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以為漫畫小說裡對人氣男主角所使用的「誇飾法」只存在於二次元,正常來說,收巧克力會收到整個座位堆滿,連鞋櫃也被塞爆的狀況是不可能在現實裡發生,但這樣天真的想法在我進入Atlantis學院後就完全被打消,那都要多虧我有位十分有人氣的帶導人兼學長,經過那年轟轟烈烈的情人節後,我才知道情人節是會暴動,而且還會出人命的。

當我高二後,學長雖然消失了老長一陣子,但這些都無法撼動他的人氣,那些不甘寂寞的女孩子轉而把主意打到我這個在情人節除了家人巧克力就只會收到友情巧克力,再多沒有的路人甲身上,學長是我帶導人又是我鄰居的事情完全不是秘密,於是乎,這年我收到了異常多的巧克力,不過每個給我巧克力的女孩最後都會拿出一袋用精美的袋子裝起來的巧克力要我轉交給學長……

好吧,我真的不是會拒絕的人。

當學長回來,看到那堆塞滿他冰箱的巧克力後第一件做的事情就是把我打到頭昏眼花,眼裡只看的到星星,然後他一邊把那些應該已經過期的巧克力焚毀,一邊掛著可怕的表情警告我不准再替他收這些有的沒的東西,不然就像那些被燒的連渣都不剩的巧克力般把我滅掉。

過完年回到學校,我又要準備迎接這令我有不小陰影的節日,站在路邊等小黃把我撞去學校的時候,我滿腦子都在抗拒思考今天又會有怎樣的狀況等著我。

啊啊!真是莫名其妙,明明受歡迎的就是學長,他只是個普通的小學弟,為什麼也要跟著中槍?

是說今天一早就收到了冥玥的家人巧克力。

希望魔鬼紫袍的巧克裡還附帶了驅邪避凶的效力,我總有種今年情人節我會屍骨無存的感覺。

就在我滿腦子胡思亂想時,要送我去學校的小黃終於來了,就在小黃快要高速經過的同時,我下意識的往路中間一跳,在傳送的同時貌似聽到了尖銳刺耳的喇叭聲跟煞車聲。

呼,希望那位司機沒直奔分隔島。

不是我要說,今年的校門實在有夠缺德,不過還好沒有要撞砂石車,雖然那跟高一時的火車於恐懼程度上不相上下,照理來說撞過火車,砂石車就沒問題,可我實在不想有曾疑似被砂石車ㄍㄚˇ過去的經驗,這是感覺問題。

「漾!~」腳才剛落地,不遠處就傳來了呼喊聲,就在我轉頭的那瞬間,那個一大早就在學校裡大呼小叫,有著滿頭銀白色長髮的人已經抓住我的手,拉著我不由分說的開始跑了起來。

才只是早上就比我還要活力充沛的正是前天說要回「故鄉」看看,並擁有熬夜不良嗜好的式青。

「等等等、等一下……你拉著我跑幹嘛?」我到守世界最常碰到的就是這種,明明不是我的問題,但是那些人都很順便的拉著我跑,結果我也遭殃的狀況。

「當然是救你嘍!」式青朝我俏皮的眨了下眼,熟悉的畫面讓我愣了一下。

年假時候逛街,然後式青這馬便頭也不回的栽進了少女們熱中的大頭貼活動,連帶對自拍也熱愛起來,回家後遭殃的就是我的手機,還好那手機也不曉得有多大的容量,現在還沒爆的樣子,只是桌面跟保護程式都變成了式青的照片,剛好桌面那張就是式青眨眼的照片……雖然被別人看到有點丟臉,不過不可否認的是拍的蠻可愛。

迅速的回神,我順著式青的視線往後面看了一眼,早上還殘留一點的瞌睡蟲全都被嚇飛的一隻不勝,那群拿著幻武兵器,看起來整群人都在燃燒,異常兇悍的女子兵團是怎麼回事!?──

「把褚學長還給我們!!」

跑在前頭的女孩揮舞手裡的刀械,大聲的喊道。

我一秒回頭,背後滲出冷汗,才剛過完年我就有血光之災,明明我今年沒有犯太歲啊!

「這是怎麼回事?」我一臉嚴肅的問。

「簡單的說,漾你紅了。」式青也一臉嚴肅的回答我,接著他回過頭對那群女生更大聲的吼回去,「本大爺絕對不會把漾交給妳們!」

等等……式青好像也不太對勁?

誰來跟我解釋一下現在到底是怎樣!?──




事情來的突然,完全不顧我剛放完寒假,糜爛了一個月,幾乎沒怎麼用的大腦是否能負荷。

當我意識到式青這傢伙好像也哪裡怪怪的,有人提著我的後領,然後一腳把式青踹進旁邊的樹叢裡,那人不理會後頭群眾的激憤,悠閒的發動了傳送陣,轉眼我人已經站在了應該是學校頂樓的地方。

「才兩個月不見你倒是變成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禍水了。」把我順手救走的大俠把我隨便往地上一丟,雙手抱胸,非常不爽的開始酸我。

「休狄!」一聽見這闊別已久的聲音我從地上彈起來,完全忽略剛才他說了禍什麼水什麼的,開始抱怨,「就算懶得打字也回通電話給我嘛!」

「誰像你這鄉民這麼閒,到處發騷擾簡訊?」休狄白了我一眼。

你是去哪裡學了「鄉民」這個名詞?……該不會是莉莉亞吧?

而且我的簡訊充滿的是滿滿的關心,並沒有出現令人看了會覺得很沒營養或很煩的內容啊?

說是騷擾簡訊真讓我的小心靈有點受傷。

「……不曉得今天學校發生什麼事?」雖然這裡發生什麼事都不奇怪,但是有一大群人,而且還是女孩子,追在我屁股後面就很不可思議了。

我敢發誓,絕對不是我的妖師力量在作祟,我都已經死會了啊!

「我哪知道。」丟給我四個字,休狄從袖子裡拿出一個綁著緞帶的藍色盒子朝我扔過來,人還在失落的我完全沒注意,腦袋瓜就這樣被砸個正好,可能是我之前被學長打習慣了,竟然不是覺得很痛。

掉在我肚子上的盒子只有巴掌大,拿起那盒東西我瞪大眼睛……這個味道我不會聞錯的,是──巧克力!

猛的回頭盯著休狄看,早就撇過頭去的他耳尖有些泛紅。

渾身不自在的休狄回頭很凶的瞪我,「再看就沒收。」

「好好好,別衝動!」我趕緊把巧克力收起來,這盒情人節巧克力簡直就像彗星般天降在我身上!

光是休狄記得情人節,我感動的都快流鼻涕了。

而且他還專程來學校……嘿……

感動歸感動,人還是要面對現實,我邊握住休狄的手邊說:「走吧!」

被我拉卻站在原地連動都不動的休狄挑起眉,「去哪裡?」

「學校變成這種莫名其妙的樣子,總要去找一下主因吧?」我搔搔臉頰,而且式青好像也在那些莫名其妙的人之中,總要想個辦法讓他恢復正常……雖然他平時好像也是那個樣子,正因為如此,他已經不需要「燃燒起來」。

「我知道。」

突然出現在我們旁邊的聲音把我跟休狄都嚇了一大跳,渾身裹在黑布裡,只露出一雙清澈透亮的藍眸和一點點白皙的過分的皮膚,而同時還具備了連休狄都沒查覺的身手,除了整天跟在我身後,默默「監視」的重柳,還會有誰?

「為什麼你知道?」這是我跟休狄的疑惑……不對、不對,如果是我就算了,為什麼休狄也一副很習慣重柳的存在似?

他們兩個什麼時候認識的?

把震驚的我晾在一邊,都穿著黑衣的兩位開始交談起來。

「不太對勁所以查了一下,他們都重了迷魂類的魔咒藥物。」重柳瞄了我一眼,一副以我這種樣子,就算積了一百輩子的福也不會有這一天的樣子……喂喂!嫌棄我就等於嫌棄你自己的眼光啊!

「我想也是。」休狄點點頭,直接捅了我第二刀。

「藥效會持續十到十二個小時,範圍是高中部教學大樓。」彈指變出了一顆光球,仔細一看,上面映出了此時高中部教學大樓內的狀況,不管是學生還是老師都在到處爆動,可怕的是竟然男女不拘,然後現在演變成男女分兩派對立的局面,畫面一閃,我整個人都囧了,裡面的是穿著很像日本爆走族般的衣服,綁著頭巾還戴墨鏡,手裡拿著不知哪來的狼牙棒的式青。

「笨蛋。」

「笨蛋。」

重柳與休狄冷冷的下了評語。

……還好式青只是變裝癖發做,而不是變裝外家女裝癖一起發做。

別於他們兩個的吐嘈,我卻是內心感到有些欣慰。

「嘿嘿……找到你了,親愛的褚‧學‧弟。」就在我們三人各自想各的時候,微風把一具令人發毛的話從頂樓門口吹了過來,一瞬間我的雞皮疙瘩便掉了滿地都是。

那、那群孔武有力的肌肉男是怎麼回事?

「休狄,這裡是哪裡?」我僵硬的轉過臉問。

臉色也沒多好看的休狄冷硬道:「大學部大樓。」

大學部大樓?那應該離高中部很遠才對不是嗎?

看見我茫然的表情,重柳說:「大學部在順風處,應該是魔藥爆炸產生的煙被吹過來。」

我相信我的臉都綠到發青了。

──不會吧!?




後言:
這裡是好久沒更新的阿夜((側躺((欸
大家情人節快樂O3O/
不過同時,今天也是開學第一天((抹臉
另外也祝我的麻吉,幽靈這傢伙生日快樂\>3 可惡,這傢伙拒絕了我從台南帶回來的芥末跟醬油包((誰要
另外下星期一就要放榜了,大家幫我祈禱一下吧((掩面
如果有個還能看的分數我就會好好趕稿.........吧?((被揍
不過這星期還是可以無知的度過
明天我會盡量讓這齣補完((遠望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優帕爾
  • 哇!有休漾呢!
    有在追大大的文唷!
    (好像詞窮了XD~)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