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配對為少爺(大小姊性轉意味)×布列依斯,居家生活大量腦補有
*如果都沒問題的話就往下翻吧XD




花園裡一群人有效率的打掃著剛才製造出的殘骸,像是血跡之類破壞氣氛和諧的東西都被迅速的湮滅掉,布列雙手抱胸,滿臉肅穆,像個嚴苛管家般的站在一旁年紀都老大不小了還跟小孩子一起蝦胡鬧的蠢大人們,折騰了好一會,庭院內的神奇坑洞至少消失不見,至於光禿禿的草皮跟毀的差不多的花草樹木,那就只能等聖誕假期過後,園丁大叔回來處理。

相信到時他看見這片荒地一定又會被氣的心肌梗塞狀。

其實這樣也好吧?偶爾我會這麼想。

畢竟記憶裡一定不全然是美好的事物,現在這樣和大家住在一起說不定還幸福許多,如果是這樣的話,恢復記憶真的必要嗎?

很難得的,我對自己的使命感到質疑。

「──少爺!」一聲近在耳邊的呼喚將我的思緒從深處拉回,一抬頭,看見的便是布列微蹙眉頭的臉。

反射性的露出微笑,「怎麼了?」

布列欲言又止的張了張口,最終依然沒把想說的話說出口,轉身關上了通往花園的透明門扉,拉著我被手套裹的腫了一圈的手走進屋內。

阿貝爾說,就算記憶消失了,但有些看不見的東西是不會改變的,例如──羈絆。

之所以渴望記憶便是覺得內心裡有什麼斬不斷東西連接著未知的地方,冒險是人的本性,即使知道結果也許並不如自己想的,還是想要追尋,這種人最極端的莫過於艾依,你可以賤踏他的自尊卻不能汙衊他的信仰,之所以纏著艾伯,似乎是潛意識裡的本能驅使他。

其實布列也一樣,只是他從來也不說,他寧願把這件事情在腦子裡轉過一百遍,甚至轉到爛也不會說出口,更別說對我開口。

使力區起腫的跟香腸一樣的手套,我努力的回握掌中那隻修長而整潔的手,剛才盛怒之下,他就穿著單薄的襯衫在外頭,又不像阿貝爾一樣皮厚肉粗還是裸露習慣導致神經遲鈍的類型,手掌此時的涼氣好似能透過手套。

沉默的走了一段路,沒有意義的亂晃在碰上穿上大衣,明顯是出門打扮的瑪格莉特後終於停止,整路握在一起的手才在布列將手抽走後分開。

「少爺。」瑪格莉特溫和的彎起嘴角,之後才向一旁的布列點了下頭,算是打過招呼。

「要去鎮上嗎?」看見瑪格莉特與其他人有明顯溫差的厚大衣,讓我一下子有點不適應,畢竟剛才阿貝爾跟利恩只比平常多加了條圍巾就在外頭的雪地上滾,說真的我不懂那保暖到哪裡了?我們家也沒窮成這樣噯……

瑪格莉特點點頭,「去添購一些不足的食材,少爺也要出門嗎?」她邊說邊打量了一下我身上比她還誇張的保暖衣物。

聞言,我只能給她無奈的微笑。

「順便帶少爺一起去吧。」沉默站在一旁的布列忽然對瑪格莉特開口,「一直待在屋子裡頭會變成『宅男』。」

有、有這麼嚴重嗎?

我險些腳下一滑,驚訝之餘,我也很納悶是誰教給布列這些「專有名詞」?八成又是阿貝爾吧?畢竟顧家對血氣方剛的大爺來說實在是件很無聊的事情。

「不會啦。」一邊想著其他事情,我一邊無奈的反駁。

瑪格莉特莞爾的笑了笑,「少爺一起去吧,鎮上很熱鬧的。」

「今天沒有公務,在家也沒什麼事好做。」既然瑪格莉特同意了,布列便鐵了心把我趕出門,免得在家裡到處亂晃又不事生產。

……畢竟身分擺在那裡,沒人敢叫我幫忙做家事。




最後出門的人除了瑪格莉特與我,又加上了伯恩哈德及薩爾卡多,一方面可以幫忙拿東西,一方面也能順便保護我的安全,畢竟我們家可是位在人煙稀少的「郊區」,途中有段路會經過某座森林,雖然鎮上的人都把裡面的魔獸視作可怕的存在,但對於我家的那些人來說,似乎都只是一碟塞不了牙縫的小菜。

有時候家裡餐桌上的野味就是這樣來的。

「弗雷呢?」看見只有伯恩一個人,我納悶的問,畢竟同他長的幾乎一模一樣的另一位大叔黏他可黏的緊了,幾乎到了扒著不放的程度,整天跟上跟下,就算被甩門也依然沒感覺似的繼續跟。

這到底是神經大條還是真的故意煩人就只有當事人自己知道了我想。

伯恩的臉色明顯一沉,倒是薩爾卡多體貼的替他做了解釋,「弗雷大叔剛才逮著打掃庭院的艾依前輩碎碎念『啊啊~枉費我對你這小鬼還蠻有好感的,這種事情居然不找我參一腳,啊啊~大叔我好傷心啊~好~傷~心~啊~』,伯恩叔大概是趁著那時候溜掉。」

每次聽薩爾卡多一本正經的喊艾依「前輩」,我總覺得哪裡很奇怪,雖然以順序來說是這樣沒錯,不過更讓人不舒服的是薩爾卡多居然還一本正經的用認真表情來模仿弗雷如劇場演員般充滿轉折及抑揚頓挫的語調,令人想笑卻又笑不出來。

至少他成功的讓我內傷了。

「你可以敘述的更簡略。」明顯嘴腳抽搐了一下,伯恩掃了薩爾卡多一眼,淡淡的給了建議。

「我倒覺得小薩敘述的很傳神。」瑪格莉特笑著說,還毫無違和感的摸了摸比她高了不少的薩爾卡多的頭,我與伯恩幾乎是同時望向她,瞪大著眼睛想確認剛才那句話的確是出自她一般。

我再次覺得,瑪格莉特這樣的熟女大姊姊果然不好了解她在想什麼啊……

這就是阿貝爾常說的「女人心海底針」嗎?真是深澳。

「少爺喜歡聖誕節嗎?」就在我想些有的沒的時,薩爾卡多忽然問道。

「阿貝爾說聖誕節是跟重要的人聚在一起的節日。」我老實的把我對聖誕節的定義說出來,我對這個節日本身並沒有什麼特別喜歡或討厭,但是其他人的興奮勁也讓我感覺到了「過節的氣氛」,令人愉快。

對這個節日有好感,純粹只是因為我喜歡那股輕鬆熱鬧的氣氛,就算平時總是板著一張臉的布列似乎也會比平時放鬆不少,更何況是其他人?玩到把庭院剷平只算小規模。

「阿貝爾又亂教。」伯恩淡淡的皺眉,自從他來以後,就對阿貝爾老是灌輸我錯誤觀念而感到困擾。

「這樣也很不錯不是嗎?」瑪格莉特則表示認同,「交換禮物少爺準備了什麼呢?」

「啊,我也想知道。」對這個話題大感興趣的薩爾卡多湊了過來。

我笑了笑,把薩爾卡多的臉推開,「提前知道就沒有神祕感了不是嗎?」




「在想少爺嗎?」

「唔!」正在神遊的布列被艾妲近在耳邊的聲音嚇了一大跳,手裡的勺子差點飛出去。他呼了口氣,皺著眉道:「艾妲!」

艾妲笑著退回原本的位子,繼續手裡揉捏麵糰的動作,「從少爺出門後就心不在焉的,就這麼不放心少爺嗎?」

「不是。」布列蹙緊了眉頭,並不會擔心那偶爾有點脫線的人,畢竟有瑪格莉特、伯恩哈德及薩爾卡多跟著,只是到鎮上一趟,哪可能出什麼大事?他所困擾的是其他事情,雖然不是什麼大事,布列卻不想告訴其他人。

「是嗎?」艾妲不怎麼相信的反問,卻不大在乎布列的回答,繼續將注意力集中在手上的麵團。

右手捏緊了湯池,布列的視線看向窗外。

少爺或許意識到了過於依賴自己這件事,雖然他曾經覺得這樣十分困擾,但在少爺有了特意保持距離的行為後,總覺得有哪裡不對勁,後來家裡有了越來越多人,有些事可以不用他負責,壓力減少的同時,似乎也失去了更多接觸的理由。

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拉著他走,心裡掀起的是沒有頭緒的緊張,不再那麼受需要的淡淡落寞在感覺到少爺輕輕回握的力道後一瞬間散去,這樣的心情他很明白是什麼,正因為意識到了,才感到不知所措。

並不想逃避現實,卻也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少爺帶著淡笑的臉怎麼也沒辦法直視,慌忙之下便將他塞給瑪格莉特。

布列感覺不到自己已經將眉頭皺到可以夾死小昆蟲的程度,從表面上看起來,艾妲根本看不出他在煩惱感情問題,反而像是糾結於維修花園的預算問題似的嚴肅寧重,於是艾妲一邊將麵團分成一小團一小團,一邊為即將受到折磨(?)的笨蛋們(?)默默祈禱。

在蔚藍的天空下,比往年還要暖活許多的聖誕夜,在大家各自抱持著不同煩惱的同時靜悄悄的接近了。




後言:
大家新年快樂XDDDDDDDDDDD
這是新年第一發XDDDD
請把這篇也當作新年賀文((掩面
跨過了2011年,該拼期末及學測的大家一起加油吧!
今年混混的度過了,希望明年我可以多產一點圖文((噴
或是該說西望明年可以找到讓我很廚的作品XD

總之,不管是新朋友還是老朋友,明年請繼續多指教嘍\^口^/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