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桌上的空盤子以令人匪夷所思的速度持續增加,座上明明只有兩名男子,卻比另一端有七、八人的冒險隊疊出來的速度還可觀,而那兩位長相很吸睛的帥哥此時還以一種非常悠閒,一點也不急促的語氣慢慢的聊天,令人歎為觀止。

「這次要跑一個超危險的任務喔。」把盤子裡的麵用叉子捲成一團,丹在塞進嘴裡前說道。

西奧多皺眉,手裡的刀叉以一種巧妙的力道,一刀就把帶筋的肉排切開,「你就不能偶爾接點輕鬆的任務嗎?目標每次都很麻煩先不說,地點就要花上不少功夫親自去找,有時候還要調查那跟該地居民有什麼該死的歷史恩怨。」

丹用手指摩擦著下巴,一臉「原來如此」的表情說:「原來你對我的怨言那麼多啊?」

「你真是沒自覺到令人火大的混蛋。」西奧多翻白眼,「快說你又自找了什麼麻煩?」令他吐血的事情完全不少這件。

「北方的伊流士國去過嗎?」叉起西奧多切好的肉塊,丹晃晃叉子問道。

「要吃就自己切。」瞪了丹一眼,西奧多回答:「去過,雖然疆土廣大,卻有大半是終年不適人居住的地方,但貧瘠的土地下埋藏了許多珍貴的能源,讓伊流士逐年壯大,科技發達到令人不舒服的程度。」

「欸,不要那麼小氣嘛,而且我怕不小心連肉帶盤的把桌子劈掉。」一臉認真的說出應該是威脅的話,丹把面前的盤子疊到一邊去,「他們最近在跟隔壁的西德里打仗的事情呢?知道吧?」

「你劈了桌子我就把你丟在這裡洗碗!」沒好氣的把肉都切好的盤子推過去,西奧多用餐巾擦了擦嘴,把魔爪伸向飯後甜點,「廢話,你當我報紙訂假的嗎?你到底要說什麼就快說!」

「好過分。」丹說著,臉上的表情卻堆滿笑意,「簡單來說,伊流士跟西德里兩國打戰時候轟掉了一座古蹟,然後跑出了棘手的東西……或許應該說喚醒比較貼切?……總之他們惹到了不好打發的對象。」

「公會給的帶稱?」料想到應是打擾了沈眠在地底下的古生物,西奧多側頭問。

丹彎起詭異而危險的笑。

「骨龍。」




「軍隊都處理不來的東西竟然丟給公會,高層是收了他們兩國多少錢?」給人第一印象是花心、揮霍、無能的紈褲子弟,有一頭莫名華麗金色卷髮,身穿貴氣到與此時在座所有人都不協調的正統服飾,阿爾佛雷德撐著那張會令人產生強烈反光錯覺的臉,不滿的抱怨。

「因為是丹找的人,所以我也不想說什麼……可是…可是……」

碰的一聲,專門給冒險者商討陰謀詭計的冒險者旅館VIP室最堅固的桌才還是被一掌拍垮。

「為什麼要找這傢伙!?──」指著阿爾佛雷德,裡裡外外都是無誤的十五歲,個頭矮小的索爾無力的低吼。

丹無負責任的攤手,「我只認識阿爾一個還不錯的狙擊手嘛。」

「嘖嘖,丹你這樣說不對喔,是『只認識阿爾佛雷德大人一個這麼優秀的狙擊手。』才對!」搖搖手指,阿爾佛雷德認真的糾正道。

「為什麼你可以面不改色的把這麼羞恥的話說出來?啊!?」索爾受不了的抱頭大叫,然只是換來投訴對象在自己頭上拍兩下,說:「索爾小弟,常生氣會長不高喔。」

完全讓人搞不懂他到底是想安慰他還是要激怒他。

「那麼……」默默喝掉了兩杯顏色紅的令人心驚的液體,坐在一旁沉默已久的法魯斯緩緩開口,銀色瀏海下銳利的紅眸瞥向似乎不打算阻止對面越演越烈的爭吵的丹,「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

「想也知道他什麼打算也沒有。」不等丹回答,西奧多極度鄙視的說。

「……」看了一眼表情篤定的西奧多,法魯斯又看向丹。

「要什麼打算?」丹很理所當然的問,「不是去砍掉就好了嗎?」

「當我沒說話。」

西奧多露出了「你看吧?你看吧?」的眼神,從丹的腰包裡神速的收出了一張隨便折起來,觸感如獸皮一般的紙,他放在桌上攤開,上頭畫的是伊流士與西德里兩個的地圖,當西奧多的手指在那張平凡無騎的紙上輕點,紙上卻出現了漣漪,浮現了一幅精密的地圖在半空中,然後西奧多又在地圖上用紅筆圈起來的第一個地方點了一下,廣大的地圖立刻移動接近,呈現了早就設定好的區域範圍。

險峻的山谷底端有一個明顯被炸開的大坑,四周飛散的除了普通的碎石,還有像是建築物的天花板或樑柱的巨大石塊,看起來的確像是個尚未被發掘的古蹟被砲火炸開的樣子。

「這裡是西德里境內吧?」索爾雙手環胸,站到西奧多的身旁,瞇著藍色的眼睛,嗤笑一聲:「伊流士要是打輸就有得陪了,那裡說不定是西德里他們老祖宗的墳墓呢。」

「很不幸那隻小恐龍很愛國的朝他們飛去了,而且沿途造成大規模破壞,伊流士邊境的魔能轉輸站被他很豪邁的一口氣給噴掉了,那附近大大小小的城鎮也都被毀的差不多,不管那隻龍最後有沒有處理掉,打敗仗是肯定的,差別只在於不處理的話等伊流士滅國就換別國遭殃。」丹伸手按在原本的點,直接在指上移動指尖到第二個點上,一座灰色小山赫然出現在森林中,那裡是伊流士的森林保護區,樹木年齡頗大,比其他地方來得高聳,稍微的遮住了骨龍,不過那麼大的身體怎麼可能完全遮的住?有眼人一下就看出來了。

「沒有高塔與美麗的公主,真令人提不起勁。」擠到索爾旁邊,阿爾佛雷德攤著雙手道。

「伊流士的公主……可是個軍事狂喔。」看著抱怨的阿爾佛雷德,丹摸著下巴若有所思外加不懷好意的在看見阿爾佛雷德定格的驚愣表情後繼續說:「喜歡鞭子、軍靴跟鍛鍊肌肉,如果阿爾你很堅持的話我也不是不能夠幫你上報啦……喔!阿爾你是次沃克的六王子嘛,剛好可以順便聯姻……嘿嘿……」

「『嘿嘿』是怎樣?不要笑的跟變態一樣!」朝丹的後腦掄一拳,西奧多受不了的罵道。

「公主什麼的就不必了,那種吵死人又囉嗦到不行的女人光想就令人反胃。」索爾翻著大大的白眼,不管是神情還是語氣都昭示著他十分厭惡的情緒。

「你這番話會讓很多少女心碎喔。」揉了揉其實只是被輕敲一下的地方,丹調侃道。

「她們只是看上我的成績、外貌還有未來性,有更好的人出現,現在這種人氣王的狀況隨時都會被取代。」不在意的揮揮手,索爾把注意力挪回地圖上,「那麼這個到底該怎麼處理?」

「光靠我們太免強。」法魯斯低聲道。

「還好啦,公會給了魔石使用權。」丹從口袋裡拿出一張揉成一團的紙張,攤開來指著上面的一行給其他人看,「『元老會授與丹‧查普曼與其同伴魔能晶石使用權』,你看,簽名超爽快的。」

「竟然把這種重要的文件……」

「喔喔!好久沒有拿魔石亂來了!」索爾興奮的叫喊蓋過了西奧多的話。

「賄賂萬歲!」眼中閃耀著興奮光彩的阿爾佛雷德單手握拳道。

法魯斯勾起一抹細微的弧度,是微笑。

把許可證往桌上一丟,單攤開雙手,露出壞透的笑容。

「各位,老天說我們會贏。」




剛從長眠醒來的龍那過分的精力旺盛並不會持續太久,鬧了一天一夜,骨龍又陷入沈睡,西奧多說,骨龍這一覺約有三到五天那麼長,而實際上到底會在什麼時候醒來則要看他們的運氣,對於並不是什麼好人的這些傢伙來說,當然是選擇趁別人睡覺時候作掉這種卑鄙又輕鬆的方法,於是他們很快的整理完行李,拿著給冒險者公會專門工匠鑲嵌了能讓能量增值的魔石武器,簡直像是要去踏青一樣的搭上了伊流士的高級航艦。

從南到北大該需要一天的時間,這期間又陸陸續續的收到了公會傳來的最新資訊,看著情報部最新拍攝的照片,西奧多看見了在其他人的討論聲中,單的眼裡有什麼悄悄黯淡。

那不是龍。

接近卻不是,就如西奧多說的,是種他們不認識的古生物。

洗過澡後,丹趴在柔軟到讓人爬不起來的床鋪上,等西奧多洗完澡來給他上藥,等著等著,丹不知不覺的睡著了。當西奧多走出浴室,正要將紅色的髮綁起來時,看見的就是頭髮未乾,赤裸著上半身睡著的模樣,西奧多沒好氣的低嘆一聲,放下了抓起頭髮的手,任滿頭紅絲垂在身上。

勾動了下手指,附著於丹頭髮上尚未乾掉的水氣在西奧多的手上匯聚重一顆水珠,然後被扔進旁邊的盆栽,西奧多捧著水與藥罐紗布坐在床邊,撕開了暫時固定在丹背上,避免他洗澡弄溼的防水貼布,西奧多沾著水,輕輕的擦拭快癒合的傷口周圍。

難得在上藥的時候,沒有丹有一搭沒一搭的廢話,西奧多將垂下的髮撥到耳後,俯下身用柔軟的舌尖觸碰已經變成淡粉紅的傷口,已經習慣的,丹身體上特有的清爽味道在這靜謐的氣氛下,令西奧多第一次覺得難為情。

「西奧多。」

突然的低喚,讓西奧多一下就壓回了剛才在胸口中翻騰的東西,淡然平穩的回了一句「怎麼呢?」。

「這世界上真的有龍對吧?」太多次的失望,讓丹感覺茫然。

一邊抹上藥膏,背對丹的西奧多輕輕的微笑,「你想放棄了嗎?」

「哪可能?」丹抓了抓頭髮,嘆了口氣,「我追著各式各樣的傳說還有情報到處跑了五六年,卻連一點龍的渣都沒看見,說不覺得有點灰心是騙人的。」

「龍死後身體很快就會回歸大地,化為土、成微風,而靈魂則會回歸龍之穴的母體,所以當然不會有龍骨還是龍牙這種東西留下來。」放下藥罐,西奧多拍了拍丹的背,「坐起來。」

丹依言坐起來,卻不是等著西奧多替他把傷口包起來,而是回過身朝他撲了過去,將臉埋在西奧多的肩頸,雙手緊緊抱著西奧多體溫偏高的身體。

愣了下,反應過來後西奧多把手環在丹的肩背上,難得丹這惡質的傢伙會向自己示弱撒嬌,西奧多當然樂於好好安慰這大男孩。

「有一天會看到的,一定。」

以我的真名發誓。




後言:
可惡阿,這對真的讓我自己好雞凍((非錯字((欸
某夜暗示的超明顯,所以西奧多是什麼物種很好猜吧?XD
另外索爾實在讓我十分的手癢((望
等打完丹的這篇就來打索爾的故事((飛吻
我喜歡不討人喜歡的機車小鬼=//////////=((慢著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