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礎植物辨識》這門課是高二時候的必修通識,雖然是必修,但因為教授是個長的像聖誕老公公的老爹,看起來就人很好的樣子,作業不困難,考試也不怎麼刁難人,所以非常好過。學長躺了好長一段時間,回學校後,除了目前高三的課業,高二時候一些該補的課也得補回來,就算他老大強的跟鬼一樣,也不能例外,於是學長就這麼跟我們當了同學,整個高二都十分的振奮,更有不少想要當學長同學的人擠破頭,就為了搶那幾個可憐的名額。

據說有幾個因為出席率過低被當掉的學長姊差點選不到課,學長你真是害人不淺啊……

這堂課是下午的第三、四節,最近忙的腳不沾地的學長基本上一到教室坐定後就呈現睡死的狀態,對於一黑袍來說,標上「基礎」的通識課大部分來說,大概也只有補眠這個作用了,沒辦法,因為是黑袍嘛!

今天難得總是趕在死線上的學長比我早到,教室此刻的人不多,而學長也沒穿那惹眼的黑袍,頭髮因為某些原因是黑色的,一眼望去,完全跟教室角落的陰影完美結合,我還是看了第二遍才發現學長來了。

「學長你要不要吃點東西再睡?」見學長一臉低血壓的陰鬱模樣,我偷偷的汗顏了一下,大概又為了報告跟一些有的沒的作業很晚睡,或是根本沒睡,接著一早又開始上課上到現在,這種生活虧學長過的下去。

學長反應慢了好幾拍,三秒後才緩緩的看向我,眼下厚重的陰影,怎麼看都很可怕。

「坐下。」緩慢的開口,學長的聲音由於精神不濟,聽起來像是充滿怨氣一樣,簡直就是隻怨靈。

我哪敢違抗此刻學長的意思?立刻在學長旁邊的位子坐下,而就在我坐下的瞬間,一股重量壓在了我的肩膀上,我還沒驚呼出聲,耳邊已經傳來學長熟睡的平緩呼吸聲……

「……」

真的假的啊?

學長你比大雄還厲害耶!

肩膀傳來的重量不像是清醒時有所保留的樣子,學長將全部的重量放心的壓在我的肩膀上後徹底昏迷,真不曉得他最近到底過著怎樣的生活……喔對,公會那邊也開始有任務下來了,所以學長的事情又更多更雜,雖然所有的事情他都有足夠的能力解決,不過依然很耗費心神。

在心裡無奈嘆氣,我將背包裡面的薄外套披在學長肩膀上,即使學長看起來強大的百毒不侵,卻不代表沒有感冒的可能性……找機會問問老媽補身體的料理做法好了。




有時候,人真的不要太烏鴉嘴,尤其是妖師一家的人,烏鴉嘴起來根本找抽。

總之就是因為昨天基礎植物辨識課時候我想了「希望學長別感冒才好」,就在隔天,學長居然就中標了,而且還順便發燒,平時強大的跟什麼似的學長,現在攻擊力因為感冒的關係慘跌了百分之九十九──根本就沒有攻擊力可言。

要不是我出門時候剛好遇到,不然我打賭,學長鐵定吞了藥後就頂著高燒去上課,這人就是這麼不懂得愛惜自己的傢伙。

於是攻擊力慘跌的學長就被我不可抗拒的拖回房間,熟練的扒掉黑袍後塞進棉被裡。

讓喵喵幫我今天請假後,我到黑館一樓會出現神秘生物的廚房搞了一小鍋稀飯後回到學長的房間,剛開門,就聽見學長的悶咳。

「學長你有吃藥嗎?」放下鍋子,我摸著學長燙人的額頭問。

「睡一覺就好了……咳、你去上課。」瞇著眼睛,學長努力的想擺出凶一點的表情,但配上他這副病懨懨的樣子,看起來實在很沒魄力。

「這樣誰照顧你?不然我找輔長喔?」無奈的掐了一下學長的臉頰,「吃點東西吧?昨天也沒吃什麼。」

「不想吃。」拉起棉被蓋住臉,還翻過身,感冒時候的學長不只特別任性,還特別需要哄呢……

「我煮的東西不難吃啦……」爬上床把學長扯回來,把枕頭靠著床立起來,我扶著學長沒什麼力氣,可以用「軟綿綿」來形容的身體倚著枕頭坐著,「學長會生病,也得怪我沒注意。」

「你要注意什麼?」學長一臉莫名奇妙,似乎不能理解我的意思。

「注意生活作息啊!再怎麼說我可是學長的鄰居,而且我們可是在交往喔?」人就住在隔壁而已,可以讓對方病成這樣才發現的人大概也只有我這個遲鈍的傢伙了吧?加上烏鴉嘴的分,我對學長虧欠了許多,這次的病我需要負起責任把學長照顧到康復為止。

盛好稀飯,我把碗放進學長手裡。

「不要把那種事情老是掛在嘴上。」學長瞪了我一眼,慢慢的吃起今天的第一餐,雖然因為生病的關係沒有什麼胃口,還是慢吞吞的把稀飯吃掉了大半。

讓學長躺好,我去收拾餐具又去拿藥,東奔西跑完後抱著講義回到學長的房間。學長因為身體發熱,十分不舒服的在床上翻來翻去,無奈之下,我只好用上從自己房間翻出來的退熱貼,小心翼翼的貼上學長的額頭。很久沒碰到有人發燒了,而且我大部分都是被照顧的那個,此時換我照顧人,多少有點手忙腳亂。

「褚……」感覺到涼意,學長微微睜開眼,意識十分模糊的樣子。

「我在。」握住學長的手,我說。

學長這種要人陪的樣子,大概只有在生病跟喝醉酒或心情鬱悶到谷底時後才會發生吧?握著那隻比自己體溫還要熱一些的手,我替學長撥開了黏在臉上的髮絲。

「……去上課。」學長頓了很久才又模模糊糊的補上。

「已經請假了。」單手翻開講義,我頭也不抬的回答學長的嘮叨。

過了一會,室內只剩下我翻書的聲音及學長沉沉的呼吸聲,雖然學長一直想趕我去上課,握著我的力道卻一直沒有放鬆,即使是睡著也是緊緊抓著。

學長鬧彆扭的樣子一直都是這個樣子,不仔細觀察的話實在難以發覺。

強悍如學長也是有令人放心不下的時候呢!

……好吧,我不能把我的暗爽建立在學長的病痛上。




「嗯?感冒啊……喝舒跑吧?我每次感冒都是靠運動飲料治好的喔!」

「感冒嗎?聽說熱可樂加檸檬汁很有效的樣子。」

「薑汁吧?不然煮魚湯也不錯……千萬別弄什麼熱可樂加檸檬汁!」

「大蒜糖水漱口好像也可以。」

「……萊恩你以前感冒都是這樣嗎?」

「嗯,隔壁阿姨告訴我媽說很有效。」

「……」

「聽說拿熨斗燙一燙也能治感冒的樣子。」

「那個……我想、還是……算了吧……」這什麼鬼?!拿熨斗燙一樣是什麼鬼!?──

滿臉黑線的掛了電話後,我徹底無言了,我只不過是求個治感冒的有效偏方,為什麼會得到這麼雷人的答案?如果我拿熨斗去燙學長,我打賭我還沒燙到,就會被學長用熨斗砸個頭破血流!

目前學長的感冒持續第三天,雖然退燒了,卻進展成鼻塞喉嚨痛的慘狀,於是學長在各方面的施壓下,只好繼續請病假,我還被醫療班的恐嚇,得把學長好好的帶去醫療班檢查一般,畢竟學長離出院不過三個月多就重感冒,如此勞師動眾,讓我實在不好意思跟他們說,學長這個感冒只是因為過度疲乏,只要好好休息一段時間應該就沒事了。

比起發燒,鼻涕流不停才是讓學長最惱火的部分,於是最後……說出來大概有很多女性同胞要幻滅了,學長扭了兩坨衛生紙插在鼻孔裡,就這樣一臉認真的看起書,方法有效是有效,但是實在是很那個……嗯,總之有什麼東西碎裂了我覺得。

想了一下收集到的偏方,除了薑汁跟運動飲料聽起來還蠻正常的以外,其他都感覺怪怪的,例如「將食醋或小蘇打用涼開水配成5%濃度的食醋溶液或6%的小蘇打溶液……」,這根本是拿人體當理化實驗室吧?雖然看起來蠻有道理,但真的做了,我深深覺得自己一定會被學長揉成球狀地丟出門外。

他老大就是這麼凶狠,尤其在鼻水氾濫的時候。

繼續往接下來的偏方筆記看,我挑了挑眉,立刻把那個項目畫起來。

「學長!我們去洗澡吧!」

「啊?」正在捲新的衛生紙的學長動作一頓。

「資料上說洗熱水澡有助於感冒早點好喔!一起洗吧!」




「所以那些偏方怎麼樣?」幸運同學問,「你有跟學長洗到澡嗎?」

「啊啊、如果有洗到的話我現在就不會蹲在門口跟你講電話了。」一邊揉著頭上被學長揍出來的大包子,我無奈的說。

學長這根本過河拆橋啊!哪有人病好了一半就這樣對辛苦照顧他的人?不過就是一起洗澡嘛,又不是沒一起洗過,網路上說洗熱水澡可以治感冒的嘛,比起喝什麼熱可樂加檸檬汁,這不是合情合理又正常多了嗎?我好怨念。

「哈哈,冥漾你被誤會的蠻深的喔?」並沒有感覺到我的悽苦,幸運同學發出爽朗的笑聲,調侃道。

「該怎麼說,這也是學長可愛的地方啦……」某方面來說我也被揍習慣了,我很篤定自己的頭殼被學長這樣摧殘,絕對比一般人硬。

「嗯,一般來說,主人公不會這麼簡單就放棄。」貌似對洗澡話題有很高興去的幸運同學跳過了我的回應,繼續說。

「一般來說,主人公偷窺總是沒有好下場。」我嚴肅道,如果幸運同學想叫我去偷窺,那免了,我絕對會被學長插到地心去。

「不是頂多被板凳砸腦袋嗎?」幸運同學也很認真的開始跟我探討這個深奧的問題。

「以學長的暴力程度,就算丟肥皂大概也能把肥皂弄的跟衝鋒槍子彈一樣有殺傷性我覺得。」因為是黑袍嘛!就算掛病號了還是黑袍一個!

「那你還是乖乖捧著薑湯在門口等會比較安全。」聽我這麼說,幸運同學只好安慰我,給了我全新方向。

洗澡也不錯,洗完更美好,畢竟學長在房間裡面的壞習慣就是不喜歡擦頭髮,總是想到後才把頭髮迅速蒸乾,最近幾天學長臥病時候,擦頭髮跟吹頭髮的工作基本上都是由我包辦,雖然一起洗澡這種事已經成為了「夢想」等級的高級品,擦個頭髮也很不錯。

「比起這個,我還是先去買衛生紙比較實際。」學長這幾天的鼻水量已經讓衛生紙的囤積數量下降到警戒線了,守世界什麼東西都很可怕,所以我只能回原世界搬物資了,之前那個喝汽水卻整個人爆炸的案件實在太驚悚了,雖然大陸貨也有爆炸的危險,但總比整個人爆炸好!

「那就先掛了吧?下次再聊。」

「掰,等學長病好了我在上線。」又揉了揉頭上的腫包,我從地上站起來,蹲久了腳都麻掉了。

最近學校的天氣陰涼陰涼的,偶爾還會飄點毛毛雨,外面那些可能會把人吞掉的植物很開心,但學生們可就不一定這麼想了,有些人碰上下雨天就沒力,學長雖然沒這方面問題,但這忽冷忽熱的天氣……唔呃,黑袍應該很保暖吧?再怎麼說都是黑袍啊!從來沒看過哪個黑袍把自己裹的跟肉粽一樣的去出任務,而且守世界的人的身體很奧妙,貌似還會自己調溫?至少目前看來,只有我一個人喊過冷就是了。

唉……

自從學長生病以後,我總覺得自己有點神經質,「囉嗦的老媽子」可以很具體的形容我最近的樣子,雖然知道學長不怎麼愛惜自己,卻不代表他不知道怎麼照顧自己,但自己就站在旁邊,不做些什麼,實在很難受啊……

或許這是因為自己那愛管閒事的基因作祟?由於對象是學長的關係,還順便增值了。

打了一個大噴嚏,我搓搓手臂,黑館連走廊都好冷喔……

「不要我好了換你感冒。」門啪的一聲打開,穿著睡衣的學長毛巾蓋在頭上,一手握著門把地瞪著我。

「不會啦,哪那麼容易中標?」搓了搓鼻子,我跟著學長走進房間,很安分的執行任務──擦頭髮。

學長的髮質很好,雖然不曉得學長平時是怎麼蹂躪自己的一頭銀髮,但碰到不順的地方,只要稍微撥一下就可以順利解開,滑順到這種程度,難怪學長就算拿綁便幫地橡皮筋綁頭髮都沒事,這種髮質應該很多女生很羨慕忌妒恨吧?不毛躁、不亂翹也不會分岔,學長一點也不像是會特別保養的人,如果是拿肥皂洗的,那這髮質真是好的好可怕!

「一起洗也不是不行。」擦頭髮擦到一半,學長突然開口。

「咦?」

學長頓了一會,有些不知該怎麼接下去地把自己的頭髮抓亂,語氣聽起來很不耐煩的說:「你這傢伙真的很少根筋,老是往我身上黏,萬一被傳染怎麼辦?」

臉上被學長抓頭髮的動作噴了不少水珠,難得學長對我表示關心,我卻不得不偷偷抹把臉,「沒想到學長會這麼想耶……」

學長老大不樂意了,轉過頭來凶巴巴的瞪我,臉上寫著「你什麼意思」五個大字。

「沒啦我很開心,真的!」湊過去抱住學長,我把下巴抵在學長的肩膀上磨蹭,剛洗完澡的學長體溫偏熱,比起剛吹完冷風的我來說很溫暖,抱起來暖暖的很舒服。

「就叫你不要黏上來!」雖然老被我突襲,學長還是很不習慣,用力的推著我的臉。

「讓我抱嘛!沒一起洗澡我好受傷!」這時候當然不能鬆手,鬆手的話今晚大概真的只能寂寞如雪的夜衝家樂福了。

「褚冥漾你這個變態!」

「只對學長變態又沒關係!」我有學長我最強!就算被打,能夠吃到豆腐還是值得的!

碰到無恥之徒,學長只能無言以對,一臉深受打擊的不想鳥我,當然也放棄掙扎了。

憋了半天,學長道:「……你不要跟奇怪的人走太近。」

我忽然發現學長生病還有個好處,那就是比較容易妥協,如果是平時的話,目前應該不是這種狀況,而是被學長搓成球狀的丟出房間。

雖然學長一感冒起來就很驚天動地,看這勢頭沒一個星期應該難以痊癒,但是、但是……

──好可愛!

其實生病也不見得全是壞事嘛!




後言:
結果大家的注目點都是熟練的脫掉黑袍那裡嗎?wwww
好吧,換了新版的黑袍的確目前還脫不順手((x
其實這篇的重點應該只有靠肩膀那裡((噴
我喜歡靠肩膀((滾動
也喜歡學長軟綿綿的時候yo

至於那些偏方,都是來自知識加喔((嚴肅臉
資料來源:http://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uestion?qid=1405122513726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
  • 那個夜衝家樂福是怎麼回事!?

    蠻尬意陪睡(?)那段.....XD
  • 典故是,好像過年還哪時段的家樂福會看24小時((居然

    絳夜 於 2012/07/13 23:4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