繃著臉的他盡量輕巧的纏好繃帶,不知為何的憤怒無論是他或者正裸著上身給他上藥的少年都覺得困惑,但現在他不願多分出絲毫心力去思考憤怒之後的意義,專注的在傷口塗上有淡淡香氣的藥膏,然後再纏上繃帶或貼上紗布,不斷重複。

以少年的程度來說在這裡生活太過勉強。

弱小的人類……會死掉?

纏好最後一處的繃帶,他的食指輕輕摩擦粗糙的布料,低垂眼簾,這並不是他所帶來的麻煩,卻也不希望他就此不見,他不能完全確定友人是真的想讓少年自我鍛鍊還是料準他絕對會出手,所以才這樣有自性的放著少年不管,但是……

「呃……」

「我收你。」

少年正想開口打破靜謐的可怕的氣氛,他卻搶先打斷了少年的話。




褚冥漾站在一座中式宮殿前老長又精緻的石梯上頭,揮手目送三頭狼犬奔走。

這是那位個性大有問題的扇董事在無殿裡放養的「小寵物」之一,還記得第一次來無殿打工,他差點就要慘死在牠的尖牙下,而現在,那頭小Boss看到他則乖的跟家貓一樣,任你欺負差遣,有了這樣方便的交通工具,褚冥漾就不需要走路走到腿廢。

無殿是個要用拳頭建立起威信的地方。

默默的,褚冥漾做了這樣的總結。

無殿三龍頭之一的傘董事居住地,從褚冥漾對無殿有印象以來,這裡是唯一沒有任何改變的地方,一草一木始終如初,沒有院落名字的空白匾額還是空白的,以後或許也不會填上龍飛鳳舞的字跡。

推開木門,一股熟悉的淡淡冷香若有似無,褚冥漾繞過大殿往深處的偏殿走,高聳的圓柱上雕刻了應是聖獸的生物,張牙舞爪的樣子殺氣騰騰,十分威風,只可惜褚冥漾從來沒好好欣賞過它們。

宮殿的走廊設計並不複雜,很快就找到了臥房的位子,褚冥漾打開門,悄然無聲的。

前頭是簡單的書房,一盞微亮的燈擺在書桌上,桌面攤著還未寫完的墨跡,褚冥漾微微勾起唇,伸手撥開了白色的簾幕。

不得不說傘是個單調的人,這從他房間完全沒有一絲多餘不必要之物可以見得,或許對他大人而言比較重視的問題也就只有睡眠,所以才會有一張大到躺五個人都沒問題的柔軟床鋪。

褚冥漾不止一次想問到底傘的睡相十分糟糕是因為床大的關係還是本來就這麼糟糕,普通尺寸的床他老大滾一滾就摔下來才弄出這麼一張當通舖都OK的大床?

實際上面皮蠻薄的傘大概會冷著一張臉直接把它揮出去?

「哇阿!」

褚冥漾掀開床帳,坐在床邊把布鞋踢掉,正要轉身,腰上就被一雙手臂環上,一陣天旋地轉加上重物壓來,他感覺自己或多或少都有點內傷!

很快就被攻擊的褚冥漾很習以為常的爬了起來,把橫在身上的長腿搬開,他彈了個響指,一顆小小的光點浮現在半空中,褚冥漾扯了扯嘴角看著眼前的畫面。

習慣跟接受是兩回事。

不曉得到底是怎麼睡的,睡顏柔和的傘身上衣衫凌亂到十分接近所謂的衣不蔽體,整片白皙結實的胸膛暴露在外,鬆垮的腰帶只要再一下就要鬆開,大腿根本就沒多少遮到,另外,多少還有點遮蔽作用加防寒功能的薄被也被踢到老遠,而且還扭成了很令人困惑的程度。

「師父你乾脆裸睡算了。」褚冥漾抹了把臉,溢於言表的疲累。

這種睡姿真的是不能見人啊……

「傘。」靠在耳邊,他低喚。

喊了三聲,銀色的眼睫顫動了下,緩緩睜開。

還沒辦法聚焦的銀眸注視上方應該是人臉的輪廓,傘伸手摸了摸褚冥漾的臉,靠著五官的高低起伏,拼湊出熟悉的臉龐,傘努力的眨了幾下眼,視線立刻清晰不少。

「來了啊。」有一點點愉快,傘的嘴角勾起難得的柔和弧度。

「我又來打擾了。」褚冥漾笑了下,「師父快點起來吧,我去拿衣服。」

「嗯。」低應一聲卻把手環在褚冥漾頸子上,傘將下巴抵在褚冥漾的肩上,「說說最近。」

「最近……就出任務。有幾個古老的封印被破壞,公會一方面派人補強一方面讓情報班追查有沒有什麼不該跑出來的東西溜出來了,我和西瑞前幾天就被派去抹除古老的黑色生物,真是有驚無險。」褚冥漾呼了口氣,伸手回擁靠在身上的傘,清冷的淡香是闊別已久的味道,他忍不住的多話了起來,說到工作又說到學校與家庭,傘都靜靜的聽。

沒有干涉的立場,所以他只能聽,將它放在心理惦記,無法多言什麼。

「師父偶爾也該來看看我吧?」替傘纏上腰帶,妥善的綁好後,褚冥漾邊替傘將衣服整平,邊道。

「你不需要擔心。」在椅子上坐下,傘淡漠的說,讓褚冥漾疏理自己的一頭銀絲。

「但是需要關心。」褚冥漾很自然的回應道,抓了份量差不多的髮後用樸素的髮簪簡單的綰起,他從後抱住傘,「好久沒幫我擦過藥了。」

這就褚冥漾而言已經算是一種撒嬌。

「別說這種話。」不高興的微微蹙眉,傘側頭瞪視衝他微笑的褚冥漾。

「好。」低聲允諾,褚冥漾輕輕覆上那雙薄唇,只是淺淺的啄吻幾下便分開。

他們之間有點什麼不管是他還是傘都清楚,只是從來沒有誰拿出來說明白。

任親暱的舉動變成好似生活上的一部分,即使那在外人看來十分驚世駭俗,那也無所謂吧?妖師本就被那些弱小種族害怕憎恨,而他則跟俗世沒有太多瓜葛,所以不會有人在意吧?

他們這不算正常的關係。




按照慣例,每次來無殿師徒兩人都會打一次,一開始的用意本是看褚冥漾的槍法進步多少,抓出破綻好好糾正一番,而現在則是習慣的打一場。

不管是先前還是現今,情勢依然是一面倒。

銀色的長槍與深藍的碰撞發出清脆的聲響,傘一個旋身,逼退了褚冥漾幾步,但褚冥漾仍然執意的猛攻,明知到不可能突破傘的防備還是如此。招式是非常刁鑽沒錯,可眼前的人是他師父,他的武藝師承於他,任何他能想的詭計早被傘給料到,只見傘不疾不徐的化解掉他的每招每式,一點也不見吃力與破綻,這還真令人挫敗。

過了好幾十招,傘身子向前微傾,幾步就到了他面前,長槍眼看就要捅到身上,褚冥漾反射性向後閃,銀色的流光在上方閃過,幾根髮絲被削斷,然後……

「暫、暫停!」褚冥漾猛的大喊,跌坐在地上。

傘及時收了攻勢,銀色長槍在他鬆手的同時消失,他疑惑的注視捂著臉猛揉眼睛的褚冥漾。

「別揉,讓我看看。」蹲下身,拍開褚冥漾像是想揉瞎自己眼睛一樣的手,傘抬起他的臉。

「頭髮掉到眼睛裡。」褚冥漾說,眼皮被撐開,傘的臉靠的很近,可以從他的眼眸裡看到自己的倒影。

「哭一哭就會自己出來了。」不知道怎麼把貼在眼球上的斷髮弄出來的傘說。

「可以用舔的啊。」褚冥漾半開玩笑的說。

「……」




後言:
我很有良心的沒有欸取喔((香蕉跳

因為感覺阿傘一點也不適合英文字所以改名了((欸

再來吶喊一次,電腦有沃德就是引誘人的小妖精!!((揍爛
害我寫英文不知不覺就會打開他然後敲起鍵盤((羞
(突然覺得有沒有休欄根本沒差Orz)
是說今日的循環歌曲是愛天使傳說的OP這樣((遠望
昨天不知道為什麼的懷舊了,就抓歌來滋潤一下(?)
其實也會想試試看如果聽飛龍在天片頭會打出什麼鳥來((欸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蟲子。
  • 絳夜大人您好ˇˇˇˇ

    你的漾傘超棒啊啊啊啊ˇˇˇˇ(香蕉跳)
    超喜歡傘起床的樣子啊ˇˇˇˇ
    超棒ˇˇˇˇˇ

    話說原本想要在鮮網留言的,
    可是後來才發現你把會客室關閉了(哀桑)

    然後希望大人可以繼續加油ˇˇˇˇ
    不管是文章還是功課ˇˇˇˇ
  • 因為阿傘很棒所以不管怎樣都很棒((香蕉跳((被捅爛
    所以我說褚偷拍一組師傅大人的睡顏照拿去賣他就發了((羞
    會不愁吃穿,但是有冷落危機((???

    欸,抱歉,因為會客室有時候也會出現一些讓我有點為難的留言^q^
    所以其實是不太想面對他((欸
    有心的大大就會來這裡拉XD
    我想應該沒差吧?XDDDDDDDDD

    恩,非常感謝WWWWWWWWWWWWWWWWWWWWW

    絳夜 於 2010/03/22 22:19 回覆

  • 蟲子。
  • 真的阿傘超棒wwwww(香蕉跳)X一打(??
    如果真的有我也要收藏,各種角度都來一張XDDDD(被捅)
    只有冷落危機嗎!?不是會被捅死嗎XDDD

    原來如此ˊ口ˋ
    如果不想面對就不要面對吧(WOOT)
    真的wwwww在哪裡留言都沒關係重點是心意wwww
    然後希望我愛大人您的心意有傳達到(BLUSH)(你滾#

    加油喔wwww(香蕉跳跳跳)(???
  • 只能用一整面的香蕉跳來表達我們對阿傘的熱愛((欸
    漾漾當然會各種角度都來一張(?)阿傘會自己換邊((揍爛
    師傅捨不得的辣(blush)感覺很快就會原諒他了((欸
    所以俺也很忌妒((噴

    有阿,強烈的電波俺接收到了喔((羞
    因為有時候就是會不小心踩到地雷,阿又不好意思發飆Orz
    所以都會很為難的在電腦桌前抱頭扭動((欸

    我會努力wwwwwwwwwwwwwwwww((???

    絳夜 於 2010/03/24 23:13 回覆

  • 蟲子。
  • 阿傘~~wwwww
    自己換邊xDDDD(噴笑)(可是到了這把年紀(?)了睡相還這麼糟糕真是,嘖嘖嘖嘖ˇ)
    真是的漾公這人渣王真是太令人忌妒~
    師父(?)對他太好啦ˋ^q^ˊ

    太好了有收到(BLUSH)
    然後希望我沒有在無意中踩到絳夜大人你的雷OTL
    我知道那種感覺真的很為難(拍拍)
    辛苦了~就等到六個月後他消失吧(欸?)

    GOwwwwww(繼續跳舞香蕉)(你何##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