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瀾以一種暴力討債集團的氣勢來到黑館,睡得迷迷糊糊的褚冥漾似有所覺的冷顫了一下,無意識的把被子捲緊,將自己裹成壽司。

正打算踹門進去找人的九瀾連腳都還沒抬起來,不遠處便有人喊住他。

「這不是九瀾嗎?真難得你會來這裡,找人?」黎沚從另一端飛快的蹦跳到九瀾面前,一點也不知到九瀾打算的他推開了黑館的大門讓他進入。

「褚小朋友在嗎?」見有人可以幫自己挖人,九瀾也樂得輕鬆……他今天腰酸背痛,不宜勞動,不過掏掏內臟或是斷人手腳這種事情他坐著也可以,所以完全不怕某個壽司捲不跟他說實話,於是他悠閒的坐在黑館奢華的柔軟沙發上。

「他還在補眠,賽塔說大概還要再睡個一兩天。」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一包餅乾的黎沚也坐在沙發上,邊吃邊回答。

「是嗎……」既然沒得問,九瀾開始思考別的方法,想快速把事情弄清楚的他果斷的從還沒坐熱的沙發起來。

「啊啊!九瀾你別走,你想問什麼問我也一樣啦!條件很便宜喔,幫我帶一包餅乾走就好。」看九瀾聽到褚冥漾還在睡就立刻要走,黎沚連忙留人,他也才出去個二十幾天,房間裡又堆了一堆各族送來的點心,就是目前正在恢復階段而食慾大開的他也吃不完,偏偏那些東西都是純天然不含防腐劑,再能放也放不過十天,到時候沒吃完要丟,又很像在浪費食物。

「你知道?」九瀾果然立刻坐回椅子上,黎沚也像怕他跑掉似的趕緊掏出一大包的餅乾塞進他手裡。

坐回位子上,黎沚點點頭,「是我帶他們去交際處,當然知道……公會沒有人通知你嗎?」說到後來,黎沚不自覺露出一臉「你怎麼會不知道?」的疑惑表情。

「……沒注意到。」現在回想起來九瀾也記不太起來之前那段時間他到底在幹嘛……就算西瑞不囉嗦,他也想快點把這種毛病改掉,由於不是第一次,他已經感覺到這種壞習慣造成的負面影響了,例如現在。

還好黎沚不是無聊到會去戳人痛處的笨蛋,他歪著頭問:「你想問什麼?太『那個』的話我不能說喔。」

九瀾推了推眼鏡,「我只想知道關於我家小弟的部分。」

「欸?那直接問西瑞不就好了嗎?」

「……」要是那個笨蛋會跟他說的話他幹嘛來這裡找人!?

盯著九瀾臉的位子,黎沚很快便自己想明白了,看那學生不安分的樣子,估計也不是什麼會跟家裡好好交代的主,只是他真沒料到啊……九瀾會這麼關心他那個小弟,俗話說人不可貌相……真是意外啊意外……

黎沚去廚房拿了茶水才又回到大廳,端著飄散清香的茶喝了一口潤喉,他才緩緩的開始講述在黑山君那裡發生的事情。




「混蛋……早知道就把死老大拖去跟老四喚命……咳咳……」被揍了一頓的西瑞扶著牆壁,駝著背緩慢的回到自己的房間,一陣子沒人用的房間就跟他出門前一樣,雖然東西擺的雜亂而毫無章法,無論桌子或是地板都非常的乾淨,沒有一絲塵埃。

最近因為褚冥漾的關係,每次他出遠門或是長期不在家,通常都會牽連到一些棘手的事件中,因此便有了每次回家都要去跟老大老二「匯報」的「規矩」出現,搞的他每次事情結束後都不怎麼想回家,但是最後都會被抓回去,難得他這次這麼聽話的自己回來,結果講完就被兄姊痛揍一頓,肋骨都被打斷兩根了!不過根據老大老二的看法,他們沒把他肋骨全部打斷對他已經很手下留情……可恨啊!等哪天小爺比他們更強的時候一定報這個斷肋之仇!

只是在這之前,還有先前把他用鐵鍊綑起來鎖小黑屋的仇,另外還有燒他八點檔錄影帶、布袋戲影集的仇……

揉了揉被打腫的臉,一大早就被挖起來的西瑞決定補個眠,反正斷骨頭對他來說已經是家常便飯的事情,黑青還是什麼內出血對他來說也不至於會要人命,誰叫他這麼韌命,這些就等他睡飽後再處理也不遲。

窩進自己那團用好幾條柔軟的棉被堆起來被窩,西瑞盯著天花板。

似乎除了他自己以外,所有人都覺得他要用自己的這條命去換六羅是件輕率的決定,老大老二光是聽到他去交際處,也沒等他說黑山君說什麼就直接動手揍他,因為大家都知道這個舉動意味著什麼,但是他還好好的站在這裡,所以也才只是痛扁一頓的程度而已。

但是在黑山君說出以命換命的時候,他很認真的考慮過了,自己的心情,還有其他人會怎麼想,或許其中他把九瀾的部分加乘了不少倍後才納入計算是使他的決定一面倒的主因,但是他心甘情願……因為那個人是他不怎麼討人喜歡的三哥。

老四是大家心中的一根刺、一道跨不過的檻,對九瀾來說更是如此,西瑞活到現在從沒覺得要哄一個人笑是那麼困難的事情,而他在某方面更是神經質的令人頭大,如果是老四的話,比起自己一定能更好的處理這種狀況吧?

六羅的這堆破事已經得到最好的解決辦法,現在放馬後砲般繼續想些有的沒的也不會讓目前的狀況更好,至於未來,那也得等他睡醒後再思考。

睡意跟著結論一起湧了上來,西瑞在還殘留一點九瀾味道的自家被窩中,意識開始模糊。

欸對了……老三人呢?

只要老四好好的,那傢伙就不會有什麼問題吧?──

「噗喔!──」

西瑞一瞬間被痛醒,還沒能看清對他下毒手的傢伙是誰,斷掉的肋骨插入內臟的劇痛讓他一口血從嘴裡噴了出來。

「死西瑞你──」給西瑞二度重傷的九瀾話還沒說完,只聽「噗」一聲,某種一點也不陌生的溫熱液體噴濺在身上。

強者再強,也只能鍛鍊到肌肉那些,內臟什麼的如果能拿來鍛鍊的話,那人就沒弱點了,西瑞雖然是獸王族,身體比別人還要耐拍打碰撞,但不代表股頭插內臟就會沒事,於是在噴完血後,後九瀾突然又用力的揍上一拳的西瑞,兩眼一翻就直接昏死過去,有什麼白白的東西幾乎要從他嘴巴裡飄出來。

「西瑞?」被突然來這麼一下的九瀾愣愣的看了一下「陳屍」在棉被上的西瑞又看了看自己的拳頭。

在聽完黎沚的話後,生氣歸生氣,但意識到西瑞還好好的呆在這裡,幾乎要讓他短線的怒氣也就淡了不少,剛才打的那拳跟本沒用多少力,平常那樣打一下西瑞雖然嘴裡會碎碎念幾句,實際上應該連點黑青也不會有,怎麼突然?──




明明應該蠻嚴肅的事情,最後卻是以那麼喜感的方式無疾而終,這是坐在醫療班單獨病房中,手裡拿著文件的九瀾心中無奈的感嘆。

旁邊的病床上躺著還在熟睡的西瑞,恢復能力好的他,過了一天,包括最嚴重的被肋骨插內臟的傷也都痊癒了,更別提那些擦傷、瘀血之類的小傷口,現在他正捲著被子大睡特睡,像是好幾天沒睡過似的,而且不管怎麼叫都叫不醒。

連褚冥漾都已經醒來了,西瑞就像反應遲緩似,慢了好幾步才開始昏睡,他這一睡,九瀾找他算帳的心也淡了不少,卻不代表他不想稍微欺負一下這讓他操心的白痴……但是在西瑞眼裡,過於執著的自己是不是也是這樣?

隨手把無關緊要的文件及眼鏡扔在一旁的矮櫃上,九瀾踢掉了鞋子,掀開西瑞的被窩就鑽了進去。

對他而言,西瑞的偏高的體溫是溫暖的,通常一直是微涼的手,不一會就因為西瑞身上的溫度而溫熱起來。

靜靜的躺了一會,耳邊傳來某傷患的聲音道:「啊?你鑽進來本大爺的被窩幹嘛?」

「六羅的事情包括你的部分,你還沒跟我解釋清楚。」九瀾閉著眼睛,一動也不動的漫漫說。

西瑞瞄了胸口上的腦袋一眼,「……你都把本大爺打到住院了,還需要我說嗎?」這傢伙八成去找誰問個清楚了,不然不可能一出現就發神經的揍他一拳,基於解釋這件事實在麻煩的讓他西瑞都要脫毛,他乾脆就裝死繼續睡,人家說時間可以沖淡一切,事情放久了,九瀾大概也就沒有一開始那炸毛。

某方面來說他覺得自己還蠻委屈,畢竟不想活的又不是他,可是挨揍的卻是他,真是令人胸悶到難以言喻

九瀾冷哼一聲,微涼的手掐到西瑞的脖子上,「你就沒有什麼話要說?」

懶得跟他瞎折騰的西瑞又閉上眼睛,「有閒就帶你去看老四,這樣滿意了吧?」

一瞬間,連西瑞這種粗神經的人都可以感覺到周遭的「氣溫爆跌」,要不是水氣不足,幾乎都能下雪了,脖子上的手驟然收緊,又在西瑞還沒反應過來就抽回,待他要朝九瀾慣例的咆嘯一下,九瀾已經俐落的翻出他的被窩下了床。

「老三……」

「虧你還自以為很了解我。」背對的西瑞的九瀾直接打斷了西瑞的話,「你以為我是抱著怎樣的心情跟你上床?」

「喂……」

「你這個、自私的白痴!」西瑞還來不及驚嘆一下第一次聽到九瀾這麼大聲又這麼激動的朝人怒罵,九瀾已經頭也不回的走出病房。

望著撞在牆上又反彈的門扉,西瑞大爺難得露出了癡呆臉,全然不解加疑惑的用力搓了搓自己的亂毛,搓完後他立馬跳下床,也顧不得穿鞋子,直接衝出去,走廊上因為剛才九瀾的「陰風」,一下子就淨空了,只剩那走的飛快的人踩出的一聲聲重音。

「本大爺只是想你開心一點,怎麼就那麼困難?」站在場開的房門前,西瑞扯開他的大嗓門,把不滿化做力量喊了出來。

九瀾風風火火的腳步一下子停了下來,忽然方向一轉,某雙袍級原路折返,比起剛才的快走,走著走著,最後便用跑的朝注視著他的西瑞,二話不說就撲了過去。

西瑞靜靜的抱著那看起來很高,實際上身上卻沒幾兩肉的人,過了半晌,肩膀就覺得濕濕的,那落在上頭的液體還怪燙人一把。

像是「幾歲了還哭?」這種取笑的話在此刻卻怎麼也說不出來,他默默收緊了雙臂,直到這個時候才覺得自己有那麼點會錯意了。

或許對九瀾來說,六羅還是很重要,但比之好幾年前就傳出「作古」消息的那個死老四,也許他西瑞大爺更重要?重要到只是生命受了點「小威脅」就把他好好一個眾人皆驚恐的雙袍級給生生氣哭。

「這件事也不能只怪本大爺。」西瑞忍不住嘟囔,「我只想看你好好笑一次給我看,誰讓你一副老四葛屁就天崩地裂的樣子。」

九瀾抓著他身上那件病服的手緊了緊,在西瑞看不見的地方,指節都泛白了。

只聽西瑞繼續沒完沒了的碎碎念道:「你這個人怎麼這麼討厭又這麼麻煩?」

你也什麼都討厭!

九瀾的眼光裡剩下沒匯聚成功的淚水被硬是憋了回去,西瑞那張破嘴真是……

「可是沒辦法。」西瑞重重的嘆了口氣,「本大爺喜歡你。」

偶爾狗嘴裡,還是會冒出象牙。

徹底服了自家小弟的「嘴砲」,九瀾用額頭抵著西瑞的肩,也只有他才有本事把自己弄得又氣又哭又笑,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的情緒能轉變的如此快速,不過是因為西瑞的幾句話,他的世界似乎比料想中傾斜的還要多更多。

並不覺得害怕,也並沒有畏縮。

如果一定得用什麼東西才能交換到你的喜歡的話,如果只需要區區一個腦子有洞的六羅做為代價的話……這種代價,不是很划算嗎?

九瀾默默的想。




後言:
三更半夜的,我終於把這篇文解決了((噴淚
天知道我多坎坷(?),我真有乖乖要填這篇,哪知道寫到快收尾就卡了((捶地
最後我還是忍不住讓三哥可愛一把\^q^/((淦

近況嘛.....不要問,很可怕((????????????????
然後我去看哈利波特7下了...........
很平淡的一集我感覺,不過碰到親子牌我還是哭了((欸
然後我得到的結論是...........金尼真的有夠臭老的,哈利想開點吧((淦
他辦媽媽完全沒有違和感是哪招!!!!????那個19年過後,他兩站在一起看起來根本像是大姨陪小叔送兒子上學之類((噴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巡夜
  • 好可愛啊啊啊啊啊啊啊((尖叫

    老三超可愛的!哭起來一定也是吧...

    少見的同好((拇指

    寫得真的很好,有覺得他們這種愛傻得很可愛。可愛到令人心疼也喜歡。

    果然西九是我的愛(?)。

    嗯,那就期待妳會再開文囉((愛心
  • 喔喔喔喔!!!!!原來也有人喜歡嗎((痛哭
    看老三那樣子總讓人忍不住想要欺負他一下((遠望
    誰叫平時都是他在驚嚇別人WWWWWWWWWWWW

    謝謝,我盡量(?)努力O3O/

    絳夜 於 2011/07/21 18:29 回覆

  • EC
  • 敖嗚嗚~看那種平常冷靜或是慣性變態的人失控哭泣最有愛了(變態(歐))XDD
    西瑞請盡量的欺負九瀾吧~~(被鐮刀砍死)
    可憐的六羅就這樣被拋棄了.....還被嫌棄腦袋有洞(拍拍)
  • 這就是反差萌啊反差萌!
    我一直覺得三哥是個具有玻璃心的可愛傢伙,說不定他還有少女心來著?XDDDDDDD
    欺負他什麼的是一定要的OW<

    絳夜 於 2011/07/25 23:4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