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今天,西瑞才不得不面對原來他西瑞大爺連做個飯這點小事也做不好的事實。

盯著手上托盤裡那碗由自家老到隨時都快葛屁的老廚師爺爺熬煮出來的稀飯,西瑞滿臉嚴肅地將之與稍早自己弄出來的黑暗料裡進行比較,最後很悲催的發現兩者間根本沒有可比性,就連他這對吃不怎麼講究,有熟沒熟的東西都可以吞下肚,腸胃消化功能好的驚人的粗線條也不好意思說自己弄出來的那玩意兒叫食物。

他西瑞大爺打娘胎出生以來第一次碰到這麼艱難的事情,明明煮泡麵一點問題也沒有……

正這麼想的西瑞完全沒察覺到稀飯與泡麵的難易度完全不是同個等級。

廚藝不好也不能全怪西瑞,畢竟看多了亂七八糟的影集後,自稱男子漢的西瑞理所當然的貫徹起「君子遠庖廚」的戒律,反正他大爺不缺錢,在家也有身懷絕技的老廚師可以填飽他的胃,總之餓不了他的,他也就沒這麼在意自己會不會下廚這種小事了。

直到今天他豪氣萬千的應下了某人的要求,才知道原來要當那啥新好男人真他媽的有夠難!

推開房門,迎面而來的是從高級音響中炸開的震撼爆破聲,隨後男主角驚恐的鬼吼鬼叫及刺耳的輪胎打滑聲接踵而至。

寬大的液晶銀幕上正在放送好萊屋的動作電影,木板地上隨意堆起的柔軟綿被堆中,那位因為染上「流感」而被勒令在家自行隔離的雙袍級,此刻正趴在上頭,抱著前陣子西瑞去原世界夜市時玩射擊遊戲打回來的獎勵品──山寨版的有口凱蒂貓,十分悠閒的看電影,兩隻光溜溜的白皙腳丫子還在被子外頭晃來晃去。

「臭老三!不是叫你躺好嗎?」把托盤放在一旁的矮桌上,西瑞一邊把桌子抬過去一邊皺著眉說。

「你這張『床』要怎麼躺好?」九瀾挑了挑眉,這座龐大的小山是由好幾條厚被及各種大小的枕頭組成,一躺上去便向外頭賣的懶人沙發般,會整個人陷進去,他現在能好好的趴在這裡,可是他在西瑞去廚房瞎折騰後自己般枕頭堆出個「地基」的結果。

「總比你那間充滿化學藥劑的房間好!」西瑞翻了個白眼,敲敲矮桌的桌面,「快吃吧!吃完就給本大爺吃藥睡覺。」

九瀾挑眉,瞄了眼碗公裡的稀飯,多樣的蔬菜及魚肉的碎塊,還有拌勻的蛋,濃稠的程度控制得很剛好,灑上了一些肉鬆,這樣一碗色香味俱全的食物,怎麼看都跟粗枝大葉的西瑞扯不上關係。

「小弟,這東西你煮的?」九瀾拿起湯匙,一邊把肉鬆跟稀飯拌勻一邊懷疑的問。

「……老爹煮的。」剛拿著藥罐及溫開水回來的西瑞一臉難以掩飾的尷尬,九瀾當然沒有漏看,心中不禁一陣好笑,沒想到自家那自認聰明的小弟也會有這一天。

「笑屁啊!」見九瀾露出壞心眼的嘲笑,西瑞忍不住低吼一句,一副張牙舞爪的樣子卻礙於對方目前是個病號,不能真的對他動手動腳,只得鬱悶的道:「要不是看你病懨懨的,本大爺才不會這麼簡單放過你。」

雖然九瀾在他面前還是這副討人厭的樣子,但比以往還要蒼白的臉色怎麼看都讓人不放心,也不曉得這波流感到底有多強悍,最近學院裡頭也有不少倒楣鬼中標,輕則頭暈嗜睡,嚴重的話好像會吐血之類,西瑞一點也不希望自家那身上本就不剩幾兩肉的老三成為重症病患之一。

就在西瑞不死心的開始擬定起九瀾的增肥計畫,裝著稀飯的碗公被推到他面前,西瑞看了看出現在自己視線範圍的碗,又看了看把碗推過來的九瀾,莫名奇妙的道:「幹嘛?」

「啊。」九瀾張開嘴,西瑞看著他的動作一秒懂了,無數黑線掛滿他的腦袋。

見他遲遲沒有動作,九瀾道:「既然小弟你不會煮稀飯,這麼簡單的工作你總會吧?」

現在就是吃定小爺不會對你個區區病患動手動腳就是了!?

……但是自己的確沒辦法對九瀾怎麼樣。

西瑞抹了把臉,第一次感覺到深深的無奈,他認命的端起碗及拿起湯匙,舀起稀飯往九瀾嘴裡送,心中像是在念靜心咒般的不斷重複告訴自己「臭老三是病患」,即使滿臉的不樂意,手上的動作卻並不粗魯。

九瀾樂得瞇起細長的眸子,他並不喜歡生病,因為那會影響他的工作效率及判斷力,但如果能讓那隻像頭野生肉食動物的小弟偶爾溫柔體貼一下,九瀾倒覺得這樣也不壞。

看對方繞著自己團團轉,無論多生氣還是包容他的任性,這種感覺很不錯。

或許這就是自家小弟的魅力所在?

轉開蓋子,湯碗裡的雞湯冒出陣陣白煙及中藥材的香氣,西瑞在餵完稀飯後打算順便連湯也一起解決。

「湯我自己來就可──」話還沒說完,湯匙就已經戳過來,九瀾只好配合的張開嘴。

「你看本大爺對你多好?想當年本大爺受傷時候你哪次不是對本大爺又掐又冷笑的?」西瑞悶悶的發起牢騷,不管怎麼想都覺得自己虧大了,之前他住院時候都沒見老三對自己這麼好過,反而自己這個傷患還得去安慰什麼事也沒有的對方,真讓人不知該說些什麼才好。

吞下藥丸後,九瀾慢吞吞的蹭進滿是西瑞味道的被窩中,「因為你啊……老是做些令人生氣的事,所以不值得同情。」

因為無聊的原因弄的傷痕累累,九瀾雖然見慣了各式各樣的傷口,甚至是各種慘烈的屍體,當看見西瑞身上的傷痕時仍忍不住生氣,這種氣憤中夾雜著對方沒有察覺的恐懼,老實說他會怕,那令他想起六羅脖子上猙獰的傷疤。

切掉吵死人的電影,西瑞沒好氣的蹲在九瀾旁邊,對方的金眸眨也不眨的盯著自己看,似乎很無辜的樣子。

西瑞突然覺得自己十分悲劇,這連說句好聽話都吝嗇得要死的臭老三超級討厭,偏偏對方有多討厭,他就多喜歡他。

沒錯,他就是有病的喜歡九瀾的討厭!

就連那令人嫌棄到不行的內臟癖在他看來還是有點可愛的。

一瞬間判定自己沒救的西瑞在心裡嘆了口氣,在九瀾的額頭落下淡淡一吻,語氣惡狠狠的輕聲道:「等你病好了,就等著三天下不了床吧!」

看著目前也只剩口舌之快可以逞的小弟,九瀾勾了勾嘴角,「你想做,三哥就給的起。」

「少來!」西瑞翻了個白眼,九瀾自己真是半點自覺也沒有,身為「纖細」的鳳凰族混血,跟自己這種猛禽怎麼比?體力再怎麼樣也不可能比自己好,要不是自己還懂得克制是什麼東西,否則九瀾每次都只有被做暈的份了。

「乖乖睡覺,等下本大爺回來檢查。」把矮桌搬回角落,西瑞端著空碗再度對九瀾凶巴巴的叮嚀道。

「快點回來。」藥效發揮的很快,睡意漸漸湧上的九瀾嘟囔著已經離開的西瑞聽不到的催促。




走出房間的西瑞,看著外頭的天空大大嘆了一口氣。

從口袋掏出那個皺巴巴的信封,裡頭放的是之前一時衝動便跟著褚冥漾一起預購的限量情人節餐券。

他得承認,自己的浪漫細胞沒有那傢伙的發達,見對方開始莫名的忙碌後才留意到情人節已經在不經意的時候悄悄接近,既然發現了,西瑞也不可能當作不知情,或多或少的開始期待起那天的到來,計畫在他反應過來前已經擬定完,偏偏老天硬要潑他一盆冷水,在他收到餐券那天,九瀾也剛好因為流感而返家休養。

比起過情人節,當然還是養病重要啦……

不過自己的一頭熱居然就這麼放水流了,西瑞仍覺得有那麼一些不甘心。

偶爾也想試著做做看,那種會讓人感動得說不出話的事。

感覺好像很笨也很蠢,反正談戀愛的人腦子本來就不大正常,愚蠢一點也沒有哪裡不好,但西瑞這顆灌了一堆八點檔的五彩腦袋卻怎麼也想不出老梗、狗血以外的辦法,一下子陷入瓶頸,爬也爬不出來。

送花?老三那傢伙怎麼看都不是收到花會笑的一臉滿足的人吧?送他一束新鮮內臟說不定還有可能。

送飾品?之前老三生日時候送他的那個氣派金龍手鐲,最後變成把他腦袋砸出包的凶器。

金龍到底哪裡不好了?很帥氣、很顯眼啊!

完全搞錯方向的西瑞端著餐盤走遠,像是失意畫家為了自己的理念不受世人理解而感到憤慨的碎碎念飄散在空氣中,。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