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懂人類對他的好是出於某種目的亦或是他對誰都這麼好,以前他不在意,可現在的他寧願那樣的好是有所圖的,至少那樣比被當做任何沒多少份量的路人還要好。

令他難以理解的獨佔欲由心而生,對人類生邊來來往往的熟人,甚至是陌生人,他產生了可笑的敵意。就算現在他弱的比雜魚還雜魚,但他依然是那驕傲的魔王瓦爾斯!這樣的他為什麼要為了區區一個普通人類而像個白癡一樣的隨他一舉一動而改變喜怒哀樂!?

這不是個好現象,瓦爾斯自己明白,但就算再怎麼不爽,他卻無論如何也無法討厭那個總帶著笑容的人類。

有什麼辦法可以擺脫現在這種令人煩躁的狀態?

瓦爾斯不禁有了想快點取回力量的想法,只要恢復成原本的自己,沉浸在單調的殺戮中就沒有那麼多使自己心煩的事情,什麼都不需要去在意,也沒什麼需要在意。

可是要取回力量,他必須……

「怎麼無精打采的?」

「哇!」想事情想得出神的瓦爾斯根本沒有衛禹會突然出現的心理準備,沒差一點把磨螯子兼娛樂用的魚缸給推下櫃子!

衛禹眼明手快的扶住的魚缸,讓每天遭受帝王蟹精神上折磨的蛤蠣免於遭受重創,他覺得這隻蛤蠣要是再摔那麼一下,應該就會去他們所謂的安息之地報到吧?不對,蛤蠣有殼……

其實也有點被瓦爾斯的驚嚇給嚇到的衛禹將魚缸擺正後,很熟練的抓起帝王蟹,半開玩笑的道:「你最近怪怪的喔?」

意外的,瓦爾斯沒有像平常一樣揮著很嚇人的螯子亂叫與掙扎,反而十分安靜乖順,如果瓦爾斯此時是人型的話,衛禹一定會毫不猶豫的伸出手去測量他的額溫,看看他到底是生病了還是吃到髒東西?

「吾要你管。」沒有什麼殺傷力的甩了四個字給衛禹,瓦爾斯十分慶幸自己此時只是隻甲殼類海產,看不出表情與臉色,不然以這死人類的敏銳度是一定會發現他那急欲隱藏銷毀的竊喜。

是的,竊喜。

就在被抱進懷裡的那剎那。

「我不管你的話你就沒蛋糕吃喔?」把瓦爾斯放在書桌上,一股香甜的氣味從一旁漂亮的紙盒中飄出。在綠豆眼發射的熱切視線下,衛禹微揚嘴角的打開紙盒,裝飾十分精美的蛋糕以一種莫名有氣勢的感覺嶄露在兩人面前,濃郁個香甜氣息很輕易的便能勾動他人的食欲。

用預先拿好的叉子切下一塊,衛禹說:「學妹拿來給我的,聽說是最近新開的店。」

正要撲過去接受餵食的瓦爾斯有如被一桶冷水潑中,從裡冷到外,他幾乎無法克制自己的想像著當時的場景,有點害羞的少女打著像是「平日受到學長許多照顧」這類爛梗的理由將這盒蛋糕送給這死人類!

「你這混蛋!」狠狠的怒罵,瓦爾斯自己跳下了書桌,飛快的消失在衛禹的房間,留下被吼傻的房間主人。

收起令人倍感親切的弧度,衛禹搔了搔臉頰,看了眼桌上缺了一角的蛋糕,便將視線轉到了窗外。

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他只是覺得瓦爾斯最近沒精神到好像他虐待他似,相處了也算有段時間,衛禹多少也了解他有哪些喜好,於是便特別繞去之前聽朋友說的店買甜點,因為瓦爾斯似乎跟他在另外一個世界每天活的很驚險的友人一樣,對於糖堆出來的食物有某程度的狂熱。

至於又為什麼說謊是他知道瓦爾不擅長接受他人直接的好意,衛禹習慣與任何人在輕鬆自在的態度下相處,平常他都是以這樣為前提與他人來往,當然瓦爾斯也是一樣的,但是今天……

衛禹是真的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被吼。

外頭的天色已暗了大半,橘色的光就要被紫藍吞滅,應該去準備晚餐準備填滿同居人的胃,但衛禹卻只是坐在那裡,喃喃道:「其實我不太喜歡吃很甜的東西欸……」




很少惹人不高興的衛禹還蠻煩惱該怎麼跟瓦爾斯和好這件事,直到晚餐結束也沒看到他冒出來,於是今晚原訂的計畫被打亂,預計要在今晚弄完的作業只做了一半,想試著做做看的醃漬高麗菜完全沒有動到,那顆高麗菜現在還好好的躺在冰箱裡,還有……

很空虛的數了數放水流的計劃,衛禹從清洗餐盤到洗澡都一直處在這種半放空的狀態中,直到踏入浴缸那剎那踩到某種刺刺的東西才使他完全回神!

驚叫的縮回腳,衛禹錯愕的看著浴缸,因為水的折射而顯得更大隻的紅色生物就在水裡,好像他原本在睡覺,被衛禹天外飛來的一腳給踩醒,掙扎的浮出水面。

「你想踩死吾嗎!」勾著浴缸邊,瓦爾斯揮著螯子破口大罵,可是一罵完,他卻定格在那裡,衛禹挑挑眉,覺得這畫面還挺有趣的,可是他如果笑出來,瓦爾斯一定會惱羞成怒,這一怒就不知道又要跟他冷戰到何時。

「機會難得,一起洗吧?」問句其實根本沒有太多意義,衛禹單手抓起瓦爾斯,大步跨進浴缸裡,拿起之前在菜市場買的粗糙海綿,也沒經過瓦爾斯的同意便開始幫他刷殼。

「你這死人類在幹嘛!」瓦爾斯不停的亂動,卻沒真的做出具有攻擊性的抵抗,「快點放開吾!」

「安啦,我會把你刷到發亮的。」不曉得是很認真還是在開玩笑的衛禹道,他想,應該沒有哪個人洗澡時的陪伴物像他這樣前衛了,在這之前他做夢都沒想過自己有跟帝王蟹一起洗澡的一天。

浴室裡一時間靜的只剩下蟹殼與海綿摩擦的沙沙聲。

好想逃離這裡……

或許是因為熱水泡起來太舒服,瓦爾斯的意識飄遠了些,太多太多陌生的東西令他不安,他不喜歡這種不確定又不踏實的感覺,看著自己一天一天改變,那種說不清的情緒令他焦急。

一種名為喜歡的東西隨著時間一天天的流逝而漸漸累積,到底要怎樣才能對於這死人類多那麼一點點的討厭?




後言:
這裡是好久沒更新的阿夜o3o/
唉,對不起啦,本來要打紅白遊記的,不過打到後來so不耐煩的就讓他一直草稿在那裡((欸
我的結論就是他直接改成冰漾only就好了這樣((欸
再做補充的話就是那位漾兒主持人讓我很不舒服,以上((被摔

帝王蟹本也要出第二本了好期待wwwwwwwwww
看第一集就讓我有小蹦跳了,第二集的試閱到底是想怎樣wwwwwwwww
因為對帝王蟹有太多的ㄚㄚ,所以就這樣了((哪樣!?
我對居家生活最沒辦法了對不起((掩面
一方面也是覺得鮮網的櫃數實在太可怕,再不更心我超有愧疚感的wwwwww
差七個就要三百是怎樣wwwwwwww

另外各位打打如果看完本本歡迎來留心得喔=//////=/
cwt25之後記得來看特典的密碼提示o3o~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