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來我並不是很喜歡小孩子,因為小孩子不知道為什麼,看著我都會哭,明明我什麼都沒做,偏偏我最不擅長的就是哄人了,幸好我們家的小鬼是寧願流血也不流淚的男子漢(?),個性也蠻老成的,除去偶爾會爆走一下,基本上沒有什麼需要我太操心的地方……嘛,唯一的缺點,大概就是會挑食吧?

「凱翔!你下午沒課啊?」邊走邊想著今天晚餐要煮什麼的我,忽然被叫住,人還很茫然的朝聲源看去,只見某個穿著球衣,頭上綁著頭巾的墨綠色刺蝟頭正朝我用力揮手,這是我的國中、高中兼大學同學方承毅,特色就是大嗓門跟活潑過度的奔放個性,目前因為上大學的關係來爺爺奶奶家住,一有空便幫著老人家賣菜,正好把他的天分──大嗓門──拿出來用用。

「教授突然有事,就提早下課了。」走到遮陽棚下,我看著擺在桌上的蔬菜,有點煩惱,青椒、茄子、紅蘿蔔、馬鈴薯、菠菜、龍鬚菜我家小鬼都不吃,雖然現在已經不會有事沒事就去拿菜刀對著我,不過對他稍微有點「強迫」,就會露出想拿筷子插我脖子的可怕表情,可是正常時間不讓他吃飽,晚上又在泡泡麵或煮水餃,實在很麻煩。

「小鬼還在偏食啊?」坐在凳子上的方承毅搖著扇子,看我盯著攤上琳瑯滿目的蔬菜卻遲遲沒決定要買什麼,同情的問到,「你們家的親戚真過份耶,居然讓大學生照顧小孩子,這樣不就不能好好玩了嗎?」

「那是沒關係啦,我本來就不擅長聯誼之類的場合……」反正閒閒在家也沒什麼事做,作業很快就弄玩了,接下來的時間該怎麼打發反而讓我很困擾,電影、小說、漫畫、動畫、連續劇基本上都看,看到後來,班上女生偶爾聊些偶像劇的話題我竟然也能搭的上去,真是莫名其妙。

「啊啊!別這麼悶嘛,你打扮一下一定很帥,以憂鬱做為賣點的文學系青年!而且還會做家事跟煮飯,鐵定會大受歡迎喔!」感覺從賣菜小販變成拉皮條的方承毅對著我擠眉弄眼,事實證明,眨眼這種事情果然也是正妹技之一,方承毅這傢伙眨起眼來看起來就像個猥褻大叔一樣,令人十分的不舒服,會有想貓他一拳的衝動。

「不好意思,我還是在家帶孩子就好了。」抓了一把空心菜、一包四季豆跟一顆高麗菜塞過去,我毫不猶豫的拒絕掉了轉型為憂鬱文學系青年的提議,我只想繼續當著偽阿宅就行了,至少這樣就不必耗費心力去關心某個女生今天過的怎樣,哪天是什麼莫名奇妙的紀念日,話說回來記念交往一個月記念日到底是什麼鬼東西?

嗯,小鬼來我家似乎也剛好滿半年了,同理可推,我是不是也該辦個什麼同居半年紀念日?……買個蛋糕好了,小鬼好像蠻喜歡巧克力的樣子,果然是小孩子的口味呢……

不理會方承毅那想女朋友想瘋的聯誼瘋子,我又去別攤買了魚跟豬肉,騎著老舊的機車踏上回家的路程,途中經過八十五度c時,雖然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踏進去買了個蛋糕回家,沒有蠟燭,也沒有Happy Birthday字樣的蛋糕,總覺得好像少了什麼,同居半年啊……難道要插六嗎?

掏出鑰匙打開公寓的門,太陽的光線照進了窗簾全部拉起的屋內,在白色磁磚上顯得刺眼的紅色痕跡映入眼中,眉頭在不知覺中緊緊皺起,對血稍微有點恐懼的我用力的閉了下眼睛,屏息著走進屋內。

「小昊?」把東西暫時放在客廳的桌子上,我延著滴在地板上的紅色班點走進廚房,馬上就看見了背對著我的矮小身影。

目前的畫面非常像日式恐怖片裡才會出現的景像,小昊站在小凳子上地站在流理臺前,腳邊散落著一堆羽毛,紅色的液體從流理台滴落地面,量雖不足以形成「一攤」,但效果仍十分令人不舒服,其中還夾雜著幾塊疑似肉塊的東西,我愣了一下,一股反胃的感覺讓我撐著門框乾嘔了一陣,眼淚都被擠出來。

背部被輕拍著順氣,不用想也知道是誰,小昊聽起來很平淡的聲音從耳邊傳來,「怎麼現在回來?」

「因為今天──」側頭看向小昊,回答的話語硬生生的卡在我的喉嚨,那張天生慘白的小臉上,沾染了紅色的血液,衣服及雙手也都是滿滿的血跡,「你──」看見那隻血淋淋的右手拍在自己身上,我再也受不了了,兩眼一翻,直接昏死過去。

在徹底昏過去前,我似乎聽到了什麼不滿的抱怨,令人高興的是,並未傳來摔痛的感覺,這個小鬼或許還有那麼一點良心。

只有一點點。




多虧小昊,我做了一個充滿蠕動的肉塊的惡夢,就在肉塊要爬到我身邊時,小昊突然拿著菜刀出現,像個神經病一樣的穿著夾腳拖把肉塊踩爛,飛濺的大量血液把他整個人都噴紅,無波的黑色眼睛裡什麼也照映不出來,臉上只有陰森的笑容。肉塊上浮出人臉,我還沒看清楚,就被小昊用菜刀捅個稀巴爛,我吞了吞口水想離開這個地方,卻被什麼給抓住腳,向下一看,卻是個只剩下上半身的嬰兒,腸子拖在地上,兩隻小手抓在我的腳上。

──好可怕。

有多久沒意識到害怕這種情緒我不知道,但是、但是……

嬰兒突然張大嘴巴,尖銳如鯊魚般的血盆大口眼看就要咬到我,一股意外真實的痛覺將我從那可怕的畫面迅速拉出,我猛然睜開眼,入眼的是自己房間的天花板。

「想對這個人做什麼呢?垃圾。」小昊背對著我坐在床邊,手裡似乎掐著什麼東西,細小而尖銳的聲音有點刺耳,想問,乾澀的喉嚨卻發不出半點聲音,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小昊從口袋裡摸出了美工刀,像在挖什麼的用力戳著「空氣」,那細小的聲音更加尖銳了。

「小……昊、咳咳!」抓住小昊的上衣,我吃力的發出聲音,下場就是被口水嗆到。

不曉得是從哪傳來「啪喳」一聲,小昊收回美工刀,一隻手為持著握拳的樣子半舉著地看向我,「你躺一下。」說完就跑到房間隔壁的浴室,不知道去洗些什麼,還傳來了沖馬桶的聲音。

自從小昊來了以後,房間一直維持著偏涼的狀態,我爬起來喝了杯水後又窩回暖暖的被窩,詭異是詭異了點,不過可以省下冷氣錢也沒什麼不好,所以我也就沒有動過要處理這種現象的念頭了。

「你不是說你的恐血症很輕微嗎?」小昊一邊把手往身上的衣服抹一邊不高興的說。

「……」如果看見地上跟一個人身上都是血,還葛到你身上來,再輕微的恐血症都會被嚇昏吧?我看著一臉「都是你的錯」的小昊,整個人無言的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你剛才在淦麻?」我轉移話題,小昊也沒有想繼續追究的樣子,很自然的掀開輩子爬進來,似乎洗過澡的他,身上帶著沐浴乳的香味,只可惜體溫偏低,不然就是個軟呼呼的暖暖包了。

「你身上沾到我的陰氣了,一些小鬼順勢附在你身上。」小昊臉色陰沉的說,「不長眼的垃圾。」

「呃、喔……」這種感覺還蠻像小昊是某種大惡鬼的感覺來著,這樣沒問題嗎?

「問完了吧?那輪到我了。」小昊一副大人樣的單手撐著頭看我,一個小鬼做這種動作其實還蠻好笑的,不過現在顯然不是爆笑的時候。

「喔。」我有什麼好問的?

「害怕嗎?」露出陰森的笑容,小昊擺出一種「我會吃人喔!」的可怕表情。

「還好。」反正小昊也不能對我怎樣,原因是,對我怎樣後就沒人會煮飯給他吃,之後也就沒床鋪睡還有浴缸邊泡澡邊玩小鴨鴨,也沒人會幫他洗頭,電視遊樂器什麼的當然也不用說了,他卡了半天的關卡也別想破下去,所以小昊就算在家裡殘殺動物,也一定是趁我不在,並在我回來前收拾乾淨,今天嘛……算是意外?

「幹嘛買蛋糕?」似乎覺得手痠了,小昊放棄帥氣的撐臉動作,側躺著看著我問。

「啊,巧克力你吃吧?」我突然想到,也沒跟小昊做確認就一時腦熱買了下來,萬一他不吃的話,最後又變成我要自己解決。

「別岔開話題。」小昊瞇起眼睛。

好兇喔……

「……你來這裡住也半年了,所以我就想、慶住一下之類的。」被死死地盯著看,偏開視線貌似又會把小昊這個炸藥桶惹毛,我只好有些結巴的回答道。

「你這個人……」小昊沒力的趴在床上,過了一會又往我這裡蹭過來,緊緊的抱著我的腰不放,「……是笨蛋嗎?」

「為什麼不怕我啊!?我可是惡靈耶!殺了一堆人的惡靈!你這人真的很討厭耶!」被子裡傳來小昊的低吼,參雜著鬱悶、氣憤等等的情緒,複雜的難以解讀。

雖然被抓的有點痛,但比起被刀捅的那時候,已經輕微上許多許多。

「有人喜歡你不好嗎?」不明白小昊為什麼要這麼不滿,抱著他,我略帶疑惑的問。

「所以說,為什麼會喜歡我啊?明明我個性很差,一控制不住就會把動物剁個稀巴爛!很恐怖不是嗎?給我感覺到恐怖啊!然後把我趕出去!」

「你才是,對我有什麼不滿吧?」我蹙起眉,「畢竟我不是什麼溫柔又漂亮的大姊姊,所以你才一直想離開吧?」

小昊一秒掀開被子,生氣的朝我吼到,「才不是!這跟女人又沒關係,為什麼會被你曲解成這樣!?」

「那偶爾也該對我說『最喜歡凱翔哥哥』之類的話。」我認真的提出要求。

「這種話誰會說啊!?所以說,問題不在這裡,你到底有沒有我是凶靈的自覺啊!?」似乎經常被我搞得很崩潰的小昊用力拍著棉被,一臉恨鐵不成鋼的模樣真像我高中老師在跟我討論志願時的表情。

「你現在是人類吧?又沒有要殺我,為什麼要害怕?」我反而不懂小昊在意的點,不管怎樣,無論是以怎樣的形式出生,也改變不了目前小昊是人類的事實,做為「蘇昊」這個人活著的事實。

「萬一有一天殺了你呢?」即使是那個生下他的女人,在面臨自己即將死亡的事實時,溫柔的偽善嘴臉也被徹底撕毀,扭曲而瘋狂的臉,這是每個死在他手上的人都曾露出的表情,噁心又貪婪的人類,死亡是最適合他們的下場──原本,他是這麼想的,但是眼前這個人卻打破了他原本的想法。

「那樣啊……」伸手握住了小昊涼涼的手,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笑了。

「就算那樣,我也不會生氣,不過我蠻怕痛的就是了,要殺就要殺的俐落一點。」再怎麼說,自己也是有了某程度上的覺悟才把小昊留在身邊,並不是想當什麼感化凶靈的聖人,我只是純粹的覺得,或許我們可以生活在一起,僅此而已。

──莫名其妙的挫敗感。

小昊往前倒,趴在我的身上,一動也不動,我試著戳了兩下,他也沒給我半點回應。

「要吃蛋糕了嗎?我好久沒吃了。」而且這小鬼也不輕,壓在肚子上還蠻難受的。

「……不是說什麼同居六個月紀念日嗎?」小昊側過頭問,滿臉的疲憊模樣好像剛被期中週折磨過的大學生似。

「嗯,所以我拿了六的蠟燭喔!」吃蛋糕果然還是要吹個蠟燭感覺比較過癮。

「……我不想,跟你講話。」盯著興奮的我半晌,小昊慢吞吞地道,捲過厚被,像是捲春捲一樣的把自己裹起來,滾到一旁不鳥我。

「那我打電話找方承毅過來陪我吃。」

「我起來!別找那吵死人又吐個沒完的白痴!」

看著把我的手機搶走的小昊,我露出微笑。

雖然是凶靈,其實還是有害怕的東西嘛?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