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發在褚冥漾受朋友所託,需要照顧友人的貓的那陣子,褚冥漾拿著朋友親手給他列的貓咪照顧注意事項,看完之後有種難怪現在會有當人不如當寵物的好的說法,簡直就是把貓當寶供起來了,什麼都要準備好好的……還好那些像是沙盤、小床的東西朋友都給了,不然他可不知道從哪裡生出來這些東西,從沒養過動物的他腦子裡只想的到紙箱、報紙、破布跟毛巾……

看了眼掛在牆上的時鐘,差不多是晚餐時間了,褚冥漾從朋友給的那堆包括逗貓棒和貓點心之類的雜物裡挖出了貓飼料,很認真的比對單子上面寫的分量裝進專用的盤子裡後放到地上,雖然是他自己表示希望對方提供,但沒想到會那麼麻煩,他只是很單純的擔心朋友的貓會因為吃了這裡的飼料生怪病或是被爆掉之類……

那隻在他房間裡晃過後坐在一旁晃著尾巴看牠弄飼料的貓就自己優雅的跳下桌子吃起晚餐,貓尾巴掃過了他的小腿。之後褚冥漾就蹲在那裡看牠吃晚餐,直到覺得有些腳痠了才想到自己也有晚餐問題要解決。他到黑館樓下廚房搜括了一份晚餐回到房間,就發現房間裡多了一位不速之客,然後那隻色彩鮮豔的雞正搔著他友人的貓的肚皮……不是狗才要搔肚皮嗎?

「我說……你可不可以不要三不五時就跑我房間?」又不是沒家可回,到底是對他這間房間有什麼執著啦!?

西瑞完全把他那句話當做「晚安」一般的問候,逕自逗著在他爪下滾來滾去的貓,「漾你哪來這小傢伙?」

「朋友出國叫我幫他養啦……」在沙發坐下,褚冥漾打開電視,現在正是晚間新聞播的火熱的時候。他便吃著自己的晚餐,把西瑞跟那隻貓放在意邊,讓他們玩個開心。

玩的差不多了,西瑞也很自動的去開他的冰箱,拿了家庭號氣水跟擺在一邊剛買沒多久的爆米花坐了過來,跟他一起看電視。

「……一點也不可愛。」看電影片看到一半,就在地下鐵被爆破的時候,嚼著爆米花的西瑞天外飛來的一句。

「……這個片子有哪裡讓你期待會很可愛嗎?」褚冥漾早吃完晚餐,把餐具放在桌上,手裡抱著另一桶爆米花,滿臉黑現的瞥了西瑞一眼。

「我是說死老三。」西瑞說的咬牙切齒,自顧自的在想些什麼事情,然後氣得牙癢癢,完全沒注意旁邊的褚冥漾沒差點從沙發上摔下去。

西瑞說的老三,是他那個有人體透視眼、喜歡挖人內臟、截人肢體的三哥沒錯吧?

這跟可愛有什麼關係?

褚冥漾嘴巴張闔了幾次還是沒有發出半點聲音,最後他只是捏了自己的大腿一把,結果當然感到痛了,也就是說他現在不是在做夢……那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他面前這隻雞被調包了。

西瑞順著那隻在他腿上窩的很舒服的小傢伙烏黑的貓毛,「哼哼,不要說你沒有喔,本大爺才不相信。」

「啊?」褚冥漾腦子遲緩,已經跟不上西瑞跳躍性的思維。

「偶爾也會希望那傢伙聽話一點,雖然知道期望他撒嬌根本不可能,但是也別總把本大爺惹的炸毛啊!」西瑞怪悲憤一把的大口吃著爆米花,褚冥漾愣了一會,一方面知道應該建議這隻雞別一邊吃東西又一邊摸動物,但腦子完全被這威力十足的消息給炸到……

那個,雖然他知道這隻雞有交往的對象,但是這個神秘人物他可從來沒聽說是他那叫九瀾的三哥啊?

「你在跟你三哥交往?」褚冥漾好不容易找回聲音,乾巴巴的問。

「本大爺之前不是跟你講過了嗎?」西瑞這才發現褚冥漾一臉不知道說什麼才好的表情,不以為意的挑挑眉。

「欸……他是你哥欸。」褚冥漾搔搔臉。

「少來,漾你還不是在跟……交往。」言下之意就是你跟我半斤八兩。

可是他起碼沒亂倫啊……褚冥漾心想,背後突然流了一些冷汗,總覺得有道銳利的視線正捅在他身上。

「跨越種族與使命的戀愛不覺得很浪漫很帥氣嗎?」褚冥漾乾笑著說。

「那是什麼?可以吃嗎?」西瑞朝他翻了白眼。

雖然很想回答「可以吃啊」,不過褚冥漾一點也不想被人在背後放暗箭,所以只是笑笑的沒說話。

「欸漾,這小傢伙我幫你照顧。」跟貓越玩越來勁的西瑞捏著粉嫩的肉球,一臉高興的說。

表情變的還真快,褚冥漾在心裡驚嘆,然後他用懷疑的眼神盯著說出這種話的西瑞,「你不會把牠弄死吧?」

「不就養貓嘛!還能難倒本大爺嗎?」西瑞雙手抱胸,用力的哼氣。

「這是我朋友的貓喔。」褚冥漾再次強調。

「很囉唆欸你。」西瑞也再度衝他翻了枚白眼。




洗劫完褚冥漾的冰箱,西瑞拎著那堆養貓的道具回了老家,雖然才剛認識不久,小傢伙軟綿綿又毛絨絨,而且還蠻乖巧聽話的讓西瑞不知不覺投入了許多關愛,啊啊~這大概就是漾說的那種「被萌到」的感覺對吧?雖然沒想到自己也有這天,但西瑞栽的挺高興,本來都是在外面晃到沒辦法才回家,現在則是天天準時回家,然後進行著逗貓、餵貓的活動。

當然,八點檔也是不能錯過的。

生活充實美滿,不過好像漏了什麼……

「啊,老三你工作弄完啦?」本來橫躺在沙發上,一邊捏露露……就是褚冥漾朋友的那隻貓的肉球,一邊看電視的西瑞被擠到一旁,一般都把他晾在一邊自顧自做實驗的九瀾捧著冒熱煙的馬克杯坐在沙發上,這讓他驚訝的忘了火大這人差點把自己擠到從沙發上摔下來。

「這種沒營養的節目有什麼好看?」九瀾唾棄道,馬克杯的熱氣把他厚重的眼鏡全蒙上一層白霧,也不曉得蓋了頭髮又蓋了眼鏡,這樣子他到底是用哪裡看路也讓當他兄弟多年的西瑞疑惑了。

西瑞瞥他一眼,終於鬆開了已經不曉得捏了多久的肉球,伸手摘下九瀾鼻梁上的眼鏡,卻不是幫他擦淨,而是直接丟到一旁,反正以九瀾的個性,這副破爛眼鏡鐵定不只這個,然後他抓起了九瀾一部分的瀏海,從九瀾白袍裡摸到那總是放在最底部的小夾子,用它將瀏海固定,九瀾寫滿不滿的蒼白臉龐讓他一覽無遺。

「幹嘛這個表情?」很滿意自己弄出來的成品,西瑞拍了拍九瀾的頭,倒是一點也不怕手被截掉,只不過他一低頭就看見九瀾那不太妙的表情,西瑞挑眉,很少看見九瀾露出這種明顯有所不滿的表情,就算真的哪裡惹的他不開心,這人也是用很迂迴的手法整的他淒淒慘慘,這回還真是頭一遭。

「你不要瞪著本大爺不講話……老三?」這是在幹嘛?……

「九瀾?」西瑞伸手去戳九瀾的臉頰,結果還沒碰到就一陣天旋地轉,腦袋跟背部碰的一聲摔在地上,然後伴隨一陣悽慘的貓叫,某樣溫熱柔軟的東西砸在西瑞的臉上,然後他的臉被什麼尖銳物抓了好幾下,接著伴隨一句「叫三哥」,九瀾的房門就在他面前直接關上,並「啪嚓」的鎖上了。

抱著露露,西瑞坐在原地,表情是完全的錯愕。

搞什麼啊那傢伙!?

反應過來的西瑞滿臉不爽,用力的踹了柱子一腳,也不曉得那柱子什麼材質做的,他竟然腳指痛!?

「啊啊!真是一點也不可愛!」西瑞對著空氣揮舞拳頭,直到露露蹭了蹭他的小腿,他才告別那片低氣壓,搔著露露的耳朵,周身開著幸福的小花走人。

這就是「治癒」的感覺對吧?

在褚冥漾毫無察覺之下,他的搭檔間好友的西瑞正跨入奇怪的小世界,要是他看到此時西瑞的臉,絕對會滿頭黑線的聯想到沉迷於美少女戀愛遊戲的宅男,只是對象從美少女變成貓罷了。




代養貓咪的生活只持續了短暫的半個月,一雞一貓要分別時後還怪捨不得一把,但是露露看見主人,馬上見主忘雞了。褚冥漾看著拿出不知到哪來的碎花手帕擦眼淚的西瑞,囧著臉道:「很喜歡的話你自己也養一隻不就好了?」

「哼哼,你不懂啦,露露才不是其他阿貓可以取代的,尤其是那身烏亮亮的毛。」西瑞把流下來的鼻水吸了回去,「金色的眼睛也超可愛的。」

褚冥漾決定移開視線,雖然他更想做的是直接走人。

這種很像是被暗戀三年的女孩拒絕告白的場景是怎麼回事?

話說回來,褚冥漾莫名覺得,西瑞這傢伙只是純粹對黑毛金眼有特殊愛好……奇怪,怎麼有點惡寒?某種想法飛快的閃過腦海,不過他不太想把它翻出來,認真的再想一遍就是。

他們去麥當勞吃了一頓才分道揚鑣,一邊用傳送陣的同時,褚冥漾還在深深懊悔自己怎麼忘了西瑞的胃袋有如黑洞,在別人關愛的眼神下,他的對面坐著一個桌上堆了一座小山般,不曉得是點了幾十份套餐才變成那樣的傢伙,總覺得他回家就會在版上看到別人的實況……

另一邊西瑞回到家,拎著一袋在雜貨店買的大包地瓜片直奔九瀾的房間要看八點檔,以前是電視被砸才過去,自從有了那曖昧關係後,不管自己房裡的電視有沒有被砸掉,基本上都是在那裡看電視,有時候就乾脆睡那邊,拜此所託,他的鼻子對各式各樣的怪味道已經有了某程度上的免疫。

西瑞一邊想著一邊開了九瀾的房門。

「喂!你在幹嘛!?──」撲過去從九瀾手裡搶走剪刀,西瑞一秒把那東西丟到房間角落,「你不會終於對自己的內臟有……所……期……待……」他的聲音在看到九瀾後慢慢消弱,西瑞一臉不知道該露出什麼表情而造成的複雜神情,「你在幹嘛?」

「剪頭髮。」一刀把自己的瀏海剪成齊眉的平瀏海,九瀾的金眸裡沒什麼特別的情緒變化,不以為意的表情看起來反到像是西瑞太大驚小怪。

聞言,西瑞的第一個反應就是去摸九瀾跟自己的額頭,就算他不是專業的醫療人員,也很確信九瀾的額溫很正常,於是他雙手搭在九瀾的肩膀上,一臉嚴肅的道:「說,你把老三藏到哪裡去了?」

「去看你的電視。」似乎不是很習慣與人毫無阻隔的對視,九瀾瞥開視線,把那副厚重的眼鏡又戴了回去。

西瑞把九瀾又拉了回來,「上次把我丟出去也是,你最近怎麼搞的?」把九瀾的眼睛拿下來放回桌上,「對我擺臭臉也不像你平時會做的事情,明明以前二媽要幫你剪頭髮死都不肯,為什麼突然自己剪?」邊說他邊湊了過去,把九瀾抱住,鼻間盈滿的是剛洗完澡的輕爽味道,而不是那些亂七八糟,偶爾還有些刺鼻的藥劑味道。

僵硬了一下的身體慢慢的放鬆,九瀾仰起頭,皮笑肉不笑,手在西瑞的背上用力的亂捏,「我一點也不可愛。」

「我知道啊,幹嘛?」不管是陰森的個性啦,還是嗜好什麼的,一點也不可愛,除非找來世界上第二個內臟同好,不然這種愛挖人內臟來收藏的喜好,連他認識的怪咖裡都沒有人會覺得可愛……欸等等,說不定那個吸血鬼伯爵──

沒想到西瑞這死人會回的這麼理所當然,九瀾金眸微瞇,手上的力道加重。

「喂喂喂!你要把本大爺的肉擰下來嗎!」西瑞伸手去抓九瀾在他背後亂動地手,「搞了半天你在不爽這個?真是、我偶爾想想而已嘛!」

「還有那隻貓。」

「啊?這個也惹到你?」

「……掉了一地的毛。」其實他不爽的是那陣子西瑞的「精神上外遇」,不過這種話講出來實在太丟臉,於是九瀾一邊揮開西瑞的手一邊隨便找了個理由。

看著九瀾去撿剪刀的背影,西瑞撐著下巴,總覺得有哪裡怪怪的。

老三看起來還是很在意他不可愛,可是要他說謊實在有違原則……放自己喜歡的人在意邊不開心不是個男子漢該做的事啊……

……

「欸,老三你過來一下。」

「幹嘛?」

「我想到了喔!」




──『我想到了喔!你可愛的地方。』

九瀾很想找塊豆腐撞一撞,自己怎麼會因為這種無聊話而任這氣人的傢伙隨便擺佈……可惡!他到底做了多少次?腰部的痠痛感實在讓他不舒服到極點,心情也跟著惡劣不少。

黑著一張臉,九瀾盯著西瑞平靜的睡臉,很認真的思考要做些什麼可以令他心情愉快些的惡作劇。

「欸,老三。」

「幹嘛?」聽到罪魁禍首的叫喚,九瀾心情不好,語氣也跟著差了。

「下次要剪頭髮……我幫你剪。」顯然還在半夢半醒的西瑞抱緊他,在他頸邊蹭了蹭。

「才不要。」等一下他的頭髮也變得五彩繽紛,這種髮型只有這個審美觀怪怪的小弟才會喜歡,於是他想也不想就回絕,但提出這個要求的人卻不知道是有沒有聽到,咕噥了句「好啦」又睡了回去。

思考著邪惡計畫的思緒被打斷就再也接不上了,九瀾滿臉的鬱悶,腦子有時候不怎麼靈光的小弟根本就沒命中他不爽的主要原因,可那些在滾過床單後好像不是那麼重要了,那滿滿佔據耳邊、腦海的「我喜歡你」無論是什麼都沖個乾淨了。

說來他想剪頭髮也是故意要讓他驚嚇又心痛一下他喜歡的長頭髮沒了……

但是西瑞也沒猜到他這層用意就是,嘖!

那他這頓悶氣到底怎麼辦?直接算了總覺得很可惜。

九瀾是個小心眼的人,而且很記仇,就算已經覺得沒關係的事情還是需要讓對方付出點代價才好,不然就會一直記著。

所以……

九瀾掃了房間櫃子上擺滿的瓶瓶罐罐一遍,然後視線停在某個黑呼呼的罐子上,他的嘴腳勾起了邪惡的弧度。

「看你以後還敢不敢對別人比對三哥我還好。」

沒有痛的教訓是不痛不癢的,哼哼。




「欸……西瑞你那顆……粉紅色螢光爆炸頭是怎麼回事?……」

「本大爺揍你喔!」




後言:
好久沒更了,一貼就是這種白目的東西wwwwwwwwwwwwwww
大家看過就好,不要管我((自暴自棄((欸
所以有看出來三哥的可愛之處了嗎((大噴
老實說本來差點又把老三弄哭的orz
不過老三感覺不是那種隨便就會哭的傢伙,要是這樣的話我會先惡寒((抖
所以我很努力的克制了((握拳
然後這次打文還發生了白目事件XD
我把九瀾的瀏海打成假髮wwwwwwwwwwwwww
Fuck!!為毛會打成假髮((噴
是說我本來結局很想讓阿雞肚子上被接條手臂,這樣就可以用銀魂的梗((欸

那個,我下星期四五就要學測了,各位請幫我祈禱吧((雙手合十
有填上還可以的科系的話我會趕稿的((滾動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