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痛番外兼萬聖節賀文




今天Atlantis的萬聖節就過的與以往一樣充滿了特色,每年少不了的就是變裝,這是不能忽視的重點,而另外一個重點便是附加活動,今年的附加活動也不曉得怎麼搞的竟然是會製造許多二氧化碳的烤肉大會,這還不是一般的烤肉大會,而是有分組的,依照扇董事充滿問號的品為,不外乎取了個『愛與勇氣的萬聖節變裝殺人烤肉大會』這種又臭又長又令人羞恥於掛在嘴邊的名字。

組別是採年級報名,也就是說每個年級的同學都能自由報名,但是組員必須是同年級的同學,這種規則下,許久未見的c班四加一重現江湖。其實也不是不常碰面,隨著年紀變大,背負的責任也越來越多,能夠這樣全部到齊的情況少之又少。因此仗著這次有機會,褚冥漾在眾人的脅迫下畫押把自己賣了,參加了這個聽起來就不太妙的烤肉大會。

時間飛快的到了十月底,這天不外乎又是全天放假,從早上各類奇怪的儀式與溫腥可愛的趣味活動中,已經漸漸的能嗅到了晚間的火藥味,醫療班的走廊堆滿了各種殘缺不全的屍體,工作量爆增全都多虧了扇董事不知道從哪裡搞來的自爆南瓜,學校內的南瓜田簡直就跟地雷區一樣。

「啊啊!你這傢伙別光坐在那裡!」忙到快爆走的提爾在又一次的路過那悠閒的坐在柔軟的辦公椅上,吃著看起來很美味甜點的同事時,終於忍不住的喊道。

「你想要的話可以分你一點。」九瀾撐著下巴,晃了晃手中插著散發甜甜香味的點心道。

「你存心來氣我的是吧!」提爾示威性的揮動拳頭,「去找你弟啦!」

「我本來就是來找他。」幸好九瀾的那堆劉海掩住了大半張臉,提爾看不見他輕浮的挑起眉,否則絕對會不顧內臟被挖起顆走的危險撲上去揍他一拳。

「為什麼可以這麼理直氣壯啊!」明明就是亂倫,為什麼當事人都一副毫無自覺的樣子!?

某方面來說提爾疲累的精神再度受到打擊。

九瀾把桌上的盒子吃個乾淨後擦擦嘴,留下垃圾還有灰溜溜的提爾便大剌剌從充滿噁心氣味的保健室正門離開。並不是工作而是純粹想來看看某人在做什麼,九瀾難得的只穿著便服在外頭行走,這種事情好像是第一次。

出門前莫名為自己找了一堆光想就很白痴的理由,像是擔心舊傷復發或發生一些小意外之類,這種天塌下來也不可能的事情,只要和平常一樣就好,理所當然的說因為有點想他所以來到這裡,做為哥哥,這樣的任性是可以的吧?




「本大爺說……這他媽的什麼鬼!?」西瑞一掌拍爛了面前的桌子,不曉得是哪個倒楣的同學,桌子就這樣華麗麗的變成碎塊,裡面的雜物也跟著飛了出來。

「耳朵跟尾巴。」褚冥漾道。

「廢話!本大爺問的是為什麼拔不下來!?」用力的抓著頭上的狗耳朵……而且還是馬爾濟斯那種狗耳朵,整個人親切可愛了不少的西瑞很不滿的大聲嚷道。

「我的也拔不下來啊。」褚冥漾無奈的扯了扯自己頭上被喵喵接上去的狼耳朵,心想比起自家搭檔的馬爾濟斯狗耳好多了,心裡平衡了非常多,千冬歲到底是有什麼仇才想到這種鬼點子惡整西瑞?

「為什麼要拔?喵喵覺得很好看。」喵喵歪著頭,依然一張清秀可愛又無辜的清純臉龐的她使用了最犯規的裝可愛技能,一秒讓褚冥漾還有西瑞閉嘴。今天的喵喵造型是清純少女版的驚聲尖叫殺人魔,那張扭曲的孟克臉面具就像火影忍者裡的暗部一樣斜掛在腦側,身上黑色的斗篷是一件長外套,而裡面穿了件黑色的連身短裙,配上及膝襪及靴子,真的是超可愛,可愛到讓人忘記他手上拿著把泛著冷光的菜刀。

外頭應該會出現就算被桶一刀也願意的瘋狂粉絲。

褚冥漾默默的想。

「你們兩個怎麼還在磨磨蹭蹭?」教室的門被碰一聲打開,害褚冥漾不小心把耳朵上的毛拔下了幾根,出現在門口的是哈利波特中史來哲林學院服的千冬歲,那眼鏡陰森的反光下讓他還真像個反派,而隨後進來的萊恩就更驚人了,那身看起來很重很華麗的鎧甲,明顯是戰國時期高級武將的頂級裝備。

這種陣容是怎麼回事?

褚冥漾整個人莫名的囧了一下。

「你這卑鄙的四眼仔終於出現了!」踩在別人的椅上桌上的西瑞用力的指著推眼鏡的千冬歲,不過那模樣因為他頭上的馬爾濟斯耳,讓人不由得直接連想到小型犬,無論如何也反感不起來。

「這還真不錯。」千冬歲滿意道。

「不錯你個鬼!」一秒撲過去,西瑞甩出了獸爪。

「上吧!本多!」千冬歲也不甘示弱的喊道,這時站在後面的萊恩立刻有了動作,上前擋下了西瑞的襲擊。

喵喵看的很樂,但玩了一陣子信長的褚冥漾就真的徹底囧了。

原來千冬歲是德川家康嗎?……

小鬧劇結束後一行人到了前幾年校慶拿來玩變裝殺人遊戲的大競技場,空地上規劃好了區域,有一些檢錄完的隊伍已經站在自己的地方開始討論作戰策略。就在千冬歲去報到的時候,褚冥漾有點癡呆的四處張望,他很想問,堆在各組空地上疑似是木炭的巨大黑色碳條是什麼?像是被放大縮小燈照過的夾子還有盤子、鐵網又是哪招?那邊擺的東西他一樣都不陌生,令他覺得陌生的是那些東西的size。

他只聽說過有小人國什麼的,沒聽過有巨人國啊哈哈哈哈哈……幹一點也不好笑!

「挖喔!感覺會很好玩呢!」總是在褚冥漾開始驚恐的時候在旁邊興奮尖叫的喵喵這次也不例外,當然,在賽前先跑去挑釁同年級另一組A班隊伍的西瑞也與之前相同,褚冥漾一點也不意外在轉頭的時候看見西瑞直接折斷某個嘲笑他耳朵的笨蛋伸出來的手指,只不過他的眼神稍微有點死掉。

「西瑞!」呼聲從不是太遠的地方傳來,西瑞聞聲回頭,不知為什麼的愣在那裡。

九瀾將劉海勾至耳後,露出一張長相姣好的白皙瓜子臉,夕陽下山的這時另人有些看不真切。直到耳朵被捏,西瑞才拉回自己的神智,九瀾勾著玩味笑容的臉近在眼前,再靠近個十五公分就可以吻上那雙顏色淡了些的脣。

「我還以為你會宅在家裡死不出來。」沒有拍掉九瀾的手,西瑞道。

「偶爾也會想湊點熱鬧。」




後言:
唉該死我沒打完((抹臉
今天起個大早去畫圖,本來想說下午寫文
哪知道被我朋友叫去社團迎新wwwwwwwwwwww
於是打到這邊我累了((遠望

最近的生活大概會緊湊起來吧,因為現在不只學測上有很多煩惱,術科上也碰到了不少問題
因為某夜基本上算是半路出家,所以除了素描以外都^q^.......
現在整個就很困擾orz
要在二月考術科前把我的水墨、水彩、色鉛筆練好還真是怪有難度一把的((躺平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EC
  • 亂倫?這種東西對他們來說跟天邊的浮雲是差不多的東西吧XD
    關係坦白說開後的九瀾又恢復了原本讓人又愛又恨的個性了~是說你們兩個也太甜密了吧!是有沒有這麼人盡皆知阿(歐)
    愛吃甜食!(指)反差萌!!!
    褚公阿~不是都是黑袍了,只不過是個大一點的烤肉用具嘛~何必怕成這樣XD
  • 只要拉他一把九瀾就還是原本的九瀾了拉wwwwwwwww
    連賀文也弄得這麼陰沉的話我自己想先撞豆腐((?????
    其實也不算愛吃甜食,純粹只是要讓某人咬牙切齒罷了吧wwwwwww((故意炫耀意味

    那就是阿褚嘛o3o/不會亂叫或是亂想就代表他那天不正常((??????

    絳夜 於 2010/11/28 00:4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