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於西法索山上的少數的中立區耶里諾加城,這座城屹立不搖了好幾個世紀,無論大地上的國家如何興起又衰敗,它依然一直如此,這裡位於北方寶地,大多數時候都是被白雪覆蓋的景象,而讓這座城一直像世外桃源般是因為這座城裡居住的人,耶里諾加是所有想學習魔法並具有天份的人求學的地方,也就是說,這裡聚集一票個性孤高詭異的魔法師及學徒。與其說不能來犯不如說是不敢來犯,歷史上有很多戰役因為少少幾名魔法師的介入就瞬間擺平,想巴結都來不及,誰還會來這裡亂?這比拔老虎的毛還可怕,根本是已經踩在龍頭上的程度。

上山顛簸的小路上有一輛由馬匹拉動、裝滿要送上山石材的小車,這是每三到五天就會上去送山下村莊栽種的新鮮蔬果上去賣給商人的車,滿車的蔬果間夾雜了兩個突兀的人影,他們身上穿著防風衣,那黑色的袍子因為長期旅行的關係有些退色也有些破損。

「你別那麼用力抱著我,就算我骨頭在硬,你這種力道再勒下去都要斷了!」戴著一張面具,無論是正推著人的手或腳全都被包覆在黑色布料下,聲音低沉醇厚的單薄男人怒道,因為隔著張面具,聲音聽起來悶悶的。

「塞維斯別這樣,我、我真的很怕冷嘛。」有一雙顏色分別為一金一藍,臉蛋看起來雖還像個青澀的青少年,實際上已經二十出頭的青年緊抱著男人,他身上的服裝像名輕裝的戰士,腰間的配劍也不簡單,但從一些飾物,麗如耳環或腰帶上看似沒有用的華力配飾實則具有魔力的道具來看,青年的身分似乎不是那樣單純。

「你穿的跟頭肉豬似的還叫冷!」看著理所當然往自己懷裡鑽的人,男人氣的想狠狠的揍這臉皮厚的跟什麼似的無賴幾拳!

就算他戰時離開了,他依然是契里斯王國年輕又驍勇善戰並戰無不克的塞維斯‧藍德‧法蘭諾侯爵!在軍裡、在領地裡、在任何地方,他哪時候被人這樣的……輕薄過?但生氣歸生氣,塞維斯還是還有真的開扁,這半年多的旅行以來這隻叫森的混蛋耍無賴也不是一兩次,冷靜想想,這比較近似在撒嬌的舉動還是第一次。

啊啊……沒想到在沙漠酷熱下處變不驚的這個鐵人竟然怕冷,而且還怕的要死。

反正森是扒不開了,這車子又小又擠,塞維斯也懶得再費力去掙扎,等一下把這老木頭弄壞害得他們一起掉下去更慘。

「再強的人總會有些平凡無奇的死穴嘛。」森沒好氣的笑說,不意外聽見塞繆爾的冷哼,接下來的一段路他也不再說話,雖然塞維斯的身體沒有半點可以溫暖身體的溫度,但抱著個人的感覺還是好的,尤其塞維斯身上還有股沉靜的氣息,大概是帶兵帶久的人都會這樣,說不上舒服,卻能令人很平靜。

憨厚老實的年青農夫趕著車,又過了好些時後終於到了這次森與塞維斯的目的地──耶里諾加城。

向在城門攔下他們的警衛露出左手中指根部上的刺青,那稍微繁複的紋路不只代表了他魔導士的資格,也說明了他師出何人,這令衛兵的態度馬上恭敬不少,雖然那曾經在世間掀起狂瀾的大人已經隱退,但從老人的口說或書上的記載,耶里諾加城的人沒有一個不知道也沒有一個不景仰畏懼那站立於魔法師頂端的大人,有那樣特殊印記的人有只有可能是他的門徒,這消息很快的傳開,在路上,森不斷的接收到閃亮的目光。

「賽維斯你別臭著張臉,會招惹惡運上身的喔。」負責接待的人安排他們住進了城裡最好的旅店內,現在森與塞維斯在用餐的大廳裡吃晚餐……確切來說是塞維斯陪著森吃飯,而他在一旁看著森不知從哪裡摸出來的報紙。

「你又知道我是什麼表情了。」雖看不出來,但森覺得塞維斯瞪了他一眼,事實也的確是如此。

森當然知道塞維斯老大又不爽了,他是個貴族,哪受過這種窩囊氣?雖然仗著與森有關係,這裡的人沒怎樣,但各方面態度都有很顯著的差異,或許是塞維斯的身分不明,又或許是他身上帶有的古怪違和感令他們覺得憎惡。

「等二師兄回來我就能問到薰嵐師姊的下落,詛咒很快就能解除了。」原本裝在盤子裡堆的像座小山的食物已經被掃空,森擦了擦嘴後道,「就快了。」

這趟旅行是為了找尋塞維斯身上害他變成一副骨架的詛咒該如何解除,經歷了半年的找尋,終於快到了最後。

塞維斯看了一眼埋頭喝湯的森,戴著黑色皮手套的手不自覺的握緊,將脆弱的紙張都抓皺了。從到大漠之星的旅行他便開始有種莫名的感覺,不管那是什麼,總之很令人不舒服,尤其是森每次跟他保證很快就能恢復原本有血有肉的原本模樣,他應該高興,卻每每會莫名其妙生起悶氣,他幾乎是不受控制的覺得森是急於擺脫他,一意識到森沒有自己似乎過的比較輕鬆自在,就會很想找些什麼東西發洩。

要不是那腦子有問題的瘋女巫把他害成這樣,也許他一輩子也遇不上森,塞維斯真不知道自己最近到底怎麼了,面對越來越近的分離,他不由得患得患失起來,有時他會想,這樣與森一起旅行也沒什麼不好,至少比打仗或是留在封地處理政務或應付前來巴結的使者有趣的多。

可是面對自契里斯王國的老國王過世後日漸混亂的局面,他這擁有不小封地的大貴族不快點回去不行,雖然他擁有一群能幹的部下,但這已經不是他們可以決定的事情,所以現在的他們應該正極力的拖延,為他這個主人爭取時間……這種時候他卻在為了要與森分開而情緒不穩,自己的腦袋是不是哪裡出問題?

塞維斯就維持那樣的姿勢直到森又去搜刮一輪,而他竟然沒有翻動半面報紙。

夜晚的耶里諾加城比白天熱鬧多了,許多商店到了傍晚以後才會開張,早上時後是學生們上課的時候,除了晚課的學生,大部分人都跑到了街上逛街兼採買上課要用的物件。難得來一次的森就如先前的幾個城市一般,拉著又想宅回房間的塞維斯上了熱鬧的街道,這裡大部分都是擁有天份的魔法師,也就是說他們的靈感比一般人還要好,塞維斯那股不自然的氣息一下就能引起他們的注意,接著就會看到傳言中「那位」大人的學徒,數隻眼睛就盯在兩人身上,但森卻完全不介意,只是抓緊了塞維斯的手穿梭在人群裡。

「你不是很怕冷嗎?」塞維斯被他拉著,喃喃自語般的問道。

「總不能因為怕冷而錯過有趣的東西吧?」類似的話,森已經說過不只一遍,但塞維斯似乎還是不懂他的用意,「今天是一年中月亮最圓的時候,各地魔法師聚集的地方都會有祈禱會或慶祝會,只有誠心祈禱,聽說願望就會時現。」

「願望……」塞維斯抬頭,一望無際的璀燦星空中那又大又圓的月亮所散發的光芒幾乎要蓋過身邊的星辰,此刻月下忽然有幾個黑影,他們會是騎著騎獸又或是真的騎根掃把的快速朝這裡飛來,仔細一看數量還不少,「森!」

「什麼?」猛的被塞維斯扯住,森回頭又順著塞維斯指往天空的手看去,耶里諾加的結界猛的震動了一下,周圍的所有人全都與他們做了一樣的動作,結界又震動了好大一下,清脆的龜裂聲令所有人大夢初醒!

「是惡狼!他們鐵定是選我師兄不在,結界變弱的時候來的!」森皺起眉,天上已經開始了一群混戰,而他門周圍的人已經開始往安全的地方跑。

「惡狼?」第一次聽到這個名詞的塞維斯問。

「一群沒循正道學習魔法以至於精神上有點問題的邪惡瘋子。」森一彈指,空氣振動了下,原本朝他們落下來的警衛被一片無形而柔軟的東西接住,「讓我師兄欠我個人情好了,免得他捉弄我。」

「交給他們就好了吧?你不要亂來。」反手抓住打算做些什麼的森,塞維斯道。

「我才不會亂……」森反手接住從天而降的東西,竟然是根魔法掃把,他挑了挑眉,一秒拉著塞維斯坐上去,「吶,把這個朝惡狼的人丟。」邊說他邊塞了一把白色,摸起來軟的有些像黏土但是又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給塞維斯。

「我──」塞維斯緊緊抱住森的腰不敢放開,地面迅速與自己拉開距離,轉眼他已經到了戰區的高空,森的技術可好了,光是飛行就能誘導敵人自己打到自己人而墜落,他控制著掃把靈活穿梭與閃避,惡狼被他氣得牙癢癢卻莫可奈何。

就在他們不查間,城裡的警衛已經悄悄撤退。

「還笑我,你啊,這不是很怕高嗎?」森瞥了眼緊緊環在腰上的手,輕笑著道。

「一般人都會被嚇到吧!」塞維斯生氣的喊,現在這種狀況他根本就不敢鬆手,更何況是拿手哪那堆軟綿綿的東西丟人,「你這笨蛋到底有沒有神經啊!快放我下去!」

「好啦好啦……我只是想要炫耀一下我騎掃把的技術嘛……」因為被驚嚇到,所以塞維斯現在快炸毛了,森只好不再繼續像隻蒼蠅般的亂飛,他順利突破了包圍後鬆開右手,一邊迅速換了幾個手勢,森低語幾句塞維斯聽不懂的咒語,以他們為中心,空氣裡的水氣凝聚出細長的銳利冰錐飛散出去,當然那些惡狼沒有那麼輕易的就被這種簡單的法術給打下來,但免不了傷到一些地方,森趁著他們忙著閃躲的時候又念了幾句咒語,接下來出現的冰錐也不曉得是不是塞維斯的錯覺,竟有些發藍。

接著就只擦破衣服或稍微有點小擦傷這麼簡單,冰錐在到處亂飛的惡狼成員身邊或身上爆開,除去冰錐的傷害,冰藍色的火焰像要把一切燃燒殆盡般的啃食一切,這下驚慌的叫聲四起,天上一堆藍色的「星星」歪歪斜斜的墜落地面,當然也破壞了一些民宅。

「冰之火,又稱為冥王之焰,被燒沒什麼感覺,但燒的速度可快了,啊、不過這是禁數之一就是了。」自動向看傻的塞維斯解釋,森彈了個響指,所有分散的火焰全都飛回他的手掌中,那火焰有如擁有生命般的舞動。

「這種事不要說的這麼理所當然!」塞維斯擰了森的腰一把,聽到森的痛呼才滿意些。

底下傳來雜亂的聲音,大概是城裡的警衛去把那些嚇的要死的惡狼成員抓起來,森看了眼天上的月亮,掃把轉了個方像落在了廣場,為了今天祭典而擺的點火台還沒有被動過,森與塞維斯平穩的落在檯子前,然後森將火焰丟進充滿可燃物的盆子裡,透亮的藍色火焰順間增大。

「祈禱吧,是第一個願望喔!」森把塞維斯推向前,「不一定要說出來也沒關係。」

雖然這種事很幼稚又無聊……

塞維斯抬手拿下了臉上的面具,火光下是個慘白可怕的骷髏頭。

他想恢復原狀但卻不希望在那時森離自己遠去,所以就算他還不懂那時時刻刻困擾著自己的感覺是什麼,他想把森綁在身邊,不准他離開自己!

如果是原本的樣貌,他有百分之兩百的信心可以靠色相征服森那混蛋!

就是這樣!

忽然心情很好的塞維斯完全忽略了站在一旁的森,看著好像下了什麼決定的塞維斯,森揚起微笑。

啊啊,月亮女神請替我照顧他吧,某層面上來說塞維斯才是令人擔心的傢伙。

……以後的以後自己會在哪裡呢?無論如何,看見的總該是一樣的天空及月亮吧!




「你還是跟以前一樣啊,把這種一搞不好會害死自己的禁術當一般魔法使用。」一頭紫髮隨意的綁起,戴著眼鏡的男人道,他就耶里諾加城的城主,或是說是校長也可以,另外他也是森師出同門的二師兄,羅耶爾‧薩卡,除了髮色,基本上是個沒什麼特色的人,長的很普通,也沒特別給人不舒服或是太舒服的氣息。

「好用嘛,我有把它收回來就不要計較這種細節吧!」森揮揮手,他就坐在羅耶爾的辦公桌對面,一大早的,他手裡還拿著早餐時喝的飲料,至於塞維斯還在旅店裡睡著。

「我想今天會有一堆教授來跟我抗議。」雖然這麼說,但羅耶爾並沒有特別露出反感或討厭的情緒,頓了頓,他說:「老師叫你做的事情進行的怎麼樣了?」

「三把。」森說,從厚厚的衣服裡拉出項鍊,那上面除了一枚戒指還有三個造型各異,看起來十分精緻的劍型銀飾,「小火跟小風實在太難搞了,還好上次在沙漠之星找到了歸月……就是暗之劍,幸虧有他鎮壓這兩隻,不然整天吵吵鬧鬧的我也很受不了呢哈哈哈哈……」

嘴角抽了抽,羅耶爾從抽屜拿出一封密封的信函推到森面前道:「我昨天去參加北方例行的月會,伊文斯特給了我新的情報要轉交給你。」

「伊文斯特……五師兄他不是在北艾爾魁克大岩谷那裡做挖死人墳墓嗎?」三兩下拆開了那封信,森完全不理會脖子上銀飾的劇烈震動,然後他從信封裡拿出了折疊好的信紙和一張什麼都沒有的黃色紙張,信上簡短的說了一些邀請的話,以及批露當天去開會的人是他脅迫部下變裝成他的消息,不曉得是想要跟別人炫耀想瘋了卻找不到人說還是怎樣。

「你會來我這裡令我很驚訝。」端起飄著白色煙霧的熱茶,羅耶爾道:「畢竟這偏遠地方完全不順路也什麼都沒有。」

「當然是有原因。」把信塞回信封,森收進有收納魔法的腰包裡,在羅耶爾「我想也是」的眼神下,森道:「師兄你知道薰嵐師姊的下落吧?」

「那個瘋女人?」羅耶爾挑起眉,端著的茶又放回桌上,表情嚴肅的問:「你怎麼想到要找她?」

「你的屬下要告訴你吧?跟我一起來的還有一個人。」森看到羅耶爾點點頭才繼續說下去,「他是契里斯的法蘭諾侯爵,生日時候被瘋瘋癲癲的女巫詛咒,現在變成只有一副骨架的骷髏模樣,女巫後來被殺死了咒術卻沒有解開,所以現在跟著我一起旅行。」

「你居然勾搭上那種麻煩人物。」語氣平靜的意點也聽不出其中的驚訝,羅耶爾戴著手套的手指在桌上緩緩的敲著,他面露思考的表情過了一會後從抽屜深處挖出了一根保存妥善的黑羽毛,「這是薰嵐的東西,我想有他的所有物你應該知道怎麼做了吧?」

「感激不盡。」森連著存放那根羽毛的盒子一起收下,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看著森一會兒,羅耶爾喝了口熱茶。

「森,你愛他嗎?」

「很愛啊,二師兄要幫我保密喔。」

「眼睛有問題才看不出來你表情多噁心。」

「二師兄真過分……」




回到飯店一打開門,森便被裡頭衝出來的人撞個正著,而跑的那麼急的人不是闖空門的小偷,而是衣衫不整,臉和肋骨都露出大半的塞維斯。

「你跑這麼急做什麼?」森拉開兩人的距離,滿臉不解的看著塞維斯,那雙空洞的眼似乎正盯著自己看,下一秒塞維斯又撲了過來,一時半刻也忘了自己現在這種模樣會嚇到人,就這樣站在門口抱了半晌。

「你去哪裡?」塞維斯用力的擰了森的背一把,咬牙切齒的問。

「會痛、會痛,我還能去哪裡?當然是找我師兄!」扛著塞維斯進房間關上門,就算塞維斯一時緊張到忘記,森還沒忘,這個時間很容易碰上其他房客,不過房門一關上,他這個好心人就慘遭被骨頭痛揍的命運。

在房間裡像幼稚小鬼般打打鬧鬧了許久,兩人才趴在床上一動也不動,塞維斯躺在森的背上,一時半刻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或做些什麼,不用他煩惱太久,森說:「二師兄給了我薰嵐師姊的東西,今天把東西準備好我們就過去找她吧。」

「這麼快?」塞維斯從床上彈坐起來,他還以為還有好一陣子……

「快點也好,滿月剛過,黑暗系魔法師的力量還在最頂峰,要等的話又要過一個月了。」森抓了抓亂翹的紅髮,心裡已經盤算好了計畫,不過這計畫的變動性可大了,因為不確定薰嵐人在哪裡,只怕一下子轉到了一個鳥不拉嘰的鬼地方,到時連地名也不知道……這個時候就先準備幾個大城市的轉送捲軸好了,這種東西這個地方應該會有吧?

「這個時間點剛好呢,二師兄也告訴了我一些契里斯的事情,萬帕恩公爵開始併吞周圍勢力較小領主的領土,不久就會掀起全國性的內亂。」無奈的說,要不是因為塞維斯的關係他真是沒半點興趣去打聽諸國間的問題。

過了很久,塞維斯才從森的身上爬起來,一聲不吭的默默穿好衣服,將自己包裹在黑布中,並戴上面具,森也起來對自己身上亂糟糟的衣服稍做整理,並把全部的裝備穿到身上,扣上略重的腰帶、批上防風的斗篷,森跟在快步離開的塞維斯背後,門喀的一聲在關上,森看著走向走廊另一端的塞維斯,微不可聞的嘆了口氣。

塞維斯……

你這樣子要我怎麼放心在你恢復後讓你回去?




後言:
之前那個總覺得好卡,最後變成這樣了((掩面
順便把我很介意的自家小孩撞名問題解決一下wwwwwwwww
啊~今天好想打欸曲文什麼的,結果最後還是在這裡搞曖昧((摳鼻((欸
士說這次段考的抽籤抽到中央那排第二個的好位子,這下不能天天一千字了更((欸
而且考試跟作業都要努力囧.......不wwww我就是不想寫作業,而且想要邊打混邊上課啊wwwwwwwww
考試什麼的也都好麻煩wwwwwwwwwwwwwwwww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