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的月亮又大又圓,銀白的光灑滿了地面,昨天又一次解決了上門來找碴的鬼族頭領,很久沒熱鬧的大夥趁機辦起宴會,從傍晚開始便吵吵鬧鬧的到現在月以中天還在繼續。滑瓢坐在長廊上,裡面的喧鬧聲隱約還能聽見,櫻樹的枝葉被夜風吹的沙沙作響,這還是幾百年來,他第一次感到寂寞,果然櫻姬的死去他還是無法太過釋懷,明明也過了不少年。

腳步無聲,卻沒有影藏氣息,滑瓢不用特別轉頭過去看也知道是牛鬼在自己身旁坐下,牛鬼一直都不是會像裡面那群傢伙一樣玩瘋頭的人,但他竟然沒利用時間好好的看書,卻是端著酒與茶來到這裡,這令他有些驚訝。

自己有令人擔心成這樣嗎?……

滑飄飲盡了杯中的酒,很自然而然的把酒杯遞過去,似乎沒有打算開口的牛鬼靜靜的為滑瓢倒滿。

不知道就這樣一來一往了幾次,滑瓢道:「那小子呢?」

那小子很明顯是在說他那最近也開始顯露鋒芒的兒子,自己正漸漸老去,而那小子總有一天會有一翻超越自己的成就,到那時,他這讓許多鬼受不了的浪蕩子也該考慮考慮所謂的退休生活。

「少爺被灌醉了。」牛鬼簡單的回答道,手裡的茶水透過杯子傳遞了熱氣,溫暖他的掌心與指尖。望著今日的月光,他並沒有猜測滑瓢此時正在想些什麼,跟著滑瓢多年,他知道滑瓢不喜歡囉嗦多嘴的人,所以他只要……靜靜的坐在他身邊就夠了。

「沒用的傢伙。」滑瓢勾起嘴角,牛鬼瞥了眼他的側臉,恍惚間他感覺時間從未流逝,他們都還停留在相遇的當年,滑瓢舉手投足間的瀟灑隨性從來沒有任何改變,還是那樣能無意間吸引他人的注意力。

「吶牛鬼,你想過我們都老了的時候嗎?」牛鬼還來不及收回視線,滑瓢的臉忽然湊近,視線對個正著,無法避開也不知道該怎麼不著痕跡的避開。

「沒有。」牛鬼受不了那好像窺伺了自己內心所有一切的視線,撇開了頭。

滑瓢卻不知道安什麼心的在他耳邊低聲道:「那麼……我死呢?」

「您……」他無法動手推開腦子不然搭錯線的滑瓢,渾身僵硬的任滑瓢趴在自己身上,平時也可以算的上活力旺盛的滑瓢此時就像被放光了身上的精力,耍起令人無力的無賴。

手已經抵在滑瓢的胸膛上,此時毫無防被的這人他只需要用一點力氣便可以推開,「您喝多了。」

「……是喝多了。」搖搖晃晃的站起來,滑瓢向走廊另一端走去,而牛鬼就這麼看著他的背影消失在轉角處才將視線轉回天上的月亮,今天的月光太過明亮,讓一切變得清晰,好似能觸摸到什麼,卻仍只是虛幻而無法觸及的鏡花水月。

「您是個健忘的人。」指腹撫觸著手中茶杯的杯緣,牛鬼喃喃自語,「從那天開始奴良組便是我的家。」

既然是家,即使您離開了我仍會繼續待在這裡,無論須要付出什麼,也會維持它的存在,但是您還在這裡,需要擔心的事情還有您來扛起,那麼現在的我要做的,不過就是伴著您……

快樂也好,痛苦也罷,就算老了也是如此。

這就是我的「忠誠」。




後言:
所謂的短篇就是短短一篇((被打爛
最近某夜又開始追起漫畫來了
先是把家教補完,然後就跑去栽妖怪少爺,現在在補火影o3o/((你真的是高三嗎?
我果然就是喜歡年紀大的((摀鼻
牛鬼大人您wwwww您完全命中我了怎麼辦wwwwwww
平時的牛鬼so可愛的((噴心
考慮了很久我還是覺得應該拿爺爺來撲淚((欸
陸雄現在也在進行後宮收集之旅((望
所以牛鬼就留給你爺吧=//////////=((欸
不過我今天聽我同學說他在k島上看到妖怪少爺會腰斬^q^
好杯具,我才剛開始看說orz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