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這間房子怎麼會亂成這樣?……」我用T恤擦了擦臉上的汗,看了眼已經堆在新家門口的三大包黑色塑膠袋,心中十分後悔幹嘛不請清潔公司來打掃就好,反正對那些多的可以裝滿不只一座游泳池的存款來說,這點錢用冰山渣來形容都太大。

想到屋內還有兩包也差不多快滿的垃圾袋,我就很想掐死前屋主,那矮個頭的男人因為不信邪所以買了這間發生過兩起自殺案件的高級公寓租人,幾個房客全都在兩星期內找上他退租,沒有例外,理由不外乎就是房子鬧鬼,就算是很鐵齒的屋主也忍不住動搖,於是請了一些亂七八糟的江湖術式來鎮鬼,這不鎮還好,越鎮越凶,然後房子內也越貼越多不曉得有用還是沒用的紙符或是一些普通的紙張,大概是從哪聽來的偏方。

肩膀被拍了一下,門邊的垃圾山又多了一包,藍色長髮在我半開玩笑的提議後真的用那傳說中的海綿寶寶弄成包包頭,露出白皙後頸的安地爾用手肘推了我一下,一臉似笑非笑的表情,「站在這裡偷懶垃圾也不會變少。」

「休息一下能處理更多垃圾。」正想著安地爾不只腰,其實脖子也挺好看的我一聽到垃圾,馬上又湧起了狠踢幾腳垃圾山的衝動,不過很快又忍了下去,我按著肩膀扭扭僵硬的脖子,「我要詛咒那個歐吉桑走平地會跌倒、喝清湯被骨頭噎到、看電視畫面爆掉、上網網路線燒掉、買自助餐吃到腳尾飯──」

直接用手摀住我這張烏鴉嘴的安地爾翻了個白眼,「就你這種小鼻子小眼睛的狹小心胸還能當黑袍?」

「黑袍看的是實力,還有我只是讓那老頭衰一點,又沒關係。」拉下那隻跟我一樣髒不過膚色白很多的手,我不公平的抗議道。

安地爾挑挑眉,下秒直接湊近用唇堵住沒意外又要再咒一串的嘴,根本不曉得主要目的到底是要我閉嘴還是有其他想法的把舌頭也伸進來同時,他的雙手搭在我的肩上,我打賭我的白色T恤上面一定出現了怪恐怖的黑手印。

啊,我身上又是汗又是灰塵的,安地爾還抱的真不遲疑,不覺得充滿汗臭味又黏答答的男生很討厭嗎?

看著他細細顫動的睫毛,我哪能想像幾年前的自己是有多討厭遇到他,而我也相信幾年前的自己要是看見此時的我在幹嘛鐵定也會被嚇到需要找人收驚。

思想的轉變總是快的令人詫異。

「滿足了嗎?」微笑著捏捏我的臉頰,安地爾問。

「夫人您真貼心,我還記得有一整個天花板的海報紙要撕吧?」啊啊,這個柔順的跟家貓似的人是誰啊?真令人忍不住想多抱幾下。

「臭兮兮的別黏在我身上。」安地爾扯了扯跟個口香糖一樣黏在他身上的我的衣領。

「啊?剛剛聞半天你也沒嫌啊?」言下之意就是這時候還有啥好嫌?

「越聞越臭。」故意擺出嫌棄的表情,安地爾一把推開我往屋裡走。

知道他在開玩笑的我還是很介意的拉起衣領聞了一下……呃,也真的有點臭。

才剛要走進那間整個貼滿了海報紙的誇張房間,我就聽到一聲好像可以把房間牆壁炸出一個洞的巨響,我立刻彈指發動法術把那些塵煙導出房子,然後就見安地爾好似不怎麼在意剛才那些塵煙的站在牆柱前,似乎很困惑的偏頭,最後回頭看我。

手指著柱子,安地爾說:「柱子裡有保特瓶很正常?」

……

「幹!」




這齣為了快速解決天花板上海報所放出的風刃不小心偏掉打中柱子發現裡面有保特瓶的事件真讓我不知道該喜還是該悲,揭發一件豆腐渣工程是好,而且我只先給了訂金還沒交完款所以那矮冬瓜屋主賴皮也沒差,但是原訂計畫就會有大幅度的變動。

原先我是想花個三天左右的時間把房子清理乾淨,安頓好後,離工作開始還有段時間就在台北好好玩,畢竟以前帶衰根本沒那個膽到處亂跑,天天過著三不五時就要接受阿嬷關照的生活也很辛苦,可現在得先重新找房子了,要知道台北房價亂高一把,而且還要便宜入手在交通方便的地方簡直不可能,除了凶宅。

錢其實不是問題,但是在小康家庭長大的我有著很顯著的平民價值觀,就算錢多我也不會像那些豪門的人一樣買衣服不看牌子直接全包,那種人真令人懷疑他們該不會還用千元大鈔擦屁股吧?

阿,有點小離題。

就像拿到優待卷就會想辦法找機會用掉它一樣,既然有便宜的凶宅可以住,那我也不辭辛勞的一定要找到它。

靠著枕頭我撐著快要不受控制闔上的眼皮努力瀏覽筆電中房仲業的網站,開的頗大聲的嵌壁液晶電視上正在演駭客任務古老的第一集。

不過顯然這部片子不夠吵,我仍然持續著一閉上眼可能就直接夢周公去的半死不活狀態,可能是洗澡完了現在全身舒暢,又或者是飯店的床太柔軟。

等一下安地爾洗完澡出來問問他要不要買張這麼大又這麼軟的床擺家裡好了,有事沒事滾一滾也挺過癮……




安地爾穿著褚冥漾所謂的普通居家服,也就是T恤加短褲的走出浴室,濕漉漉的頭髮用很親切的鯊魚夾夾在頭上,電視上這時正進入廣告,最近要在電視上首播的舞蹈電影有著很吵鬧的背景音,安地爾一秒皺起眉,十分懷疑褚冥漾是不是耳機戴太久所以有點重聽,不過看見靠著枕頭坐著,腿上還放了一台筆電卻已經垂著頭睡著的褚冥漾,安地爾只是笑了笑,輕輕的坐在床邊,湊近臉去觀察他。

看起來很普通的一張臉卻也是很耐看的一張臉,從上面能找到一絲凡斯的蹤影,熟悉又陌生,這是安地爾第一次看到褚冥漾時候的感覺。

現在的褚冥漾只要認真起來,表情與他的先祖幾乎如出一轍,可卻從來都不曾使自己錯認。

雖然他從沒覺得自己應該在哪裡,卻覺得很不可思議,自己為什麼在無處可去的時候下意識的來到他的身邊,而且說不出是愚蠢的善良還是什麼其他感情作祟,應該很討厭自己的褚冥漾卻意外的接受自己。

活了那麼長那麼久,第一次覺得自己像身處夢境之中般的不踏實。

褚冥漾常說搞不懂他在想什麼,而他也是,總也搞不懂褚冥漾內心深處的想法。

為什麼留下他?

安地爾挪走了褚冥漾腿上的筆電,手指輕輕的觸摸他的臉龐,淡淡的吻落在其上。自以為幾乎死去的心臟有一絲悸動,那是不容錯認與放過的信號,他喜歡這個看起來有點笨拙卻很堅強的青年,已經知道有那樣的感覺,他不會放手,也不會重蹈覆轍。

好想問「你相不相信我?」、「有多喜歡我?」這種笨蛋似的話,不過會嚇到他吧?

靜止好久好久的時間為了他而開始流動。

就在他的懷裡。




後言:
這是跟燈燈說好的生賀O3O/
也祝跟燈燈同天生日的阿葛生日快樂>W<
附註一下,今天也是我高三暑輔最後一天O3O

是說這篇我是一邊上暑輔一邊寫草稿的
現在打完上篇回頭看就覺得好驚恐,老安你是不是喝到過期的咖啡來著?((大噴
其實這邊最後面跟原稿差蠻多的,本來是有點小哀傷,現在變成在灑糖((抹臉
對不起大概我最近缺人妻的誘惑((掩面奔
外加凡安小甜文挑戰成功之後漾安也要來一下((????

阿有個重要資訊在這邊順便講一下
B&R社網那裡在做BETWEEN US(漾冰合本)的二刷調查
如果有最近才剛栽進漾冰坑的打打或是之前沒買到的想買就快去填一填吧XD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海雕
  • 呀啊啊啊啊啊wwwww
    好甜的漾安啊www
    憑這篇漾安我能吃三碗飯了(你滾啦


    其實我覺得漾安或漾冰到最後都會變笨蛋夫妻......(揍
  • 我覺得只要老公是漾漾,沒有哪對最後不會變成笨蛋夫妻的((欸
    因為漾漾是笨蛋阿XDDDDDDDDDDDDDD
    然後有句俗話說嫁雞隨雞嫁狗隨狗((??????
    所以就變成這樣=/////=((被種掉

    絳夜 於 2010/08/30 18:34 回覆

  • 夜玥
  • 好棒啊WWWWW
    這篇樣安好甜好甜W
    好喜歡呢XDD

    期待下篇:D
  • 我一直在等人吐嘈漾漾帶屎((幹嘛這樣

    突然覺得每次都讓老安好悲情很過分來著((?
    所以不只壽星希望,我也像看他有幸福美滿的結局
    下篇我會努力的O/////O

    絳夜 於 2010/08/30 19:03 回覆

  • 爾燁
  • 那個..版主大大
    真心話(漾冰)下的密碼....是什麼
    我猜都猜不出來...能請版主大大給予答案嗎?
  • 兩個英文字阿o3o
    這是什麼向的文章的那兩個英文字

    絳夜 於 2010/09/11 11:04 回覆

  • 啊樂
  • 我我我....
    我快哭了QQ
    我試了好多遍
    真心話 下的密碼還是猜不出來
    版主大大~
    你可不可以再給一點提示阿~> <
    拜託
  • Glance
  • 實在是看不下去……

    來!麻煩猜不到的看一下左上角,板主超喜歡看什麼漫畫?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