嘛,奇蹟這種事情事實上並不會像漫畫小說那樣來的那麼剛好及時,所以當我被繩子一圈又一圈的牢牢綑起,並且被帶回學長面前時候,我還蠻認命的。

我、休狄、式青三個人坐在坑坑疤疤的花園中少數平坦的草地上,如噩夢般增值的學長就站在我面前,然後更惡夢的是,他們兩個現在在吵架!

「我的。」很寡言的紅髮學長說。

「我的。」銀髮學長指著我也很強勢的說。

兩個人互相瞪了一會,銀髮學長提議,「不然一人一半。」

欸!什麼一人一半!不管是哪種的一半法都會出人命不說,那也太獵奇跟驚悚了吧!?

紅髮學長輕皺眉頭,多了兩個字,「全部我的。」

「猜拳。」

「不要。」

協議破裂,兩人繼續互瞪,我瞄了眼被敲昏的休狄跟式青,又看了眼已經有某種具有殺傷力漩渦凝聚的兩位學長,我們現在的位置離學長大概有兩公尺遠,如果他們兩個打起來我們絕對會遭到池魚之殃,而且休狄跟式青都暈過去了,我不只不能跑還要想辦法罩他們兩個。

快點想想有什麼辦法!

就在學長一個亮長槍一個亮雙刀的瞬間,我腦袋空白的喊道:「等一下!」

緊繃到要爆發邊緣的氣全部散去,還維持著亮傢伙姿勢的兩位學長同時轉過頭來看我。

「欸……先把我們關起來你們再繼續?」尷尬的笑了兩聲,我提議道。

覺得這樣吵下去暫時的確是吵不出個結果的兩位學長同時擺出沉思的動作,半分鐘過去他們達成了先把我們丟去地牢,然後再想辦法平分(?)的共識。

明明就是薄薄一片的撲克牌卻很有力的把我給扛起來,我看著和我揮別後繼續進行「三是決勝負」、「不要」這樣對話的學長不由得陷入沉思。

不管是紅色還是白色的那位長相都是學長沒錯,但是,說話的方式還有感覺都跟原本的學長有不小的差異。

並沒有原本的學長那股熟悉感。

完了、毀了,該不會最終BOSS是雙學長吧?

一個學長就已經強的很可怕了還來第二個有沒有搞錯!?

我由衷希望這跟遊戲一樣可以開修改器,不過這沒可能。

撲克牌士兵打開鐵牢就把我給丟進去,還好我來這裡之後到處摔來摔去,這樣子的疼痛我感覺有點習慣。丟完我,他們分別把休狄與式青丟去其他的地牢,等他們走掉,我才從地上靠著牆壁坐起來,並用石壁上頭的凸起漫漫的磨斷繩子,當我終於脫離捆著我的那堆繩子,手腕也磨破皮了,但這樣的小傷並不礙事,該怎麼逃跑是現在的重點。

老實說我真需要一點提示。

按照愛麗絲的故事設定,「貓」就是提供提示的關鍵角色,可現在身為「貓」的休狄就躺在隔壁昏迷不醒,那麼這個可能就先被砍掉了……如果要說最具有意外性的角色,那除了貓之外就是……

「哇!」重物又砸在了我的身上,一塊布飄下來蓋住了我的臉!

這次又是誰掉下來!?

我費力的抽出手掀開我臉上的布,入眼的是一臉驚愕表情看著我的重柳青年!

跌坐在我身上他,原本就不怎麼長的裙襬此時被我高高的撩起,裡面春光無限好……噗喔!

「妖師!」直接往我臉上砸了一拳的青年還不甘心的雙手揪起我的衣領,有想把我活活勒死之勢!

「這是誤會!」我連忙道。

要是知道蓋在臉上的是青年的裙子我……欸,我好像還是會掀起來。

「什麼誤會?」還是很想拿刀在我身上捅出幾個洞似的青年冷冷的問。

「我不知道是裙子嘛……哈哈。」只要是正常人都會反射性把臉上蓋的東西拿起來吧?……

青年依然瞪著我,乾咳了幾聲,我視線移往他處,「呃,你還想坐在我身上多久?」從遠處看過來這姿勢應該蠻變態的我覺得。

愣了一下才聽懂我的話的青年連忙翻身,坐在一旁死按著裙子好像我會再衝上去掀一次一樣……欸,我不是變態啦!

感覺青年坐在一旁都不講話,情況有點尷尬,我試著開個話題來轉移注意力,「那個……你走掉之後去哪裡了?」

「海邊的森林,遇到雙胞胎。」

「雙胞胎?」我瞪大眼睛,從跟著式青走來我好像沒遇過所謂的雙胞胎?

青年點點頭,道:「水妖精。」

阿靠,不會是雷多跟雅多吧?為什麼他們也來亂?

揉了揉太陽穴,我決定先不管這個了,「你有沒有辦法從這裡出去?」望著青年的藍眸我很認真的道,如果照安地爾的說法,那現在我們原本的身體全都呈現靈魂出竅的假死狀態,晚回去絕對不會是好事,但同時我又必須保住所有人,畢竟是我把大家拖下水。

青年看著我的臉想了想,把手伸進裙子裡……

在我傻眼的表情注視下,青年拿出了很眼熟的餅乾。

「你把餅乾放在裙子裡?」我不可置信的問。

臉色稍黑,青年冷冷的道:「沒有地方放。」

也是啦……

不過為什麼那件蓬蓬裙就可以放東西?

這個問題讓我稍微有點想再掀一次裙襬來看看裡頭的構造,可想到青年會把我揍死就馬上打消這個主意了。

「這是什麼?該不會是……可以縮小的餅乾?」看著青年手裡形狀再普通不過的餅乾,我猜測道。

「嗯。」點點頭,青年把一片餅乾遞給我,就在我要一口咬下去的時候冷不防的問:「出去後……你有什麼打算?」

冷淡的語氣中,夾雜了一絲微不可查的擔心。

勾起微笑,我伸手摸了摸他的頭,「我絕對會救你們出去。」

皺眉揮開我的手,青年緊抓著裙襬,沉默下,抬起頭說:「我等你。」

咬下餅乾後我的迅速的縮小到只有一截小指頭一樣的大小,青年盡量小心的把我揪起來放到牢門前,身體縮小的我很輕易的就鑽過了門縫。

現在我很需要交通工具。

要是要用跑的,我看我光跑出地牢就要花好幾天。

「啾啾……」

看著一旁的老鼠窩我勾起邪惡的笑容。




後言:
繼連更兩天之後是一天二更((吐血
其實是我想快點把好男人漾漾沖掉((何
五位夫人中於都露完臉,接下來就是一堆路人甲的出現((何
天阿~突然發現我好喜翻小重的裙子^q^
不小心的就貫徹了有裙子就要掀的真理((???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