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是傷患就不能好好休息嗎?當我不知道你的內傷比我還嚴重?」慢吞吞的爬上了自家頂樓,褚冥漾靠著只到腰的圍牆對一旁直接坐在圍牆上,雙腳在高空上晃來晃去也不怕掉下去摔死的西瑞道,順便丟了一瓶氣泡飲料過去。

就像早就套好並且練習過無數次般自然的接住飛來的家庭號可樂,西瑞一臉「怎麼是可樂?」的唾棄表情看了上頭的標籤一眼便扭開瓶蓋,抓起來十分豪氣的灌。

「你顧好自己就好,本大爺的體質你又不是不清楚。」瞥了眼褚冥漾還捆著繃帶的手,西瑞不屑道,然後晃了晃家庭號可樂,表情嚴肅,「我說,我們都二十幾歲了為什麼會是可樂?」

「我家沒有酒精性飲料。」褚冥漾攤攤手,也舉起自己那罐紙盒包裝的麥香奶茶晃兩下,「連這個也差點被丟掉。」

「阿阿,你們家那幾隻反應也太過度了吧!」從小根本就是被放生自然長成的西瑞挑著眉說。

「只是把我的糖分來源封存掉算客氣了呢。」無奈的笑了笑,褚冥漾很清楚這是自找的懲罰,因為他任性的想測試自己的能力到底能做到怎樣的程度,明知道這危險程度不比以往,也知道其他人有如何重視自己又會如何為自己擔心。

男人真的很無聊,腦子就像起士塊一樣到處開洞。

「切……」對褚冥漾露出唾棄的表情,西瑞又咕嚕咕嚕的罐起可樂,倒是思緒飄回來的褚冥漾從口袋裡摸出一條長條狀的零食,一邊拆開一邊問:「我說,不也是有人等你嗎你家?」

「我知道。」西瑞看著星星十分稀疏的天空,出乎褚冥漾的預料,他並沒有用不耐煩的語氣回些欠揍話,「偶爾也有不想回去的時候。」

褚冥漾沒有過問太多,沉默的把味道酸酸甜甜的奇妙零食吃完。

「但是,還有人更加害怕獨自一人慢慢等待對吧?」

西瑞靜默了半晌,忽然用力把空掉的保特瓶捏皺往頂樓地板一扔,轉身就落在了地面上,背對著褚冥漾走開,拖鞋與地面發出響亮的聲響。

夜風颳過,吹散了西瑞小聲的嘟囔。

「切,就你最懂本大爺的弱點!」

他的身影一下消失在頂樓,褚冥漾瞇眼看著天上的下弦月,柔和的月光被烏雲遮住大半,實在稱不上是美麗的景致,於是他打消了賞個月再回家的念頭,撿起地上的垃圾便也離開頂樓,只留下一句化飄散在空氣中。

「因為你超好懂的嘛。」




雖然臉臭的很,西瑞回家的動作卻十分輕巧,與他平時的大辣辣截然不同,簡直就像做賊似的。他認為最理想的狀況就是預料中的人並不在,他就可以完全的發揮鴕鳥心態,不去管其他可能性,因為不可否認比自己還強的九瀾有著過於敏感的警戒心,稍微有點小騷動便會醒來,可現在他的真的完全不曉得該怎麼應付他,真是一點也不希望跟清醒的九瀾對上。

最怕的就是他真的會等……

有點久遠的兒時記憶浮現在腦海,還記得九瀾提著燈站在老四居所門前的樣子,臉上是一慣的冷淡表情但卻他西瑞一種與以往截然不同感覺,那種模模糊糊的感受西瑞不曉得該怎麼形容,總之不會是好事是可以肯定的。

老三也會用那樣子的表情等著他回了?

西瑞深深的認為自己在看到那種表情的下一秒一定又會克制不住的做些粗魯的事情,理由是想消滅在那瞬間莫名湧出的罪惡感及自責等等。

唉,死老四!看你給本大爺搞出了個什麼樣的麻煩!

一會便到了自己的居所,西瑞整個人鬆了口氣,至少他沒在門口看見九瀾。

回到家中,突然也感覺到一絲疲累的西瑞在玄關踢掉了拖鞋,赤腳踩在木板地,當他推開房間的門那剎那,整個人就愣在了門口,昏暗的房裡只有外頭的一些光芒透進來提供照明,因為血統關係而有良好視力的西瑞幾乎在一瞬間變注意到了床上白色的身影。

向內側睡,裹著條棉被整個人縮成一團的九瀾就躺在他那張為了不想自己滾下去而訂製的床上。

比起「他為啥在這裡?」這個問題,西瑞卻更在意九瀾幹嘛睡的好像房間冷氣開到最低溫似?

輕手輕腳的靠近,西瑞不確定九瀾是不是醒了,一般來說他能直接靠呼吸來判斷一個人睡眠的深沉度,但本是同家人,小時候受的基礎訓練是一樣的,他們的呼吸平時很少改變。

覆在九瀾的手背上,手掌傳來的觸感一片冰冷,西瑞挑挑眉,明明此時的天氣只能說上涼快,九瀾的體溫卻低的不太正常。

心裡暗暗罵著九瀾真是麻煩,正收回手,本來躺好好的九瀾卻突然翻身,西瑞躲避不及,發出一聲短促的驚呼,馬上就碰的一聲跌在地板上,不只後腦杓跟後背痛,內傷還沒痊癒的身體也被撞的十分疼痛。

但是西瑞卻沒有如以往一樣個開口叫罵,他發楞的看著捧著自己的臉覆上雙脣的九瀾那雙剔透狹長的金色眼眸,那裡面除了茫然還有一絲絲的……委屈?

西瑞來不及惡寒或是做其他反應,就像剛才一樣突然,九瀾眼睛一閉,全身的重量便壓到西瑞身上,看樣子似乎又睡過去。

沒有爬起來,西瑞抱著趴在身上的九瀾,看著天花板,腦子裡亂七八糟的,最後他做了褚冥漾最常做的一件事情──無奈的嘆了口氣。

『還有人更加害怕獨自一人慢慢等待對吧?』

漾你這人偶爾也挺討人厭。

西瑞收緊雙臂,閉上眼睛,明明溫暖柔軟的床就在旁邊,他卻選擇睡在冰冷堅硬的地板上,而且還當著別人的墊被,這是有生以來第一遭吧?

體重……好像輕了很多……

這是西瑞在睡著前最後閃過的念頭。




溫暖的熱度包圍四周,溫熱了他的身體,甚至是他的夢,九瀾許久沒有睡的這麼深沉又這麼安穩,吾意識的睡了很久很久,直到那麼久以來不曾好好補足的精神補滿,才捨得醒來。

眨了眨眼,九瀾看見的是一片肉色,半晌反應不過來這是怎麼回事,直到腰被人用力一攬,身體不由得與對方更加貼近,兒還沒睡醒的那人用下巴蹭了蹭他的頭頂,九瀾才意識過來他被人抱在懷裡的事實,而那令他放鬆的熟悉味道……

回來了吶……

即使醒了也不想脫離這難得的溫暖,九瀾微動,挪了個位子打量起西瑞的睡臉。凌亂的短髮散落在額前,本來就深刻的五官在這樣半掩半蓋之下竟讓九瀾覺得有些帥氣,這念頭興起後他才發覺平時因為小弟平日的聒噪跟白痴,他都忘了這傢伙其實也生得一副好皮囊的事實。

腦裡轉著一些無關痛癢的雜事,心裡那還有些躁動的地方漸漸踏實。

明明總煩躁著總這樣像利用般的從小弟身上索取什麼的樣子與做法,卻沒想過只要他回家,只要他這樣抱著自己,僅僅如此就夠了,其他什麼的都可以不要。

長久以來壓在心上的東西似乎在這時消失,九瀾彎起慣有的弧度,別於以往的有了溫度與笑意。

「呀!!!!────────」

突如其來的細尖尖叫聲把絲毫沒心理準備的九瀾嚇了一跳,但馬上就被按掉了,一手攬著九瀾一手精準的逮住從口袋滑出的手機,西瑞按下接聽鍵後貼到耳邊。

「有屁快放。」剛睡醒的西瑞聲音微有些沙啞,依然閉著眼睛,語氣凶巴巴的道。

「天啊現在幾點了你還在睡!」褚冥漾氣急敗壞的聲音從另一端傳來,這下本來還不想醒的西瑞一秒彈坐了起來,就聽他繼續急切道:「後續接手任務的袍級搞砸了,公會發緊急命令下來,我們現在要快點回獄界據點去!」

「馬的就這點小事也會弄砸!」西瑞與褚冥漾同樣氣憤,「本大爺馬上到。」說完他把電話掛了就往口袋裡一塞,正欲起身,他卻被從後抱住,環在腰上的手臂其實沒用多少力,輕輕一拉便能甩開。

第一次呢,九瀾試著留下誰。

手被握住,許久才被緩緩的拉開,但西瑞沒有立刻離開,而是轉過身,指尖撥開了九瀾批頭蓋臉的長劉海,那隻下一雙金眸一眨也不眨的正盯著他看,西瑞突然岔開視線,表情出現了些許的彆扭與不自在。

「本大爺一定會回來,所以你啊別老是這種表情,看了多晦氣?好好的吃飯睡覺,本大爺可不希望回來時後發現自己房間有人大熱天的睡覺卻被冷死這種鳥事……喂你笑啥!本大爺很認真在跟你講,老三你是有沒有聽────」

西瑞的嘮叨嘎然而止,他跌坐在地上,愣愣的看著上頭撥著頭髮勾到耳後的九瀾,一時間忘了反抗,嘴脣被啄吻了幾下。

「叫三哥,笨蛋小弟。」九瀾抱著西瑞的肩膀,臉埋在他的肩膀,「我會好好吃飯睡覺,你要好好的回來。」

這是怎麼了?

西瑞察覺了九瀾似乎有哪裡不一樣,不知為何安心多了,於是時間緊迫的當下便不再花時間想太多,他肯定又自信的回道:「廢話。」

他可是西瑞大爺!




後言:
如果說文章有起承轉合的話我最討厭中間那兩個了啦((掩面哭
難寫又想寫,可是又經常卡((抹臉
希望下篇可以順產,不然又會是個坑了((望天

其實應該早點更的,不過因為今天我載到一篇文,打到一半就跑去看文((被揍
然後又跟老媽去參加豬腳節wwwwwwwwwww((噴
雖然我住屏東,但是我好久沒去萬巒吃豬腳了((淚目
這次豬腳不請自來真好wwwwwwwwww
不過還伴隨了很多莫名其妙的攤販((噴
最近吃了很多東西,星期五的時候吃了藍藍路,星期六又吃了泡麵跟鮪魚沙拉,夜媽回來後又塞了雞絲飯跟綠豆薏仁給我囧
整個處在一種飽的狀態,久久無法消散啊((側躺
縣運我們校長給我們選了露手臂又要穿短褲的衣服欸,可我這樣下去會胖阿((掩面泣
整個人都快變成圓柱體了Orzzzzzzzzzzzzzzzzzzz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EC
  • 是說,粗魯的事是指?.....(歐)
    然後,我一直在想一個問題,羅耶伊亞家的其他人應該沒有可能不知道吧(望天)所以說,果然是放養式家庭,養出了放山雞跟放山鳳凰?(冏)
    九瀾的孤單跟脆弱讓人看了就好想欺負> <
    最後,我說阿~黑袍漾你真的徹底的黑了!(指)(手指被休狄剁掉)XD
  • 就是你想的那個啾咪啾嘛WWWWWWW((誰懂!?
    我覺得他們家只會把人抓回去關一關WWWWWW基本上我想被關過後沒有哪個會反省((認真
    放山鳳凰WWWW我覺得九瀾會偷偷掏走你的內髒(欸)WWWWWWWWWWW
    那傢伙在II-7裡華麗麗的強大後又脆弱了WWWWWWWWW媽阿昏睡三天是WWWWWWWWWW
    我腦海裡浮現了九瀾虛弱倒進西瑞瑞懷裡的那幕XDDDDDD
    光方都讓他黑了,黑袍後哪有不黑的道理?((側躺
    該死的這人渣WWWWWWWWWWWWWWWWWWWW

    絳夜 於 2010/10/17 23:20 回覆

  • EC
  • 是說阿~我只看到二-五的說,之前就一直很猶豫要不要繼續追,畢竟高三了嘛!結果昨天在書店看到二-七後面的介紹,九瀾!!!!(捉著同學狂搖)然後昨天馬上就跟學妹說,我要看九瀾,二段幻武,骷髏頭!!(又狂搖XD)(學妹"= =(默默)好......我明天帶......)
    我的內臟可能有點黑,我覺得九瀾可能不會想要XD而且放山鳳凰聽起來很可愛阿~=ˇ=
    虛弱時是上下其手的好機會!西瑞小弟做雞可要懂得把握時光阿懂嗎!(西瑞"去!這種話還要你說嘛?本大爺怎麼可能不知道!"
    感覺羅耶伊亞家被關過之後會反省的就只有六羅吧= =
  • 阿沒差拉,反正看小說又不會少考一級分(欸)
    我現在也高三還是過的很悠閒WWWWWWW該讀的東西有讀進去就沒差拉O3O
    不過你同學跟學妹要好好呵護我說WWWWWWWWW

    山鳳凰WWWW好像某種很可愛的山產((欸
    其實雞跟鳳凰都是鳥類,某方面來說還蠻配的((噴

    真的WWWW六羅是唯一的好孩子,其他感覺都會嗆老爸((噴

    絳夜 於 2010/10/22 13:35 回覆

  • EC
  • 是阿~學妹的生日卡片上有一半的篇幅是在宣揚土產--放山鳳凰(其實他不萌九瀾)
    極品放山黑鳳凰,品質優良,口感佳(?),數量有限,預購從速,另,貨物既出,不保證消費者之生命安全ps.阿~!!我的內臟XD

    所謂雞棲鳳凰食嗎?XD(西瑞"這句話是有貶低本大爺的意思是吧!阿?")
  • 這種稀有的東西不能拿來當土產吧((噴
    拿到後要快點放在貢桌上照三餐加點心消夜的拜XDDDDDDD

    絳夜 於 2010/10/25 22:24 回覆

  • EC
  • 供品是稀有或是新鮮的內臟加屍體嗎?=口=
    想像九瀾拿著鐮刀翹腳做在桌子上......五色雞你還在等什麼?!
    這種土產不是每個人都買的起的=ˇ=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