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覺得褚冥漾是個怎麼樣的人?

這是個答案在三年間有跳脫性改變的問題。




總是穿著亮色花襯衫的殺手搓了搓鼻子,用手指把阻塞鼻孔的髒污揉成球狀並遠遠的彈射出去,在別人的白眼下拿起筷子繼續吃他的蚵仔煎,上面灑了多到把整個蚵仔煎淹掉的醬汁,而且還是冒著像巫婆魔鍋裡頭泡泡的醬汁,光看就可怕。

「漾,你覺得你是怎樣的人?」花襯衫殺手問。

覺得搭擋吃像頗影響食慾的黑袍妖師把埋在報紙裡的頭稍稍抬起來,不鹹不淡的說:「壞人。」

「怎麼說?」不顧醬汁噴到人的殺手又問。

「因為我是黑袍。」給了像是開玩笑一樣的答案,妖師將報紙妥善的摺好、放在一旁。

撐著下巴想了想,花襯衫殺手點點頭。

「說的也是。」

他們是對搭擋,或許一開始給人一種破天荒的驚嚇,時間卻證明他們是對不錯的搭擋,雖然名聲與傳言不盡然都是好的,但以公會的立場而言他們絕對是現在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擁有號稱是百分之百的任務完成率,手段據前輩的說詞是「精準的殘忍」,殺手與妖師,現下最令後輩崇拜的黃金搭擋。

會變成現在這樣,大致要從妖師考到黑袍資格的三個月前說起。

就各方面來說還有著單蠢氣息的青年在經過兩個月的暑假回來後,猛的像是被鬼打到,完全換了個人似。能力上看的出特訓的結果,行為心態上則出現了飛躍式的大變革。

理性、鎮定、精確。

怎麼樣也無法讓人聯想到暑假之前的妖師是個怎樣的人。

對於這件事,妖師的搭擋只是手插口袋,輕浮的挑了挑眉,一貫欠揍的用八點檔學來的台語說:「漾~你去轉大人了喔?」

微笑,妖師比了跟中指。

「去你的轉大人。」

這是一種默契。

一種無言中包含「等你想說的時候我隨時都會聽」肉麻意含的溫柔,友情就是這麼回事。

「過幾天就暑假了喔。」殺手像是在暗示什麼的說,手肘撐著桌子,身子向前傾,銳利的金眸微瞇地盯著對面的妖師。

「嗯,很可惜的是我要去無殿打工。」妖師無趣的回答。

「欸~無殿到底有啥鳥那麼好玩?是朋友的話你也根本大爺分享一下嘛!」指著妖師,抽出準備好的碎花蕾絲手帕,殺手用它擦淚,聲淚俱下的做不實指控,「你這沒良心的負心漢!我們都同甘共苦了這麼多年,為了讓你事業有成我付出那麼多,你、你竟然為了那個才認識幾年的誰誰誰就要拋棄我!說!我在你心中到底有沒有一席之地!」

很習慣搭擋的戲胞突然發作,也很習慣了旁人驚嚇黑線的樣子,妖師冷靜的喝了口苦澀的咖啡。

「所以我們離婚吧。」




拎著打包好的簡便行李,褚冥漾抽出一顆幾乎透明的水晶,唸了幾句簡單的咒語將之按在房間裡最近才剛粉刷過的白色牆壁上,微亮的水晶不可思議的直接沒入牆壁,閃過一絲淡淡的光後就像什麼也沒發生過。

那是一個防護的咒,足夠在褚冥漾到無殿名義上打工的這兩個月中保護這個家還有家中他所珍惜的人們。

下完咒,褚冥漾憑空打開了一道雕刻精細,巨大到不可思議的門,身影隱入刺目的光之中,轉眼他到了一座可謂是一望無際的「後花園」,遠處的宮殿形影模糊,看起來既壯麗又莊嚴。

不遠處有古琴的樂聲隨風撫來,褚冥漾望了望四周陌生的景觀,心理明白大概是哪位太過無聊,心血來潮的又搞了大翻修,從這次修剪整齊的灌木叢還有裸男裸女的雕像擺在其中看來,很明顯走的是西式。

然而背景音是古琴?

當褚冥漾撥開樹木的枝葉走出應該是迷宮的地方後,首先看見的是一團粉色的蕾絲蓬蓬群,不得不說,那蕾絲多到一種光看就感覺累贅的誇張程度,然後穿著那件很累贅洋裝的長髮「少女」腿上放著很跳痛的古琴,纖細潔白的手指正撥弄琴弦。

「漾漾好久不見,這一年過的怎麼樣?」停下動作,扇一臉讓褚冥漾難得感覺十分恐怖的柔弱微笑,雖然比起回答這個問題,褚冥漾更想反問「你吃到髒東西了嗎?」,不過這樣絕對是會被種,又或者在這兩個月間,會不斷發生不知名的危險意外,所以他還是決定回答那無趣的問題。

在扇旁邊的草地坐下,褚冥漾看著眼前的大湖,「還可以。」

把擺在一旁的野餐用竹籃搬到兩人中間,扇用繪扇敲了下褚冥漾的頭,一臉無奈,「我讓你來無殿打工可不是想要你變成跟傘一樣無趣的人喔。」

自動的從籃子裡拿出精緻的三明治,褚冥漾說:「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想要控制先天能力就必須專注、學習克制,要是因為自己一時衝動不小心傷到人我會很困擾。」

「唉。」扇撐著臉頰嘆了口氣,不滿的嘟起嘴,「我還是比較喜歡那個稍微嚇一下就會哇哇亂叫、老是被小寵物追著跑、每天都在那裡嘆氣的阿褚。」

「什麼時候多出這個綽號?」褚冥漾笑了下,有點無奈,「如過變強的代價就只是沈默寡言一點,那也算很值得。」

「不是一點,是很~多。」翻了個白眼,扇從餐籃裡拿出烤布丁,確不是拿來吃,而是用湯匙幾乎病態的把它戳爛。

終於扇舀起了第一口爛泥般的布丁,在放入口中之前,他說:「快去吧。」

「去哪?」

「把某個年紀一大把的賴床鬼叫醒嘍。」扇俏皮的眨了下眼。




後言:
果然開筆電一樣引人犯罪((望天
天啊我好愛沃德親親wwwwwwwwwwwww
是我在缺養跟手癢時候的最佳良伴((拇指

是說今天還是應該要念書的,因為明天考數學
上次完全沒看就去考,害我這星期都很惶恐的等考卷((痛哭
今晚本來要發狠念數學的,搞笑的是講義我放在學校((痛哭捶地
嘛,於是我就歡樂的來打文了((欸
基於個人道德良心上還是會瞄一下國文跟地理((揍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