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配對為少爺(大小姊性轉意味)×布列依斯,居家生活大量腦補有
*如果都沒問題的話就往下翻吧XD




「少爺該起床嘍!」伴隨艾茵朝氣的聲音,陽光也隨之撲入室內,臥房內的黑暗背光亮驅散,也把躺在床上的我硬是從美夢中拖回現實,露在外頭的臉頰立刻感受到令人打顫的冰冷溫度,於是我毫不猶豫的窩回了溫暖的被窩中。

將窗簾繫好的艾茵走到床邊,毫不猶豫的把裹在我身上的棉被給抽走,「外面下雪了喔!傑多他們在外面打起雪仗,少爺你在睡下去會連午餐一起錯過。」

被冷空氣凍的抖了一下,我搓著手臂從床上緩慢的爬了起來,「大家從早上就這麼有活力……啊啊,穿衣服我自己來就可以了。」邊說邊從艾茵手裡搶走我的襯衫,開玩笑,要是讓頗受家裡那群男人歡迎的艾茵幫忙穿衣服,到時候也不曉得他們會給我動些什麼歪腦筋,有時候男人意外的小氣啊……

艾茵輕笑兩聲,將衣服放在我手上,還是替我摺好棉被才離開。

「少爺快點喔!」隨著艾茵的催促聲,房門被輕輕關上。

輕嘆口氣,我開始換衣服。

最近家裡一下子來了不少女孩子,本來就很熱鬧的大宅一下子氣氛更加熱絡,又逢聖誕節這種大節慶,雖然艾依查庫嘴裡嘟囔著「這種無聊的節日有什麼好玩的?」這種話,還是用私房錢偷偷買了交換禮物,春心有些萌動的阿貝爾也偷偷摸摸的不曉得準備了什麼,這群爺們把聖誕節禮物搞的比女生組還神秘,對於這種狀況,我只能對著天空感嘆一聲不可思議。

一邊扣著襯衫鈕扣,我走到窗口邊,下頭就是庭院,也不曉得傑多跟雪莉是怎麼槓上的,這對「仇敵」此刻毫無懸念的打起了雪仗,本來是打算勸架的庫勒尼西似乎也遭受了某程度上的波及,深淵都跑出來破壞庭院了,還沒長的多大隻的深淵此刻正咬在艾依查庫的頭上拔不下來,薩爾卡多站在一旁似乎不知道該怎麼辦,利恩則被激起的雪花活埋,阿貝爾正設法把他的好友挖出來,場面一團混亂,但花園另一邊倒是十分寧靜,貝琳達坐在花園裡喝茶,只有感受不到她強烈氣場的古魯瓦爾多坐在一旁,雙手抱胸又低垂著頭,大概又睡著了吧?

還好我家的花園夠大啊……

無奈的勾了下嘴角,我將襯衫塞進褲子裡拉整齊後穿上背心。

難得可以休息,本來要趁機大掃除的,結果看來大部分的人都玩瘋了沒幫忙,而且所作所為只是增加工作量罷了,如果之後沒有妥善整理,大概免不了被訓一頓了。

畢竟布列一直都是個嚴格的人吶……

剛才艾茵直接掀床單的叫人方式也是布列告訴他的吧?

穿上西裝外套,嘴角帶著無意識的淺笑,我離開了臥房。




大廳內聳立了一顆高大的聖誕樹,那是兩天前跟尼西、艾依和布列一起出門時,艾依興高采烈的砍下來的。現在樹上擺上了裝飾,各種顏色漂亮的球體折射出了炫目的光芒……

……

等等,那些不是放在倉庫裡的碎片嗎!?

明明告訴過他們那些東西關係到他們的記憶恢復與否啊……

無力的扶著額頭,會做出這種把記憶碎片拿去當裝飾的事情的我想也只有我們家的這群人了。

「您不會冷嗎?」略帶指責的話從背後傳來,一件柔軟的大衣順勢披在我的身上。

我轉過身,艾伯李斯特就站在我的身後,他將襯衫袖子捲至手肘,顯然正在進行大掃除的樣子。

「早安。」才剛說完,艾伯沒便不給我多說的機會,伸手替我圍上圍巾,我無奈的攤平雙手讓他連手套都替我套上。

入冬以來,家裡原本的幾位,例如:阿貝爾、艾依、布列及利恩等人,看到我後都有相同的默契──拿大衣將我綑起來!

也不曉得是不是他們私底下約好。

其實我並不覺得有冷到需要綑成這種臃腫的樣子,再怎麼說,我的本質就是個人偶,人偶本來就不會有活人的溫度,感覺上也相對較為遲鈍,不過其他人似乎不愛聽這種話,尤其是布列,久而久之這件事我便習慣了將這種話壓在肚子裡,即使剛來的那幾位似乎不大在意人偶不人偶這種事,我依然不再提起這回事。

「我剛看見艾依被深淵咬,沒關係嗎?」拉了拉圍巾,毛茸茸的這東西幾乎要把我的嘴巴也一起蓋住。

「他活該。」艾伯毫不猶豫的送了我三個字,閃光的眼鏡下,他似乎偷翻了白眼。

想來他一定是工作到一半被挑釁,之後也跟著到花園裡起鬨打鬧。

大部分時候艾依會違抗艾伯交代的事情也就這種狀況了,偏偏他的個性很直,稍微逗一下便一點懸念也沒有的跳下去,該說是直率過頭還是過於單蠢?

「您要找布列的話,他人在書房。」離開前,艾伯貼心的告訴了我布列的行蹤,我揮了揮手目送他彎進走廊,這才出發前往我的書房。

那裡擺滿了許多文獻,這是在我搬進這棟大宅中本來就有的,書中記載著各式各樣的知識,讓我理解這個大陸上的狀況,使我不致於出門在外,一無所知的橫死街頭……再怎麼說我也是炎之聖女的「使者」啊。

另外還有一些法術的儀式,例如喚醒死者靈魂記憶之類的方法,只是我到現在還沒用過就是了。

原因嘛……只是很單純的煩惱有誰會因此離開我罷了。

越是在乎就越是放不開手。

有時候我會想,如果聖女一開始便不給與我「情緒」這種東西是不是會好一點?

不會喜歡人,也不會明白在乎是什麼,分別時也就不需要糾結或感傷了。

輕巧的打開書房的門,裡頭紙本的陳舊味道瀰漫,說不上好聞也不至於太糟糕,書桌上被我弄得有些凌亂的書籍、文具及一些資料紙本已經被收拾整齊,隨便堆在一旁,我暫時用不上的厚重書本已經被放回原位,擺飾上的淡淡塵埃也已被掃除乾淨。書房並不是大家都能夠隨意進出,通常只有布列一個人打掃這裡,書房雖然不大卻也不小,全部打掃乾淨,大概耗掉了布列一整個早上的時間吧?

想到他認真打掃的樣子,我的嘴角不自覺的帶上了含著笑意的弧度。

在書房晃了一下,在穿過重重書櫃後的窗台邊,我才發現布列的蹤影。椅著窗邊沙發上的蓬鬆枕頭休息,只穿了兩層、看上去有些單薄的衣服的布列微皺著眉頭,也許是在睡夢中感覺到寒冷。

脫下身上艾伯套上來的厚外套,我將大衣輕輕的蓋在他的身上。

最近總是陪雪莉出門,似乎已經很久沒好好看過他,想念的感覺現在才開始作祟,是不是有點太晚了?

記憶以來,他總是陪在我身邊,習慣了有他在的生活,目光追隨著那如月光般潔淨的銀色,幾乎成為我的習慣之一。

雖然知道他的目標就是取回自身的記憶,可我果然還是有點害怕,害怕他離開……無論是其他人或我自己本身都已經意識到,布列對於我來說有著與其他人本質上的不同,那種感覺很矛盾也很複雜,到底該怎麼解釋清楚以我目前的「程度」似乎並不是那麼好理解。

當我回過神,手幾乎要碰到布列的臉頰,我的動作硬生生地停下,僵硬的想把那隻不知何時伸出去的手收回。

有些心虛地背過身,我拍拍胸口,這種不由自主的「變態舉動」貌似變多了,實在不是什麼好事啊!

還好沒被發現……

「……少爺?」布列的聲音從背後冒出來,我被嚇的僵在原地,心跳頻率一瞬間飆升。

「……嗨!」露出僵硬的微笑,我道。

「嗨你個頭。」布列直接衝我翻了個白眼,他從沙法上站起,將我剛才蓋到他身上去的大衣披回我身上,大衣帶上屬於他的溫度,是比我原本的體溫還要溫暖不少的溫度。

「其他人打掃的怎麼樣?」將頭上的髮圈解下,銀白的長髮柔順的批散在肩背上,該說是天生麗質嗎?或許這髮質艾茵還不見得有呢!

「他們啊……在外面打起雪仗了。」我無奈苦笑道,不意外的看見布列的額頭爆出一條十字路口,他老大神色凝重,抓著我的手,轉身疾步走出書房,直奔「災區」。

花園裡修剪整齊的樹叢就像被怪獸狠狠賤踏過,本來鋪滿雪的地板也被弄出了像是殞石坑一樣的坑洞,漂亮的雪花在災區的範圍內幾乎消失了蹤影,更別提雪人了,早被殲滅的連渣都不剩。

「啊啊!臭布列來了!」率先發現的雪莉大叫一聲,連忙朝利恩跳過去,把她家啃在利恩手上的愛犬抱走,神速的落跑。

他這聲大喊連我也聽見了,更何況聽力應該比我還要好的布列,此刻我已經感覺到了在布列周圍竄動的黑暗氣息,我一點也不想窺探他此時的臉色是什麼樣子!

為了不被訓話,傑多也立刻放棄纏著阿貝爾,咻一下就不見蹤影,剩下來不及跑走的就只有那幾個還學不乖的「大人」了,艾依還在與阿貝爾互掐,並且一點放手的意思也沒有,薩爾卡多則在一旁勸架,只可惜效過似乎不怎麼顯著,而尼西則在安慰他家被痛扁一頓的深淵。

「……」

「……」

我默默的從衣服裡掏出懷錶。

一、二、三……

「你‧們‧幾‧個!!──」

布列震怒的爆喝令整棟大宅都為之震動,似乎連樑柱上的灰塵都因此飄落了次少。




後言:
yo!這裡是阿夜o3o/
最近真的好久沒更新了((抹汗
一方面在打稿一方面學校也蠻多作業的,所以網誌都不知不覺的放到快長草了((掩面
我對我家的愛妻(布列)怨念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今天終於打了^q^
不曉得會不會有欸取((垂涎((淦
UL我還在抓手感,總之希望大家佳節愉快嘍O3O/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