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艾依查庫拖著青年來到戶外浴池時,寬敞的溫泉裡頭只有兩個正要離開的歐吉桑,無意外的,他們直接佔領了戶外浴池,艾依查庫像匹脫韁野馬一樣興奮的來個衝刺跳水,幸好一旁的青年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別人說什麼就信什麼的單純小鬼,並沒有十分憧憬這種旁邊都有貼標示禁止的危險行為。

悠閒的沖了個澡,青年像個老頭子一般慢吞吞的踏進浴池裡,熱熱的水蒸氣瞬間模糊了視野,剛才那些歐吉桑留下的空酒瓶躺在漂浮於水面的桶子中,使得霧氣中夾雜著淡淡的酒香,熱水令人放鬆,這香氣更增添一種令人飄飄然的感覺。

「啊啊~少爺要不要也來叫幾打酒?」躺在池邊裝死了好一會,艾依查庫忽然爬起來。

「未成年不可以喝酒。」青年擰乾毛巾後放在頭上,「更重要的是,萬一你喝醉後對艾伯做什麼事情被打成蜂窩,會令人很困擾呢!」

「不會啦!我才不會對艾伯做什麼奇怪的事情!」艾依查庫忍不住大聲反駁,到底他做了什麼事情才會令青年產生這種誤會?

「你最近不是經常用奇怪的表情跟眼神盯著艾伯看嘛?」撥掉因艾依查庫的劇烈動作而濺到臉上的水,青年淡定的反問,口氣像是完全堵定艾依查庫一定有什麼不良企圖。

「哪有啊!」艾依查庫無力的哀嚎。

「唔,不然換個說法好了……『若有所思』的盯著艾伯,怎麼樣?」青年很認真的想了一會,挑出覺得比較適當的形容詞替補上去,不過艾依查庫顯然並沒有因為他的努力而受到感動,抹了把臉後趴到岸邊。

「那個啦,記憶症候群,布列不也這樣過嗎?」艾依查庫撐著臉道,濕漉漉的臉上全寫滿了困擾,「原本一直一為是那樣的東西忽然變得不再那麼絕對,實在讓我……不知該如何是好。」

「艾依的話,只要按照自己的心願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夠了。」一直以來的相處,青年認為艾依查庫與其在此煩悶的想些有的沒的,不如依靠自身的本能還比較可靠,艾依查庫是直來直往的,拐彎抹角這種事一直都不適合他。

「可是我動搖了呢……早知道艾伯什麼也懂,卻忍不住對他生氣,造成他的死亡的說不定正是我呢,明明發過誓要好好保護他的我到底在做什麼……」為了阻止自己的思想越來越負面,艾依查庫吸了一大口氣便整個人埋入水中,青年望著不斷冒出氣泡的水面,在心裡嘆了口氣。

在愧疚感與自我厭惡的夾擊下,艾依查庫感到了某程度上的疲累,雖然他總是筆直的向前衝,但不代表當血淋淋的結果攤在他眼前時他仍會依然故我,尤其那個人是艾伯李斯特,就算說是他生命中最為重要的人也不誇張的那個艾伯李斯特。

如果自己能夠更加沉著就好了、如果自己能夠更寬容就好了,艾依查庫不禁這麼想。

回到人世後自己能做什麼呢?或是說還能做什麼?如果艾伯李斯特依然朝著權力的頂峰邁進,那麼再次決裂似乎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如果能回到連隊那時候就好了,最重要的人就在自己觸手可及的地方,能夠將後背交付給彼此,即使訓練很辛苦、生活也不怎麼安定,卻比政治裡的爾虞我詐好多了,那時候的自己總覺得,只要他們一直在一起就什麼事都做的到,但是事難料,沒有什麼事是永恆。

「艾依查庫你打算把自己淹死嗎?」

布列依斯掐著艾依查庫的脖子,將人從水裡撈起來,沒意外的看見對方憋氣憋得滿臉通紅,一脫離熱水後便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淹不死吧?」喘了兩口氣,艾依查庫揮開布列依斯的手,皺著眉勾起自嘲又略帶挑釁的笑。

「不要在小孩子面前做些奇怪的事情。」瞇起眼睛,布列依斯嚴肅的告誡道。

「欸……說是小孩子也……」忍不住想辯駁的青年剛開口便被布列依斯掃過來的視線給驚嚇到,只好像奄掉的白菜般自動消音。

抹了把臉,艾依查庫搔搔頭,「……我去冷靜一下。」

「啊……」本想說些什麼的青年,話到了嘴邊卻吐不出半個字,最後只能目送艾依查庫走出浴池。

他還在發愣的時候,布列依斯已經下了水,「不服氣嗎?」

「嗯?」聞言,青年才把注意力從關上的拉門移開。

「說你是小孩子,不服氣嗎?」嘴角彎起帶著笑意的弧度,這樣的布列依斯青年從來沒看過,總覺得繼續注視著那張臉,好像會失去什麼東西,於是他略有些尷尬的將眼睛移開,瞥向斜上方的矇矓夜空。

「呃、啊……沒有……啦……」這是什麼微妙的氣氛啊?青年困擾的在心裡頭嘆氣,緊張之餘又有些開心,七上八下的感覺讓他不知該如何是好。

啊啊……靠這麼近的話,可以把手搭在他的腰上嗎?

「那個,布列你……」靠太近了啊!

青年手足無措的樣子似乎起了反效果,難得泛起的壞心眼因此開始膨脹,布列依斯靠了過去,手環住青年的頸項,與對方額頭貼著額頭、鼻尖碰著鼻尖。

「說你是小孩子還不相信?」布列依斯挑起一邊的眉,直盯著青年被嚇的移不開的眼睛道:「實際上,就是在誘惑你的意思。」

「咦!──」這是在做夢對吧?這裡根本不是現實對吧!?




別於浴池裡的閃光,艾依查庫的氣場簡直糟糕透了,一回想起記憶中自己轉身走掉的行為,他就恨不得拿刀捅自己一百遍,不,說不定連一千遍也不夠發洩自己心裡的愧疚、挫敗、無力與幾乎要把他淹沒的自我厭惡。

啊啊!真是糟糕透了!

艾依查庫鴕鳥心態的想,要是沒有被喚醒就好了,死掉就死掉,一了百了,什麼都不用去在意了!

……這種自暴自棄的自己啊……就像那個什麼……「喪家之犬」?

還真是貼切到極點的形容。

如果這時候阿貝爾那些傢伙也在就好了,艾依查庫瞇起眼睛,他需要好好的打一場架,最好是打的無法動彈為止,將他那些多餘的、瑣碎的雜念全都打出腦袋,就像以前一樣,看著前方,看著艾伯一個人就夠了,這樣是最好的。

明知道只要照舊就好,但心裡頭的那點猶豫卻怎麼也揮之不去。

「呀!!────」

突如其來的尖銳叫聲沒差點讓艾依查庫跌個狗吃屎,穩住後,艾依查庫反射性的往傳來尖叫的地方跑,想也沒想的就拉開拉門。

一道黑影在人群中迅速逃竄,察覺到魔物氣息的艾依查庫隨手從旁邊的椅子上拔下一根木棒暫時充當武器,便一點也沒有顧慮的衝了上去,進行追擊。

「混帳東西別跑!」雖然知道魔物絕對不會因為他喊別跑就不跑,但那變態的速度即使是順間爆發力很強的艾依查庫也覺得有些吃力。

藍色的眼睛瞇起,像是鎖定獵物的獵人般神情專注,周遭的世界忽然緩慢下來,就連逃竄的魔物也如慢速撥放的影片,破綻百出的成現在眼前,艾依查庫握緊手裡的木棒,瞬間便做出決斷,「咻」的一聲,木棒像是子彈般的飛了出去,毫無懸念的將魔物給釘在牆壁上。

「呼……」

才剛解決完一隻魔物,艾依查庫覺得清爽許多,也在這時,他才發現周遭的環境好像有點不太妙,他的眉稍稍一抖,就像不小心使炸彈中的水銀汞柱傾斜般,比剛才還要高好幾分貝的尖叫聲在浴池中炸開!

「呀啊!!──」

「討厭!討厭死了!大變態!」

「大色狼!──」

女湯中的女孩子單手掩著胸口,另一手則隨便抄起身旁拿的到的東西朝艾依查庫扔過去,數量之多,就算是艾依查庫速度夠快,還是悲慘的被貓中好幾下。

「唔啊!對不起、對不起啦!」一邊喊著道歉的話,艾依查庫慌張的奔出女湯,滿身狼狽的落荒而逃。

他什麼也沒看到啊!為什麼要被打!?──

「大變態不準逃!給我好好的負起責任!」充滿份量的女性追在艾依查庫身後,她的腳步彷彿連走廊地板也跟著在震動,艾依查庫滿臉黑線,他大爺再飢不擇食也不會挑這款的啊混帳東西!

「哇!對不起!」差點撞到人,艾依查庫反射性的先道歉,一台頭卻看見了表情錯愕的艾伯站在那裡,手裡還捧著換洗衣物,很明顯也是要去戶外浴池泡湯。

回望了身後緊追的龐然大物,艾依查庫抓住艾伯李斯特的手腕,頭也不回的拉著他繼續狂奔。

「艾依查庫你──」看了看後面,又看了看艾依查庫有點腫的側臉,艾伯李斯特對目前的狀況充滿迷惑與不解,他怎麼樣也無法想到艾依查庫會因為誤闖女湯被恐龍女追打。

「跟著我跑就對了!」頭也不回,艾依查庫丟了這句不算解釋的解釋給艾伯李斯特,令他愣了好大一下。

還是第一次……

回握艾依查庫溫熱的手,艾伯李斯特的琥珀色眼眸倒映著艾依查庫的背影。

平時都是艾依查庫看著自己的背影,還是第一次,他站在艾依查庫的角度注視著對方。

背後亂七八糟的叫罵已經不重要了,到底發生什麼事情對他來說也不再是重點,他很開心,為了手心傳來的溫度、為了艾依查庫專注的神情、為了那彷彿消失殆盡的疏離,他不太理解為什麼一個不認識的人能對自己來說重要至此,但是比起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的炎之聖女,為了另一個人的存在而活,這似乎令人好接受多了。

好像他們本來就該在一起,不在一起反而不自然。

「艾伯好像不太對勁。」艾依查庫說著,一生招呼也不打的停下腳步,正在想著自己的事情的艾伯李斯特沒有注意到,一頭撞了上去,因為臉上的眼鏡,讓他的傷害悲劇的加成了。

「唔!」艾伯李斯特連忙把眼鏡摘下來,摀著撞痛的臉發出低吟。

「唔啊、艾伯你還好吧?」沒想到會釀成這種意外的艾依查庫緊張的抬起艾伯李斯特低下去的臉,微瞇的金眸因為疼痛而泛起水光,一張俘虜不少女性芳心的俊臉此刻皺成一團,「哪裡痛?」只關注艾伯李斯特的傷的艾依查庫沒發現兩人的姿勢有些微妙,可以稱的上是神經大條的繼續靠近,用意雖然是想看清楚艾伯李斯特臉上的傷,卻讓多少有點自覺的艾伯李斯特臉頰泛紅。

太近了……

鼻尖幾乎要碰在一起,艾依查庫的熱氣撫在臉上的肌膚,為了這種事情心跳加速的自己是不是有哪裡不太對勁?

「我沒事。」鎮定的把艾依查庫推開,艾伯李斯特顧不上疼痛的將眼鏡戴上。

「啊,可是──」

「你剛說什麼不太對勁?」不想讓對方細究,艾伯李斯特迅速打斷了艾依查庫的話。

愣了一下,艾依查庫搓搓鼻子,「那個,室內好像也開始起霧了。」

聽艾依查庫這麼一說,剛才完全沉浸在自己思緒中的艾伯李斯特經此一提才發現,周遭不知何時已經彌漫著淡淡的霧氣,能見度雖然不差,卻也看不了多遠。

室內起霧?

艾伯李斯特皺眉,這種聞所未聞的事情,無論如何一定有問題。

「少爺跟布列呢?」把凌亂的頭髮撥了撥,艾伯李斯特轉頭問。

雖然他們想明天在解決這件事情,不過這場詭異的霧,似乎已經等不及了,目前看來,現在並不是適合悠閒泡溫泉的時候。




後言:
真是靈感來了,想擋也擋不住耶((嚼嚼
果然我還是喜歡笨蛋跟笨蛋的組合((笑
越是想著要讓艾伯精明一點,反而造成他戲份很少的悲劇((噴
老實說白色情人節任務結束後,我整個人進入了UL倦怠期Orz
梅子什麼的隨便啦,反正我的地圖還離很遠orzzzzzz
比起這個,目前寫寫文感覺比較有趣((噴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