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把色馬從身上拔起來,想打算開始來好好進行再教育,式青這傢伙反而一臉無辜的看著我,該死的又是那種讓人絲毫無法抵抗的水汪汪少女眼!

喔天阿,我怎麼會喜歡這種人?……更正,喜歡這種馬?

當我還在怨嘆命運作弄人,式青突然「阿」的大叫一聲把我嚇了一大跳,雖然這張沙發很大,大到幾乎像一間教室一樣,可還是讓下意識向後挪了下的我差點滾下去摔死,還好慘叫完的式青很快的抓住我的腳裸。

抓住是抓住了拉……

可竟然跟著我一起摔下那張大沙發一點用也沒有啊!

我「啪」的一聲又貼在地面上,感覺脊椎經過連續這麼多次的重擊已經有種他快被壓斷的感覺,幸好這次跌下來的地方有鋪地毯,雖然沒有沙發有用,而且還是讓我感覺內臟快被擠出來,但至少還有那麼一些些的緩衝作用。

這次式青還是很快的從我身上下去,然後趕緊把剛才來不及收的懷表收放進口袋中,這才伸手把我也給拉起來。

「漾漾對不起喔。」又露出那個撒嬌時候常用的少女臉,式青雙手合十的向我道歉,「有時間的時候再賠你!」

拍拍衣服,我抬頭看向式青,這才發現他身穿一套非常具有歐洲貴族感覺的黑色西裝,金色的扣子上有細膩的圖騰,身為一般人,很自然而然產生的第一反應就是「鐵定好貴」,這樣看起來昂貴到死的衣服經過剛剛的一番波折,看起來也有些零亂。

替那一臉擔心偷瞄我的笨蛋把衣服上多餘的皺褶撫平,我露出微笑,「沒關係,不過,以後不准欺負別人。」

聽前面很開心,聽到後面馬上就露出不甘願的嘟嘴表情,式青伸出手掐住我兩邊的臉頰向旁邊拉,趁我傻眼的時候多捏了三下,式青這才滿意點般的鬆手,「漾漾跟我一起去王宮吧!……為了避免『尾巴』越來越多。」用力拍了下我的肩膀,式青笑著說,接著又小聲的補充了什麼。

「欸,王宮?」被拉著走向一張以比例來說是這個地方所有家具中跟我們的身高最搭的一張桌子前,我疑惑道。

「因為,兔子先生找我代班。」從桌上唯一的銀盤中拿了一塊看起來是巧克力口味的餅乾,式青一邊說一邊把餅乾拆成兩半,並將其中一半遞給我,「嘖嘖,那傢伙的技術實在太差了,被人魚姊姊們毆到重傷,所以要在家休養一天。」

你什麼時候給我交了這種壞朋友!?還有既然是被打到重傷,為什麼只要休養一天就會好了?根據經驗美人魚的痛毆一頓是會要人半條命以上的程度啊!

一整個囧掉並且想趴在地上做出ORZ標準動作來表示我內心光告言語難以紓發的鬱卒的我被式青拉著走到了一扇大概只有十公分那麼高的門前,然後就像故事裡的情節一樣,我們吃了餅乾縮小,穿過那扇門到達愛麗絲所謂的仙境。

還好我們沒有真的跟故事情節一樣摔到海裡去,這大概是因為式青是「兔子」吧,也就是說,他有開門的鑰匙,既然如此應該就不會發生太莫名其妙的狀況……大概吧。

雖然式青某些時候很可靠,但也只是「某些時候」。

我們走出那扇門之後看見的景像是一片森林,而我們是從一棟廢棄的海邊小屋中出來,正覺得因為海邊的空氣而感到身心舒暢的我在看見海灘的時候伸懶腰的動作定格在那裡。

「球、球魚?」而且不只一隻,是數量極度龐大的球魚!

就像河川的魚洄游一樣,甚至數量更多的球魚在海面上激起明顯的水花,視力正常的人就可以看見一隻又一隻圓滾滾的球魚跳出水面,我很快的就轉回頭假裝什麼都沒看到。不管是在哪裡,還是不要到處亂看比較能維持身心健康。

「漾漾快一點喔!不然等一下……會很麻煩。」感覺我沒跟上的式青回頭朝我招招手,說出了有不明消音的話。

那個「……」是什麼要說清楚阿同學!!

我們走進森林裡沒多久,我就聽到身後有巨大的爆破聲,地面還微微的震動了一下,嚇走了一堆飛禽走獸。

……這世界,好像也沒比守世界平和太多嘛?

「看到兔子的家了!」抓著我的手用力晃了晃,式青指著森林前方一棟煙囪正在冒煙的正常民宅興奮的道,「走吧漾漾!來去換衣服!」

「啊?換衣服做什麼?」沒辦法之下,我只好跟著他一起跑,其實也才幾公尺的距離,用走的也不會慢到哪裡去。

「漾漾你穿這個樣子會被女王砍頭喔。」推開漆成白色的矮門,式青回頭說。

女王?砍頭?那個傳說中的紅心女王也有是嗎!?

「……不會有什麼奇怪的衣服吧?」我不太放心的問,畢竟從式青那裡沒收了一堆奇奇怪怪的服裝,我很怕他會拿出讓我心驚膽顫的衣服出來給我換。

「奇怪的衣服?」式青露出很努力回想的表情,「有什麼衣服是奇怪的嗎?」

「當我沒說。」我一點也不想跟他在別人家爭論改短版的水手服跟護士服哪裡不妥……等等,這裡是兔子先生他家,所以除非兔子先生的審美觀跟對某些事物的判斷力也出了嚴重的問題,要不然基本不會出現太過令人驚恐的衣服!太好了!我看見了一線曙光!

正在感動的我完全忘了自己跟式青目前正在入侵私宅,而且式青還很扯的直接開了兔子先生像倉庫一樣的衣櫥,他迅速看了眼懷錶,立刻埋首翻找起衣服,我在那間大得很誇張的「衣櫥」裡逛了三圈,回來馬上就被塞了三套衣服丟進更衣間裡。

「……欸,你幹嘛也進來?」看著關上門的式青,我無奈的說。

「不能看嗎?」他一臉被受打擊的說。

本來就不能看吧我說!

在我嚴厲的視線下,式青滿臉惋惜的走出更衣間,當我脫下衣服後,突然聽到外頭傳來刮門板的還有哀怨嘆息的聲音,很可怕也很變態!

很三條線的抓起一套黑色西裝換上,我內心計劃著改天一定要把式青最近在亂交什麼朋友搞清楚。

「唔!……」只來得及悶哼一聲,我背後的鏡子竟然突然把我給吸進去!

又是黑色的坑洞,可沒有下墜太久,我就整個人很剛好的跌進一張椅子,傻眼的盯著面前的餐桌,還沒套上的西裝外套從上面掉下來蓋住我的臉,眼前一片漆黑。

我不知道仙境裡會隨時出現奇怪的坑洞。

「冥漾?」

我拉下外套的動作一頓,然後有人幫我把蓋在頭上的外套拿起來,一張有著邪魅氣息的俊美臉龐出現在視線內,微翹的唇彎起好看的弧度,並貼近,印在我的嘴唇上,「早安,要喝咖啡還是奶茶或者紅茶?」

藍色的髮絲讓我感覺有點癢,心臟有點負荷不了的我微微推開坐在椅子扶手上的男人,用疲累的語氣問:「哪一種茶可以幫我壓驚?」

微涼的手貼在我因為鈕扣還沒扣完而露出來的胸膛,指尖沿著鎖骨摸了摸,像是沉思完的安地爾再度露出勾人的微笑,性感的唇貼在我的耳上。

「……『我』怎麼樣呢?客人。」




後言:
這裡是某夜O3O/
褚渣公攻略仙境記吧吐擠出來了萬歲~
總覺得色馬有點沒爆點XD
算了沒關係,反正接下來還有老安、摔摔跟學長XDDDDDDDDDDDDDDDDDD
阿對了上次忘記說XD這是兩百櫃賀文XDDDDDDDDDDDDDDDD

為什麼阿褚可以人渣到開後宮?
一、因為他是主角
二、因為他是妖師
三、因為他是人渣
所以漾漾當然可以開後宮((挺((揍爛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