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重傷病患,我首次體會到醫療班的嚴苛,就算我以前常常因為大傷小傷跑醫院,護士也沒有盯的那麼緊過,飯要準時吃又要吃什麼、藥要多久吃一次、什麼時間該睡覺……等等,生活規律正常道比老人家還要超過的程度。

或許是因為太多人的施壓了吧?

我老姊跟一票朋友來頭其實都蠻大的,雖然我覺得鳳凰族首領並不會感到恐慌,但是產生一點點的壓力我想還是免不了吧?

總而言之,產生困擾感的最終還是我,就連看漫畫跟看電視都有時數限制,簡直不人道啊……不愧是連黑袍都敢關的醫療班。

我只能如此調侃自己。

那種差點讓我嗚呼哀哉的劇毒可難治了,輔長拿他的捲毛跟我姊保證絕對治的好,只不過完全康復需要花比較長的時間,大概要我住個十多天的醫療班吧,毒素除的差不多了才準我回學校去。

每天都會來一些不曉得真的是來探望我還是來讓我延後出院的傢伙,像是五色雞頭就已經被丟出醫療班好幾次,當然,醫療班的牆壁也重建了好幾次,最後都是黑色仙人掌出面鎮壓。尼羅帶了不少好吃的東西來撫慰我的小心靈,藍莓波士頓蛋糕、巧克力泡芙和一堆讓我完全不敢動刀的謎樣水果,然後還有伯爵送的一瓶紅通通的詭異液體……那應該不會是番茄汁那麼單純的東西吧?

千冬歲燉了一鍋黑漆漆的雞湯,這讓我想到某次雞頭拿給千冬歲的稀有中藥(?),望著碗裡的東西整整看了十五秒我才憋氣將他喝下去,那味道真是令人永生難忘,辣到我飆著淚衝出去找白開水……我終於能理解夏碎學長了!

喵喵的話則是經常利用職務之便跑來看我,帶來一堆我沒看過的花插在花瓶裡,依然很有活力的跟我講學校的事情。我還是記得她第一次進來看到躺在床上,膚色是變色的大麥丁時候的我的反應,她就坐在床邊一直哭,很小聲的那種,所以更讓我愧咎到不行。

幾年前,每當我住院,從來沒有哪次像現在這樣有見不完的訪客、回應不完的問候、接受不完的好意……

明明也才幾年前的事,現在想來已經十分遙遠。

都是因為學長呢……




現在又是睡覺的時間,可是剛被五色雞頭轟炸過的我目前是精神上的疲累大過於肢體,閉著眼睛躺了幾分鐘後,我正打算開始數綿羊來自我催眠,突然一種掉落、抽離的感覺襲來,眨眼間我已摔在一片綠色的草皮上,望著藍藍的天空,我完全懶得爬起來。

半晌,有人在我身側坐下,紅色的髮隨著微風輕輕晃動。

好久不見了呢,而且前幾次在這裡碰面,學長每次都用臭臉跟很糟糕的語氣跟我說話,讓人傷腦筋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辦。

「身體還好嗎學長?」看著學長的後腦杓,我撐著頭問。

「你的身體有好到夠資格來問我這句話嗎?」冷冷的說,學長連回頭瞄我一眼都沒有。

抓抓頭髮,在心裡打滾好幾圈後,我又問,「那……有事嗎?」

「你那麼想發生什麼事嗎?」學長又一句語氣不善的反問把我堵死。

真是……

我皺著眉撐起上半身,「學長你……可以不要這樣嗎?」

這次學長沒回話,卻回過頭用犀利的紅眸瞪我,好像我跟他有深仇大恨一樣,欸……我什麼時候得罪老大你了?最近我都待在醫療班啊,根本就沒做什麼事情……不,應該說沒什麼事可以做才對。

「用講的啦……」就算把我瞪穿了我還是不知道你老大哪顆地雷被我踩到啊。

「跟我道歉。」學長語氣還是冷冷的說。

「欸?……」

「不道歉我就不會跟你說其他話。」見我滿臉問號跟黑線,學長隨後補上附註。

「……對不起。」反正在學長面前我也沒有所謂的面子問題,發呆完後我乖乖的照做。

「嗯。」低應一聲,學長傾身靠在我肩上,手緊緊的抱著我的背,突如其來的動作讓我嚇得僵硬了一下。

「學長?」輕拍學長的背,我全然疑惑的喊道。

現在的學長感覺就像是個在鬧彆扭的小孩子,讓人不知道該怎麼辦,想安慰卻又不知道緣由而什麼都不能說,只能慢慢的等。

「早知道你會呆成這樣我就不會放你走。」學長悶悶的說,手指揪緊我的衣服,「就算你覺得我很煩也無所謂……」

呃?

老天,現在學長是在因為我差點翹辮子而很自責的意思嗎?

為什麼?決定脫隊的人是我自己,跟學長沒什麼關係吧?

「下次不會了。」我無奈的保證,以妖師之名。

「還敢有下次?」學長冷笑著抬起頭,這讓我瞬間想到了蛇與蛙的關係圖。

「不要挑我語病啦。」我嘆氣,伸手貼在學長微涼的臉頰上,那顏色看起來還是不太健康,也不曉得學長最近怎麼樣,炎之谷那裡還好嗎?什麼時候回來?

「你在學院裡要開槍爆你自己的頭還是玩自殘都隨便你,可學院之外不一樣,你真的會死。」瞇眼繼續針對這件事情砲轟的學長用手敲我的額頭,「你就那麼想隨隨便便死掉嗎?到底知不知道對別人來說你也很重要!」

這就是學長式的溫柔啊,有時候真令人吃不消。

忍不住笑了,我覆上學長還在唸個沒完的嘴。

「對颯彌亞來說也很重要嗎?」我問,很高興很高興的抱住學長的腰。

學長一拳砸在我頭上,理所當然的生氣道:「廢話!」




後言: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漾差點葛屁讓我很開心=////////=
學長的超冷酷本來讓我很這個→=谷=+
換個方向想,學長你SO擔心所以SO生氣對吧=w=
另外這只是某夜我死不想弄數學打出來的東西
請放空腦袋不要考慮任何邏輯性的觀看
例如阿羽死去哪裡之類的((奏爛

話說某夜我最近要搬家了O3O/
我家最近賣給很闊的基督教徒((幹嘛這樣
第一次就現付八萬了……不過我的重點是基督教徒讓我不蘇胡((欸
這跟我們班某個明明就崇洋過頭的女生有關係((嘆
日本是凶殘過沒錯啦,但是米國也幹了不少壞事阿,幹嘛只討厭本田?((望天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