雛鳥總有一天會離巢,他知道眼前愈發堅毅的少年也會像他的學長一樣,總有一天會離開,或許偶爾想到會回來看看他們和這讓他成長不少的地方有沒有改變,又或許再也不會踏足在這塊土地上。他的學長待了近十年的時間,而少年在短短兩個月的暑假就要走完他的學長曾經的過程,每天的生活充實到幾乎無法想別的,但看著少年的他卻反而想了很多很多……

明確的感覺到時間的流逝、明確的感覺到少年的成長,在他久遠的記憶以來第一次有那麼鮮明的感受。

強撐著眼皮要把這一章節的法陣解析看完,但從那哈欠連連、一不注意眼皮就闔上的狀態來看,就算看完,隔天實際記得的內容也絕對不多,少年捏了捏大腿,可他現在的疲累已經不是那種程度的痛覺可以使他清醒。

當他端著友人塞給他名叫西米露的白色甜湯走進來,看到的就是這樣的畫面,連他走近,少年也像完全沒有察覺。

才在一旁坐下,肩上突然一重,是少年,增長不少的黑髮在素白的衣衫上看起來十分明顯。他反射性的抱住少年,瞄了眼桌上幾張畫著歪七扭八法陣的白紙以及攤開的日記,有點無奈。

「褚?」他低聲喊道,但已經去會周公的少年完全不為所動。

把碗放在桌上,他猶豫了一下,伸手翻好被風吹亂的日記本內頁。

他說他覺得很累,很想念漫畫還有電腦,又說他想要變強所以必須忍耐,記錄一天生活的字句間夾雜著堅定的目標,偶爾會抱怨他們之中的某位老愛找他麻煩,而最近幾日,少年著墨較多的則是他。

『……我應該沒做錯事吧?可也不知道怎麼了,師父最近總是在瞪(是吧?)我,唉,真希望這點不要跟學長一樣,我沒那麼高超的解讀技巧啊!直接跟我說不可以嗎?再過五天就要離開了呢。』

望著少年毫無防備的睡顏,他低頭,在少年眼上落下輕柔的吻,或許他從沒這麼溫柔過?

「想你留下來這種話,怎麼說?……」

太多的障礙與不得已就橫在他們之間。

微光熄滅時,伴隨若有似無的嘆息。




夜晚的涼風吹撫過湖面,湖中亭子的明亮光輝照亮了大範圍的湖面,加上會發出各種小小亮光的昆蟲飛舞,這座亭子看起來有種夢幻的美感。

「在這種地方吃火鍋啊……」褚冥漾撐著臉頰勾了勾唇角,卻怎麼都是無奈的弧度,他拿湯匙撈起蛋餃與一堆半爛的高麗菜,一旁就有空碗遞了過來。

「圍爐。」傘說,等著褚冥漾將裝滿火鍋料的碗還給他。

「那為什麼不找扇董事跟鏡董事呢?」把用蛋餃疊得老高得碗遞給傘,褚冥漾悶笑了幾聲,「比起圍爐,這樣比較像約會喔?」

「要是鏡和扇在的話,我現在會把你摔到湖裡去。」傘一邊動筷一邊道,咀嚼著蛋餃時又模模糊湖的補充,「……可是現在他們不在。」

師父……你真的會把我寵壞。

褚冥漾一邊把牛肉片夾進沙茶中,一邊苦惱的想著。

要是告訴學長他們的師父面對他的「調戲」是這種反應應該會有很精采的表情,不過褚冥漾當然不會說,他只是腦子裡想想,要是真說了,學長的反應八成是愣住,接著一定會掄槍要把他殲滅的連渣都找不到,他還想長命百歲呢,才不會沒事找事。

「師父有沒有什麼願望之類的?」又丟了一些料到鍋子裡,褚冥漾看向慢慢吃著碗中食物的傘,雖然動作優雅又緩慢,但碗裡滿出來的料已經剩下半碗……這是怎麼吃的啊!?

「為什麼這麼問?」

「想替師父做點什麼啊,要不然老是這樣會讓我過意不去。」戀愛是雙向而不是單向,總是接受著無條件的包容,不知不覺,褚冥漾覺得自己已經積欠了傘許多,可是,他從來也不曾告訴他希望什麼或想要什麼,讓他連替他做點事情的機會都那麼難得。

看著懊惱的褚冥漾,傘揚起恬淡的笑。

經過這幾年來的煩悶,他終於做出決定。

「把我放在心上,偶爾感到思念,只要這樣就夠了。」

丟下碗筷抱住傘,褚冥漾悶悶的說:「你讓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手環在褚冥漾的背上,傘輕輕閉上眼睛,曾經看過那對未來有著期許與抱負的文字閃過腦海,昔日的少年已經成長為青年,逐漸地實現他期望的未來,就因為有著難得的情感,傘知道那樣的未來,自己的立場不容許他參予其中。

可是仍會忍不住的想要貪求點什麼。

唇舌彼此攀繞,不帶情欲的深吻有沙茶醬的味道。

「傘……」

青年的低喚,夾雜著坐立難安的焦躁。

「我在。」傘說。




『除非付出金錢的代價,否則不能介入世間的任何事物。』

無殿的老規矩。

因為強大,所以必須背負更多責任與義務。

即使隨興如他,還是感慨的覺得能夠擁有小孩子的天真與不顧一切的勇敢,有多好?

關於他們的一切他放在心裡,關於青年的一舉一動他選擇被動的默許。

當某天,青年決定轉身。

然他卻會繼續站在這裡。

只因那為了一聲「傘」便激烈鼓動的心遺留在此地。




後言:
這就是結局了=w=((抹汗((被摔
還好沒有因為一邊接受別人的比利認知教學一邊敲文而產生奇怪的差錯((???
我終於知道之前一直看到的"妖精打架"的源頭是怎麼回事了((摸下巴
話說我還知道了奇怪成語的出處o3o/
那個"你得到他了"莫名戳中我的笑穴((欸
原本的意思是"你對了"之類的嗎?=口="((英文老師淚目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香坂
  • 漾傘www
    終於挖到漾傘同好(淚)
    傘師傅大美人(拇指)

    說真的、一開始看會覺得漾漾是受
    不過到後面整個就是漾漾的後宮養成(笑)

  • 後宮養成GJ((噴
    不過也因此讓他整個人渣了wwwwwwwwwwwwwwwwww
    原本是個好男人的((望
    可是現在遭人忌妒wwwwwwwwwwwwwwwwwwww

    師父人太好了=////////////////=
    雖然是腦補,不過太太你喜歡就好O3O/

    絳夜 於 2010/06/02 21:29 回覆

  • 香坂
  • 當褚公被任命為總攻那天就已經人渣了www
    對上式青的話、褚公在我心裡就真的是好男人了(笑)
    遭人忌妒是應該的啊wwwwwwwwwww

    對於有點天然的師父,真的沒有抵抗力(掩面)

    我超喜歡的怎麼辦XDDD




  • 因為式青缺人照顧他阿所以褚公不當個好男人怎麼行=/////=
    像是冷的時候牽人家的手放在外套口袋拉~披個小外套拉~((不要自顧自腦補起來!
    嗯,這樣一想其實對其他老婆也大概都是這樣欸((思
    只是對於別人就顯得特別人渣這是為什麼((要問你!!!

    喜歡就抱回家蹭兩下嘛=/////////=((不

    絳夜 於 2010/08/30 18:4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