駕馭北方特有的路行獸,丹一人在第二天傍晚抵達了位於骨龍沈睡的古老森林,此時丹等人已經深刻體會到伊流士為何要將這處難得的綠地全劃為保護區,如果他們推測的沒錯,這裡是千年前的古代戰場,戰死的士兵與遭殃的人民冤魂的吶喊直到現今仍未散去,因此間接的影響了這裡的生物,而原本能在北端生存的生物就有一定的強悍,經過扭曲的影響產生突變後,更是棘手,而且越是裡面的魔獸就越是狡猾強韌,他們能花一天的時間就走到這裡已經不簡單。

他們在一座小湖邊紮營,摩拳擦掌的等待明日的屠龍計畫,這個夜晚平靜但隱藏著不安,與感知一同達到顛峰的直覺讓人不自覺的洞察周圍的一切,幾乎無法壓抑那令血液開始奔流的躁動。

尤其是小孩子。

索爾乾脆的掀開被子,看了眼一旁沒神經般酣睡的阿爾佛雷德,微不可聞的嘆氣,將自己已經被扯去一半的被子蓋在他身上,索爾凝視了自己的手心一會,輕巧的繞過正在打呼的丹與睡姿端正的法魯斯,出了寬大的帳篷。

營火旁,西奧多正閱讀一本精靈語撰寫而成的書籍,表情平淡,波瀾不興,只在索爾走出帳篷的時候稍微瞥了一眼,默默的向旁邊挪了挪,讓出大一點的座位。

「西奧多哥,我想碎碎念可以嗎?」接過西奧多塞過來的熱飲,索爾看著營火,低低的問道。

「說吧。」西奧多闔上書,望向索爾,也捧了一杯溫熱的飲料在手裡。

慢慢的喝了一口又香又苦的深色液體,索爾道:「我啊,都快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那傢伙了。」

那傢伙是哪個傢伙很好猜,西奧多點點頭表示了解。

「打從認識以來,那根本是被寵壞的任性傢伙就老是亂入我的生活,到底一國王子可以閒成怎樣啊?這個問題我在心理問了無數次,像是三更半夜突然爬窗叫我陪他去買只有啥時晚上才會出來賣的夢幻小吃、神慶舞會上直接把我從正在共舞的女孩子手上抓走、盛大的生日宴會不參加而跑來我房間要我幫他過生日……我不知道啦!他到底想要幹嘛?」自暴自棄的抓亂頭髮,因為周圍氣氛使然的興奮與長期以來的鬱悶造成的煩躁碰撞,讓索爾完全踩不了煞車,「要是丹沒找我的話,我本來是打算再也不跟他有來往,從身分上來說我的平民,他是王族,碰在一起本身就很奇怪,而且還是這種莫名其妙的相處方式,總覺得繼續放任下去會很不妙……」可是在看見那雙翡翠般的眼瞳中閃過失望,卻會有哪裡抽痛,挽留的話卡在喉嚨,不上不下的很難受。

那樣沒有理由的信賴與依賴令人很高興,但是……

「你覺得他值得更好的?」西奧多歪著頭看已經無意識的拔起頭髮的少年問。

「雖然是個少根經的笨蛋,可是還有不少可取之處。」索爾拐彎抹角的回答讓西奧多彎起嘴角。

「值不值得這種事,每個人的看法都不一樣。」西奧多拍了拍索爾的頭,「至少不會比我更糟了。」

「也是啦……」經西奧多這麼一說才想起西奧多原本擁有的聲望與地位,索爾乾笑兩聲,「丹他?……」

西奧多將食指輕輕底在唇上,搖了搖頭。

有些話,現在還不是時候說出來。

「有東西。」拿起擱在枯樹旁的長劍站起身,索爾盯著幽暗的森林,幾雙不懷好意的眼睛在火光下影約閃過令人不舒服的光芒,發覺到索爾的視線立刻就又竄回林子裡,隱匿在更漆黑的地方。

西奧多伸手把索爾拉回枯幹上坐著,「有人好不容易才睡著,不要吵醒他們。」一邊拍著身上長袍,西奧多一邊說,對索爾使了個眼色,便向林中走去,索爾只看見細長的紅光如彗星般閃現,低沈如雷般的某種壓抑低吼隱約傳來,稍微有點躁動的四周頓時又靜下來。

索爾搔搔臉頰,這種聲音啊……有一定水準的冒險者與獵人都會被吵醒。

當丹打著哈欠,手抓肚皮的走出帳篷,索爾一點也不意外。

「要不要去睡一下?」丹把手裡抱著的大劍往旁隨意一放,坐在火邊,看見一邊拍著長袍袖子一邊皺眉走出來的西奧多問道。

「在一會就天亮了,睡不睡也沒差。」西奧多瞄了他一眼,走到原本的位子上坐下,翻開被擱置在一邊的書。

索爾搓搓鼻子,現在要他再回去睡實在有點難度,但是又不想夾在兩人中間,於是便往林子裡走去,看看剛才被幹掉的有沒有可以當早餐食材。

「瞇一下也有差嘛,來來,借你靠。」丹一邊說一邊抽走西奧多手裡的書,把西奧多的頭按在自己肩膀上,「要是我們隊裡最可靠的法師突然因為睡眠不足而導致的魔力不足昏死過去可是會讓人很頭疼的。」

「最好會,與其瞎擔心我,你這傢伙才好好滾進去睡覺。」西奧多捏開丹的手,撥了下稍微亂了的瀏海,朝丹伸出手,「書拿來。」

「這本書在講什麼?」丹拿起書,卻沒有還給西奧多,而是翻開來,裡面一整串長得差不多的精靈文字草寫讓丹皺起眉。

把書抽回來,西奧多將書闔好擺在腿上,「一名反骨精靈與落難武士成為好朋友,並且打造西德里舊王國的冒險故事,裡面記載的詩歌很美,只可惜樂曲沒有被保存下來。」

「啊,該不會是那個吧!」丹沒頭沒尾的驚呼。

「哪個?」西奧多一臉疑問的看向他。

「西德里的經典傳說,鄴迦王!現在還找的到精裝版喔,附贈精美插圖。」丹愉悅的道,笑瞇了眼,「這個故事我聽隔壁家的爺爺說過很多次。」

「這本書裡的鄴迦王跟你想像的能有很大的差距。」西奧多瞄了一眼丹,「是個卑鄙無恥的狡猾傢伙,精靈總是在後悔與他同行,不過還是幫著他害慘一個又一個城主、貴族。」

「欸……」

「精靈的歷史小說不會是空穴來風的東西。」西奧多拍了拍丹的肩膀。

「起碼他做的是好事吧?」撐著下巴,丹問。

這個問題西奧多沒有回答,只是抬頭仰望天空,幾年前,在這樣的星空下他們躺在髒兮兮的地板上仰望與現在無異的星河,決定了往後的旅程中有彼此的參與及陪伴,還記得那時候粗喘的呼吸聲及讓人受不了的血腥味,剛經過一場惡鬥的丹很狼狽,自信的傲氣卻沒有因此稍減。

「想不想也成為傳說?」西奧多問。

「為什麼這麼問?」丹也抬頭看向天空。

「我還蠻想知道,那些小說家與吟遊詩人會把你描述成怎樣的人流傳到幾百年之後。」彎起笑容,卻不太好看,西奧多撫摸著書本封面,久遠之後的未來,他會是以怎樣的心情看待被記錄下來的傳說呢?

「……我還以為我們可以一起變成老頭子然後去看看神長什麼模樣。」

「等你變成老頭子的時候我大概還是現在這個樣子。」

丹聽到西奧多如此回答,一個他從不曾在意的問題脫口而出。

「你是什麼?」

微勾嘴角,「我是……」

天殺的哄然巨響打斷了西奧多的話,丹背起巨劍,將掛在上頭的腰帶繫在腰上,此時法魯斯也手持著細長有如新月的彎刀跨出帳篷,阿爾佛雷德一邊繫上腰帶走出來,背負著一把看起來極為普通的狙擊槍。

「索爾惹麻煩了?」法魯斯捲起白襯衫的袖子,把亂掉的領巾乾脆的扯下,塞進口袋裡。

「也許,所以我們現在過去看看。」說完,丹也不等其他人多問什麼便往林子裡跑去,法魯斯與阿爾佛雷德互看一眼便跟了上去,一下子,營地只剩下西奧多。

「又把東西丟給我收……」西奧多按了按太陽穴,彈指召喚附近的元素精靈,不一會所有的東西舊如拆開前一樣完好整齊的擺在地上,營火也熄滅了,黎明前的黑暗瞬間籠罩在西奧多身上,但環繞在他身上的淡淡光旁將不懷好意的黑給驅散。

伸出手將擺放好的行李擲入一個突然憑空出現的漩渦中,西奧多一邊碎碎念著拿自己的能量空間放行李很浪費,一邊縱身跳到三層樓高的樹幹上,靠著味道追尋其他人的蹤跡。

其實他不用太過費心,前方突如其來的巨大震動,一頭形似獅鷹的灰黑色生物睜著巨大的眼抬起頭,在月光下,擁有良好視力的西奧多明確的看見那張乾枯的恐怖臉孔上出現了喪失理智的瘋狂。

「一群剛睡醒的勇者要去鬥惡龍嗎……」西奧多低笑。

每次都不是在他們準備齊全或是狀況完好的時候出現呢。




後言:
在打報告的時候發現我這篇的下打到爆字的感覺=口=
所以就變成這樣了((抹臉
最近對打文跟畫圖都很沒力((望
也不曉得到底該怎麼改善目前這種漂泊的狀態((嘆

阿,是說AION出了新的遊戲包
看到那畫面還是讓我很衝動((淚目
我也很想念我的好兒子,可是我更介意我的錢包厚薄((欸
因為要畢旅還要去紅白場嘛,啊哈哈哈哈.......
是說很哀傷的是GE不給我裝((望天
唔啊,畫面可以滋潤我的好東西都^q^.....................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