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那我先回去嘍!」再度闖禍的亞那在看見了凡斯額頭上隱約浮現了什麼之後腳底抹油,非常快速的離開了祕密基地。

凡斯按了按太陽穴,深深覺得自己上輩子一定造了不少孽才會認識這種缺腦的智障精靈,這精靈還天殺的是個王子什麼的,這幾天他已經算不清楚血壓到底瞬間飆高了幾次,還沒有被氣到血管爆裂,腦溢血死亡真是奇蹟,或許這要歸功於組先的保佑?

「今天晚餐又泡湯了。」看著在自己面前蹲下的凡斯,安地爾有些事不關己的說。

凡斯抓住了安地爾還在那亂晃的腿,一邊檢查腳腕扭傷的狀況一邊道:「用熱水燙熟還能吃。」

既然凡斯說能吃那就能吃,身為沒有什麼勞動力又寄人籬下的傷患,安地爾沒有反對凡斯要拿那些生吃會害人全身發癢的菇類做晚餐的決定。而且比起晚餐,凡斯此時的注意力大部分集中在他的腳腕上,回話雖然冷淡到令人想抱怨幾句,手上的力道卻與之相反,溫柔又仔細。

涼涼的草藥泥敷上傷處,安地爾當然知道以自己的體質,這種程度的傷只需要一下子就能痊癒,完全不需要耗費心力去敷藥及避免二度傷害,可是也只有這樣才有機會能近距離的看見凡斯那吸引人的專注神情,所以安地爾也不排斥偶爾順勢受點傷。

而且把自己搞得狼狽一點,凡斯才偶爾會展現那稀少的溫柔體貼。

利用別人的同情心很卑鄙,若能達到讓凡斯對自己介意一點的目的,安地爾完全不覺得有什麼不好,最好是能完全消除凡斯對自己的戒心……不過那是不可能的吧。

因為打從第一眼,凡斯就看透了他那卑劣的本質。

「在傻笑什麼?」妥善的用布條固定好腳腕,凡斯一抬頭就看見安地爾不知道想到些什麼而不自覺露出的微笑,有一點自嘲還有讓凡斯懷疑自己是不是眼睛出問題的受傷。

一瞬間便收斂起不留意間洩漏的情緒,安地爾揚起平時的笑容,「我在想你會不會背我上去。」

凡斯一瞬間黑了臉,「自己跳上去。」

「這樣的話你剛才的包紮可能就要白費了喔?」拉住凡斯的衣襬,安地爾非常理所當然的威脅了凡斯。

發現自己這個首領最近居然被兩個友人徹底吃死的凡斯還沉浸在震驚中,安地爾已經厚臉皮的趴到凡斯背上,滑順的微捲長髮滑過凡斯的脖子,些微的搔癢感讓凡斯立刻回神,一般來說,如果這是亞那個話他會一點也不猶豫的把他巴開,但現在這個在他頭上動土的傢伙是傷患……嘖,真麻煩!

心不甘情不願的半蹲下身撈起安地爾的兩條腿,凡斯此時很想找棵樹的樹幹練練拳頭,但一想道安地爾起碼沒抓自己的頭髮然後興奮的動個不停,凡斯突然覺得好受非常多,至少他會看在安地爾安安份份的讓他背,沒有囉哩叭唆也沒有又叫又鬧的像個小鬼似的份上升級對他的待遇。

「我還是第一次給人背。」好好的抱住凡斯的肩頸,安地爾愉快的說。

「沒有下次了。」凡斯冷冷的說,他一點也不希望安地爾被背了一次之後就上癮,有一個亞那就讓他夠炸毛,完全不需要再多一個來削減他的壽命!

「凡斯你是好人。」

「……」凡斯懶得再給予回應,安地爾的這句話很明顯是抄襲亞那,他這個妖師首領從哪個角度看起來像好人了?

稍早亞那帶來的菇類與凡斯提來的肉還放在入口旁,安地爾乖乖的坐在倒臥的枯木樹看上看凡斯弄起火堆,並把那有毒的香菇串起來掛在架上,某方面來說凡斯這個首領還真是萬能,懂醫藥也懂烹飪,縫縫補補的手藝也不錯,他應該很繁忙吧?是怎麼學來這些技藝?

暗下的森林被光影村的契約照亮,安地爾撐著臉頰,忽然道:「你會騙人嗎?」

正把被裹上很多層東西又結實地包上一層土的一整隻某食用鳥類丟進火堆裡,凡斯回頭看了眼向他提問的安地爾,「看情況吧。」

「什麼情況?」

「對別人沒壞處的話。」

「但是對自己有益呢?」

「我不害人。」所以,如果是損人利己的事情,凡斯也會選擇不做。

應該說天真還是有堅持?

安地爾看著蹲坐在火堆邊的背影,明明是被世人當作黑暗般的可怕存在,可此時像散發微光的他卻像神族般遙遠又難以碰觸,但他早決定要抓住這個人,絕對不讓他甩開自己,「看起來像」罷了,實際上的凡斯就在他前面不到一公尺的地方,伸手就可以碰到。

蹭到凡斯旁邊與他一起坐在地上,安地爾說:「我呢,是利己主義者。」

因為想珍惜的事物實在太少,所以他才急切的想抓住,包括這種若有似無的縱容。

「所以我可以不要吃香菇嗎?」安地爾指了指架上的菇類問。

凡斯一瞬間差點摔倒,那種好像要爆出什麼真心話的氣氛一下子煙消雲散,凡斯看著安地爾那一臉沒自覺的表情,完全猜不出來那是刻意還是無意,只能有點小僵硬的說:「不吃就算了。」

「我沒有不相信你的專業知識喔。」看凡斯僵著臉,安地爾補充道。

這叫越描越黑……

凡斯把發出細微尖叫的香菇翻面,一些顏色看起來不太妙的汁液滴入火堆,火焰像被潑到油似的猛然加大,眼明手快的凡斯拉著安地爾往後跌,順利躲過火焰的襲擊。

「……你確定真的可以吃?」瞇起眼睛,順勢靠在凡斯肩上的安地爾問。

「嗯……」很明顯的,凡斯動搖了。

怎麼看都有個標示著「有毒」的框框指著那幾串香菇,說吃下去會沒事這種話,就連凡斯自己現在也不相信。

精靈的味覺果然不能相信。




後言:
就突然很想打凡安,所以就出現了短短一篇的短篇O3O/
現在某夜我在重修下學期的英文,老師換人了
阿啊!背英文單字背到快噴腦漿((欸
人老了記憶力就很不中用((躺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海雕
  • 浮出水面(欸?

    好溫馨的凡安啊www
    安地爾真的是很可愛(哈啊哈啊(?)
    大人您的文一直直擊我的心臟www
  • 七月到了要出來換氣嗎((香蕉跳((欸你

    我也沒想過他會這麼可愛來著((大噴
    喔太好了,那以後我要攻擊你的心房=/////////=((被抓走

    絳夜 於 2010/08/15 22:59 回覆

  • 蟲子
  • 超棒的這篇=////////=
    我也想要被你攻擊心房(BLUSH)(何

    這麼溫馨還挺少見的XDDD
    不過真的很喜歡呢www
    喜歡安地爾看著凡斯微笑的樣子,那就好像他獲得了他想要的=//////=
    啊我圓滿了wwww
  • 我可以拿機關槍掃射嗎?=/////=((被摔

    我也這麼認為,最近突然對喜劇的安受文很有感觸((?????
    於是就變成這樣了O3O((哪樣
    老安一副很辛苦(?)的樣子,虐人實在不是我的專長,所以只好讓他圓滿一點((欸
    你要GET老安的話得先跟別人打一架才行((噴

    絳夜 於 2010/08/31 17:28 回覆

  • 蟲子
  • 請狠狠的射向我吧>////<ˊ(問題發言

    我最近也好想讓老安圓滿一點,不過總是力不從心OTL
    所以果然還是看別人的文最棒了www(欸#

    對喔,不過我覺得我應該打不贏Q口Q
    所以我也不用GET老安,我只要看著他圓滿就好了wwww
    而且我有安因跟賽塔了(BLUSH)(勾帶###
  • 欸不要這樣wwwwwww我也很缺心汁阿((噴
    不過我缺的是漾重o3o"
    老安真的是很難捉摸的傢伙((抹臉
    我了解那種力不從心,因為我之前每次打他的文只會想到杯具((淦

    真是太好了www不然有天會成為咖啡園的養分((不

    絳夜 於 2010/09/11 11:11 回覆

  • 蟲子
  • 大家都這麼缺嗎XDDDD?
    噗原來是漾重XD
    不過說真的,漾漾當攻真的特別有魅力啊我說(MMM)(←?

    我也是QAQQQ所以要打老安的時候就超揪心的可惡> <

    天啊XDDDD之所以成為養分是因為打輸對手嗎XDDDD
  • 因為這座孤島快要因為地球暖化被淹沒了((側躺
    長假跟大考完都是冰漾海增高的時候((噴
    漾漾是普通的台灣青年阿((淚奔
    弄的跟小白一樣不是等於說我們台灣男兒都是娘炮嗎囧rz
    我是這樣想的啦Orz

    對阿XDDD被扔去填坑((噴

    絳夜 於 2010/09/13 22:37 回覆

  • 蟲子
  • 地球暖化近日來很嚴重啊(大字躺(?
    嗚嗚,就是啊OTL所以每次遇到同好就會很高興,
    可是太高興的結果就是嚇到人(目死(←那是你
    這樣說也是喔XDDDDD一直忘記漾漾是台灣人XDDDD(被打
    不過說起來,有些男生就算個性比較溫吞、柔和,
    也不代表他們一定要要是受嘛。

    那我還是乖乖當個偷窺狂吧( 艸)(阿絳要不要一起ㄌㄞ(ry(不對#
  • 而且還真的是每到夏天就會出現一大群!
    一大群啊老天!
    我們真的就像在大海撈針這樣((欸
    沒辦法,耽美圈是弱肉強食的世界?WWWWWWWWWWWWWW

    但是最近也沒什麼好偷窺的((乾枯
    我都直接看((淦

    絳夜 於 2011/08/05 00:5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