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短篇/我只是想耍笨囧/好ㄅ,順便混更新((被揍




「放我下來!」九瀾不滿的踢著腳,手用力推著西瑞堆滿不爽的臉,奮力抗爭下,以公主抱這種羞恥姿勢將他抱回自己房間的西瑞依然不動如山,更沒鬆手的意願,就算他過分的更進一步去抓他頭髮,直到將他扔進自家房間內那坨由一堆棉被及枕頭堆出來的「床」之前,西瑞依然僅僅的抓著他,免得到處亂動的九瀾真的從他的臂彎間「脫落」。

「西瑞!」雖然沒被摔疼,也不是第一次被這樣扔,九瀾仍覺得很惱火,再怎麼說他也是個雙袍級,西瑞直接闖進醫療班就算了,還以這種姿勢把他從醫療班強硬的帶回家,路上被多少人看光他這種丟人的樣子他根本不想去算,沿路上不斷的抽氣及物品掉落的聲音簡直就像惡夢,雖然他不大在意別人的看法,卻不代表他想成為別人飯後閒暇時光的談資。

「這不是把你放下了嗎?」西瑞意外淡定的回答九瀾的低吼,就像是安撫鬧脾氣的小孩一樣地將九瀾壓回棉被堆中,並沒有因為自己的招牌刺蝟頭被弄塌而有什麼不悅,反而替九瀾除掉了身上那百年都不見得看他穿一次的藍袍,整個人淡然的彷彿他不是西瑞一樣。

感覺有些怪異的九瀾抓住了西瑞的手腕,眉頭微皺地道:「我沒事。」

「喔。」沒什麼意味的應了一聲,西瑞把手抽了回來,把薄毯蓋在他身上,並沒有要把話接下去的意思。

怪怪的。

九瀾心想,但目前眼不能視物的他只能憑著其他感官去判斷西瑞目前的情緒,這招對一般人還有用,但對同樣受過專門訓練的兄弟,成效變顯得少的可憐,結果想了半天,他還是只能像個要媽陪的任性小鬼一樣的拉住西瑞的手不放。

剛才的氣憤一下子就因為西瑞的奇怪反應消去大半,掠過那段尷尬的返家過程,九瀾突然有點心虛,雖說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的行為需要跟別人多做解釋還什麼的,連他家老頭也是,但對著西瑞,心裡卻掠過了那樣異常地感覺,而當他想解釋時卻發現因為經驗少得可憐,根本就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最後還是……只能一語不發的拉著西瑞。

反扣住九瀾的手,西瑞在九瀾坐立不安的等待中依然沒有任何發飆的跡象,只是坐在旁邊不曉得在做什麼,又或許什麼也沒做。

手掌被粗糙的指腹輕輕描繪掌紋,指尖柔軟的部分也被揉捏了一翻,被這麼觸碰後九瀾才感覺到自己的手其實還蠻嫩的……等等,現在不是想這種事情的時候!

「沒有生氣喔,我沒在生氣。」西瑞將九瀾的手重新握回手掌中,難得沉默的他終於開口說話。

反射性的抬頭看向西瑞,卻想到自己眼睛上還被纏著看起來傷勢嚴重的繃帶,什麼也看不到,九瀾只好在心中嘆口氣,回握西瑞的手。

「我只是覺得,我果然很愛你。」

「噗!──咳咳咳……」還以為西瑞會說出什麼很有建設性的話,沒想到等了半天卻是這種疑似帶著自戀成分在的告白。

什麼叫做『我果然很愛你』?不然之前是什麼!?──

「你……」覺得應該吐嘈一下腦子突然不大對勁的弟弟,九瀾滿臉黑線的掙扎起身,西瑞卻再度把他壓回被子堆裡。

「為什麼人這麼緊張好像是第一次呢……」西瑞撐著臉說,想起了今天接到通知時自己的反應,說不定聽到自家老頭的死訊他都還沒這麼驚嚇呢,區區一個意外事故讓九瀾暫時失明幾天要好好照顧的告知電話就讓他緊張的不行,等他反應過來時,人已經到了醫療班,懷裡是渾身僵硬的九瀾,也是這時看見對方身上的藍袍,才想起來這個生活習慣糟糕的傢伙是個雙袍級,就算沒自己多管閒事應該也沒問題。

「嗯……好像也不是第一次。」與其說是在回答九瀾,西瑞更接近於喃喃自語,他想著之前家裡被六羅搞得雞飛狗跳的時候,那時名為擔心的情緒終日盤旋,或許就因為這樣,反而令人感覺不到擔心的實質重量,直到此刻他才突然發現自己對九瀾的過度在意是到了何種程度。

「……現在不緊張了嗎?」這句話剛說出口九瀾就後悔了,那彷彿在抱怨什麼般的不滿語氣,弄得他好像十分想得到西瑞個關愛似的。

不是!他並不是這個意思!

但是現在不管說什麼額外補充的話都只是把線越描越黑吧?

相對於九瀾心裡的七上八下,西瑞只露出了微詫的表情,頓了會,嘴角灣起難得的微笑,無論是誰大該都無法想像他也會露出這種表情,只可惜目前暫時眼盲的九瀾錯過了這比行星排成一直線還要難發生的奇景。

「我說老三……」西瑞趴過去,抱住九瀾的腰。

「叫三哥!」聽見西瑞明顯帶著笑意的聲音,多少有點惱羞成怒的九瀾伸手推著西瑞的頭,想把那取笑他的混蛋從身上扒下來,不過他家小弟在力量上貌似佔據了難以忽視的優勢,任他多用力推,他卻動也不動。

「好吧,三哥就三哥。」西瑞無所謂的聳聳肩。

「我本來就是你三哥!」這什麼口氣!那種「真拿你沒辦法,你還真任性耶」的討厭感覺到底是怎麼回事?

也沒想跟九瀾吵架的西瑞轉移話題道:「那『三哥』你明天還去醫療班工作嗎?」

推了半天卻沒得到半點成效,九瀾很果斷的放棄了做這種無用功,語氣不悅的反問:「待在家裡你要照顧?」

「還有誰比本大爺更喜歡你?」所以當然是我照顧嘍!

西瑞語氣欠揍的話沒有說完,九瀾卻很輕易的就能幫他補完,這麼了解這傢伙腦子在想些什麼,九瀾都不曉得該不該感到高興。

說什麼照顧,最後還不是窩在客廳看影集之類亂七八糟的東西……

啊啊,人真的很奇怪,剛才被用那種丟臉的方式帶回家時明明很生氣,現在想來,在那樣不經大腦的舉動中夾雜著西瑞的擔心,這腦細胞本來就不是很多的小弟將他僅有的專住力都掛在他身上,這種感覺,其實令他很愉快……至少比現在這種感覺令他愉快多了。

『我果然很愛你』這種話,應該要由他來說才對吧?

──這種爛透的奇怪個性自己還能接受,某方面來說也很不可思議。

看在很久沒有獨處的份上,就稍微讓你囂張一下。

這麼想著的九瀾,緩緩將手搭上西瑞的後背,輕輕的回擁那總是令他莫可奈何的小弟,相信對西瑞來說,自己也經常令他不知該如何是好。

念頭一轉,九瀾瞬間平衡多了。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EC貓
  • 九瀾大哥被公主抱的情形.....我也想看><
    不只會變成茶餘飯後的話題,可能會列入腐女的記載冊阿=口=!!
    這兩人果然很甜阿wwww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