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頭沒尾/裡面藏著萊西/與學長一起翻滾(?)




「那個,後天是高中部的忍者日,大家記得穿忍者的服裝來上課,不然會被當成目標滅掉,以上。」班長異常簡短的說完這句話後下了台,本來還鬧哄哄的教室此刻安靜的連輕微的屁聲都聽得見,突如其來的一招,打得大家全都傻了眼,直到消息發布後的三秒,才有人回過神。

「咦!?──」

「忍者日是什麼鬼!?──」

「聽起來好像蠻好玩。」

「這一定是高三的陰謀吧?絕對是因為他們壓力太大才想殺爆我們減壓對吧!?」

教室內開始了比往常還要激烈的暴動,這間教室的優點就是隔音很好,好的很可怕,不然此時此刻,學校內的走廊大概都充斥著各班及學生的吵鬧聲,期待與哀嘆的人數各半,似乎這樣的活動在高中部還是第一次的樣子,畢竟那種什麼什麼日的東西,應該是大學部的專利吧?而且一般來說……不是應該辦制服日或是某種顏色為主之類的嗎?忍者日這種東西到底是……

「既然是忍者日,那當然行為舉止也要像個忍者吧?」

千冬歲你不要做奇怪的危險發言啊!要怎樣才能像個忍者?比照火影忍者那樣嗎?通靈之術什麼的、影分身或是色誘之、咳!當我什麼也沒說。

「忍者的話……應該要很擅長隱藏吧?」喵喵歪著頭,疑惑的問,看來他沒看過相關題材的動漫或電視劇,不然忍者什麼的應該很擅長暗殺吧?……說起來這還是某隻雞的專長,不過那傢伙一點也不像是擅長隱匿行蹤的樣子啊?

應該說,他有隱藏過嗎?

萊恩貌似還比他稱職……說起來最近很微妙,以往老是追在我後面的五色雞頭,最近則是追在萊恩後面,這讓被弟弟丹恩煩躁得快虛脫的萊恩,透明度再度下降,幾乎要成為大氣的一部分了,大氣精靈嗎?總覺得很恐怖啊,如果是萊恩的話……

說到高三啊,雖然這裡的體制跟我們那邊不一樣,卻不代表沒有一些審核的機制,遇見難得的「大考」,高三最近繃得很緊,上緊了發條等著審核到來,到大學部之後又會在重新編班,如果只想讀完高中的人則沒這方面問題,不過普遍來說,繼續讀大學的人佔了大多數。因為如此,聽說有不少人不怕死的要去找學長「補習」,再怎麼說他也是個黑袍,而且還是囂張得彷彿天垮下來都壓不死他的那種傢伙,在一片兵荒馬亂中,不少人已經開始病急亂投醫了,這也是學長最近的困擾,聽說那些求補習的人比他的後援隊還要纏人,甩都甩不掉,十分之可怕。

「只是忍者的話實在有點無聊呢,不如來點不一樣的吧?」

「例如忍者戰隊之類的嗎?」

「獸耳忍者聽起來很可愛的樣子呢!」

「……」等等!我只是開個小岔,你們在這段期間突然超展開起來,讓我如何是好!?

「漾漾你覺得哪個比較好?」

「獸耳……吧?」在我還沒反應過來,喵喵突然丟了一個問題,本能下我已經把我心裡想的答案給說出來了。

──獸耳什麼的最棒了!

「飯糰嗎?」

「哇!萊恩你在?」被後面突然冒出來的聲音嚇到,喵喵拍著胸口回過頭,如往常的,萊恩沉默了好一會,才哀傷的說道:「我一直都在。」

「……」

「嗯那個,我們剛說到獸耳,然後呢?」

千冬歲你好過分啊,那還是你家搭擋喔?萊恩的透明度隨著SAN值下降也一起降低了。

「是說,剛才西瑞在找你喔?」一邊轉著自動筆,我提醒到。

「我沒出現過。」說到這個,萊恩異常爽快的消失乾淨,讓人根本看不出他跟牆壁有什麼差別。

「果然王道還是貓耳嗎?」

「那就貓耳吧!貓耳戰隊!」

「……」就說,你們兩個不要趁別人不注意的時候自己超展開啦!讓我也加入討論啊!

雖然貓耳什麼的我最喜歡了!




以上,就是學長對我說出「褚你跟個變態一樣。」這句話的最原始原因。

該怎麼說,我不過就是在試戴喵喵給的貓耳髮夾而已,學長自己不打聲招呼進來,馬上摔門就算了,沒想到在那裡看了三秒後,居然直接嫌我是個變態,我那個──喜歡貓耳錯了嗎!?──我又沒有用舔的,那才是變態!

「這跟貓耳沒關係,追根究底來說還是要怪你表情太猥褻了。」自己開冰箱拿我牛奶喝的學長一臉鄙視的繼續吐槽我。

哪裡猥褻?不是一張有點帶衰的正人君子臉嗎?雖然我想當個爽朗青少年,不過好像有點困難呢,說不定我該改走鄰家哥哥路線?嘛,那得要從廚藝開始打基礎了。

「學長你不是應該看書嗎?」見學長這種悠閒的樣子,跟那些拼死拼活到快成為乾屍的高三生相比,有很大,大到難以忽視的落差,這樣真的沒問題嗎?學長你這樣不會被同學捅嗎?

學長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我是黑袍。」

果然又是這樣啊……

我繼續橋我那對有點歪斜的貓耳。

「所以就算翹課也沒關係。」

「欸?」我驚詫的回頭。

學長你這是在跟誰炫耀?還是說你現在正提前告訴我你明天的行程安排?

當我想對學長說些什麼勸導的話時,學長把喝光的瓶子往櫃子一放,整個人直接倒在我的床鋪上,滾了幾圈就把棉被裹在自己身上,對於目前的這個畫面,我徹底無言了一下。

現在是什麼狀況?

鬧彆扭?

顧不上貓耳了,我走到床邊坐下,輕輕推了幾下那一大坨被子,「學長?」

叫了幾次,學長都不為所動的繼續當條蝦捲,我整個人覺得莫名奇妙又很無奈,這種狀況還是第一次。

「冰炎?」

蝦捲微微動了一下,卻沒有攤開。

「颯彌亞?」

還是只動了一下,不過有比剛才動得大力一點。

「嗯……亞?噗喔!──」剛喊出那個不少人叫過的字,學長突然一掌巴上了我的下巴,強悍的鐵沙掌害我差點咬到舌頭。

「褚你給我閉嘴!」用棉被蒙住我的頭就開始亂打的學長凶狠的說,就像被踩到尾巴的動物一樣炸毛了。

「哇!學長!別激動啦!──話說回來,我們在交往吧?為什麼我喊了要被打啊?」閃躲著那可以穿牆的拳頭,我可不想明天頂著一張鼻青臉腫的臉去上課。

「──我錯了,你不只臉長的很猥褻,聲音也很猥褻!」

什麼鬼啊!?

「啊啊!我的聲音又不會讓人懷孕!」我抱著頭躲到床腳,無奈的喊到。

「你這個人連腦子裡都是猥褻的東西嗎?」

「沒有啦!我才沒有想要用聲音讓人懷孕啦!這種事情怎麼可能嘛!」學長又撲了過來,再閃下去我就得摔下床,只能試圖反擊的也撲了過去,所謂狗急會跳牆!

莫名其妙的打鬧持續了好一陣子,在床上滾過來又撲過去的,最後兩人都氣喘吁吁,身上的衣服跟頭髮也都亂七八糟的,掉下來的貓耳跟棉被枕頭已經不幸的被踢下床。

我抱著學長用力的蹭了兩下,猶豫的開口道:「學長你,在撒嬌喔?」

「不行嗎?」反而瞪了我一眼,學長理直氣壯的反問。

也不是不行啦,不過……

「很難得嘛……」學長耶!那個無論什麼超自然現象都滅不掉的學長耶!雖然說好了以後不要老瞞著我什麼事情,不過沒想到會有這一天,我心中高興之餘,意外還是佔很大比例的。

「很煩。」閉上眼睛,學長如囈語般的說,「如果是你的話還能忍受。」

「我已經很努力不煩人了。」啊,沒想到我都這麼克制了還會被學長歸類到很煩的部分,我已經很努力不要胡思亂想了說。

「喔……」學長一點誠意也沒有的敷衍到。

唔嗯,好久沒看到學長這種想睡的臉說,前陣子任務比較多的日子,學長忙的整個人腳不沾地的,來匆匆去匆匆,最近又被考生群圍繞,想好好休息都不行吧?難怪會跑來撒嬌啊……真棒。

「貓耳什麼的,不準戴給別人看。」

「嗯嗯。」

「明天陪我一起翹課。」

「嗯嗯……啊咧?」一起……翹課?

──這是不是意味著一起「約會」的意思啊?




後言:
唔嗯,這是我乾枯下寫的東西
雖然我的乾枯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W
期中週真是太可怕了,尤其設計學院的期中週基本上來說是一個星期到兩個星期W
作業什麼的真是WWWW而且還沒有小美人的陪伴((躺
所以我想跟小美人滾床((滾動
另外就是那個什麼的封面,大家不要大意的上吧!
國父說什麼來著?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乃需努力W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
  • 褚這股無違和的變態感是怎麼回事

    話說那個貓耳髮夾我哥也帶過,萌度瞬間+30% !
  • 我哀傷,我買了底色紅色,有黑色蕾絲邊的蝴蝶髮箍,不過沒有哥哥給我戴Q口Q

    絳夜 於 2012/07/13 23:4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