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少年後續




「廷宇,欣瑜跟新來的在自習室外面做什麼?」提著飲料走進來的柳越群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說話時視線還看著門外,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讓周廷宇忍不住笑出聲來。

周廷宇撐著下巴,「那是浩翔和欣瑜說好的道歉。」心裡覺得這樣對鄭浩翔很抱歉,但周廷宇無法抑制的也湧起了看好戲的念頭,其實只要他跟方欣瑜私下橋一橋,方欣瑜就不會提出這樣刁難人的要求,不過,該說不愧是街舞社的嗎?鄭浩翔還真的練出來了,現在正在給方欣瑜驗收。

「道歉?」柳越群在周廷宇前面的坐位上坐下,拿出放在抽屜裡的小扇子對著衣服內搧風,從悶熱的外頭進來,他身上都是細小的汗珠。那身怎麼也曬不黑的天生白皮膚令女生好生忌妒,而柳越群的五官本來就遺傳母親比較多,與這膚色配一起,小時後顯得秀氣,現在開始長大便轉為斯文,只可惜那尖銳的機車個性跟外表完全是兩回事,不認識他的人都被他那張小白臉騙了。

「你想知道的話自己去問浩翔,他不會喜歡我偷揭他瘡疤。」十分了解鄭浩翔愛面子的大男人個性,周廷宇道,然後他起身,拿起收拾好的背包,打算去外頭看看鄭浩翔被方欣瑜整的如何,順便把他救下來,免得他才跟自己來沒幾次補習班就出名了。

……嗯,不過因為他全身上下與這裡氣息相反的突兀感,好像已經不可避免的成為話題。

這間小小的補習班不知道是怎麼搞的,聚集的都是些校排名列前茅的資優生,像柳越群就是盛興高中理組的第二名,附帶一提,他之所以位居第二是因為周廷宇總死死霸佔第一名的寶座不讓,而方欣瑜總因為考前分心,名次在十名內起起浮浮,相信她認真起來也是一匹可觀的黑馬。與他們這些可算規規矩矩的好學生相比,鄭浩翔染頭髮、穿耳洞,讓人不太舒服的危險眼神,尤其是身上散發那股混過的氣息特讓他顯得與這裡格格不入。

這麼一個怪人卻是由他們中成績最好的周廷宇帶進來的,大家好奇到快內傷,但周廷宇就是隻字不提。他不說也沒關係,漸漸的他們也發現這兩人的關係好像不大尋常,心下了然後便不會多嘴,這就是他們相處間形成的默契。

「Luka luka night fever~」

「噗!────」周廷宇一開門就噴了,捂著嘴巴靠在門邊發出更令人生氣的悶笑。

自習室外面的休息區正播放著熱力四射的音樂,方欣瑜坐在椅子上翹起腳,而那頂著一張黑如鍋底卻硬要掛上僵硬的燦爛笑容的鄭浩翔正跳著他苦練三天的舞,這都還好,讓周廷宇完全無法控制的噴笑出來的是鄭浩翔頭上那用草莓髮圈綁起來的雙馬尾!看方欣瑜那揚著詭異弧度的嘴角,周廷宇一秒便知道這是方欣瑜的傑作。

太絕了!

看見鄭浩翔凶巴巴又很無辜的眼神,周廷宇知道再胡鬧下去他就要爆發,連忙把他從方欣瑜的手中劫走,看到夠經典的畫面,正想找地方好好狂笑幾分鐘的方欣瑜爽快的放人。

恨恨的把髮圈拆掉,鄭浩翔的金髮披在肩上,瞪著又掩嘴偷笑的周廷宇,忽然就伸手將他拉到暗處,燙熱的脣大力的吻上,兩人的舌青澀的觸碰、纏繞,周廷宇笑了笑,與鄭浩翔貼著額與鼻尖。

「我餓了。」鄭浩翔輕啄周廷宇的脣,低聲道。

「想吃什麼?」早料到下午課上完後會被鄭浩翔拖去吃飯,周廷宇出門前就跟父母報備了。

鄭浩翔挑挑眉,「當然是……」

「路口的那間麵店!」兩人異口同聲。




「啊啊,那個大叔真是令人超火大的,一下子就拿了一堆看都看不懂的考卷給我到底是想怎樣!一般來說要循序漸進吧!」一邊吃著小菜盤裡的豆乾,鄭浩翔開始抱怨起周廷宇代他去的那間補習班主教數學的經營人,自他開始在這地方補習以來,總是受到那戴著眼鏡,整個人感覺十分不修邊幅,要打比方的話就像獵人裡的雲古師父那種樣子的數學老師在上課時若有似無的,不知道是試探還是刁難的關愛。

這次也沒例外的讓鄭浩翔很想朝他臉上掄一拳。

「你想聽我說實話嗎?」遞上一顆碗裡的餛飩表示安慰的周庭宇無奈的微笑著問。

「嗯?」張口飛快吃掉周廷宇湯匙裡的餛飩,鄭浩翔發出疑問的音節。

「我覺得閔老師他除了在試探你以外,大概是覺得補習班很少有你這種類型所以覺得很新奇……與其說是在耍你,不如說在逗你比較精準。」幾乎從補習班一開就在的周庭宇說,閔逸帆是個個性真的挺奇怪的老師,但不是什麼壞人,該怎麼說……周廷宇覺得那只是很純粹的脫線罷了,不過這種脫線也僅限於平日,在上課或是在交際的場合,那散發的氣息是截然不同,看過老師這種變化的周庭宇一直覺得很不可思議。

「果然啊……」鄭浩翔沉下臉色,恨恨的咬著筷子,雖然沒像那些白目的混混一樣明目張膽,但是這種莫名其妙被耍的感覺更令他不快,所謂資優生什麼的果然很討厭。他不想讓周廷宇覺得他是沒毅力又說話不算話的人,忠於自我的人有時候那股任性勁跟愛面子的心加在一起後,比毅力什麼的更強大。

就算已經收斂很多,鄭浩翔偶然間流露的暴戾模樣還是很駭人,不過周廷宇看著他凶狠的側臉,卻感覺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害怕畏縮的感覺也是如此。不知為何伸手摸了摸鄭浩翔顏色已經退掉不少,灰腹成有些咖啡色的真實髮色的髮絲,周廷宇在對上鄭浩翔有些錯愕的眼神後,露出了微笑,那讓鄭浩翔差點一時腦熱就在人來人往的麵店裡吻了他。

「髮型清爽一點的話看起來還蠻像個精明能幹的企業家。」周廷宇說,收回了手拾起擱置在碗上的筷子。

鄭浩翔拉了拉自己的鬢角又撥了撥自己的瀏海,「要是我繼承家業的話就真的是企業家沒錯。」

「呃?」周廷宇錯愕的迅速轉頭,盯著以理所當然的語氣說出剛才那句話的鄭浩翔,從那張自然過頭的表情看不出來那是為了順應他的玩笑話而擠出來的東西,而是以習以為常的態度回應自己。

「怎麼了?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感覺到周廷宇的視線,鄭浩翔轉過頭,就見周廷宇用一種近乎呆滯的表情盯著自己,回想了剛才他說過的話,鄭浩翔立刻反應過來……說起來,他好像從來沒跟周廷宇提過自己的事情什麼的。

「……沒事。」低頭繼續吃麵,周廷宇一方面不曉得怎麼開口,另一方面是根據經驗,鄭浩翔這種類型的應該很討厭被問到家裡狀況,所以一時間湧起的疑問全都被他硬是憋回肚子裡。

「廷宇你想知道嗎?我家什麼的……」搔搔臉頰,並不覺得是什麼不好講的事情,但是他不熱衷時時提起,如果周廷宇想知道,他當然會全部告訴他,對於他來說周廷宇不是「其他人」,所以了解他的一切是再裡所當然不過的事情。

「可以說嗎?」出乎預料之外的反問讓周廷宇十分詫異。

鄭浩翔忍不住敲了下他的額頭,與其說是生氣不如說是無奈的扯了下嘴角,「你又在自己亂猜什麼?別告訴我你不好奇,我才不信。」

「呃……」周廷宇轉了轉眼珠,才有點小尷尬的開口,「國中時後有聽說你家是……混黑道。」

鄭浩翔臉黑,這絕對是那些人對台中來的轉學生產生的某種偏見使然,輕咳幾聲,鄭浩翔說:「我家是在做電子相關的買賣,所以很有錢,老頭……就我爸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企業家,我媽是普通農家的小孩,跟我爸在大學認識,後來結婚生下我後過幾年就得癌症死掉了,之後我那些弟弟妹妹都是我繼母生的,基本上很多人都不知道老頭有我這個大兒子……廷宇你幹嘛一副我八點檔看太多的表情?」

「……不要跟我說你爸叫鄭守仁。」周廷宇下意識覺得鄭浩翔在蓋他,但客我很理性的告訴他鄭浩翔沒理由說這種亂七八糟的謊話,可是……為什麼?

周廷宇完全無法想像現在跟他坐在一起吃路邊攤的前混混頭頭是某知名企業,身價可以用億來算的小開。

真的假的!?

「哈……是啊。」鄭浩翔一副承認起來很為難的樣子。

「那你為什麼會在屏東?」嚴格來說的話這地方真的是十分荒涼落後,即使繁榮的高雄就在隔壁,火車搭半小時就到了,都市的繁榮度還是有明顯的對比。

握住了周廷宇擱置在桌上的手,用力的收緊,將之包覆在掌中,鄭浩翔面無表情的看向麵攤裡那台老舊的電視正在播放的新聞畫面。並不是很喜歡鄭浩翔這個表情的周廷宇沒有抽回被握的發疼的手,反而輕輕的回握。

兩個新文在眼前撥放完畢後鄭浩翔才道:「這裡是我媽的家鄉。」

不了解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鄭浩翔的周廷宇嘆了口氣,「麵快爛掉了。」

「嗯。」




後言:
不要驚慌不要害怕,本來的設定就是這樣沒錯((????
啊~我終於打了這兩隻的後續好開心wwwwww((不知道卡多久了
雖然一開頭放了不少砂糖(?),但這次估計廷宇會有家庭革命(?)發生這樣((遠望
愛情不風風雨雨又轟轟烈烈哪叫愛情((握拳((別這樣
開玩笑的,最好還是萬般順遂的下去才好,不過太幸福美滿有時候也會疲乏拉((噴

是說今天喝到了螞蟻水超噁心的淦wwwwwwwwwwwwwwwwwwww
就我水壺我打開來喝的時候沒看就直接喝,結果喝到有螞蟻味
低頭一看我水壺口邊全都是螞蟻啊淦!!!!!!!!!!!!!!!
超噁心的^q^我目前在等我媽回來準備o他((欸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