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自創/極短片段/老祖先的二三事((x





「我想、留下來……」身材高大的男子露出如孩童鬧脾氣的倔強表情,不滿卻又難以反抗的境地令他的語氣滿是壓抑,即使知道眼前的人並不會為他改變任何決定,他依然想讓那人知道自己的意思。

想留下來、想陪在他身邊,一開始明明是這樣決定的。

沒有錯過男子眼中閃過的失落,穿著黑色長袍的男人幾乎要掛不住臉上如以往的溫和淺笑,指節在寬袖中輕輕動了動,想安慰男子地拍拍他的頭,但就如卡在喉嚨中,那些勸勉的話一般,做不到也說不出口。

他是妖師一族的首領,繼承了種族從始至今的使命,他能做且必須做的就是手護眼前這令其他種族恐懼與不安的滅世兵器──陰影。

不想對方受到傷害地這種心情,他也是。

所以即使他真正希望的是另一種結果,卻也不能任性妄為,然而他還是稍稍參雜了私心,讓陰影沉睡換來的是妖師一族的巨大危難,但卻能讓陰影免於被其他種族圍攻的命運。

「別沮喪,當你在未來的某日醒來,妖師一族的族人會繼續陪伴在你身邊。」隱去了對未來地些微不安,這些事情怎樣也不能讓即將沉睡的陰影知道,就算妖師能以強硬的手段封印住陰影,他卻不想對陰影使出那些術。

陰影抬頭瞪向眼前平靜地說出這翻話的男人,身體裡有某處正在微微抽痛。他對他來說是特別的,以直以來他一直以為在對方眼裡他也是,但是……

並不是誰都可以!不是誰都能令他在乎到寧願犧牲自己的「自由」來換取對方的平安!

從來就沒有人能讓他喜歡到疼痛的地步。

他握緊雙拳,無論如何,就算這種被「丟棄」感覺令他幾乎想不顧一切的大鬧一場,他都不會傷害男人。

現在沉睡的話,在男人所說的未來裡甦醒時,或許會有妖師一族的子孫,但族長卻不會是他所熟悉眷戀的這人。生靈的壽命總是有限的,一閉眼,他將再也見不到對方。

太狡猾了……

生氣過後是濃濃的無力感,陰影抿著脣低下頭,而他試圖掩蓋的哀傷神情,依然被注視著他的男人看見。

陰影在想什麼,對他來說從來不難猜。

對於陰影的失望他有那麼一點委屈,就像陰影願意以人形陪伴著他一樣,如果可以,用一輩子的時間陪伴他亦是他所希望的。陰影對他來說比什麼都重要,所以他不能冒險,即使他希望對方能留下。

「一起睡。」抓住男人的手,陰影任性而執拗的說。

只剩一點點的時間,能在一起的時間就剩下一點點。

無論男人到底怎麼想的,無論自己那高傲的自尊心有多麼的不滿,他不想浪費最後的時間與男人爭執。

「好。」怎麼可能拒絕呢?……

回握陰影那雙比自己還大一些的手,男人默默的想,此刻手心傳來的溫度,或許直到他必須離世時都還深深的烙印在腦海裡。

沒能說出口的話被壓在最深處,注視著陰影十幾年來沒有任何變化、熟悉得就算閉著眼睛也能描繪出輪廓的臉,他在心底默默的道。

──對不起。




後言:
上課失心瘋的產物這樣((搔臉
想來很久以前我有陣子一直很想當後媽,結果最後還不是給了HE((就是在說老安那篇
一直很想寫痛痛的東西,不過我從來都不能貫徹始終的痛下去XD
各位期末加油啊O3O~最近一堆同學掛病號了,要小心身體((你才快去睡!
我明天要素描成發,大家一起加油吧^q^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