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被丟在床邊的書桌上,震動了很多次之後周廷宇索性轉成靜音讓他完全不會發出任何吵雜的聲音,打開床頭音響,廣播主持人甜美又不顯得做作令人不舒服的聲音讓情緒漸漸和緩,早上老早就起床幫母親做定期的大掃除,在加上剛才那件令人不愉快的事情,周廷宇各方面都覺得很疲累,閉上眼睛,還沒意識到便沉入了睡夢中。

灰濛濛的下雨天,無人的教科大樓穿堂柱子前,周廷宇覺得很冷,不光是因為身上的衣服被雨淋濕以及背後的溫度快速流逝的柱子,還有眼前那將自己囚於雙臂之間的人,染的金棕的頭髮貼在白皙的俊秀面孔上,卻怎麼也蓋不住那雙棕眸如獸般的眼神,很害怕、很恐懼,很想……立刻逃離。

可是那人的眼神卻表明了自己無論如何都無法逃離的訊息,連一絲的機會都沒有,只能為他所有。

「不准離開我。」用像要將他揉進他身體裡的力道緊緊擁住自己,周廷宇卻沒感受到當時的詫異,而是靜靜的靠在鄭浩翔的肩膀上,現在想來那令他懼怕的眼神中除了執著,還有幾絲害怕與懊惱,怕自己離開,從此消失在茫茫人海裡。

他還記得那時自己用力的掙扎,卻怎麼也無法擺脫,然後他近乎要崩潰的喊道:「我不是你家養的狗!」

明明就是做錯的那個人,鄭浩翔卻比自己更大聲更理直氣壯的說:「我只是很愛你!」

他就是這種完全不考慮別人就做出行動的霸道傢伙。

周廷宇懷著一種輕鬆的心情醒了,完全出乎他自己的意料,明明那是不願回想的惡夢之一,卻也是現在的開端……好像能越來越坦率面對那霸道又任性人了。

眨眨眼睛,視線清明不少後周廷宇望向窗外,雨水拍打著窗戶玻璃,像要將它撞破似的啪搭啪搭響,連續不斷,幾乎要蓋過廣播電台的音量。

時間是晚上六點五十二。

又躺了一下,周廷宇關了音響走下樓。

今天晚上老爸有公司那邊的應酬,所以在他睡著的這段時間便跟母親一同出門了,此時桌上壓了一張五百塊,周廷宇困擾的嘆口氣,希哩嘩啦的雨聲聽起來不像會停的樣子。

……家裡糧食已經沒庫存了。

雖然有一些防災的雜糧餅乾,但那做為正餐不只不健康也吃不飽,周廷宇無奈下只好上樓換條五分褲,拿出家裡最大支,骨架最硬的傘,換上海灘夾腳拖鞋出門。

還好這雨勢雖大卻沒有到豪雨那種程度,而且也沒刮大風讓雨斜飛進傘內,但才出來不到一會,周廷宇的小腿就已經掛滿雨水。一邊覺得有些冷,周廷宇轉身關上大門,插上鑰匙上鎖。

「呃!」一股又濕又冷的東西從背後貼上,周廷宇一瞬間僵硬,還在錯愕的他已被全身濕透的那人緊緊抱在懷裡,力道大的令人生疼,像是再放開手,下一秒他就會死去一般。

「廷宇……」乾啞的聲音輕顫著,鄭浩翔冰冷的臉頰貼著周廷宇的。

那樣的分別只不過是幾小時就令他再難以忍受,一直一直想要做什麼,然後他來了,卻在按門鈴的剎那膽怯了。

回過神,周廷宇連忙掙開鄭浩翔的雙臂,雨傘掉在地上卻不是他關心的重點,他看著全身溼答答,顯然在外頭淋雨淋了段時間的鄭浩翔,不悅的皺起眉。

「你怎麼總是愛淋雨!」打開還沒鎖上的門,周廷宇拉著鄭浩翔進了屋內,手掌準確的一拍又將燈給打開,「你當你的身體什麼東西做的?萬一生病怎麼辦?」暫時管不了鄭浩翔在自家地板、樓梯拖出來的水痕,周廷宇將他一路拉回自己的房間然後塞進浴室。

「廷──」

「快洗澡!」周廷宇一邊打開衣櫃翻衣服一邊快速的打斷鄭浩翔,一牽扯上身體的事情,周廷宇不自覺便強悍起來。將暫時能替換的衣服及毛巾放在櫃子上,周廷宇換下身上那件背後全濕的上衣,下樓去泡熱飲,家裡是沒有食物可以拿來當正餐,但像三合一燕麥或是美露、濃湯包等等的東西多的很不可思議,也不曉得鄭浩翔在外頭淋雨淋多久,最重要的就是讓身體快點暖活起來。

稍微把地板上溼答答的痕跡處理一下,周廷宇才端著散發甜甜香味的美露上樓,房門打開,洗好澡也穿上衣服的鄭浩翔頂著一顆濕漉漉的腦袋正在翻看他的書桌。

放下手裡的杯子,拿起毛巾蓋到鄭浩翔頭上,周廷宇無奈的說:「對自己的身體好一點很難嗎?」

「廷宇你會是個好醫生。」轉過身來的鄭浩翔嘴角掛著複雜的弧度,周廷宇不明白鄭浩翔為什麼會露出這種表情,只是抬手再自然不過的替他擦頭髮。

鄭浩翔動搖了,一直以來他認為只要他想要,周廷宇就會一直是自己的,而他忘了,或是從未察覺,當有天他們的羽翼長成後,周廷宇必然會飛翔在與他截然不同的天空。總覺得成績不代表什麼,但看到桌上擺的資料他像是被人一拳打醒,如果不是他的話周廷宇必然不會在這個地方念高中,那麼到了大學甚至以後出社會後,他何德何能將他留住?

是啊,他的世界不是只有他一個。

伸手捧著周廷宇的臉頰,鄭浩翔貼上他的脣。並沒有如以往僵硬而慌亂,周廷宇反而抱住鄭浩翔,他感覺到他的消沉卻不知道原因為何,希望他能快點打起精神,所以這種撒嬌的舉動他選擇包容。

「我不生氣了。」猜想鄭浩翔或許在介意下午的事,周廷宇無奈的輕聲道:「方欣瑜是我同班同學,又剛好同個補習班,所以我們比較有話聊……」

「是我的問題。」鄭浩翔打斷周廷宇,「因為我沒有把握讓你心裡不會再有其他人……」

詫異的睜大雙眼,周廷宇看著鄭浩翔那不甘願的表情,從來沒想過本性自尊自大的鄭浩翔會說這種話,直到這一刻他才更為明確的感覺到鄭浩翔為了他而逐漸改變,會為了一些不像他會想的事情而困惑。

他到底哪裡好?他甚至不是個配的上他的漂亮女孩,而是貨真價實的男兒身。

沒自信將對方留下的人應該是他。

「浩翔你想過未來嗎?」周廷宇輕輕的問,握住鄭浩翔溫度略低的手。

那是不久的將來他們必須面對的岔路,雖然他選擇得過且過,但還是想給鄭浩翔一個機會,就算未來不見得能一直在一起,最起碼他可以拉他一把,這樣一個高傲的人怎麼能一生平凡,或誤入不歸路?

「讀書好不好?我陪你。」心臟為了他而悸動,他的手不自覺的加重力道。

鄭浩翔因為周廷宇的眼神而愣住了,心跳加速,慎重的回握了周廷宇的手。

這就是……廷宇的告白嗎?

心臟鼓譟的聲音幾乎塞滿耳朵,鄭浩翔抿抿脣。

「我念!」

嘴邊慢慢的揚起笑容,周廷宇仰起頭,覆鄭浩翔的脣。

沒有什麼比這個更好的承諾。




後言:
喔喔打完了!((香蕉跳
我覺得這篇還蠻適合發展成長篇的欸((歪頭
言下之意就是還會有後續的意味XDDDDDD
可惡我對死金毛太好了((掩面痛哭
我也想要有體貼溫柔又聰明的男朋友伴讀((淚奔

說真的,現在再讀書我覺得很麻煩
也不曉得我們學校老師是怎麼想的,感覺一直在做令人困擾的事情
這樣反而讓我覺得讀書讀得很不自在
像是生活科技,老師竟然現在叫我們拍短篇囧
然後班導群也不曉得在興奮什麼的,老是出些想促進成績進步的餿主意((側躺
搞得我很想畢業後後年再考((淦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