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吃……」不知道怎麼吃掉一塊蘿蔔糕的蛤蠣小小聲的說,衛禹正在喝半糖豆漿的動作頓了一下,看了自己的餐盒裡的蛋餅跟熱狗,抱著難以說明的期待心態夾了一塊沾滿番茄醬的熱狗放在蛤蠣面前的盤子。

「那這個吃吃看吧?」衛禹微笑著說,看到蛤蠣飛速的把熱狗夾進殼裡,動作看的很清楚,但是那熱狗進去之後照理來說應該會導致他的殼關不起來,預料的狀況卻沒有發生,衛禹默默的推測蛤蠣的胃袋應該在另外的空間。

「蘿蔔糕比較好吃。」沒有瓦爾斯在的時候比較能勇於發表意見的蛤蠣老實的說出感想,然後又開始一塊塊的吞掉盤子裡被切成小塊狀的蘿蔔糕。

「那我下次來做做看好了。」點點頭表示了解的衛禹端起早餐盒開始把剩下的培根蛋餅吃掉,於是假日早晨的客廳又只剩下晨間新聞的聲音,有幾條新聞是昨天播過的,但更新的新聞依然是壞事佔了大多數,政治新聞就不用提了,昨晚又發生了幾起不妙的火警,比較嚴重的是一間泡棉工廠失火,幸好昨晚下雨了,很快就壓制住火勢。

這種新聞看多了,某些地方也就麻木習慣了,衛禹很自然的看電視看到閃神,昨晚他又看見了瓦爾斯那沾滿血腥的夢境,其實看了幾次他也就知道瓦爾斯為什麼執著於恢復為魔王,破壞世間和平,把許多地方搞的生靈塗炭這種事。

因為憎恨。

衛禹覺得背負那種情感不是很沉重嗎?它能斷絕生為人的理智與壓垮原本自我的思緒,卻也不是不能放下,但他沒有對瓦爾斯說這些「多餘的話」,因為那樣驕傲的他一定會覺得他這個區區人類「懂什麼」吧!

反正人類一生大概也就一百年,或許更少,等到那之後流到自己身上的力量歸還後衛禹自知也沒什麼是輪的到自己顧忌的了。

只是看著那樣的瓦爾斯,他很想問問他,這樣不累嗎?

明明是個很單純的笨蛋吧……

「你這死人類啊啊啊啊!!!!────」

憤怒的咆哮由遠而近,打斷了衛禹的小閃神,也讓蛤蠣不小心夾到自己的肉,發出尖叫。

衛禹很得心應手的接住了飛撲過來的帝王蟹,那還用力揮動著螯子的凶惡模樣,一般來說會嚇到不少普通人。

「早安。」衛禹把瓦爾斯放到沙發上,打算繼續吃早餐。

「混蛋!吾輩的份呢!」嗅覺比白狼沒差上多少樣子的瓦爾斯繼續抗議。

「因為你賴床,所以就給他吃了。」衛禹拉住聞言馬上要衝上去打爆蛤蠣的帝王蟹,「我的還剩一半給你吃吧?」

「先讓吾輩打爆他!」顯然有點起床氣的帝王蟹還是掙扎個不停,衛禹手一滑還真的抓不住他,就讓瓦爾斯那樣撲了過去,但是不一會蛤蠣夾眼的悲劇就在客廳的桌上再度上演,衛禹很無奈的去安撫了被激到跳牆的蛤蠣,瓦爾斯的眼睛才從蛤蠣殼裡被救出來。

「啊啊!!吾輩吃了你!!」

「乖乖。」衛禹拍了帝王蟹刺刺的殼幾下,把蛤蠣放到襯衫的口袋裡。

「你當吾輩是小動物嗎!?」被拍的很不爽的瓦爾斯用蟹螯稍微使力的夾住衛禹手臂上的肉。

「別生氣了啦,等一下煮好料的給你吃。」夾了熱狗塞到瓦爾斯又要罵人的嘴裡,衛禹笑著說。

「……你要去哪裡?」本來想反駁的瓦爾斯注意到了衛禹今天的穿著不太一樣,襯衫與西裝褲,比平時那穿著寬鬆牛仔褲加T恤的穿著正式太多,依照他長久看電視的經驗下來,並不會無緣無故就改變穿著。

「我等下要出去喝親戚的喜酒,中午不在。」簡單的姊事後順便告知行程,衛禹也沒怎樣的讓瓦爾斯夾。

「吾輩也要去。」

「午餐我會先弄好……嗯你剛剛說什麼?」

接收到衛禹錯愕的視線,瓦爾斯一字一字的清晰重複道:「吾、輩、也、要、去!」

「加料嗎?……欸痛痛痛!」反射性的問道,衛禹便感覺手快被夾掉一塊肉。

突然鉗子鬆開,瓦爾斯轉身就要跳下沙發,衛禹抓住瓦爾斯抱在胸口,「只能待在包包裡喔。」

「放吾輩下來!」瓦爾斯踢著腳,每次只要衛禹抱著他,不知怎麼搞的他就是沒辦法認真的掙扎。

啊啊,討厭死了這個混蛋人類!




背著跟身上的衣服很不搭的背包出門搭車,瓦爾斯真覺得委屈了十分好動(?)的瓦爾斯,幸好車上有冷氣所以深色背包裡溫度沒有很低,而且也帶了點零食給裡面的蛤蠣跟帝王蟹分食,本來是很擔心他們會打起來,還好這樣的悲劇沒有發生,然後順利到了在城市外的鄉下城鎮,大片的田中偶爾會分部幾棟豪宅,進了城鎮入口除了一些老就樣式的房子還有村廟或某些姓氏人家的宗祠,老舊的四合院與現在居住的地方有著截然不同的氣氛。

小小的鄉間單線道停滿了許多車輛,偶爾在都市也會看見的野台秀現在也正在準備,很多看過或沒看過的親戚正互相寒暄,衛禹想了想,在背包旁邊拉開一點拉鍊,這才踏進那圈光看就令人有些疲累,說話實在不太懂得顧慮他人的長輩間。

學業跟一些生活上的事情理所當然會被詢問,有時候也會冒出過往的回憶,衛禹幾乎是被動的被長輩拉進坐位,他把包包放到腳下,以免被人給踩到,偶爾趁人不注意的時候塞點好料的東西進去……回去的時候恐怕包包裡面都是食物渣了吧?

吃到一半後,舞台上就有一些人上去唱歌,音量開得很大聲,還好衛禹並不是坐的很前面,不然耳朵鐵定要失聰一陣子,而且還會順便燒聲。熱心的長輩覺得他成年了就開始猛勸酒,並不是經常喝酒的衛禹酒量用膝蓋想也不可能好到哪去,很快他就找了理由暫離席間。

「唉,累死了。」跑到比較沒有人的走廊邊坐下,腳下有還算乾淨的小汙水道流過,外頭主持人的介紹在這裡也聽得很清楚,衛禹趁這時把瓦爾斯還有跟他窩很久的蛤蠣一起掏出包包,沒想到包包內意外乾淨,不過蛤蠣還是很像個受虐兒一樣的緊緊閉著。

瓦爾斯還在很悠閒的啃著骨頭,衛禹把他放在包包上,撐著臉頰看他吃東西,「瓦爾斯你最近要不要減肥?」

「啊?」瓦爾斯的綠豆眼一秒看了過來,衛禹摸了摸下巴,很認真的說:「最近你好像吃太多了。」

「你這死人類欠夾啊!?」瓦爾斯很快就炸毛了,但是他隨即想到別件事,發出了陰險的笑聲,「羨慕吾輩吃不胖又不老不死的話吾輩會實現你的願望喔!」

「女孩子的話應該會毫不猶豫的答應你吧?」

「嘿嘿…螃蟹被打槍……嘿嘿……」夾在衛禹肩膀上的蛤蠣嘲笑了再度吃鱉的瓦爾斯。

「吾輩是帝王蟹!……不對,你說誰被打槍來著死蛤蠣!」瓦爾斯一秒撲到衛禹身上去要夾蛤蠣,但是很快又被拉遠,衛禹無奈的看著很精神的帝王蟹。

「乖,等一下搶好吃的給你。」

「別把吾輩當小孩子哄!」瓦爾斯依然是很努力的揮夾子想去夾衛禹的臉,對於被打槍打習慣的自己有無限的吐嘈。

衛禹衝著他笑了下,視線卻不經意看見一個小女孩追著一顆不停滾動的球從前廳的另一個門口跑過了對面的走廊,往更裡面奔去。

可能是怪事碰多,那方面的感覺真的也越來越靈敏,衛禹立刻感覺到那顆球有著一股微弱的力量,他沒有猶豫太久便追了上去!

會有危險!

衛禹的第六感是這樣告訴他。

「死人類你幹嘛?」瓦爾斯看著衛禹突然衝出去愣了一下,隨即追了上去。

衛禹剛衝到裡面去,就看到隔著曬了一些衣服跟栽種幾盆花草的小空地對面,一扇老舊的木門打開了一條裂縫,不祥的氣流令人不寒而慄,站在門前的女孩只是抱著球,疑惑的仰望。

「危險!」不管門後是什麼,顯然想對那女孩不利的念頭很明顯,衛禹第一是覺得自己的跑步速度增快,他抱住了回過頭的女孩護在懷裡,才痊癒沒多久的背又有了新傷口。

手臂好像也……

痛到意識模糊的恍惚間,他聽見驚怒到極點的大吼,視線裡飄過幾絲飛揚的白。

「衛禹!」




後言:
雖然今天已經嚎了一整天我還是要再來嚎一次((這人好煩
帝王蟹本趴吐好棒啊!!!!!!!!!!!!!!!!!!!!!!!!!!!
護玄打打這次不只玩手拉手還有舔背啊!!!!!!!!!!!!!!!!!!!!!!
媽媽看到那瞬間我整個人都噴了!!!!!!!!!!!!!!!!!
這不是我家出現過的惡趣味嗎!?XDDDDDDDDDDDDDDDD
天啊我好圓滿來著((滾動
帝王蟹人妻GET啊衛禹同學=//////////////=
小蛤蠣這次也很可愛,尤其是逆襲((噴
然後又多了一尾龍蝦~我還想說會不會有海膽來著((欸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Glance
  • 蛤蜊好可愛!:3
    一早就來大長老家滋潤心靈果然是正確的,今天的小蛤蜊比平常可愛一百倍!!!!!!
    早知道生賀我就點蛤蜊跟幸運同學的快樂生活了!XDDDDDD

    原來帝王蟹是人妻屬性嗎?O口O
    是說海膽是怎樣?為什麼惡魔都會變成甲殼類?在這樣下去,幸運同學真的要開海產店了啦!


  • 等等為什麼重點是蛤蠣XDDDDDDDDDDDDDDDD
    去菜市場買一帶回來煮湯也很治癒喔=////////=((欸
    你點這個我要怎麼生阿XDDD直接寄一顆紙黏土蛤蠣給你((??????

    小瓦好像新婚的人妻一樣老愛鬧彆扭((銷魂((欸
    我覺得衛太太(何?)會支持他開海產快炒店O3O/

    絳夜 於 2010/08/30 18:3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