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個很普通的暑假……好吧,自從到守世界念書以來正常跟不正常的界線早就模糊了,而且這不是今年暑假要探討的重點。連續幾天的暑假都過的異常精彩,今年的我面臨了一個很大眾的問題──打工。

據說我的戶頭不是有很多錢嗎?嘛,這要從某次我回家跟我姊聊天開始說起,就說最近進公會的一些小朋友社會經驗過低,雖然能力程度不錯,可是因為那個低社會經驗,在一些地方釀成了難收拾的麻煩,因此為了避免他那連工都沒打過的白袍弟弟出去外面惹這種讓她掛不住面子的禍,我那惡鬼般的姊姊竟然凍結我的帳戶,要我在暑假賺到自己上大學的學費。

……其實我覺得我的社會經驗很足夠。

高中這三年到處趴趴走,一些該有的禮儀也看著學了不少,至少也不會像萊恩那中二病很嚴重的弟弟一樣到處亂闖亂撞,啊說到丹恩,最近看萊恩除了存在度越來越低,看他還常常要去一些不太妙的機關把他那闖禍的弟弟領回家,整張臉在平時只會露出來下巴的部分已經開始出現鬍渣懶得刮的現象,整體來說越來越有大叔氣,還是被老婆甩了又沒工作的那種大叔。

總之因為這不可抗拒的外力影響,今年的暑假我得認命的放棄原本預計好的旅遊計畫,在守世界找間店來打工。不過本來想出去旅行的人就不是我,而是那在黑館悶壞又不想回聖地去看看的獨角獸,但整天被他哀哀叫給騷擾的人,首當其衝的就是身為房間主人的我,那傢伙連睡覺都在用磨牙聲跟我抱怨!

這是暑假開始的第一天,打工的地方就在右商店街,很高興學校的黑館還給人住,不然每天要通勤,遲早有天我會不小心卡在哪裡的牆壁裡。

「啊~明明說好要陪我出去玩……」式青死抱著我的腰不給我下床,語氣怪哀怨一把的嚷道。

「不然你就跟喵喵他們一起去家庭旅遊?」暑假前跟喵喵稍微聊到這件事情,人家就很熱心的提供我管道,但是式青這不知道在任性什麼的傢伙又跟我說不要。

「啊……算了。」式青無力的放手讓我去刷牙洗臉,然後就抱著被子在已經很亂的床上把他身上的睡衣跟那頭銀白色長髮滾的更亂,我一邊刷牙一邊很無奈的看他將被子滾死在自己身上,弄成像條手捲的模樣,等著等下我刷牙完那傢伙想自己怎麼拆下來。

我也不是不知道式青為什麼一直跟我吵出外郊遊的事情,嘛,簡單來說就是想跟我培養感情,我倒是認為培養感情不需要那麼麻煩,去吃吃飯或是散步什麼的也都能培養感情,這或許是天性易滿足又或是說因為從小天災人禍不斷,長大後又到這種奇怪的地方「留學」,我對生命還蠻珍惜的,容易滿足於平凡事物也大概是因為這樣的人生歷程造成的。

用毛巾擦乾臉上的水後,我走出浴室,一秒就看到在床上糾結的想擺脫那被他自己捲死的棉被的式青,這畫面還真讓人想用手機錄下來放youtube,說不定會上新聞六一下?

「漾漾救命!」看到我馬上就求救的式青像隻毛毛蟲一樣蠕動了幾下。

「真拿你沒轍。」手在衣服上擦一擦,我過去解救那被自己捆成蝦捲的笨蛋。

一邊趴好給我解開被子的式青踢著唯一能動的腳掌,「漾漾我要跟你去打工。」

「啊?」聞言我定格在那裡三秒才問。

「我放棄了啦,能跟你在一起就好了……可惡你一定要帶我去吃好料的!」心不甘情不願的告訴我他的結論,式青悶悶的說,順便再惡狠狠的敲我竹槓。

「也要看老闆想不想收你吧?」嘴角彎起弧度,我拆開了棉被,看式青爬起來後立刻甩甩那頭亂的像什麼似的頭髮。

「不收的話我就……嘿嘿嘿……」陰森著臉發出怪笑,式青腦子裡鐵定又在運轉一些對人心臟不好的東西。

「要跟的話就快去刷牙洗臉。」拍了下他的腦袋,我無奈的說。

事情想通後,整個人也活力不少的式青側身撲了過來,蹭了蹭我的肩膀,明顯就是想要撒嬌,時間久了也抱習慣了,我順勢將手環在他的腰上,光是這樣就很幸福了我覺得。

小肉麻了一下,因為出現了式青這個意外,我決定早點出門先去跟老闆知會一下,畢竟我是個小小的工讀生,而老闆又不是我親戚或是靠關係搭上的,所以還是老實點免得留下不好印象被刁難。




我去應徵的是很普通的餐廳服務生,不過這間餐廳走的是華貴的中國風,從看起來很像大宅院的大門進去後有石鋪的地面,兩旁的花圃栽種了許多五顏六色的花朵,還有在光下會閃閃發亮的蝴蝶飛舞,沿著小路走進去跨過門檻,會先看到在櫃台那裡等待的姊姊,穿著合身的訂製素樣旗袍,長髮用類似玉雕的髮簪固定了一個複雜的髮型在後腦上,光是用看的就是種藝術。裡頭有五層樓,有三層樓的中間是中空的,那塊空出來的地方也有類似外面的造景,不過有一塊像是舞台般的地方,那裡每天晚上會有不同的表演讓大家觀賞,有時候也會有客人即興表演,再上去的兩層樓就是VIP的包廂了,那邊不會是我工作的範圍,所以也就沒參觀到。

繞到後門進去,廚房已經有股熱氣,淡淡的香味令剛吃飽的我光聞就餓了。一打開門看到幾位廚房的實習生正勞碌命的搬運剛才送到的新鮮食材,我拉著那隻塊要撲進去廚房裡的餓死鬼先到前廳找正在指揮比我先到的正式員工調整新購入的盆栽位子的老闆娘。我還真沒看過有人穿的那麼珠光寶氣卻看起來一點也不俗艷,但是咱們老闆娘做到了。

「啊,冥漾你來的真早。」紅唇灣出友善的弧度,可能是對於東方文化有熱愛,所以對我挺偏心的老闆娘道。

「老闆早,那個……不好意思我朋友突然說他也想跟我一起打工。」把還在巴望廚房美味的式青拉過來,我扯出有點小生硬的笑容道,但看見老闆娘在瞥見式青正面那秒雙眼冒出愛心,我的笑容順間自然了許多。

看著很熟練再跟老闆娘自我介紹的式青,我深深覺得外貌好看真的在找工作時候很吃香啊,不過令我意外的是老闆娘也算是個妖嬌美麗的熟女大姊,式青這次倒是挺正經。

很快就確定會跟我一起打工,老闆娘熱切的拉著式青要去量工作服尺寸。式青回頭對我比了個姆指,我無奈的也回了他一個姆指,然後回到員工休息室,打開已經有我的名牌的櫃子,做好的工作服已經放在裡面,墨綠色的上衣搭配的是黑色的褲子,與其說是員工,穿起來後看起來比較像是要上門光顧的大爺。

換裝後我很快的就到外頭幫忙開店的準備,把已經折好的漂亮紙巾擺在桌上,畢竟是菜鳥,還有很多問題,幸好這裡的前輩也都很友善。

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雖然不知道明天多了式青會怎麼樣,不過今天我已經端盤子端的挺有心得了,也沒帶衰出了很悲劇的錯。

或許打工一整個暑假也不是什麼壞事。




後言:
今天下學期的重修總考考完了,不過感覺有點小悲劇(掩面)
阿管他了((攤平((欸

靈感這東西真的很難理解他怎麼來的
這是之前老芽跟我凹過的旗袍娘色馬,之前也打過,可是就卡到死後來我就砍掉了
今天莫名其妙就想要打他來著wwwwwwwwww
於是依靠著撲浪上的簽簽說旗袍娘是大吉我就很順的打下來了((噴
我依然覺得色馬是個可愛的傢伙來的=/////////////=
還蠻喜歡看他撒嬌的呢~可能是我做不來吧((抹臉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