾人這才露出「說的也是」的表情,彷彿現在才意識到自己是死者的事實,大概是因為半復活的狀態跟完全復活的感覺差不多,以至於他們經常忘記自己本身也是死者這件事。

「相對的,死者也很容易吸引死者,所以大家要小心點喔!」將裝了特製燈油的提燈發給每一組,少年補充道,令好不容易情緒紓緩些的眾人又再度滿臉黑線。

「那麼第一組,阿貝爾、利恩。」這次並沒有要參加試膽大會,而是擔任少年護衛的薩爾卡多根據抽籤結果開始叫號。

第一屆試膽大會正式開始!




「少爺,在這種地方喧嘩真的不要緊嗎?」當最後一組的羅索與艾茵走遠後,薩爾卡多在少年的身旁坐下,這個地方就連霧氣看起來都不怎麼乾淨,加上剛才與艾茵稍微交談後才知道這裡曾是邪教的據點,無辜遭到血祭的人多不勝數,無論如何,這裡一點也不像是適合放鬆玩團康活動的地方。

「委託要我們做的就是破壞這裡的古老咒語,解放滯留在神殿中四處徘徊的靈魂。」少年指了指被他拿來當作書籤用的任務委託單,泛黃的陳舊紙張染上了不明的污漬,這個任務就連委託單也怪異無比,不過少年似乎並不介意,很悠閒的坐在荒郊野外的斷岩殘壁間閱讀笑話總集。

「內心含有黑暗面的人最容易被攻陷了,遺失記憶的大家反倒不容易發生意外,所以……艾依、布列和史普就有點危險了。」頓了頓,少年抬頭看向薩爾卡多時揚起了輕鬆的淺笑,「薩爾,你想取回記憶嗎?即使裡面一點好事也沒有。」

「我想取回記憶,比起復活,我更想知道自己因何而死。」薩爾卡多無論語氣及表情都認真而堅定的沒有縫隙,以嚴肅的語氣回答完少年的問題,眨眼間便斂去那副嚇人的樣子,反問:「少爺呢?」

「我嗎?嗯……好好生活吧?」摳著書皮,少年比著食指回答道:「我跟你們不同,說好聽點是炎之聖女的使者,說直白點就是他的傀儡,沒有知的權利,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靈魂會被取回去,在最初時我連感情都已遺忘,所以啊……能夠有現在這樣的生活,我很滿足。」

「……」

「啊、別告訴布列喔,他最討厭聽我說這種話了。」向著不知該說些什麼的薩爾卡多露出無奈的笑,少年抬頭望向薄霧瀰漫的天空,星光暗沉,就連月亮的顏色都顯得妖異,本該十分可怕的氛圍卻因為不遠處偶爾傳來的聲響而顯得平淡許多,少年默默希望此處的靈魂得以解脫的同時也祈禱著這座遺跡別被徹底拆了。

「……對了,阿奇呢?」神遊了一會,少年猛然回魂。

「他去小解。」薩爾卡多立刻平淡的給予解答,但當他自己說完後也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眉頭微蹙。

「也解太久了。」少年無奈地嘆氣,提起了放在石塊上的油燈,從西裝外套內的口袋抽出一張破舊的羊皮捲,攤開那張空白的羊皮,沒多就便自動浮現了這個區域的簡易地圖,以及所有持有護身符的人目前的行蹤。

「這附近的夜行性妖獸很難纏,阿奇要是被吃掉就糟糕了。」雖然布列依斯再三強調要他千萬別亂走,但枯坐在這裡實在是十分寂寞,阿奇真是太上道了!

看著自家少爺躍躍欲試的樣子,薩爾卡多忽然覺得不太妙,但目前的狀況也的確只有他們能去尋找那不知失蹤到哪去的鬍渣大叔,深吸口氣,薩爾卡多趕緊跟上已經開始移動的少年,找不到大叔事小,沒顧好少爺的人生安全才是最嚴重的!




後言:
稿子趕的我好乾枯蛋疼((抖動
所以只好來開小岔了(X),這次依然是清水走向ˊ///口///ˋ

最近去補了青驅的漫畫,內容跟人物各方面的都很喜歡,不過意外的卻感受不到基味((噴
另外也被人說這風早過了我才看W
跟慢風唯一的壞處就是商品難找吧?幸好我沒被什麼CP打到W
最近有什麼不錯的小說坑歡迎推下海Orz
魔界王子我已經半邊伸進去了w等他漫畫出多一點我就wwwww
這本漫畫某程度上已經成為後宮漫了wwww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