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好久不見,我是褚冥漾。

來到守世界之後一周一小亂,三周一大亂的規律逐漸往演變成一天一小亂三天一大亂這種頻繁的次數,每天幾乎都有大大小小令人深感莫名其妙兼不可思議的事件發生,尤其是遇到某些節日的時候,那簡直像生存遊戲的戰場,讓我不得不一踏出門就繃緊神經,而今天是傳說中的四月一號,在原世界是騙人有理,到了守世界就扭曲成砍人有理的神經病節日。

現在都高三了,這些悲劇也都經歷過兩次,於是我今天全副武裝……其實也沒特別多配戴什麼防身武器的出門了。

今天是放假,照理來說我應該窩在宿舍裡免得在外發生意外,接著死於非命需要送到輔長那裡復活,但是某隻一大早就開始活跳跳的雞也不想想自己不是青春可愛的少女,還跟喵喵一樣在黑館外頭喊「漾~一起吃早餐!」,他不噁心我都被噁心掉一層雞皮疙瘩了,一點也不怕被黑館住戶波王水似的。

沒想到黑館的這些黑袍門不只對少女很包容,對少年也一樣包容嗎?對象是式青那隻至少還有外表可以騙人的笨馬的話我還可以接受,換成五色雞頭的話……嗯,果然是黑袍啊!那不是我可以理解的境界。

是說我也一點都不想了解。

總之我出門了,但是一打開房門的那剎那我就看到了一個透明箱子擺在我的房門口,因為前幾年讓我有陰影的關係,我一秒甩上門,然後倒退好幾步。

箱子!居然有個箱子在我房門口!

我、我最近都沒有得罪人啊!誰跟我有仇?

我吞吞口水,小心翼翼的蹭到門邊,十分緩慢的轉開門把,透著門縫,我看清楚了那個透明的箱子,那是一個還蠻精緻的──寵物箱。

不管怎麼看就是一個寵物箱。

鋪了厚厚一層木屑的寵物箱裡還有漂浮在半空中的透明板,以及一個一樣透明的轉輪,看到這玩意兒我都忘了要防禦這件事,哪來這麼高級的寵物箱啊?

大概長三十公分的寵物箱裡頭有四隻靜靜趴在木屑上睡覺的倉鼠,我把箱子抱了起來,這個箱子摸起來像是玻璃的觸感,卻比想像中的輕很多,我看了看四周,整條走廊安靜的很,只聽的見那隻在外面等的開始小不耐煩的雞在催促的聲音。

不得不說,這是我到守世界以來第一次收到這麼可愛的禮物。

裡面裝的倉鼠也暗原世界的差不多,基本上是通體雪白,只有一隻偏向銀灰色,至於斑點顏色就有點怪了,有一隻身上的斑點是紅色的,而且紅的還只有左耳,另一隻身上的與其說是斑點,不如說是像圖騰一樣的紋路,我一邊打量著牠們,一邊開了箱子,把手伸進去。

說是遲那是快,剛被我吐嘈那紅色斑點很怪的倉鼠猛然跳起來,我的手還來不及抽回就被他抓個正著,我吃疼的抽手,看著手指上面有點紅的傷口我整個人有點哭笑不得,媽阿,就算外表很可愛,這些倉鼠果然還是守世界的倉鼠,真有夠兇悍的。

唉,等回來再處理好了。

「漾~好了沒啦!」轉身進房,窗口又漂來五色雞頭的聲音,在讓他叫下去,被潑王水的不是他就是我了!

「我要下去了!」我把箱子放到桌上匆匆忙忙的跑去浴室洗手,希望那小動物的爪子上不會有什麼讓人潰爛或是掛掉的毒之類的東西。

當我衝出浴室準備衝出房間的時候,刺耳的刮磨聲又把我嚇了一跳,我囧著臉回頭去看擺在桌子上的寵物箱,只見剛剛那四隻睡著的倉鼠全醒了,現在箱子裡面一團混亂,有在箱子裡到處亂竄的,也有在對箱子狂敲爛打的,這是怎麼回事?

我只好在讓那隻雞等一下,小心翼翼的湊到箱子邊,當我彎下腰近看的時候,箱子裡除了紅斑的那隻外,另外三隻都頓時定住,渾身通體雪白,在箱子裡亂跑的那隻腳一滑就從半空中的透明板上掉下來,落進木屑堆裡,我挑挑眉,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不過看樣子問題是解決了。

但是當我轉身要閃人的時候,背後又傳來敲敲打打的喧鬧聲響……

這是……要我帶牠們出門的意思?




「你這傢伙也太慢了吧!我的大好青春都浪費在等待你這種沒心沒肺的爛男人身上,嗚嗚……」五色雞頭說著就自己抽出了粉色的蕾絲邊小手帕出來擦那苦情的淚水。

「……那是因為我一出門就發現這箱東西。」我提起手上那個寵物箱給他看,眼角根本沒半點淚水的五色雞頭猛的貼到箱子上,用一種肉食動物的眼神打量箱子裡的倉鼠們,瞇著眼睛看了一下,五色雞頭唾棄道:「這種眉半點肉的動物連塞牙縫都不夠,這誰送的啊?真有夠沒誠意。」

我的嘴角僵硬的扯起一邊,「沒有人會把寵物殺來吃好嗎!」

「走走走!來去吃早餐,本大爺都快餓扁了!」

無視掉我的五色雞頭自己轉身大步走開,我嘆了口氣跟上。

商店街今天一樣很熱鬧,只是比平常多出了許多販售整人玩具的攤位,光聽那些叫喊我就汗顏,例如……

「今年最新潮的整人魔法,幫妳的好朋友全身性除毛吧!只要把這個魔法貼在對方身上,對方就會全身性脫毛,時效一天喔!」

「只要把這個黏在朋友身上,黏著的部位就會長出……喔!」

所以說!那個「……」到底是什麼!?

越聽越恐慌的我一臉黑線,雖說我從出門開始就在後悔今天幹嘛出門這件事,但走到這裡之後我又再度深深後悔一次。

忽然有什麼毛茸茸的東西掃過我的脖子,我一驚,反射性的把肩膀上的東西拍掉,就聽到「啾」一聲,我看著那團雪白的毛球飛出去掉到一個身高兩公尺的壯漢頭上,我傻眼的張開嘴卻不知道該說什麼,就看著那小東西在對方頭上一陣亂抓,然後牠跟著那坨被他抓下來的假髮一起掉到地板上……

我默默的看了眼被那四隻一起撞開蓋子的寵物箱,以及那三隻正要爬出來的倉鼠,牠們默默的看著那隻「小白」跑回來,接著又默默的抬頭看了我一眼。

「我的頭髮!」感覺頭皮一涼的大漢大聲喊道。

不等那團毛球跑到我腳邊,我跨步上前撈起他,隨手塞進上衣的口袋裡,也不敢回頭看就拔腿狂奔起來,那三隻被這麼一晃,相繼跌回寵物箱。

靠!那傢伙塊頭這麼大,光用手就可以把我對折成兩半吧!

「我會被你害死!」瞄了眼已經探出頭到處張望的倉鼠,我咬牙切齒的道。

跑了好一段路,我才停下來,不過已經跑到了人煙較為稀少的地方,我撐著牆壁喘氣,雖然要扳倒剛才那個大漢是沒問題,不過惹禍的是自家的小動物,實在不好意思對人家動手,假髮被扯掉真是挺尷尬的……

「啊……」

是說,我完全把五色雞頭給忘了。

感覺到頭髮被拉扯,接著有重物落在頭上,我抹了把臉,伸手把爬到我頭上的倉鼠給揪下來,只見那隻紅斑的倉鼠不滿的用紅眼瞪我……

這可以列入我人生十大打擊的事情之一了,我竟然被隻老鼠瞪。

「……學長、休狄出任務也差不多該回來了吧?」把那隻老鼠放到我肩膀上,我喃喃自語道。

說來學長一個星期前就去出他驚險刺激的黑袍任務了,也沒跟我說啥時會回來,就跟他說沒空打電話也撥點時間傳簡訊給我,結果根本就不鳥我,害我還興奮期待了好久,每天睡前都發了報備簡訊,結果就像石沉大海一樣。

啊,倒是這次不知怎的跟學長排一起的休狄很讓我意外的回了幾封很簡短很簡短的簡訊給我,雖然只有「嗯」或「晚安」這樣,還是讓我有種看到國寶的感覺,感動非常啊。

那個休狄啊!沒把手機炸成灰就不錯的休狄啊!

「哎,你們還真的全跑出來啦?」沉思完後,我看了眼空蕩蕩的寵物箱,囧著臉說。

只見那四隻悠閒的倉鼠霸佔了我兩邊的肩膀跟頭頂,想像了一下我目前的樣子,還真像是動慢人物之類的,一般人身上才不會一口氣帶著那麼多隻倉鼠,還是長的都有點特殊的倉鼠!

是說這些倉鼠該不會有啥超能力之類的?

用食指搔了搔趴在我口袋上的那隻倉鼠的頭,我無奈道:「吃完早餐後去買向日葵種子好了……這裡有賣向日葵種子嗎?」

或者應該說,守世界有賣給小倉鼠食用的無害飼料嗎?

還是我該問他們吃的是向日葵種子這種東西嗎?

經過會氣爆的汽水事件後我對守世界的偽原世界食品都充滿問號,如果看見哪裡在賣狗食我會覺得那不是給狗吃的,而是給人吃下去後會變成狗的一種神奇物質之類,然後看見那些貌似原世界的生物時,因為有殺人海產的經驗,我也會報持著警戒心。

這幾隻倉鼠除了最開始應該是被我嚇到之類的抓了我一爪後好像也沒哪裡不對勁,希望他們的乖巧(除了爬箱以外)可以繼續維持下去,就算是假像也拜託牠們不要突然就爆發,一次來四隻就算我腎上腺素爆發可能也挨不過。

妖師這一族沒有啥不可思議的人體強化,實用功能只有讓我的腦殘偶爾會成真這樣,而且還竟挑些壞事,嘖嘖。

雖然先天能力的實現率不安定的很可憐,我還是希望今天能平平安安度過。

拜託除了五色雞頭那五彩繽紛的災星以外就什麼也別出現了!

啊,可以的話,讓學長跟休狄早點回來吧,這麼久沒看到他們實在有些寂寞……

想著想著,脖子突然一痛。

「嘶!──你怎麼又抓我!──」




後言:
各位愚人節快樂O3O
唉,不曉得我的乾和要持續到什麼時候囧
之前很驚悚的發現說我差點連文都生不出來時候整個都囧到了Orz
嘛,所以我今天自修課(?)時候數學看到不想看(居然)之後就開始在擬定一些髒髒的計畫表((???????
不過成效好像不太好的樣子((躺
是說明天要去彰化了~
希望可以得到一趟美味的旅程owo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