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了個非常大的哈欠,或許是因為透進來的陽光太溫暖又或許是因為今天難得沒有任務可以好好休息的關係,褚冥漾罕見的象個真正的青少年一樣抱著棉被在床上滾兩圈,把自己弄得跟蝦捲一樣又繼續頹廢的睡回去,雖然客廳的電視聲有點擾人清夢,不過還不致於讓他放棄賴床起來去揭發那隻蜘蛛。

如果用手機偷拍下來拿去參加寵物節目的話一定可以得獎吧?

褚冥漾模糊的想著,意識隨著動作停止,又開始慢慢的下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靠!」

褚冥漾一秒從床上彈坐起來!

眼神兇惡的瞪向還在繼續那慘絕人寰尖叫聲的手機。

因為太久沒有亂叫了所以他都忘了這隻手機會鬼叫的事情!而且還把它擺在枕頭邊!

壓下了幾句還沒衝出口的髒話,褚冥漾拿起枕頭邊的手機把簡訊打開來看,這一看沒差點第二句髒話在極度驚恐之下又脫口而出。

簡訊是老姊代替老媽傳的,很簡潔的敘述簡訊內容就是────要拉我去相親!!

然……咳,更正,凡斯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二十二歲而已我完全不能理解為什麼我老媽會心血來潮的想幫我找老婆,我也只是沒有帶女朋友回去給他鑑賞而已,現代人就算快四十還是超過四十結婚也很普遍。

這瞬間我完全能夠體會之前新聞上看見說有大陸人在街上舉牌子要租女朋友回家過年!

滿頭黑線的切回桌面,我把手機扔到一邊,呆坐了一會才去盥洗。

浴室裡的毛巾是一條,擺在洗手台旁邊小櫃子的牙刷還有杯子全都是單數一,說真話,我也期待有哪天單數可以變雙數,但到現在都還沒交就是因為不想隨便的做決定或是想用玩玩以及以「會分手」的心態為前提去展開一段感情,絕對會不得善終,或許還會留下對雙方而言都是永遠也好不了的傷痕,就算過了很多年還是隱隱作痛那樣。

可小心翼翼的計算著付出與收回是否平衡的感情,感覺,又太過缺乏了愛情應該有的衝動。

我就穿著睡衣並且戴著花俏髮箍(洗臉時使用),一副很居家的走出客廳,看見那隻明知道我已經起床的蜘蛛竟然還繼續坐在沙發上,眼睛盯著螢幕上的重播大聯盟球賽,看見我出來後不只沒閃走,還把遙控器撥進自己的身體下面,一副我伸手過去搶就要跟我拼命的樣子。

欸……

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我先到小冰箱裡拿出了牛奶,想了想順便拿出那桶為了這隻莫名多出來的「寵物」買的海苔口味爆米花又走回沙發,有點拘謹的在蜘蛛旁坐下,然後把爆米花推過去,自己打開了牛奶慢慢喝。

蜘蛛也很自動得自己用角撬開了蓋子還拋到桌上,才像是要把自己埋進去一樣的開始吃爆米花。

快到最後一局的時候,突然蜘蛛發出了怪叫,我一轉頭就看見眼神很兇的青年看起來很像虐待動物一樣的掐著蜘蛛抓起來,趁他在整頓他家寵物的時候我默默的把髮箍摘下來塞到沙發的抱枕下。

「早安。」

稍微看了我一眼,青年用凍死人的語氣道:「早安。」

「……要不要吃早餐?」偷想著真難溝通,我又繼續很煩人的問。

「……」青年的藍眼在這個問題被我提出之後完全將是現挪到我臉上。

「我臉上有東西嗎?」不然他看得那麼認真幹什麼?

「沒有。」不想多說什麼的青年轉身就又要消失,我遲疑了一下還是叫住他。

「……那個,我有點事情想請你幫忙。」

這句話果然順利讓他停下腳步。

我連忙衝進房間拿出手機然後塞到他面前,等這一連串動作都做完之後我才覺得很想把自己給種了!白痴!要找女朋友應付我幹嘛找他啊!就、就算真面目很漂亮沒錯……

正在激烈的自我唾棄,手機突然化成凶器用來攻擊我!

還好我接住了!

不然袍級真的是白考了!

「你什麼意思?」我想他這語氣應該是連殺人的心都有了。

既然都一時衝動做了就該負起責任……

吞吞口水,我說:「就……當我一天的女朋友給我跟老媽交代一下?」

我在想他會不會拒絕我,一般來說直接回絕還加上捅幾刀算正常反應,但是之前我用妖師的先天能力強制的阻斷了誓約對他的影響,那時他瞪了我很久,最後甩出一句「我欠你一次」就酷酷的消失了,考慮到這個,回答是怎樣就不是那麼容易猜了。

應該是在咬牙切齒的青年眼神嚴峻無比,他死瞪著我很久,久到比賽都結束了他才鬆口。

「嗯。」

一個字對於一個少言的人來說,包含了多少意義?




有句話叫做『擇日不如撞日』。

「你在幹嘛?」

背後沒什麼自覺的人猶豫了一下,才伸出手戳戳我的背部。

深呼吸幾下,我揚著因為是強扯開,所以顯得很詭異的笑容轉過頭去盡量把視線釘在後面的花盆上的說:「沒幹嘛啊……哈哈哈……」

穿著從庚學姊那裡借來的衣服,露出精緻面容與白皙皮膚的青年也許並不知道自己這樣還蠻可愛,而且還是足以當兇器的那種程度,光看就忍不住臉紅啊!連女孩子都要自嘆不如的長相跟皮膚真的是好可怕啊!

結實的身材並不纖細,可以不是粗壯,長長的頭髮蓋到背部的一半,不看平坦的胸部,乍看一下真的很像個女孩子……應該說看了也只是會讓他被別人誤認成平胸而已,所以,我還真的有點不敢把手伸過去跟那青蔥般又長又白的手指勾在一起……

啊啊,我好像自討苦吃了?

見我陷入不明的吶喊,青年有點不耐煩的扯了扯身上的外套後直接的拉住我的手,觸感,又軟又暖。

我是不是有點變態?

冒出那個感覺之後我開始自我檢討。

手牽著手走在回家的路上,我們兩個多少都有點僵硬,變成黑色的髮有點遮住了他的臉,我看不清楚他的表情……雖說幾乎都是面無表情。

張了張口,感覺握著我的手的動作緊了緊,他聽起來有點無措的說:「……情侶……該做什麼?」

想了想,我決定搬出在偶像劇看到的那套,「約會、牽手、擁抱、接吻,還有帶對方回去給爸媽認識。」

「……」他突然轉過來瞪我。

「呃我不會那樣啦,只是給我媽看一下讓他安心一點。」免得她以為她兒子沒人要,以後還要清倉拍賣。

欸,現在不是說男人放越久就越值錢嗎?

我揚起微笑,「等哪天遇到你喜歡的對象那些應該蠻自然的吧?不過,用那麼兇的眼神瞪人家會把人家嚇壞吧?」

他抽出被我握著的手,掄起拳頭往我腦袋直接砸下去!

他雙手抱胸把頭偏往一邊,我揉著腦袋,懺悔自己玩笑不該亂開,尤其還是開到他的身上去。

而就因為我低下頭悔過的動作,漏看了那很明顯有點發紅的耳尖。




後言:
噢老天這篇超順的欸XDDDDDDDDDDDD
我好久打文沒這麼有手感了真的XDDDDDDDDDDDDDDDDDDD
這是一脫成名,在我們漾冰圈中掀起某程度風暴的阿重((欸
希望以後他戲份可以多一點((笑
好久沒有角色激發我的愛了呢((望

今天幹了很危險的一件事情=口="
就是我微波義大利麵,結果看錯包裝上說電鍋20分鐘,微波5分鐘
我竟然把他微波了20分鐘^q^
我下去關掉的時候還剩下三分多鐘orzzzzzzzzzzz
而且那個塑膠盒子還被我微波到下面破洞=口="
整個超刺鼻的燒焦味在我家瀰漫開來((眼神死
然後我去同學家又回來時候我然碰到臉色很差的老媽
不過他已經把那個屍體清理掉了((瀑汗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