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爺!──」人沒到,聲先到,艾依查庫風風火火的拖著快要摔倒的艾伯李斯特在娛樂間前緊急煞車,「少爺那個霧──」

「哎!別叫這麼大聲,我知道。」意外悠閒的青年並沒有從報紙中抬起頭,只抬手揮了揮,打斷了艾依查庫的話,「布列已經去調查了,等一下就會有消息了吧……這東西感覺不到什麼惡意,除了令人困擾外,並沒有什麼害處。」

「除了這個,剛才女湯裡面跑進了魔獸!」艾依查庫一臉嚴肅的爭取著外出活動的許可,布列那傢伙,實在太奸詐了!──

「……」青年與正想開口的艾伯李斯特異常的沉默下來,過了一會,兩人表情怪異的互看一眼,青年才看向一臉莫名奇妙的艾依查庫道:「你怎麼知道『女湯』裡面有魔獸?」

「喔,就路過時候裡面有尖叫聲,我就進去看看了。」完全不覺得哪裡有問題的艾依查庫搔著頭說,「明明打敗了魔獸,那群女人還拿盆子跟矮凳之類的東西扔我,嘖!」

看起來這個人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問題在哪裡……

艾依查庫原來是這種人嗎?青年震驚了,明明在任務時除了偶爾不小心會爆衝外,基本上還是蠻可靠的,偵查能力也不怎麼弱,怎麼換做這種時候竟意外的脫線起來?要是可以隨便亂闖的話,根本就不需要分設男湯跟女湯了啊艾依查庫同學!

「……是怎樣的魔獸?」青年很快就決定別再深究誤闖女湯這件事,反正看艾依查庫這樣子,大概只有某人的裸體才叫裸體吧?不行,這問題越想越糟糕。

「啊……」艾依查庫聞言,定格了好一會,魔物的速度很快,又專往小角落躲,好不容易把牠給釘在牆上後,卻立刻被女孩子們轟出女湯,老實說艾依查庫還真的沒有看見那是什麼東西……

「唉……」青年與艾伯李斯特紛紛轉開臉,發出重重的嘆息。

「那種東西留在那裡也不好,艾伯你跟艾依去把屍體收一收吧!」萬一因此引來更具有攻擊性的魔物就糟糕了,在狀況未明的現在,青年並不想節外生枝。

「我們去去就回。」艾伯李斯特反抓著還想辯解的艾依查庫,將他拖出娛樂間,頭也不回的往女湯走去。

「欸、艾伯留少爺一個人沒問題嗎?」依然下意識的遵從了艾伯李斯特的意思,艾依查庫邊走邊問,旅館內因為這陣霧,似乎也泛起了不安的漣漪,本地人雖然沒說什麼,但言行舉止間仍感覺到不安的躁動,這樣的情勢下放少爺一個人沒問題嗎?

「少爺是『炎之聖女之子』,並不是區區的普通人這麼簡單。」艾伯李斯特白了艾依查庫一眼,雖然少爺沒親自動手過,但有點程度的人都感覺得出來,那具身體裡面蘊含的未知力量並不好惹,使用逆倫的禁忌魔法之人,怎麼想都不可能是什麼能力都沒有的弱者。

「說的也是……」任由艾伯李斯特拉著,艾依查庫搔了搔臉,畢竟少爺那一副很好拐騙的樣子,實在令人很難提起警戒心,下意識的忘記了對方本質並不好惹這件事。

艾伯啊……其實艾伯也是,看著對方那張隨著年紀漸漸變得成熟的臉,即使自己一直認為艾伯依然是艾伯,實際上卻已經不一樣了,有野心又具有足夠的才能及膽識,艾伯早就不是他所認識的大少爺,停止不前的人大概只有自己吧?無論以前亦或現在,他想做的一直都只有守著艾伯而已,不想思考太多,只要一開始思考那些背後的意義,太多沉重的東西壓的他幾乎喘不過氣。

「艾依查庫?」艾伯李斯特近在眼前的聲音將艾依查庫又開始飄遠的思緒拉回,眼前沒有戴眼鏡的艾伯令他有些不習慣,但這並不妨礙他從艾伯李斯特臉上讀取到他眼中的疑惑與認真,艾伯李斯特猶豫了一下,嚴肅的開口道:「你最近到底怎麼了?」

突然被當事人投了一記直球,艾依查庫愣在原地不曉得該如何反應,他可以說謊,但在艾伯李斯特面前他一直都是沒有秘密的,一方面是艾伯李斯特太過精明,一方面則是他對艾依查庫來說一直都是比什麼都還要親暱的存在,就算想藏住什麼,卻還是漏洞百出的像個笑話,總之,他不擅長說謊,由其對象是艾伯李斯特的時候。

「我……」艾依查庫低下頭,那些在他腦海裡轉個不停的東西怎麼也沒辦法向艾伯李斯特傾吐,很氣憤這樣軟弱的自己,但他真的不敢,關於記憶的事情他不敢告訴艾伯任何一個字。

艾伯李斯特知道艾依查庫瞞著自己一些事情,雖然艾依查庫現在依然不願對他透露些什麼令他有些生氣,但艾依查庫臉上的糾結也夠讓艾伯李斯特那點小火熄滅,一直以來,他相信著艾依查庫就像他相信艾依查庫也是這麼相信著自己。

「不要……露出這種表情。」手在艾伯李斯特的大腦進行思考前已經伸了出去,捧著艾依查庫那張鬱悶難消的臉,這樣沮喪的他並不是自己所熟悉的,這種時候,少爺都是怎麼做的呢?……

在艾依查庫略帶錯愕的注視下,艾伯李斯特湊近,將人用力抱住。

「艾伯……」這麼溫柔的艾伯李斯特簡直就像做夢一樣,那時背對著自己、將自己驅離的身影還歷歷在目,到底哪裡才是現實,嚴重的溫差令艾依查庫感到暈眩。緊緊的回抱艾伯李斯特,從懷裡的身軀傳來的溫度及那熟悉而令人眷戀的味道都在在告訴他這裡才是真實,現在正用擁抱安慰懦弱的自己的艾伯李斯特並不是幻影。

或許自己該滿足了,在這個世界能夠重逢,無論如何,他們能夠再次甦醒並遇見彼此,前塵往事的疏離與傷害與這些比起來,根本一點也不重要不是嗎?

「你們兩個啊……」夾雜著揶揄的嘆息從走廊另一端傳來,艾依查庫及艾伯李斯特兩人迅速的鬆手,回頭就見本應待在本家的某兩位「前輩」站在那裡,也不曉得看了多久。

弗雷特里西及伯恩哈德這終年繃著張臉的人臉上都露出了「噯呀呀~果然還是小鬼呢~」的討厭表情,兩人尷尬的不知所措,但彼此之間的隔閡似乎因為這個擁抱而消融,艾依查庫偷瞄了艾伯李斯特一眼,正好撞見艾伯李斯特眼角瞥來的餘光,艾依查庫連忙轉頭抓了抓瀏海,臉頰上消不去炙熱令他不知所措,而艾伯李斯特也是差不多的狀況,只是他比艾依查庫更快的收斂好自己的情緒,迎上了突然出現在這個地方的弗雷特里西及伯恩哈德。

「前輩是……」

「當然是來援助你們這些小朋友的啦!」弗雷特里西的手臂搭上了艾伯李斯特的肩膀,「你們兩個在走廊上摟摟抱抱的時候,布列依斯已經把事情查出點頭緒,而少爺也接通了大宅跟這裡的『通道』。」

「就是這麼回事。」

「啊……」




於是乎,艾伯李斯特及艾依查庫意外的沒幫上什麼忙,根據布列依斯不知用何種手段迅速弄出來的情報,他們只是依照著指示到指定的地方把釀禍的「罪犯」一網打盡,這個看似規模頗大,實際上卻十分好解決的突發事件就這麼迅速的結束了,同時瀰漫於此數日的濃霧也消退了,在獲得人們的感謝後,補充玩物資,青年一行人便再度踏上了預定的旅途。

「所以說,少爺打算怎麼處理『這個』呢?」手搭在馬車邊緣上,弗雷特里西指著被關在特殊籠子裡,只有巴掌大、身軀半透明的小人問,雖然被關在籠子裡,兩個小人似乎並沒有被囚禁的不悅,反而心情很好的唱著馬車上其他人聽不懂的歌曲。

這兩個小人就是釀成整座城鎮陷入「霧災」的近因,另外的遠因則是幾天前由艾伯李斯特與艾依查庫捕獲的那票人,那票人也不是什麼很值錢的人物,不過就是些因為幹了非法的事情而被「通緝」的獵人,所謂獵人,不過只是透過骯髒手段抓取美麗及稀有的魔獸供有錢人家賞玩的小混混罷了。本來他們這種小打小鬧的人物也不會造成什麼過大的危害,所以還加上了新上任的鎮長,貪婪又不信邪的肥豬與腦子裡只有錢跟女人的混混,加在一起後便觸動了地雷,霧妖與這座城鎮的人們共存已久,即使孩子被綁走也是用最柔和的方式表達憤怒。

在聽完霧妖的說法後,眾人滿臉空白,對於他們來說,這次的確是他們兩世人生以來體會過最「無害」的震怒了,嘛、反正孩子也找回來了,最後是HAPPY ENDING就好!

很隨便的得到結論的眾人在歡樂沒多久又有了新麻煩,那就是霧妖的安置問題,原本被破壞的棲地已經不可能待了,秉持著好人做到底的格言,青年只好帶著霧妖們(也才兩個)一起上路。另一邊在事件結束後也該回大宅待著的弗雷特里西及伯恩哈德,在得到自家少爺「嘛~就不要再浪費材料了吧?」這樣的回答後,也只好加入執行任務的討伐隊伍,不過──我們家真的有窮成這樣嗎?──這是大家都想問的問題。

青年撐著下巴深思著,歪著頭想了好一會,他比著食指道:「嗯……看看有不錯的地方就隨地放生了吧?」

「少爺。」布列依斯第一個不同意,他瞪著青年的樣子越來越讓艾依查庫覺得他像個老媽子。

「我開玩笑的,開玩笑的嘛!」立刻就撐不住來自布列依斯譴責的目光,青年苦笑著揮舞雙手,這個反應也像足了害怕老媽的兒子。

「不然我和弗雷去吧?尋找適合霧妖棲息的地方。」伯恩哈德提議,他們本來就是後來才被喚來的救兵,這麼一大群武力值超標的人殺去雇主家,感覺也頗可怕的,所以分開行動或許是目前最佳的選擇。

「咦?不要啦!好久沒跟少爺一起出門了,伯恩你自己一個人去吧?就這麼決定了,掰掰~」弗雷特里西不等其他人做出反應便擅次改變了伯恩的提議,然後不經他人同意的擅自定案,最後露出商店櫃檯小姐的營業用笑容,向伯恩哈德揮手。

你是小孩子嗎!?

眾人在內心裡吐槽,伯恩哈德的臉色似乎又更加的陰沉了,就在他想把自己的胞弟踢下車前,在旁邊發呆了一陣子的艾依查庫忽然道:「還是我去吧?這次也事因為我闖的禍才需要賠償旅店的損失。」

艾依查庫這麼一說,其他人才想起來因為他把魔獸用棍子釘在女湯的牆壁上,沒差點把老闆娘嚇暈,導致他們在退房時被要求支付損失賠償的事情,現在回想起來,現場的畫面對一般人來多的確是視覺暴力啊!從牆壁上留下來的血跡還有漏出來的內臟,各方面都很糟糕呢對一般人來說。

「既然艾依查庫要去的話,我也──」默默聽著其他人討論的艾伯李斯特在此刻插話道。

「喔好啊。」

「咦?」因為青年答應的太過迅速,其他人反而愣了一下,在他們還沒反應過來前,青年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個老舊的指針及羊皮塞進艾依查庫手裡,「順便去尋寶吧?聽說這附近藏著山賊的寶藏,霧妖就麻煩你跟艾伯了。」

「咦咦!?」什麼山賊?什麼寶藏?為什麼這些情報跟著少爺旅行的他們都不知道!?

還沒搞清楚狀況,艾依查庫及艾伯李斯特已經被迫拿著裝有霧妖的籠子跳車了,絕塵而去的馬車很快地就消失在他們眼前,被丟在半路的他們看了看手上的東西又看了看彼此,無言以對的互相凝望。

不知該說些什麼,但又想說點什麼,艾依查庫有些煩惱的搔搔頭,看來少爺早就有預謀,不過強迫人跳車這手段也太……

艾伯李斯特嘆了口氣,推了推眼鏡,對艾依查庫露出微笑,「……很久沒一起出任務了,偶爾這樣也不錯。」

「不過……現在該怎麼辦?」抱著那籠還在歡快的啾啾叫的霧妖,艾依查庫仰望藍得令人心情實在煩悶不起來的天空。

「這就要看起了,艾依查庫隊長。」

「咦?」聽到艾伯李斯特的話,艾依查庫迅速把視線從天空收回,緊盯著艾伯李斯特。

「『物件』都在你那,少爺的意思就是交給你負責吧?接下來該怎麼辦呢?隊長。」看著一臉錯愕的艾依查庫,艾伯李斯特露出一種類似於惡作劇成功的小鬼臉上才會浮現的笑容,語氣略帶調侃的催促著艾依查庫。

但實際上這並不僅是惡作劇而已。

艾伯李斯特或多或少的查覺到了自己與艾依查庫間有著隔閡,不光是艾依查庫的前世記憶帶來的隔閡,而是他們兩人間習慣所產生的隔閡,那時被艾依查庫拉著跑的時候,他才意識到自己一直以來都是走在前方的那個,如同上與下的關係就是他們存在隔閡的主因,他所期待的是兩人並肩而行的相處模式,雖然不清楚自己是出於怎樣的意志而有這樣的希望,但他的確不喜歡艾依查庫難過或煩惱的樣子,也不喜歡他對自己有所隱瞞,他們應該更加親暱才對……

「那個、我還是……」習慣了遵從艾伯李斯特旨意的生活,突然間要艾依查庫來做決定倒是難倒了他。

猶豫間,艾依查庫的目光觸及艾伯李斯特臉上的微笑,他一瞬間愣住了,那種暖暖的、純粹的笑,已經很久很久不曾見過了……

從艾依查庫手裡拿走籠子,艾伯李斯特喃喃自語般,輕輕的說道:「無論以前發生什麼事,我們還能夠在一起,這樣就夠了。」

看著艾伯李斯特的背影,艾依查庫好一會才反應過來,在意識到艾伯李斯特剛才說些什麼後,一抹輕鬆的笑不自覺的爬上他的嘴角,抓緊手裡的地圖及指真,艾依查庫追了上去,他邊跑邊喊。

「不是說好我當隊長嗎?──」

艾伯我果然還是,最喜歡你……

過往的迷惑與混亂,現在想來都是些無關緊要的東西,到了這裡,已經無所謂誰追逐著誰,重生的他們──就算只是暫時的──拋開了前世的煩擾,與深深在意著的那個人一起並肩而行,不需要追逐或仰望,他就在身邊,短短不到一公尺的距離,觸手可及。

艾伯、艾伯……無論過去、現在或未來,一直以來你都是我的光,但是現在,在重生的這個現在,我也想成為你的光,這樣的願望,可以嗎?




後言:
結局不盡完美,不過我終於生出一篇UL的完結文了\^q^/
差點以為我得了UL難以收尾的詛咒((X
之前跟同學討論的時候有聊到,當大家的R卡都在揪出一項大陰謀的時候,這兩個人劇情莫名奇妙的在談戀愛((欸
感覺超不合群的((大笑
這對官配真是不萌不要錢,希望之後還會挖他們的坑((不忍說我不懂梅薩怎麼湊對的W
對於UL我唯一的遺憾大概就是沒有買到布列的個人海報了吧ˊ口ˋ

最近的話,正在找打工((搔臉
畢竟大學了,放假還爛在家裡感覺好廢柴W雖說我本來就想在家裡當廢柴((被趕出去
但是因為想買單眼相機跟小筆電,所以還是來個打工初體驗比較好W
人都有第一次嘛W感覺好緊張的說,最怕弄的去不了CWT就慘了((抹臉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