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痛番外兼萬聖節賀文





彎起脣,沒有挑釁或不屑的成分,只是很純粹的笑容,西瑞伸手拍了拍九瀾的頭,在自家兄長錯愕的眼神注視下走向在後頭抱怨催促的隊友,雖然頭上那雙馬爾濟斯耳讓他的背影怎樣也無法讓人認真的覺得很帥。

九瀾低低笑了幾聲,眼角不經意的撇見手裡另外一盒本來是要帶來慰勞自家小弟的東西,他轉身,厚重的劉海隨著他的動作又蓋回原位,九瀾也懶得再伸手去撥開他,步伐悠閒的走向喧鬧的觀眾席。

等結束之後再一起吃吧。

獄界的事情解決後,他們之間的相處模式像回到了最初那樣子,卻又比那多了更多不一樣,說不清楚,但九瀾喜歡著這種溫暖的感覺,就算西瑞不在身旁,那股連知覺都徹底麻痺的冰冷也在沒有找上門過,就像是冰河時期已經過去。

經過了一些事情才知道,以前那些困擾就像是庸人自擾的自討罪受,只要伸出手,他有什麼是不能留下?

只是什麼都不做的等著是什麼也不會抓到的,就像站在原地看垃圾車在眼前開走一樣。如此被動與他平時的行事作風相差甚大,他覺得平常的強勢是可以試著發揮在其他層面上,與其說是變得更堅強,不如說他試著更積極一點,因為他身邊多的是從不踩煞車的人,要他們為誰停留如同天方夜譚。

但是會有拉著他一起前進的人,就像西瑞。

枯坐了幾分鐘,比賽終於開始,每組人馬迅速的搭起了烤肉架,炭火什麼的在袍級面前是不值一提的小菜一疊,另一邊正展開搶奪料理素材大戰,包裹成一組的指定料理素材在天空交錯飛舞,大家暫時也管不了那到底是什麼料理的素材,只管抓了就回,這一階段就有人開始被刷下來,俗話說有備無患,不少人都拿了不只一樣。

希望不會有人被燒成灰,不然提爾就要頭大了。

九瀾幸災樂禍的想到,實在感覺不出他們同事這麼多年有所謂的友情的產生,還遠在保健室忙碌的提爾忍不住打了兩個大噴嚏,手裡的針飛出去插到了路過的路人甲。




被人以為只會吃而不會做的褚冥漾因為這次的作戰分配終於有了雪恥的機會,其實也不是他不做飯,而是在他動之前已經被人搶先或是被嫌他做的不夠好然後被趕走,最後他剩下的工作就是收拾碗盤然後幫忙洗這種打雜般的活。畢竟母親的嗜好就是料理,從小看到大多少也有些概念,何況他們家是女權當道,所謂「君子遠庖廚」這種觀念在他家連垃圾桶都翻不到曾經存在過的殘渣,所以下廚的經驗還是有的,但是因為衰運纏身,自家老媽怕他把廚房燒了就只讓他做些不會動到有燃燒危機器物的雜事。

比起做飯他最擅長的真的就是洗菜跟洗鍋碗瓢盆了。

不行不行!不能灰心喪志!

褚冥漾一發現思緒往令人哀傷的方向奔去的那刻立馬回過神,可是卻發現萊恩已經先他一步抄起鏟子,而且還左右開攻……

那個,這樣應該不叫烤肉了吧?與其說是烤肉不如說是快炒不是嗎!?

「漾漾去煽火!」千冬歲一把將錯愕的褚冥漾從上面推下來,完全沒考慮到正在發呆的他會不會就這樣活活摔死,這烤肉架高度起碼有兩三層樓高啊!

「呦,漾你來幫忙啦?算那眼鏡仔還有點良心……你那什麼臉?」準確的接住了褚冥漾,西瑞一邊把人放到地上一邊說,說到一半他發現了褚冥漾身上無形的灰暗氣息,忍不住後退了兩步。

「哈哈哈哈……」整個人灰溜溜的褚冥漾只差沒長香菇,但鬼火還有黑色漩渦都已經在他身邊冒出來。

這叫什麼?出師未捷身先死?

果然長使英雄淚滿襟啊……

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西瑞蹲在褚冥漾旁邊,手拍在他的背上表示安慰,一種好像兩個人老婆都跑了一樣的消沉氣息瀰漫。

「漾漾、西瑞不要偷懶!」上面傳來喵喵的大喊,與此同時,一堆會砸死人的木炭從天而降!

「啊啊!靠杯!」西瑞甩出獸爪,高高的跳了起來,手腳並用的把那些木炭踢進炭火中,就在他奮鬥到一半的時候看到了褚冥漾摸出米納斯,連忙用他的大嗓門朝下大喊:「漾你不要拿你家的水槍來亂!」

這下褚冥漾真的一蹶不振了,本來想展現廚藝的,但是被踢下來打雜弄木炭就算了,結果還被嫌,唔喔,回家以後他一定會接收到來自許多人的鄙視視線……

「那笨蛋在幹嘛……」被式青一起拉出來現在卻被獨自丟下的休狄看著不遠處正灰溜溜的蹲在地上不曉得在幹嘛,一點忙也沒幫上的褚冥漾,皺起眉頭。

明明已經是個獨當一面的黑袍了,怎麼還老是被人丟來丟去的?休狄還真想丟顆火球過去打掉他那沒出息的鳥樣子,就在他這麼想的時候褚冥漾突然站起來了,拿起米納斯的他朝地面開了一槍,然後……

「哇啊!火熄掉了!」

「靠,為什麼結冰啊!?」

「啊啊啊啊!!好不容易升起來的耶!!」

……

休狄覺得有一陣冷風吹過自己,看著整場開始哀哀叫的參賽者,他忍不住給了想出這種鬼點子的褚冥漾「陰險」兩個字,而且他還很有腦的沒全部人都滅掉,如果全滅的話他們勢必會變成眾矢之的。

看起來呆呆蠢蠢的一個人,在成長之後出忽了許多人的意料竟然變成了參謀類型的人,真是讓人意外到不能再意外更多。

雙手抱胸,休狄決定還是不要在已經開始打成一團的會場等比賽結束,外面有許多各地萬聖節特色小吃的攤販,去逛逛那裡似乎比待在這邊有建設性多了,而且某個笨蛋一定會想吃吧?飄著香氣的特色點心什麼的……

「我跟你一起走。」忽然出現在身旁的人是來無影去無蹤的重柳,他改變了髮色與瞳色,身上穿的也是輕便的衣服,整個人普通不少,卻依然無法掩飾他本身的特別,然後重柳黑著一張臉說。




轟轟烈烈的群架……不,是『愛與勇氣的萬聖節變裝殺人烤肉大會』在一片混亂下結束後,之後的活動明顯親切可愛了不少,至少不再有血光之災的危難發生,但保健室在那之後也夠嗆了,許多的有死沒死的人全都被抬去那裡,而造成這一切的元兇則頂著他的狼耳與狼尾悠哉的在攤販間逛來逛去,難得這次攤販是對外招商,雖然Atlantis的學生很萬能,把攤位弄得有聲有色一點也不難,但跟老字號還有職業地比起來還是差了點。

「漾你還好吧?」式青今天是打扮成日本幽靈那種穿著白色浴衣,頭上綁了一塊三角形布料的樣子,一點也不避諱的勾著褚冥漾的手,並看著耳朵毛有點燒焦的他。

「還好還好,我只被稍微掃到。」褚冥漾無奈的笑著說,當時他的大腦被惡魔攻陷,一時腦熱下促成了萬聖節大戰,幸好沒什麼人發現是他搞的,不然他絕對會被挫骨揚灰,現在還能四肢健全的跟式青在外頭逛街,「說起來怎麼沒看到其他人?」

「不知道,本來是一起來的,不久就走散了。」明明就是自己把人丟下的式青說,然後又黏緊了一些褚冥漾,「好久沒有就我們兩個一起逛街。」

「啊啊……對不起。」聽見式青的小埋怨,褚冥漾無奈的笑了笑。

「這種話晚了。」式青說,露出了笑容伸手與褚冥漾十指交扣,「那麼作為賠償,今天晚上全都是我的喔!」

比起這邊的熱鬧,在另一邊的萬聖節花藝展明顯安靜許多,尤其燈光並不怎麼明亮,許多小情侶都跑來這邊放閃光,在角落摸來摸去,真當沒人看的到似。

九瀾與西瑞坐在中間的噴水池,這裡算是整個場地裡最亮的地方了吧!西瑞沒像在醫療班時候像要被抓去宰一樣的死命掙扎,反而十分安靜的讓九瀾在他手上的傷口塗著藥膏,這種傷以他的復原力,睡個一覺就沒事了,如果這麼做可以讓九瀾放心一點他完全沒有異議,畢竟經歷過先前的事情,那時候他真的覺得自己這次死定了。

看著低著頭的九瀾,西瑞伸手將蓋在他臉上的髮絲勾至耳後,金色的眸僅僅瞥了他一眼便繼續專注於他的傷處。

「你啊……沒有在生氣什麼的吧?」看他這種反應,西瑞忍不住問。

藥塗完,九瀾翻過西瑞的手長揉捏他粗糙的手掌,抬頭有些疑惑的看著西瑞,「怎麼這麼問?」

「不然你幹嘛不講話?」明顯是把沉默跟生氣連成一直線的西瑞說,專注的眼神讓九瀾知道他問的很認真。

九瀾發出低低的笑聲,曾幾何時他看過這個小弟去認真在乎別人的感受?

有些高興又有些新奇,九瀾放任自己的手被一點也不溫柔的握住,西瑞的溫度讓他的手溫也跟著升高。

「我們也跟『他們』一樣是那種關係吧?」瞄了眼在不遠處的長板凳坐著,互相捏來捏去的小情侶,九瀾說,然後他笑著瞇起眼,「來說點什麼好聽話,三哥我就不計較你又隨便受傷這件事。」

「啊……」西瑞露出了很複雜的表情,明顯在糾結,平常屁話一籮筐的西瑞看著九瀾的臉卻半個字也說不出來。

「不給糖就搗蛋。」九瀾挑挑眉,半開玩笑的提醒到。

「還搗蛋咧……」撇撇嘴,西瑞湊近,額頭貼著額頭,鼻尖貼著鼻尖,九瀾看著西瑞與自己一模一樣的金眸,緩緩閉上眼,西瑞的鼻息撫在臉頰上。

慢慢的漫漫的,西瑞覆上九瀾的脣。

最珍貴的話留給最珍惜的人,挑挑撿撿,西瑞真正想說的話很少,少的貧瘠,可是九瀾想要的話他會全部給他。

從來就不會為誰遷就自己,九瀾的不一樣是淺而易見的,如果他想聽,那他就說。

把那比剛出院時候的自己還瘦的身體緊緊抱進懷中。

「我──」




後言:
填完了OW<((被打扁
所謂的開放式結局嘛哈哈哈哈哈哈................
啊,是說為什麼今天突然這麼乖的填坑,大家去感謝一下瞳ArK大大吧((噴
他一張三哥就讓我噴心到不行然後就把坑洞填平了((噴
說到坑我想了一下還沒填完的坑坑洞洞就讓我一秒想棄園了((淦
到底哪來這麼多坑啊((掩面((誰叫你都只挖不填

最近朋友在問我生日禮物要什麼,說真的好想列清單出來((????
或者說"那不然這樣,請幫我折現或是抵銷債務"((淦
不過我的少女心告訴我人還是別這麼現實好
最後會變成>>"給我卡片就很開心"((內心痛哭
所以請不要真的送我乾枯的卡片((淦
啊備註,今年生日過了我就滿十八了喔OWO/((終於

在備註一下,漾冰合本的二刷調查就到十一月底喔O3O/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EC
  • 喔喔~閃光雞x2!喔噗(被毆)
    是說,褚公你竟然能讓休狄說你陰險,你成功了XD(大拇指)
    式青你這樣算不算趁人(休狄.重柳)之危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