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兩個人手牽著手一起回家的時候,首先迎來的就是挑起一邊細眉,不知道在想什麼的褚冥玥,她就堵在門口,把我們兩個從頭到腳看了好幾遍,才讓開給我們進去。

「你沒有隨便拉個誰來應付老媽吧?」褚冥玥拉住我,小小聲的問道。

「哈哈哈……」我除了乾笑還是只能乾笑,首先被我拉來當一日假女友的對象身分本來就需要保密,不能到處散播,至於我腦袋突然搭錯線才是其次,這讓我不曉得該怎麼向自己這位精明的阿姊解釋。

並不知道我內心掙扎的褚冥玥只給了我一個「你完了」的同情眼神,拍拍我的肩膀也走進客廳。

當老媽看到我帶了一位沒看過的女孩(?)回家,眼神裡完全是懷疑的瞪了我一眼,然後又態度很熱絡的開始打聽這位「女孩」的身家。

接下來我完全不確定我自己到底在鬼扯什麼東西,說真的我對這個跟我一起生活也有段時間的青年一點也不了解,連名字之類的也不清楚,幸好對方很自動的跟我老媽自我介紹,不然偽女友的謊言絕對一下就被我老媽拆穿。

我老媽很厲害的刺探了一些關於我生活上的事情,就在我內心尖叫連連的時候,青年卻一點也沒猶豫的回答了那些問題,包括我喜歡吃什麼或是睡相怎麼樣……嗯,我都忘了他跟蹤我那麼久,知道這種事情是很理所當然的。

安全過關,老媽終於相信我旁邊這位是我女朋友後,揚起友善的笑容拉著他,搬出一堆東西掀我老底,然後向他分享我小時候無限多的離奇蠢事。

臉都快丟光了。

完全無視他兒子僵硬微笑的老媽還是繼續很熱情的訴說好像從沒找到人分享過的事情,直到天色漸暗,差不多該煮飯了,這才口下留情,交代我把相簿收一收,帶這位「女孩」去逛逛我房間。

呃,其實我覺得這樣有點多此一舉啦,相信他在我回家的時候就已經觀光過了。

打開房間的們我就直接撲向我久違的床鋪,過了一會,床邊有凹陷的感覺,睜開眼看,青年收起了淡淡的微笑,靜靜的坐在那裡,眼神像在思考什麼事情。

「我媽很囉嗦吧?」雙手撐在腦後,我側頭看向他。

依然是藍色的眼睛看向我,沉默半晌,「還好。」

又是簡潔到讓人難以接話的回答,想了下,我問:「今天要不要在我家住一晚。」

說完我馬上就想到對方沒有晚歸的問題,而且就算晚歸,我覺得也沒有任何東西趕上前去騷擾他,如果有不長眼的人,我想青年也可以快速的解決,一點也不會耽誤到。

當我在想這個問題好像有點白痴的時候,一雙白皙的手突然伸了過來,在我還無法將思緒拉回的瞬間掐住我的脖子,手卻沒有使勁。

低頭低頭看著我,青年黑色的髮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回銀色,一些落在我臉頰上的髮絲感覺癢癢的。

「我會殺你。」緩慢而清晰的道,青年掐著我脖子的手收緊了一點,此時連聲音也變回原本的樣子,不是剛才跟老媽說話時的女聲。

「那現在殺給我看。」直視著那雙總是追逐著自己身影的藍眸,我說。

青年從看變成瞪。

嘆了口氣,我伸手將他抱住,銀色的腦袋瓜靠在我肩膀上,「說好了今天你是我的女朋友耶,休戰一天好不好?」

「而且,一直背負那種煩人的責任,不是很累嗎?」明明都已經遍體鱗傷了不是嗎?要是自己不管的話,是不是有一天已經習慣了的注視會從自己身後消失?

有點……捨不得呢。

「不。」淡淡的說,青年微撐起身,緩緩的俯首靠近。

是不好還是不會累?當我還在思考這個回答,柔軟的觸感貼上我的嘴唇,青年細緻的臉孔近在眼前,柔嫩的手貼在我的臉頰,捧住我的臉。

在試探什麼一般的舌伸了過來,攬著對方的腰,我很自然的回應他的索求,明顯生澀的動作反而令人感覺新奇。

並不是沒有過這方面經驗,只是比較少,但還是足夠我將他壓倒在床上,把他吻到喘不過氣,伸手想推開似的抓了抓。

「只有今天,是嗎?」抱著我頸項的青年低低的問,可我不確定這個問題的對象是我,比起詢問,那更像喃喃自語。

打了個哈欠,我趴在那不比自己結實多少的胸膛上閉上眼睛,「晚餐的時候再叫我喔,今天早上沒睡飽。」說完,青年也沒有回應,索性我也不管了。

耳邊傳來的心跳緩慢而沈穩,每次鼓動都是令人感覺安心的音色,又打了個哈欠,感覺被子蓋到了身上,我迷迷糊糊的在這溫暖的氣息下睡著。




「你這死小子,怎麼可以趴在人家胸部上睡覺?」老媽用裡的扭著我的耳朵,幾乎就要硬生生把它給扭下來一樣的力道讓我不得不發出哀號。

「哇啊!老媽住手啊!超、超痛!……」

這是隔天早上,今天我一大早就醒了,理由很簡單,是被餓醒的,我看給我抱了一整晚的青年還沒醒,花了不少時間把自己抽出來,這才下樓找吃的。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最後沒吃到晚餐啦,不過我敢打賭這問題跟青年的關係並不大。

然後我一下樓,老媽看到我就是衝過來扭我耳朵!

「警告你,老媽我不支持婚前性行為喔。」拿鍋鏟在我面前揮了揮,老媽一臉嚴肅的道:「要把人家娶進門才可以這個那個。」

「我、我知道啦!」我很汗顏的說,這才想到,老媽一定是開了我房間的門,不由得低喊:「老媽!我不是說了進房間要敲門嗎?」

「你是我兒子,有什麼你媽我不能看的嗎?」老媽理所當然的嗆了回來。

唔!

「看你們睡的那麼香也不好叫你們。」轉身走回廚房,老媽開始料理已經從冰箱搬出來的食材。

我從冰箱拿出牛奶倒進杯子,坐在餐廳的椅子上看老媽做早餐的背影,慢慢喝著杯中的牛乳。

「漾漾。」

「什麼?」咬著杯緣正在想事情想到出神的我被老媽的這聲呼喚拉回神智。

「你大了,老媽不想講太多……他對你是真心的,不要辜負人家。」

「啊?」愣了下,腦海裡浮現出昨晚的吻,或許那個時候因為累了,所以沒有細想太多,但現在想想,似乎很討厭跟別人有肢體接觸的青年竟然主動……似乎,從那個吻洩漏了什麼?

『只有今天,是嗎?』

意思是,只有這約定的一天內,他對自己而言才是「特別」的存在,所以才感覺困惑,還是說……

──對自己有奇怪的感覺能不能到約定結束就跟著消失?

捂著臉,我為自己過度自戀的想法感到可笑,可內心卻有那麼一點點的希望,不管是前者會者後者,隨便一個都好,只要被猜中那該有多好?

我喜歡他嗎?我……愛他嗎?

亂七八糟的問題奪走了我的注意力,直到大家醒來,一起吃完早餐,我還是陷在雲霧之中。

「有空再來玩喔,阿姨會做好吃的點心招待你。」送我們兩個走出家門,老媽面目慈祥的對著青年說道,轉過來,就先狠狠的瞪我一點,接著把青年的手放在我的手掌裡,「不准欺負人家。」

「……」有必要把差別待遇做的那麼明顯嗎?而且應該是跟他說不要欺負你兒子才對吧?就實際上來說。

「快走吧,再不走就會趕不上火車喔。」

在冥玥的催促下,我匆忙的跟老媽道別,拉著青年,有點像逃跑一樣的走出家門,就像來時,我們牽著手走了一段距離,我才停下來。

明白我的停頓是什麼意思,手裡的手掌緊了緊,但最後還是鬆開、抽離。

「嗯?」發出疑問的聲音,青年回過身,清澈的藍眸直接對上我的視線,因為,我突然又抓回他的手,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的。

「如果,不只一天的話,你怎麼說?」我聽見自己又不受控制的問道。

那幾乎像在質問一樣。

感覺我們就站在那裡站了好長一段時間,但實際上卻連一分鐘都不到,空白的腦袋不斷猜測著他所有可能的反應,然後,他緩緩的走近,淡淡的吻印在臉頰上。

伴隨一陣微微的風,青年說出了一串優雅複雜的語言撫過耳朵。

很久很久之後,他才告訴我那是他的名字。




後言:
這裡是某夜O3O/昨天我晚上在一邊寫文一邊看小說一邊打心得報告((???
我洗完澡才發現已經是半夜兩點,最後還是決定先睡覺等明天再PO((掩面
然後好像因為自己在從事第一行的那三項活動,所以錯過撲上好好玩的轉載

【這是宣傳噗】CWT24注意!來自漾冰同盟的驚喜!
漾冰本的小報除了在新舊館的傳單放置處拿到之外,在新館B25跟舊館M15都拿到wwwww

所以還沒去的可以去拿喔啾咪OW<
因為數量有限XDDDDDDDDDDDDDDDDDDDDD
另外最近B&R的官網也會開始更新成員自介O3O/
歡迎太愛們去關愛一下XDDDDDDDDDDDDDDD
到某夜的痞客旁的連結就能找到喔XDDDDDDDDDDDD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