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其實並不需要花心思去回答這個「技術性」問題,下一刻向我笑著的男人脖子被一隻手掐住,在令人完全無法做出反應的剎那,喀嚓一聲就被捏斷,接著像斷線人偶一樣的身體就被隨便的丟到旁邊去,瞥了眼以非人體能做成的姿勢倒在後方草地上的人,又看向站在那裡用手帕把手上的液體擦乾淨的男人,我又是滿頭莫名其妙。

「真是個壞孩子。」男人冷淡道,把髒掉的手帕也隨變得往身後丟,做完這一串動作,他一屁股坐在我面前的餐桌上,翹起雙腿。

看著身上只穿一件黑色浴袍,藍色頭髮有明顯濕潤的男人,我很真誠的說:「我被嚇到了。」

撥了撥未束起的藍色髮絲,安地爾瞇起眼輕笑,「活該,誰叫你來的太早了呢?」

我嘆氣,說:「欸,我是被突然吸進這裡,所以要說那是我的錯實在有點……」

「好吧,那是我這的人形不聽話。」爽快的攬去失誤,安地爾伸出手抬起我的下巴,讓我抬頭與他對視,金藍色的眼裡有奇異的光彩,流轉著令人看不透的心思,「澡才洗一半呢,你怎麼賠我,嗯?」

愣了下,我忍不住道:「總不會要我幫你洗吧?」

擺出像在思考的表情,安地爾跳下桌子,抓著我的手把我從椅子上拉起來,「是個好主義。」眨了眨眼,安地爾道。

「欸?」我傻眼、我錯愕,「你是認真的?」我很懷疑的問。

走在前面的男人突然停下,我直接撞了上去,安地爾捧起我的臉,挑起一邊的眉,「我的身體有哪個地方你不想看?」

「沒有啊。」很誠實的回答,感覺有可怕的壓力在我答錯答案那一秒會對我怎樣,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可安地爾給我一種……他在生氣的感覺?

請問,我從剛才摔到這裡以來有哪個舉動讓他老大不爽了?我、我可是從頭被嚇到尾啊!要說吃豆腐的話也是我被……等等,不會是因為這個吧?

這原因也太虛了吧!

我汗顏又三條線的想著,可卻有種我的亂想真的命中主因的強烈感覺,但是,是那個安地爾耶?給人什麼都不在意一般的感覺,好像世界毀滅還是什麼的都無所謂的那個安地爾耶?生氣這樣強烈的感覺,會存在於這個人身上嗎?

像是白玉一樣的手指沿著我五官的輪廓輕輕的觸摸,扯了扯嘴角,安地爾抽回手轉身,「開玩笑的。」

「呃。」

下意識的伸手抓住,可當人轉頭回來看我,卻只能尷尬的發出僵硬的笑聲。

「你……真是個討人厭的傢伙。」回握我的手,安地爾輕輕微笑。

「最近很多人這樣說耶?」搓了搓鼻子,我很疑惑也很納悶的說。

「嗯?」露出有點可疑的閃亮笑顏,安地爾道:「說不定,我們能相處愉快。」

「啊?」什麼相處愉快?

「不,沒什麼……進來吧,我來告訴你這是怎麼回事。」轉開門把打開雕工精製的木門,安地爾說出令我感到驚訝的話,他瞥見了我訝異的神色,一臉不可思議的道:「你該不會以為這都是夢吧?」

「欸,不是嗎?」這下我更驚訝了。

「……你的黑袍到底是……」竟然露出頭疼的神情,安地爾的頭上出現了大片的效果線。

「絕對沒有走後門!」我無奈的低吼,抓了抓頭髮,「走在路上就被一顆棒球打到,然後就到這裡來了。」

「那可真剛好……」安地爾拉著我在圖紋看起來十分復古的沙發上坐下,把我的頭按在他的胸膛上,手指揉了揉已經沒有任何疼痛感的後腦勺,緩緩的開始解釋這是怎麼一回事。

那顆棒球稍微把我打到靈魂出竅,靈魂不巧捲入了附近的扭曲,更衰的是有連結與我靈魂相通的人也跟著一起被拉進來,不過只要滿足這個扭曲的某樣條件就可以出去,所以就像玩GAME一樣,我要破關,所有人才能離開,不然大家就會永遠待在這裡。

簡單來說就是這樣。

「既然知道的話那還這麼悠閒的洗澡?」躺在安地爾的大腿上,打算瞇一下的我伸手把玩已經乾了的藍色髮絲,真不曉得守世界的人都是用什麼洗頭髮?怎麼不管是誰都是這麼的滑順?

「緊張也於事無補不是嗎?」撐著臉頰低頭看我,安地爾整了整有些鬆開的浴袍,光潔的身軀上沒有一絲的瑕疵。

盯著那雙金藍色的眼眸看了一下,我說:「回去之後,去買對耳環好了。」

「嗯?」

我低聲輕笑,抬手撥開他的髮,捏住有點冰涼的耳垂,「這樣就不會不見了吧。」

愣了下,安地爾瞇起眼笑了笑。

「嗯。」




很快的也就黑夜了,換上一套整齊的衣服(經過剛才的蹂躪已經沾了一堆很可怕的顏色)我與安地爾離開那棟就連主人離開也莫名熱鬧的豪宅,如果按照愛麗絲夢遊仙境的劇情來說,我們一定得去皇宮一趟,說不定紅心女王就是最終BOSS?……嗯,我很認真的思考這樣的可能性。

還是說要幫愛麗絲度過險境?……我深深覺得重柳的那位他自保絕對沒問題,相信他絕對強悍的令人傻眼,所以,這個設想一出現就被丟進垃圾桶。

難道是要讓兔子在時間內到達皇宮?……不對,那把我丟來安地爾這裡的黑洞就很沒道理了。

「唉……」我忍不住嘆口氣,不注意之下一腳踩進一攤積水。

一攤積水是不會怎麼樣,但是當你踩下去之後感覺像個無底大洞那就不太妙了!!

「冥漾!」

「哇啊!!────」我的哀嚎瞬間就被水給淹沒過去,冰涼的液體灌入我的口鼻中,慌忙之下我忘了自己還會游泳這樣簡單的事情,本能的伸手四處抓,想抓住什麼可以往上浮的東西,不過想當然爾是什麼都……

欸?

手抓到軟軟的東西,我腦子瞬間清醒了,並且忘記自己是在水中,對著那長長的東西上下摸了好幾下,可還是摸不出個所以然。

下一秒我猛然被揪出水中然後被用力的摔在一塊很堅硬,應該是石頭的物體上,一張在月亮的照映下顯得閃閃發亮,但是表情卻是暴怒猙獰的臉龐赫然映入我的眼中。

銀色的半長髮滴著水珠,散亂的貼在臉上脖子上,杏仁色的皮膚上泛起淡淡的薄紅,藍色的眼睛死死的瞪著我,有著迷樣艷麗的這個美人,很明顯很明顯的是……

────休狄!?




後言:
二月的最後一天快兩百票了欸好開心XDDDDDDDDDD

另外狼太太因為最近腦子裡只有漾ALL,所以你的生賀對不起了Orzzzzzzzzz
不過還是祝你生日快樂(羞)不介意的話請把人渣仙境的摔摔部分當你生賀看((揍爛
如果你想要的話可以應受星(錯字自重)要求來點欸取((羞((你慢著!

今天一直在看nico的大會議(笑)
我才知道nico還有這麼多形形色色的神人XD說真的,那位是住持的木魚神人君,你這樣會有天譴的XDDDDDDDDD
最後那個聖誕老人還顯靈我已經笑到快趴在電腦桌上抽搐了((???
然後還有赤飯跟PICO君,你們兩個可以去結婚了真的((拇指
今天徹底被赤飯的兩類聲萌到ˇˇˇ
聽說他是英文老師XD有這種英文老師我很樂意去補習喔XDDDDDDDDDDDDD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